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本禹日记

徐本禹日记:梦中醒来泪湿巾

2003年12月8日,何福洋和他弟弟何伟没来上课,我来到他们家,他们的父母不在家。我问他俩为什么没上学。“没有鞋穿!”何伟说:“我妈妈帮我们到镇上买鞋去了。”说完两个人都哭了,我把目光投向那沾满泥巴的小脚时,心里一阵刺痛。

没有鞋没法上学,我给他俩布置了作业,让他们在家里学习。回来的路上,心里越想越痛……我决定拿50元钱给他家送去。

龙菊病了,一病就是一个星期。因忙着批改作业,没时间看她,我让她妹妹从我这里拿了感冒药和一袋豆奶粉。龙菊病好的当天,我走了十多里山路来到她家。她家里除一个柜子和一个放衣服的箱子外,再没其他家具了。寒冷的北风透过篱笆做的墙跑进来,钻进我的衣内,一阵冷颤。由于没桌子,龙菊写作业只能趴在床上……我给她姐妹俩交了学费,答应她们只要成绩好,会一直资助她们上初中、高中……

在这里支教我很孤独、很寂寞,有两次在睡梦中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巾。得知有的同学工作了,读研究生了,信中他们讲述美好生活时,我总会热泪盈眶。国庆节,同学告诉我,他要到杭州去看同学了。此时,眼前又浮现出老同学泪眼相别时的情景,想到自己没人伴,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每当这时,拿出相册,一遍又一遍地看,和照片上的同学、朋友说几句话,我心里就会舒坦些。

当年寒假,我回到武汉打工挣生活费,没回家过年。年前,爹打电话来,问我钱还够不够用,我故意把2700元钱说成4000元。爹对我说,你二弟要盖新房,家里的钱不够了,能不能给家里寄些去……

爹的话音刚落,我哭了,心里说不出的酸……

徐本禹日记:人猪羊住在一起

2002年暑假,当我走进岩洞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岩洞里的教室仅是用两堵一人多高的墙隔开的,中间是过道,南边是一、四年级复式班,北边是六年级,一、四年级的黑板是用两根棍子搭在岩洞上,在棍子上搭了块木板做成的。

由于岩洞的上方没隔开,在一边上课,另一边可很清楚地听到。学生不会唱国歌,也听不懂普通话。

让我牵挂的除了那些渴望知识的孩子,还有当地最穷的一名苗族老太太,人、猪、羊住在一间房子里,房顶是用塑料布做的,家里没煤、没床,她的侄儿睡在猪圈上面,她就睡在地上。

返回学校,每当寒风刺骨时,我就想起那个苗族老太太,老太太怎么过冬呀?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当时我身上没钱,就向同学借了400元钱,让资助岩洞小学的吴道江给她买些煤。后来,吴道江给我写信说,钱已帮老太太买了6000斤煤。

2003年4月16日是让我难以忘记的日子,当我得知今年学校不能保留研究生入学资格时,我做出了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放弃读研究生的机会,去当一名支教老师。

后来,经过院里老师的努力,学校特批我保留入学资格两年,来狗吊岩义务支教。

现象:学校食堂是“三块石头一个灶”

作为农村教育调查队成员,省教育厅蔡道敬先生曾感慨万分地说,一些农村学校既没有宿舍也没有食堂,连厕所都没有,学校条件如此之差,怎么能吸引孩子们来上学呢?

蔡道敬于2003年11月参加省政府所组织的农村教育调查,当时,教育厅等8个部门抽调了36名干部组成农村教育调查队,对全省11个国家和省扶贫开发重点县开展调查。他们花了两个月时间,走进农村中小学校实地察看。那次调查发现,全省中小学还有68万多平方米的危房,校舍缺口90多万平方米。很多初中没有学生宿舍,即使有宿舍,住宿条件也很差,大多数初中和有学生寄宿的小学没有食堂,学生只能自己做饭吃,普遍是“三块石头一个灶”,有的就在露天生火做饭。不少学校没有公厕,没有围墙。

本报记者最近走访白沙、屯昌、东方、三亚等地农村学校,看到一些农村学校已发生显著变化,但仍有一些学校的办学条件困窘得令人吃惊:如白沙南开乡力乐小学,“食堂”是用茅草搭建的一个小棚子,锅是学生从家里带的,灶用几块砖头搭起来的。学生们早上6点钟就起床煮饭,一次煮全天的饭。没有炒菜的条件,他们从家里带咸菜下饭,绝大多数学生面黄肌瘦。

又如白沙牙叉乡南妹小学只有两间教室,每间都有10多处漏雨。这所学校的黑板由于多年未刷油漆,已经变成了白板。

白沙牙叉中心学校符建光校长说,白沙很多学校图书资料少,学生们放学就回家,提不起学习兴趣,就连中心学校办公设备也很落后,希望能得到改善。

中国贫困地区教育的现状和对策

这半年来,我一直在云南和贵州从事民间助学和扶贫工作。老实说,至今还没有任何成就感,因为在完成每件工作后,除了一点点喜悦外,更多的感受是深深的无奈。中国贫困地区的现状足以让每一个有良知的国人不安和心疚,中国的知识分子需要再次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另一方面,我深深地意识到,中国贫困地区的现状不是一两个人,一两个组织所能改变的。记得听李昌平说过,中国的贫困主要是制度性贫困和结构性贫困。只有从制度上结构上做出重大调整,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

