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

孔子曰:“吾死之后,则商也日益,赐也日损。”(孔子说:“我死之后,子夏会比以前更有进步,而子贡会比以前有所退步。”)曾子曰:“何谓也?”(曾子问:“为什么呢?”)子曰:“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说不若己者。(孔子说:子夏喜爱同比自己贤明的人在一起,(所以他的道德修养将日有提高);子贡喜欢同才智比不上自己的人相处,(因此他的道德修养将日见丧失)。)不知其子,视其父;(不了解孩子如何,看看孩子的父亲就知道(孩子将来的情况)了,)不知其人,视其友;(不了解本人,看他周围的朋友就可以了,)不知其君,视其所使;(不了解主子,看他派遣的使者就可以了,)不知其地,视其草木。(不了解本地的情况看本地的草木生长就可以了。)故曰:与善人居,(与:和。居:交往。)如入芝兰之室,(室:房间。)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化:同化。)(所以常和品行高尚的人在一起,就像沐浴在种植芝兰散满香气的屋子里一样,时间长了便闻不到香味,但本身已经充满香气了;)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鲍bào鱼:盐腌的鱼,咸鱼。肆:店铺。)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和品行低劣的人在一起,就像到了卖咸鱼的地方,时间长了也闻不到臭了,也是融入到环境里了;)丹之所藏者赤,(丹:丹砂,矿物名,红色。)漆之所藏者黑。(漆:油漆。)(藏红色东西的地方时间长了会变红,藏漆的地方时间长了会变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与处者焉。”(必:一定,必定。慎;谨慎。)(所以说真正的君子必须谨慎的选择自己处身的环境。)——《孔子家语?六本第十五》

概括本文成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告诫人们:必须要谨慎选择相处的朋友和环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什么样的人相处,常常会影响到自己。也有说:学好三年不足,学坏一日有余。因此,善于学习之人,会很谨慎地选择朋友,如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弟子规》也有云:“能亲仁,无限好。德日进,过日少。不亲仁,无限害。小人近,百事坏。”同样也是告诉我们,亲近仁德之人,亲近良师益友,可以提高我们的道德学问。而与不善之人相处,便会受到影响,损伤道德。

晏子春秋?晏子使楚

孔子家语

孔子家语

晏子至,楚王赐晏子酒,酒酣,(赐:赏赐酒酣:喝酒喝得正高兴的时候。晏子来到了(楚国),楚王赏赐晏子喝酒,喝酒喝得正高兴的时候,)

吏二缚一人诣(yì)王。(吏二缚一人诣王缚:捆绑诣:到……去。)。两个小官吏绑着一个人走到楚王面前。)王曰:“缚者曷(hé)为者也?”(曷:同“何”,什么。楚王问道:“绑着的人是干什么的?”)对曰:“齐人也,坐盗。”((两个小官吏)回答说:“(他)是齐国人,犯了偷窃罪。”)王视晏子曰:“齐人固善盗乎?”(固:本来。善:擅长楚王看着晏子问道:“齐国人本来就善于偷东西的吗?”)晏子避席对曰:(避席:离开座位,表示郑重。避:离开。对曰:下对上的回答。)“婴闻之,(闻:听说。之:代下面晏子说的“橘生淮南……,生于淮北……”这些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生:生长则:就是。则为:就变为。为:变为。枳:一种灌木类植物,果实小而苦。

也叫【枸橘】,果实酸苦。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橘子生长在淮河以南就称为橘,生长于淮河以北就称为枳。晏子离开了座位回答道:“我听说这样一件事:橘生长在淮河以南就是橘子,生长在淮河以北就变成枳子,)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徒:只,仅仅。其:他们的(只橘树)实:果实味:味道不同:不一样只是叶子的形状相似,它们的果实味道却完全不同。)所以然者何?(所以然者何:然:这样。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呢?)水土异也。(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水土条件不相同。)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得无:莫非。耶:语气助词,“吗”?现在的老百姓生活在齐国不偷东西,进入楚国就偷东西,莫非是楚国的水土使百姓善于偷东西吗?”)王笑曰:“圣人非所与熙也,寡人反取病焉。”(圣人:才德极高的人熙:同“嬉”,开玩笑。反取病焉:反而自讨没趣了。病,辱。楚王苦笑着说:“圣人不是能同他开玩笑的,我反而自取其辱了。”)

吴起守信(明?宋濂《龙门子凝道记》)

