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拽的燕子,皇宫的女王

拽拽的燕子,皇宫的女王

知画生完孩子后一个月的慈宁宫

老佛爷:“皇帝,知画为永琪生下的长子,我要封她为嫡福晋,你该不会有意见吧?”

知画听了得意的笑了一下,假惺惺的说:“老佛爷,皇阿玛这怎么行呢,毕竟姐姐是先进门的,那样姐姐会难过的,知画只要能陪在永琪身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吐啊)

皇帝:“皇额娘,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毕竟知画只是汉人。”

永琪跪下:“老佛爷,皇阿玛请明见,请恕永琪不能答应立知画为嫡福晋,知画只是汉女没有资格成为永琪的嫡福晋,就算她生了孩子也一样,对永琪来说她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没有别的用处,现在孩子生了,她的任务也完成了,以后还是好好的待在房里吧。以后孩子是小燕子的,跟陈知画没有任何关系。还有…”盯着老佛的眼睛说:“老佛爷请恕永琪直言,现在永琪已经有后,而在永琪心里也永远只有一个妻子,那就是小燕子,嫡福晋的位置也只能是她,请老佛爷大发慈悲不要再管我们夫妻的床第之事。”

皇上等人都会心的点点头,心想:“永琪,好样的。”

老佛爷和知画却是震惊的无法反应,不可思议的看着永琪

老佛爷:“永琪你…你…”胸口不断起伏,不停的喘气,显然被气的不清(哈,活该)

晴儿拍着老佛爷的胸口,帮她顺气:“老佛爷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呀。”

老佛爷看了她一眼,还是不停的喘气,但也没有那么急了。

知画:“永琪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我不够好吗?你是骗我的对吗,其实你心里也是有我的对吗?我是海宁陈家的四小姐,是海宁的才女,我样样都比那个小燕子优秀,你是爱我的对吗?”

永琪冷哼:“海宁陈家的四小姐,海宁的才女那又怎样?你是当本王没见过才女,还是认为为自己的身份很高贵,本王见过的才女随便一个都比你高贵,但是除了小燕子没人能入本王的眼,她是独一无二的。”

知画不敢相信的连连摇头,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不,永琪你骗我,这不是真的。你…我…我”

“还珠格格到”一声打断的她想说的话。

小燕子走了进来,知画狠狠的瞪着她,突然:“啪”“啊”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小燕子狠狠的甩的知画一个耳光。

知画反应过来后死死的盯着小燕子说:“小燕子,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你不怕我告诉老佛爷,让她治你的罪吗?”

“啪,啪,”又是两巴掌,小燕子看着知画冷冷的说:“见了本公主居然不行礼,还敢瞪着本公主,直呼本公主的名讳,真是找死,你要是再敢瞪着本公主信不信本公主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想跟老

佛爷告状吗?她全看见了还用的着你说嘛,你当老佛爷是瞎子吗?”

老佛爷:“小燕子你大胆。”

小燕子:“你闭嘴,没跟你说一边待着去。”

老佛爷不停的喘着气说:“皇帝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皇上板起脸“小燕子不许无礼,快跟老佛爷道歉。”

小燕子看了皇上一眼,但却还是不道歉,只是走到知画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知画被她看的全身毛毛的警惕的说:“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

小燕子帮她整了整衣服:“别担心,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当然不是什么东西,我是西月伊娃,准葛尔的长公主,皇阿玛亲封的固伦雪凝公主”

小燕子的话犹如平地一声雷,大家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老佛爷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小燕子也不管别人只是仍旧笑着对知画说:“知画你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吗。去问问最疼你老佛爷吧,还想当嫡福晋,有我在八辈子也轮不到你,死了这条心吧。来人,”小燕子对着外面喊到

一个小太监闻声走了进来,(行礼,免)小燕子说:“把这女人抬出去打五十大板。”

知画:“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燕子冷笑一下:“怎么,嫌少啊,行啊,再加五十”

知画:“你凭什么打我”

小燕子歪着头想了想:“是啊,凭什么呀?突然眼前一亮说:“有了就凭本公主看你不顺眼,怎么样。”

于是知画被拖了出去,嘴里不停的喊着:“老佛爷救我,”但是没人会理她。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板子的声音和知画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永琪也拉着的小燕子的手着急的说:“小燕子,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皇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燕子:“小燕子你真的是娃娃?”