而教育与经济是密不可分的,贫困地区的经济得不到发展,教育也不可能得到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单纯的资助学生或者资助学校都不可能根本改善贫困地区的教育状况。另一方面,教育也是最好的扶贫。人口素质提高了,经济发展才有动力。教育对经济的影响是长期和深远的。由此看来,在贫困地区发展教育,必须结合当地的经济状况,才能有的发矢,治标治本。

下面简要分析一下中国贫困地区教育的现状及对策,不妥之处还请指正:

(一)

现状:投入不足

目前我国对教育的投资占GDP的比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有限的教育投资又主要倾向于高等教育,比如211工程之类,对基础教育的投资则明显不足。在基础教育这一块,采取的又是国家财政出小头,地方财政出大头的办法。对于地方财政雄厚的发达地区,这种政策是合理的,但对于地方财政捉襟见肘的贫困地区,这种政策无异于雪上加霜。

去年农村地区实行税费改革,大大降低了农民的经济负责,但由于取消了农民的教育附加费,也大大减少了农村基层的教育经费。从而恶化了贫困地区师资紧缺,拖欠教师工资,危校无法改造等原有的一系列问题。

对策:加大投入

首先国家应加大重视基础教育,正如应加大重视基础科学一样。百尺大树唯有根系发达才能枝繁叶茂,否则长得再高也不过是一枝独秀,成不了气候。高等教育的根本在于基础教育,一个学生的基本素质在上大学之前就已基本定型。如果小学中学教育上不去,不可能打造出所谓的世界名校。

此外,在基础教育的投入上不能搞一刀切,应将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分别对待。发达地区应主要由地方财政投入,贫困地区应主要由中央财政投入。对于取消教育附加费给地方财政带来的损失,中央财政应给予补偿。

(二)

现状:师资缺乏

广大贫困地区是最需要人才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得不到人才的地方。不但吸引不了外地人才,就连本地人才也流失到少数发达地区。贫困地区出来的大学毕业生大都到发达地区打工,很少回到家乡。实际上这是本已严重贫血的贫困地区在向发达地区输血。很多偏远山区的学校由于条件恶劣,不但留不住师专生,连中师生也留不住,剩下初中文化的正式老师和代课老师担当主力,教学水平自然无法提高。

对策:补偿性政策

国家要想鼓励人才留在贫困地区,就必须给予相应的补偿,比如提高教师待遇,改善教师生活条

件。同时出台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大学毕业生到贫困地区支教。

另一方面,既然贫困地区为发达地区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那么按照公平的原则,发达地区应该给贫困地区一些补偿。这就需要国家对社会资源进行再分配。应从发达地区的税收中提取一些支援贫困地区的教育,同时鼓励发达地区对贫困地区进行对口扶贫。

(三)

现状:学生失学

虽然我国宣布在2005年全面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但实际上到2005年很多贫困地区连普及六年制义务教育都无法实行。学生失学的主要原因是家庭贫困,少部分是家长不重视教育,另有极少数是自己不想读书。广大贫困地区的农民多数刚刚解决温饱,少数还没有解决温饱,现金极度缺乏,即使每学期只交80元学费,依然十分困难。另一方面,有些家长没有文化,认为读书无用,不如回家种田放牛。还有些家长认为女孩子迟早要嫁出来,自己花钱是帮别人家读书。

对策:两管齐下

从根本来说,只有发展经济才能彻底解决失学问题。但在目前阶段,对于贫困地区实行义务教育完全免费是最现实的。最近听说国家可能会出台这项政策,如果真能实现,将是贫困地区的福音。同时助学团体对贫困学生的资助也是有益的。

另一项重要措施是认真推行计划生育。失学现象其实与计划生育关系很大,很多贫困地区的家庭有3-4个孩子,光养活子女都很困难,更别说接受教育了。如果计划生育真正落到实处,家庭负担将大大减少,家长也有钱供孩子读书了。

当然,对家长的宣传也很重要,改变观念是重视教育的前提。

(四)

现状:教育脱节

目前很多贫困地区实行的是“功夫教育”,将教师的工资奖金与考试成绩挂沟,导致老师和学生一心在课本上下功夫,起早摸黑,只为考出好成绩。在发达地区推行素质教育的时候,很多贫困地区的学生除了课本之外,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一本课外书也没有看过。对于他们来说,要么升学,要么回家务农,或是出外打工。除非考上大学,否则大部分课本知识对他们并无实际用处。

对策:职业教育

对于贫困地区来说,由于经济和教育上的原因,能够考上大学的学生是极少数。对于绝大部分学生来说,职业教育比正规教育更加有用。一方面应在正规教育中增加职业技术的教育(比如农技

知识),一方面应大力发展职业技术学校(比如职业高中)。对于回家务农的学生,职业教育将帮助他们发展生产,脱贫致富;对于出外打工的学生,职业教育将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工作,改善生活。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