昔吴起出,(昔:从前。吴起:战国初期著名的政治改革家,卓越的军事家、统帅、政治家、改革家。从前吴起外出)遇故人而止之食。(故:旧的,原来的,本文指认识多年。止:留住。食:吃。遇到了老朋友,就留他吃饭。)故人曰:“诺,期返而食。”(老朋友说:“好啊,等我回来就(到你家)吃饭”)起曰:“待公而食。”(吴起说:“我(在家里)等待您一起进餐。”)故人至暮不来,起不食待之。((可是)老朋友到了傍晚还没有来,吴起不吃饭而等候他。)明日早,令人求故人。(令:派、使、让。求:寻找。第二天早晨,(吴起)派人去找老朋友,)故人来,方与之食。(方:才。之:代词,代指“老朋友”。老朋友来了,才同他一起进餐。)起之不食以俟者,恐其自食其言也。(俟(sì):等待。恐:恐怕,担心。吴起不吃饭而等候老朋友的原因是怕自己说了话不算数。)其为信若此,宜其能服三军欤?(其:他,指吴起。为:坚守。宜:应该。服:使……信服(使动用法)。欤:语气词,吧。他坚守信用到如此程度,这是能使军队信服的缘由吧!)欲服三军,非信不可也!(信:守信,讲信用。可:行、可以。要想使军队信服,(作为将领)不守信用是不行的。)(选自明·宋濂《龙门子凝道记》)

问:《吴起守信》体现了吴起具有什么样的品质?

答:体现了吴起守信、以身作则、为人讲信用、待人诚恳守信的品质。启

发我们要为人要讲信用,待人诚恳守信。

参阅《世说新语陈太丘与友期》

王安石?伤仲永

王安石(1021—1086),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字介甫,号半山,抚州临川(现在属江西省,临川镇于1955年设立抚州市)人。庆历进士。仁宗嘉枯三年(1058)上万言书,主张改革政治。神宗熙宁二年(1069),被任为参知政事,次年拜相。他积极推行青苗、均输、市易、免役、农田水利等新法,抑制大官僚地主和豪商的特权,以期富国强兵,缓和阶级矛盾。由于保守派固执反对,新政推行迭遭阻碍。熙宁七年辞退,次年再相,九年再辞,退居江宁(现在江苏省南京市),封荆国公,世称荆公。卒谥文。其诗文颇有揭露时弊、反映社会矛盾之作,体现了他的政治主张和抱负。散文雄健峭拔,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歌遒劲清新。词虽不多而风格高峻。所著《字说》《钟山日录》等,多已散失,现存的有《临川集》《临川集拾遗》,《三经新义》中的《周官新义》残卷,又《老子注》若干条保存于《道藏·彭耜集注》中。

金溪民方仲永,世隶耕。(隶:属于。世隶耕:世代耕田为业。)(金溪县乡

民方仲永,世代耕田为业。)仲永生五年,未尝识书具,忽啼求之。(生五年:长到五岁的时候,“五年”是补语。未尝:不曾。识:认识。书具:文具,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啼:哭。求:要。之:代词,代书具。)(方仲永长到五岁时!还不曾认得笔墨纸砚,一天忽然哭闹着索要这些东西。)父异焉,(异:形容词意动用法,对……感到诧异。焉:兼词,于之。)借旁近与之,即书诗四句,并自为其名。(旁近:指邻居。与:动词,给。书:写。为:题写。养:奉养、赡养。)(他父亲很奇怪,就向近邻借来给他。方仲永马上写下了四句诗,并且写上自己的名字。)其诗以养父母、收族为意,传一乡秀才观之。(收:团结。以……为意:把……作为诗的主旨。观:看。)(那诗表达了孝养父母、团结宗族的意思,这首诗被全乡的读书人传递欣赏。)自是指物作诗立就,其文理皆有可观者。(自是:从此。是:指示代词,这、此。就:完成。者:……的地方。观:欣赏。)(从此以后,旁人只要指定某一物作诗题,方仲永就能一挥而就。诗的文采和道理都达到一定水平。)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其父,或以钱币乞之。(奇:形容词意动用法,以……为奇,惊异。稍稍:渐渐地。宾客其父:请他父亲去做客。宾客:这里用作动词,以宾客之礼相待。或:有的人。以:介词,用。乞:求取。)(同县的人对此感到惊奇,并渐渐对他的父亲礼待起来,有的花钱求仲永题诗。)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不使学。(利其然:即以此为有利可图。利:名词意动用法,以……为利。然:代词,这样。扳(pān):通“攀’,牵,引。环谒(yè):四处拜访。