小燕子笑着对皇上老佛爷还有大家说:“是啊,皇阿玛,我是娃娃啊,我好想你们啊,呜…”说着小燕子伸出右手沾了点水在上面,马上出现了一个准葛尔皇族特有的一个弯月形的刺青,伸到皇上面前说:“皇阿玛你看。”

皇上高兴的抱住小燕子:“娃娃,娃娃真的是朕的娃娃,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老佛爷也终于回过神来了,激动的说:“是凝儿,是哀家的凝儿回来了,凝儿快过来让哀家好好看看你。”

小燕子闹起了脾气:“我不要,果洛妈妈你不疼我了,陈邦值抓了我虐待我,你不帮我报仇也就算了,还跟她的女儿联合起来欺负我,你让陈知画明正言顺的凌驾在我头上,你让她当嫡福晋,我当侧福晋,我讨厌你,哼”

老佛爷低声下气对小燕子说:“凝儿对不起,果洛妈妈错了,是果洛妈妈不好,你别生气了,果洛妈妈答应你以后不管你干什么都行,果洛妈妈绝对不说二话好吗?”

小燕子:

“真的吗?不骗人?”

老佛爷:“当然是真的,果洛妈妈骗谁也不会骗我们的小凝儿。”

小燕子:“那好吧,果洛妈妈我不生你气了。”说完抱住了老佛爷

老佛爷感动的回抱着她,会心一笑

大家都开心的笑了

皇上突然反应过来生气的说:“小燕子你说是陈邦值抓了你还虐待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跟皇阿玛说清楚,皇阿玛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老佛爷也急急的说:“是啊,凝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你不是自己留信出走的吗,怎么会让陈邦值给抓了,你快说啊。”

皇上:“皇额娘你先别急听娃娃说。”

老佛爷生气的说:“别急,哀家怎么可能不急,凝儿可是哀家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哀家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现在凝儿被人虐待你居然还叫哀家别急。”

永琪也拉着的小燕子的手着急的说:“小燕子,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皇后:“小燕子你快跟皇额娘说是怎么回事”

令妃晴儿紫薇尔康萧剑也回头急急的看着她

小燕子看了看大家大叫一声:“好了都闭嘴听我说。”然后像回忆似的想了想,接着说:“当年我因为嫌宫里太无聊了就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写信也只是为了怕宫女受罚,记得当时刚到大街上没多久,来了一个看上去很慈祥的人,拿出一个绑着线的铜板在我面前晃了几下,跟我说了好多话,后来我就迷迷糊糊的跟他走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被关在一间柴房里了,当时我以为只是简单的绑架,可是没想到从那个时候起我的恶梦便开始了,他们开始不停了虐待我,他们用火烧我,用针刺我,用辣椒水泡我,拿沾着盐水的鞭子抽我,甚至把我放在一个木桶里只露出头放了好多的虫子和蛇来咬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蛇并没有咬我,只是再我脚上爬来爬去,就连那些虫子什么的也没咬我,也只是在我周围到处爬。

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直到有一天我想偷跑的时候,因为对陈府不熟悉误打误撞进了一个偏厅,旁边正好是陈府的大厅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他们正在密谋一个惊天阴谋,他要篡位,他要当皇帝,他要让所有的满人臣服在他的脚下,几年来他一直用尽心思培养他的几个女儿,由于当时太过震惊,我不小心打碎了身边的一个花瓶,被他们给发现了,我又看到了那次带走我的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皇阿玛封为陈阁老的陈邦值。而我因为被发现了,他们当然更不会放过我,于是我又开始了地狱般的生活,直到两年后我终于有机会跑了出来,那天陈邦值为了可以完全控制我,让我成为只听他一个人的话奴隶,他居然想对我

