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和蛋的故事

鸡和蛋:不得不说的故事(来自我的老师,一个经济学博士———丁从明)

丁哥人很瘦,知识却相当渊博。丁哥很幽默,他的课堂总是充满‘争论’。他总说他不愤青而奋青。总是希望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分析社会百态。其中这个老母鸡的故事讲的甚是‘炉火纯青’故而拿出跟各位博友分享。

鸡和蛋:不得不说的故事

丁从明(重庆大学贸易于行政学院经济学博士)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如果有人劝你吃了你的鸡,你会变得更富裕,那人一定是凯恩斯】

【要是有人说:只要是鸡,都可以生蛋,那人一定是格林斯潘】

为什么要吃老母鸡?

每次回家,父母看我单薄的身材总是叹息一番,读书太累,回家一定要好好补一下。怎么补呢?杀一只老母鸡吧。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我知道老母鸡是可以补身子的,但是为什么我确从来不知道,曾经试图问过父母,为什么要吃老母鸡,听到的回答总是老母鸡营养价值高,为什么高,我也不知道,应该确实高吧。留给营养学家回答吧,老人的话应该不会错吧。

换个视角呢?如果老母鸡营养价值和其它鸡(小母鸡,小公鸡,老公鸡)营养价值一样高的话,我们会吃什么鸡呢?答案是:还是老母鸡,为什么又是“我”啊!因为你不下蛋!

残忍吧,是的。

没有人会去吃一只下蛋的鸡,更没有人会去吃一个下金蛋的鸡。有人兴许会问,老公鸡也不下蛋,小公鸡也不下蛋,为什么不吃小公鸡。谁说不吃?都吃完了,这个世界最早遭殃的就是小公鸡,记得小时候在家的时候六月半有吃小公鸡的习俗,七月半有吃小公鸡的习俗,还有多的,卖掉!买给餐馆里吃,但是一般不会全卖,要留一到两只,干嘛用,打鸣啊。所以能够成功的从小公鸡变成老公鸡的“鸡们”是很少很幸运的。为什么不吃老公鸡是因为剩余本已不多,留下还有功用。

为什么要吃老母鸡?我们给自己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他营养价值高!

【补记】中国是个礼仪之邦,客人出门,要一直送到门口。为什么?怕他顺手牵羊,

所以一直“送他”出门,并美其名曰:依依不舍。

鸡生蛋,蛋孵鸡

一只母鸡能值多少钱,取决于它的肉加上它能下多少蛋;一个人“值多少钱”(兴许

我不该问),看他能赚多少钱;一个企业能值多少钱,看他能带来多少利润;一支股

票值多少钱,看他能带来多少红利;一块土地值多少钱,取决于土地的产出。

增加利息的方法是增加本金,利息是本金下的蛋;增加利润的方法是增加投资,利润

是资本设备生的蛋;增加工资的方法是增加能力(人力资本),工资是人力资本生的蛋。

为什么有些人穷有些人富。因为穷所以穷,因为富所以富!因为没有本金,所以没有

利息。因为没有鸡,所以没有蛋。因为没有蛋,所以没有鸡,增加储蓄,增加投资,

增加“本金”,增加利息。

【补记】如果有人劝你吃了你的鸡,你会变得更富裕,那人一定是凯恩斯。

金融市场:把未来的蛋全生下来

资本是可以带来未来的收入,未来?我们都死了。

金融市场,把未来的蛋一天都生下来。我的鸡很能下蛋,可是我等不及了,现在要用钱,怎么办?把鸡卖了吧(记住:是卖掉,不是吃掉!)

一个鸡一天一个蛋,一个蛋一块钱,估计能活十八年,卖了十八块!美其名曰:市盈

率是十八倍。把未来十八年的鸡蛋全卖了。这就是金融市场的作用,将未来贴现到现在。提前预支未来的收入。于是所有家里有鸡的人都把鸡拿出来到市场上出售,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这个鸡能下几年蛋,碰到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解决方案:

方案1:私下协商,仔细检查,如果你买了个“公鸡”,自认倒霉。市场就是这样,

投资对了,赢个盘满钵满;要是看走眼了,怨不得别人。重要的是一次你买了个公鸡

给别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和你交易了;一次你卖了个公鸡,你就再也没钱买

鸡了。优胜劣汰的机制下,有人赚,有人亏。

方案2:买鸡和卖鸡的一起找个“公正部门”,公正部门负责检验这个鸡能下几年蛋,双方给个公证费,免得自己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界定这是公鸡还是母鸡,要是母鸡的话

能下几个蛋,能下几年蛋。

要是这个“公正部门”能够公正的话,倒是问题也不大。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公正部门除了关心鸡的质量,更关心“收入的增加”,所以结果

就是无论什么鸡他都界定为“好鸡”,可高价出售。于是这是市场乱了,有人把公鸡

拿出来卖,说一天可以生两个蛋,有人把死鸡拿出来卖,说可以生金蛋。真正买母鸡

的人回家了,被挤出这个鱼龙混杂的“鸡市场”了,因为他的鸡只能下一个蛋,而别

人的公鸡和死鸡确可以“下”两个和三个蛋。——蛋是下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这

就叫“死鸡驱逐活鸡,公鸡驱逐母鸡”的过程。

终于,人们发现自己买的是不下蛋的公鸡和死鸡。这个“鸡场”已经完成乱成一团。

买鸡的说:卖鸡的太没良心,拿公鸡当母鸡卖,拿死鸡当活鸡卖。

卖鸡的说(主要是公鸡和死鸡):我产这么多鸡出来,你们要是不买,那就“内需不足”,我就失业了。“公正部门”一定要救救我们“产鸡行业”。

【补记】要是有人说:只要是鸡,都可以生蛋,那人一定是格林斯潘。

危机后

最雷人的事情不是市场乱了,公正部门说:看,市场会失灵吧,亏我公正,要不然肯

定乱的更凶。

最雷人的事情就是:公正部门开始干预了,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不要和说市场为什么乱了,现在的关键是解决问题。我们不能眼看这个鸡市场

这么乱下去,我们的干预是必须的;

第二、大肆购买市场上的公鸡和死鸡,对,就是购买不能下蛋的公鸡和死鸡!这些鸡

供给过剩。要解决增长和就业问题,必须扩大“内需”问题。扩大内需就是要拯救“不下蛋的公鸡和死鸡”行业!有些地方花费七千亿购买公鸡和死鸡,有些地方花费

四万亿购买公鸡和死鸡。没有人管生产母鸡的行业,也没有人管买了公鸡和死鸡的人。

第三、加上13%的财政补贴,把公鸡和死鸡全买到农村去,那地方“鸡不足”。

我们忘了,这个市场为什么会乱。

我们忘了,我们本不需要公鸡和死鸡,因为他们并不能下蛋。我们忘了,我们不断的补贴公鸡和死鸡,能下蛋的母鸡就越少。我们太健忘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