不使学:“不使之学”,省略“之”,代指仲永。)(方仲永的父亲觉得这是件有利可图的事,就每天携带仲永到处拜访同县的人,不让他学习。)

余闻之也久。(余:第一人称代词,我。之:代词。也:句中语气助词,舒缓语气和停顿的作用。闻:听说。)(我很早就听说此事了。)明道中,从先人还家,于舅家见之,十二三矣。(从:跟从。还家:回到家乡。于:在。)(明道年间,我跟从父亲回到家乡,曾在舅家见到方仲永,他已经十二三岁了。)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称(chèn):相当。闻:名词,传闻。复:再次。)(我们叫他作诗,他作出的已经与以前传闻的水准不能相比了。)又七年,还自扬州,复到舅家问焉。(焉:兼词,相当于介宾词组“于之”,于,表示“问”的趋向,之,代仲永的情况。)(又过了七年,我从扬州回来,再到舅家去,问起方仲永。)曰:“泯然众人矣。”(泯然:消失。众人:常人,普通人。)(舅舅告诉我说:“他已天才泯灭,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王子曰:仲永之通悟,受之天也。(王子:王安石自称,译:我或王先生。通悟:通达智慧。受之天:“受之于天”的省略,意思是先天得到。)(我认为:方仲永的聪明颖悟,是上天赋予的。)其受之天也,贤于材人远矣。(贤:胜过、超过。材人:有才能的人。)(他的天赋,比起有才能的人要优越得多。)卒之为众人,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卒:最终。受于人:指后天所受教育。不至:没有达到(要求)。)(然而最终还是变成一个平常人,那是因为他没有受到后天的教育。)彼其受之天也,如此其贤也,不受之人,且为众人;(彼其:他。)(他的天资是那样的好,比别人优越那么多,只因为没有受到教育培养,尚且沦为普通人。)今夫不受之天,固众人,又不受之人,得为众人而已耶?(得为众人而已耶:能够成为普通人就为止了么?意思是连普通人都还要不如。已:

停止。)(现在那些天分不高的人,本来就普通的人,如果再不加以教育培养,恐怕会连一个平常人都

不如吧?)

简析:

立意上,寓理于事。通过方仲永5岁到20岁才能发展变化的故事,说明了人的天资和后天成才的关系。方仲永5岁即能吟诵诗词,确有比众人聪明之处,但后天不努力,也是没有什么作为的。相反,如果一个人缺点很多,起点不高,但经过他后天的奋发图强,一心进取,还是会名留青史,可得许多人赞扬的。

选材上,见闻交织。以“闻”的形式写仲永年少时天资聪慧;以“见”的形式写仲永十二三岁才思“不能称前时之闻”;又以“闻”的形式写方仲永最终平庸无奇。“见”和“闻”有机结合,叙述真切可信。

剪裁上,详略有序。课文依次写了方仲永才能发展变化的三个阶段,详写第一个片断,铺陈方仲永才能初露的情形,突出方仲永幼年聪慧,是可塑之材,有发展潜力,暗示其前途无量,为后面写他的退化作铺垫,突出“伤”的前提;而写其父的贪利之举导致他的才能衰退,则点明“伤”的原因。略写后两个片断,几笔点出方仲永沦落平庸的状况,引人深思,道明了“伤”的内容。这样处理,清楚地体现了“伤”的含义,内容集中而主旨明确。

表达上,叙议结合。借一件事来抒发作者的感情或阐明某种观点,叙述是基础,阐明道理是核心。本文采用随笔的形式而写。第1、2段写方仲永的始末表现,即“为什么伤”,采用记叙的形式;第3段阐明作者的观点和看法,即“伤什么”,采用议论的方式。作者认为人的才能有赖于后天的教育和培养,即使是天赋很高的人,如果不加强学习,也会变成平庸无能的人。

行文上,言简意赅。一是精当传神的用词。如在第l段中,一个“啼”字,生动地写出了方仲永索求书具的情态;“忽”“即”“立”三个副词,更使一个天资非凡、文思敏捷的神童形象跃然纸上;“环谒”一出,则把仲永父贪利自得、可悲可怜的愚昧无知之态刻画得淋漓尽致。二是全篇的行文笔墨极省,既高度概叙,以至难以再删一字,同时也富于文采,描写细腻,与文体特点相映生辉。