使用巫术,可是他所会的巫术根本无法控制一个人的思想,于是他决定去他当初学巫术的西域请人帮忙。我还记得那天他突然来到了柴房看到浑身是伤的我阴笑着说:‘小公主你也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得宠了,也只有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那个皇上,我告诉你我才是天命所归的人,我要让你们这些满人全部像狗一样的跪在我面前来舔我的脚,哈哈哈,’他突然像发狂一样的大笑的起来,接着又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留着你为我做事,那个皇帝跟太后那么疼你。你对我还大有用处,’说完便大笑着走了。

也许是因为陈邦值要出远门,陈府那几天都很忙,对我的看管也松了很多,才让我有机会逃脱。我逃出来后因为体力不之没多久便昏倒在了路边,被刚好化缘路过的静慧师太救下,当我再次醒来时已经在静慈庵了,醒来后是静慧师太在照顾我,后来师太告诉我,我当时昏倒的时候撞到了头已经睡了整整三个月了,不过奇怪的是我身上的伤居然神奇的自动愈合,连个疤痕都没有,就好你从来没受过伤一样,可是那时候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任何事了,”小燕子吸了吸鼻子继续说:“一年后我从庵里跑出去玩却迷路了,碰到了一个很凶的人把我带回了家给他的傻儿子当丫环,他的那个傻儿子专门以虐待别人为乐,再我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丫环被活活虐死了,他们夫妻也是完全不管的。直到有一天我居然发现我竟然可以召唤万兽,也能听懂它们的语言,于是我召来了很多的蛇把他们全给咬死了,我也趁机跑了出来。再后来我因为肚子饿在一个包子摊上偷了个馒头吃被发现了让人打的半死的时候柳青跟柳红救了我,于是我便开始以一个孤儿的身份开始了卖艺,在大杂院生活了整整五年直到遇到紫薇,哇…哇…哇…”小燕子说完突然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皇阿玛果洛妈妈我好惨哪你们可要为我报仇啊,哇…”

大家听了之后脸色铁青怒火已经到了最高点,完全没办法想象小燕子那几年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到底受了多少苦,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人渣,恨不得把陈家的人全剁成一块一块的去喂狗。

永琪心疼的抱着小燕子:“小燕子别哭了,你哭的我的心都快碎了,你放心你受的所有苦都不会白受,我会让陈家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老佛爷哭着说:“凝儿我可怜的凝儿,你受苦了,你放心果洛妈妈是不会让你白白受那些苦的。”

皇上吹胡子瞪眼睛的说:“气死朕了气死朕了,陈邦值真是太可恶也太可恨了,居然胆敢如些伤害朕的宝贝,朕最宠爱的娃娃,”转过头来又对着还在永琪怀里的小燕子说:“小燕子你放心

皇阿玛一定为你报仇的,朕一定要诛了陈邦值的九族,要让他亲眼看到他的女儿是怎么为他还债的。”

小燕子吸吸鼻子:“皇阿玛,果洛妈妈谢谢你们。呜呜呜…”

尔康跟萧剑虽然没说什么,但从两人铁青的脸跟紧紧握着的拳头不难看出现在的他们有多么的气愤。皇后跟令妃还有紫薇晴儿她们已经哭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皇上冷静下来对尔康和萧剑说:“尔康萧剑朕命你们现在立刻前去海宁把陈邦值捉拿来京再抄了他的家。”

尔康跟萧剑对看一眼,尔康说:“皇阿玛那陈邦值毕竟不是普通人,要捉拿他就必须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儿臣恳请皇阿玛让儿臣与萧剑先去海宁收集陈邦值犯罪的证据再将他绳之以法。”

萧剑:“皇上,尔康言之有理。”

皇上:“嗯,就按你们说的办,半个月后出发。”

尔康萧剑:“儿臣、臣遵旨”。

永琪放开了小燕子对皇上说:“皇阿玛儿臣也请旨让儿臣与尔康他们一同前去。”

皇上:“永琪你就别去了,小燕子受了那么大的苦你还是留下来好好陪陪她吧。”

永琪看了看小燕子,想了想说:“儿臣遵旨”

老佛爷:“那凝儿你快跟果洛妈妈说说你是怎么恢复记忆的”