课文理解:

1.“世隶耕”三字是对“未尝识书具”“不使学”作的必要铺垫,衬托了方仲永的非凡天资,又暗示了造成他才能衰退的家庭背景。

2.题目中“伤”字的意思是悲伤、叹息。作者“伤”仲永是因为方仲永天资非凡而“受于人者不至”,最终“泯然众人”。

3.“不使学”既点出了方仲永才能衰退的原因,又预示了他“泯然众人”的结局。“余闻之也久”一句在结构上的作用是承上启下。

4.本文通过方仲永由聪明沦为平庸的故事,说明了一个人即使天资再好,如果不刻苦学习,也不会成为真正有知识、有才能的人。

5.本文立意新颖、别具匠心。题目用—“伤”字,点明主题。正文部分无一“伤”字,而“伤”字贯穿始终,深刻含蓄。如“不使学”“泯然众人”均含有“伤”意。

6.作者所说的“受之天”,是指人的天资;“受之人”,是指后天教育。作者认为,二者之间,后者更为重要,即后天能否接受教育对一个人能否成才是至关重要的,这一观点无疑是正确的。

读后感悟:

(一)方仲永,那样聪明的一个儿童,由于后天没有努力学习,最后成了普通人,很令人痛心。所以,我们要努力学习,让自己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二)学习本文,我想起了一句名言:“‘神童’和‘天才’,如果没有适当的环境和不断努力,就不能成才,甚至堕落为庸人。”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

练习解答:

一仔细阅读课文,回答下列问题。

1.方仲永的变化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答:第一阶段:“仲永生五年……其文理皆有可观者。”写方仲永幼年时天资过人,具有作诗才能;

第二阶段:“十二三矣。令作诗,不能称前时之闻。”写十二三岁时的方仲永才能衰退,大不如前;

第三阶段:“又七年……泯然众人矣。”’写方仲永又过七年后完全变成平庸之人。

2.方仲永由天资过人变得“泯然众人”,原因是什么?

答:从人为因素来看,是“父利其然也,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贪图小利,目光短浅,而“不使学”。从道理上来说,原因是作者在后面的议论中所认为的那样,方仲永“卒之为众人”,是因为“其受于人者不至”,即没有受到后天正常的教育。

3.最后一段的议论讲了什么道理?

答:结尾的议论就事说理。作者认为“仲永之通悟”是“受之天”,他的才能衰退的原因是“受于人者不至”,并引发天赋不如仲永的人如果不“受之人”,结果将不堪设想的感慨。作者强调了后天努力学习、接受教育对成才的重要作用。

二、以“由方仲永所想到的”为题,在课堂上即席发言,自己确定发言的角度和观点。

同学们可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后天教育对人成长的重要性;天资聪颖不等于成才;人是需要努力学习的;作为家长必须要让孩子接受教育;方仲永应勇敢些,提出求学的愿望……同时要注意,发言时中心要明确,语言要简练,层次要清楚。要迅速思考,快速组织语言,可从方仲永的事例中提炼观点,不拘一格。

知识拓展

王安石小时候住在临川城内的盐埠岭,离他家不远的街口有一家面馆。王安石每天上学都要从这家面馆门前经过,并经常在这里吃早点,久而久之,和面馆的老板、伙计都相识了。

有一天,王安石又到这家面馆吃面。进门后,拣了个座位坐下。老板、伙计有心考考他,放意不给他端面。王安石等了好久,看见后进门的人都吃上了面,便问跑堂的伙计:“师傅,我的面做好了吗?”伙计答道:“就来。”不大一会儿,只见跑堂的伙计手中拿着一双筷子交给王安石道:“伢仔,你的那碗面做好了,大师傅说要你自己去端。”王安石也不计较,径直来到厨房,只见灶墩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滚烫的面汤快要溢流碗外。大师傅笑眯眯地对王安石说:“伢仔,这碗面是我特意为你做的,味道格外好,肉也特别多,你能把它端到堂前去,不泼了一滴汤,算你白吃,不要钱。”王安石问:“此话当真?”大师傅说:“偌大的一个面馆,还出不起一碗面吗?”好一个王安石,主意还真不少,只见他用筷子轻轻地往碗里一伸,把面条挑了起来,碗内自然只剩一半汤了。就这样,王安石左手端起汤腕,右手拿着筷子挑起面,顺顺当当地把一碗满满的热面条端到店堂前,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面馆里的人都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王安石真是神童啊!”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