大家也都屏息看着她

小燕子看了看大家说:“皇阿玛果洛妈妈是这样的知画生产那天十五阿不是正好不小心掉进荷花池里了吗?我当时正好在旁边看到就跳下去想把他救上来,没想到在跳下去的时候一时不小心把头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当时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当我把十五阿哥抱上岸后才突然觉得头好痛,也就在我昏迷的那几天慢慢的我就想起来了”

令妃拉着小燕子的手:“小燕子我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永琰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你可是我们母子的大恩人啊。”说完擦起了眼泪。

小燕子笑着对令妃说:“娘娘您别这么说,这是应该的,十五阿哥那么可爱,不管是谁都不会袖手旁观的,何况这几年您一直都像母后一样照顾我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我怎么能忍心让您伤心难过呢,再说我也非常喜欢十五阿哥啊。”

令妃:“小燕子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对你说声谢谢”

老佛爷:“那凝儿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呢?”

小燕子:“果洛妈妈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当时虽然昏迷了但是旁边的人说的话我可还是能听到的,当时彩霞想去知画房里想叫太医来看一下,可是没多久她就自己一个回来了还说:‘老佛爷说的,现在知画才是重要的,所有的太医都要守在知画身边,免得万一知画有什么事那就不好了,她现在可是大功臣呢。至于别人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其实你是想说那个小燕子死了才最好吧。免得防碍到

你的宝贝知画。哼”

老佛爷难过的说:“凝儿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凝儿啊,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那样的。”

小燕子:“不知道,不知道我就活该早死啊,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该死吗?”

老佛爷惊的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不…不是那样的,凝儿,果洛妈妈是…是…”

小燕子:“哼”

皇上他们虽然也觉得小燕子对老佛爷的话说的重了点,但是却也是事实。老佛爷在有些事情上确实有些不通情理,所以也没说什么。

其实小燕子也已经不怪老佛爷了,现在又看到老佛爷又伤心又难过样子就笑着对她说:“果洛妈妈你也别难过了,其实我早就不怪你了。”

老佛爷:“凝儿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不怪我?”

小燕子:“当然是真的啊,要不然我才不叫你果洛妈妈呢,我会继续叫你老佛爷。”

听到小燕子这么说老佛爷终于会心的笑了,皇上他们也会心的点点头:“娃娃(小燕子)你终于长大了。”

小燕子:“皇阿玛果洛妈妈如果没事我们就先下去了。”

皇上老佛爷:“嗯,好下去吧。”

大家便在跪安后离开了慈宁宫

景阳宫

紫薇:“小燕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啊?为什么皇阿玛跟老佛爷会是那样的反应,她真的就只是个格格吗?”

尔康看着她笑了笑说:“小燕子当然不只是个格格那么简单,她是准葛尔王与老佛爷的亲生女儿汐语格格的独生女,也是准葛尔唯一的公主,一出生便封为长公主,封号壁亚公主即最高贵的公主,取名西月伊娃,人称娃娃,当初汐语格格是为和亲远嫁准葛儿的,却没想到居然让当时还是太子的准葛尔王上爱上了她,十几年来独宠她一人,他们在第二年就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准葛尔太子哈撒,七年后已经是准葛尔王后的汐语格格再次怀孕生下了小燕子,也就是娃娃。当时王上和王后正在宫里看望皇阿玛,因为当时皇阿玛身受重伤已经昏迷近一个月了,当时太医全部束手无策,甚至已经让大家做了最坏的打算,突厥又趁机来犯,有几个王爷也是蠢蠢欲动,大清陷入了一片危机。就在那天晚上娃娃出生了,她出生的时候满天全是彩霞,照亮了整个天空,虽然那时我也才五岁,但当时的情景却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太漂亮了。就在娃娃出生后不久皇阿玛居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没过多久就痊愈了,就连当时在突厥战中差点全军覆没的清军也突然气势大增反败为胜,一个月后便传来了顺利收复突厥的好消息。宫里上上下下都在传娃娃是仙女转世是大清的福星,皇阿玛更下令封娃娃为固伦雪凝公主,赐名爱新觉罗·雪凝享有一切特权,甚至还下令除了太后跟皇后,其他

的妃子阿哥格格王爷福晋见到她都必须行礼,否则一律以藐视皇上太后论处。就连娃娃对老佛爷的称呼也一样,只要叫声果洛妈妈就可以了,这是其他阿哥格格绝对没有的殊荣。所以如果说皇阿玛是大清的皇上那么娃娃简直可以说是大清的女王(有点夸张,见谅撒)

紫薇惊讶的张大嘴巴好久都回不过神来,等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老天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怪不得老佛爷跟皇阿玛会有那样的反应。”

晴儿看了看萧剑笑着对紫薇说:“所以如果说皇上跟老佛爷有什么弱点或者死穴的话那么这个死穴就是娃娃。当初娃娃不见了之后老佛爷马上就病倒了,治愈后就让我陪着去了五台山为娃娃祈福。只是想不到原来小燕子就是娃娃”

紫薇点点头:“哦~~”

永琪:“好了先别说这些了,萧剑尔康关与收集陈邦值犯罪的证据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永琪我知道你很着急,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拿回证据的。”萧剑坚定的说道

尔康也拍了拍永琪的肩膀点点头:“不过永琪你要多注意一下陈知画,我相信她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千万不能让她再伤到小燕子。”

永琪:“嗯,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伤害小燕子的。”

紫薇:“永琪要不然你派人在暗中盯着知画吧,免得她在暗中做手脚。”

晴儿:“我觉得紫薇说的话有道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永琪点点头说:“你们说的对,我会派人过去盯着的”

小燕子:“不用这么麻烦吧?”

永琪:“小燕子你听话,派人盯着知画是以防万一。”

小燕子:“那好吧,反正对我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十天后知画房里

经过十天的治疗知画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此时的她已经全被心里的火吞没了,整张脸狰狞的可怕。突然她冷冷的笑了一下叫到:“碧珠过来一下。”

碧珠(知画的贴身丫环)福了福身:“福晋有什么吩咐?”

知画拿出一包药粉:“把这个放到小燕子的膳食里,顺去外面找几个男人,我要毁了小燕子,看她还怎么跟我争永琪。”

碧珠:“福晋这是?”

知画:“这当然是好东西,它叫福仙散,是爹给我的。”

碧珠阴笑:“福晋英明,可是福晋,这几天王爷一直陪在那个小燕子身边恐怕不好下手。”

知画:“你放心永琪那里我自有办法。”说完主仆俩阴险的笑了起来。

然而她们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行为早就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了,就在她们商量完后有个身影从屋顶消失去向人报告她们的大计了。


景阳宫

“什么”永琪愤怒的拍了下桌子:“你说的是真的?”

赛威:“回荣亲王的

话千真万确,奴才敢用项上人头担保。”

永琪:“你先下去继续盯着,记住这件事先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本王自有主意。”

赛威:“喳,奴才遵命。”说完便出去了

永琪:“来人”。

小顺子:“王爷,有什么吩咐?”

永琪:“小顺子你现在马上出宫去请紫薇格格额驸晴格格还有严亲王进宫就说本王有要事相商。”

小顺子:“喳。”

“永琪出什么事了吗?你这么急着叫我们来是不是小燕子又出事了?”四人来了之后尔康问到。其他三人也是一脸焦急。

永琪气愤的说:“刚才赛威来报…。”

“什么??知画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做,绝不能放过她”萧剑愤怒的说。三人也异常的愤怒。

紫薇:“永琪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永琪气愤:“哼,将计就计,知画那个贱人居然为了争宠想出如此狠毒的招数,想要至小燕子置于死地,我绝对不放过她。”

尔康:“看样子你已经想过怎么做了?”

永琪:“是的。我们这样吧…”

晴儿:“这个方法好,知画她确实是欠教训,让她自食其果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紫薇:“那小燕子那边怎么说。”

尔康:“小燕子那里还是瞒着她比较好。”

萧剑:“尔康说的对,小燕子那里还是先瞒着吧,万一她一时沉不住气去找知画算账,打草惊蛇就不好了,说不定还会被知画反咬一口,虽然以小燕子现在的身份跟本不用怕,但也不能太过大意了,毕竟这宫里还有很多的‘有心人’。”

永琪:“嗯,你们说的对就这么办。”

“瞒着我什么?”当大家还在讨论的时候小燕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问到。后面还跟着明月彩霞小桌子小邓子四人。

永琪第一个反应过来:“小燕子你怎么来,你不是去找皇阿玛了吗?”

小燕子眯着眼看着五人说:“少废话,老实说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

永琪:“呵呵,小燕子你听错了我们哪有什么事瞒着你啊。”永琪傻笑着说。

“是啊,是啊小燕子你听错了我们没有事瞒着你。”四人也马上附和到。

小燕子笑眯眯的看着几人:“是吗?你们没事瞒着我?”

“是啊是啊怎么可能呢?”几人马上陪着笑说到。

小燕子突然很温柔的对永琪说:“永琪,你爱我吗?”

永琪一听立马保证到:“小燕子我当然爱你啊。”

小燕子:“我不相信,你骗我,呜…”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让众人不知所措。

永琪更是急着表白心迹:“小燕子你别哭啊,我怎么可能骗你呢你要相信我啊,我发誓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个人。”

小燕子还在哭:“呜…”

众人:“小燕子你要相信永琪啊,他是真的很爱你的,他…”

“那你们还不给

我说实话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正当大家七嘴八舌的劝着小燕子的时候小燕子突然大声吼到让众人还来不及说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尔康叹了口气对永琪说:“永琪既然小燕子听到了还是告诉她吧,免得她胡思乱想。”

众人也觉得有道理,于是永琪对小燕子说:“小燕子不管你接下来听到什么你都要答应我都不能冲动,好吗?”

小燕子点点头:“好,你说吧”

于是永琪把知画的阴谋和他们的计划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小燕子。

小燕子:“陈知画太狠毒了居然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陷害我,我也不会让她好过的。至于你们的计划不觉得少了几个最重要的人物吗?”

晴儿:“哦,是吗?小燕子那你说还少了谁?”

小燕子:“呵呵,就我们几人看到有什么好玩的,我要把皇阿玛跟果洛妈妈全都叫来看好戏。”

准葛尔王宫龙祥殿

“咚咚咚,”一声声清晰的木鱼声从宫殿里的佛堂里传了出来,只见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正安静的跪在一个佛像前一手敲着木鱼一手拿着一串佛珠不停的念着经。没错此人正是大清的汐语格格现在的准葛尔王后娃娃的生母,自从她的娃娃不见了之后这就成了她每天毕做的事。

“王上驾到,太子驾到~~~~”外面传来的一阵喊声,只见两个长的差不多都很英俊也很帅的男人走了进来。旁人一看便知这是一对父子。

宫女太监:“王上吉祥太子吉祥,奴才奴婢给王上请安给太子请安。”

年长一点的男人挥挥手:“都起来吧。”

宫女太监:“谢王上,谢太子”

太子:“王后还在念经吗?”

宫女:“回王上回太子的话,是。”

太子挥挥手:“行了行了都下去吧。”

宫女太监:“是,奴才奴婢告退。”

没多久已经念完经的王后从佛堂走了出来,父子两人立刻迎的上去。太子:“母后您终于出来了,可让我和父王好等啊。”

王后:“你们父子俩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这个时候不是正在早朝吗。”

父子两人对看了一眼,王上说:“语儿,你知道吗就在刚才大清来了急报,你猜是什么事?”

王后想了想说:“皇兄让人来了急报,看你们父子俩的神情好像是什么好事,快说给我听吧。”

“母后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你知道吗皇舅来信说妹妹找到了,她就是几年前皇舅亲封的还珠格格永琪的王妃。”太子激动的说到。

王后不敢相信的连连摇头结结巴巴的说:“撒…撒儿你…你说什么?”

王上(西月承焰)红着眼眶对王后说:“语儿你没听错,是真的,是我们的娃娃找到了”

王后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又哭又笑的说:“真的吗,老天爷终于听到我的请求了吗,终于

是把我的娃娃送回来了吗?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老天保佑啊。”

王上搂着王后的肩膀:“语儿你看你娃娃找到了是好事啊,该高兴才对,你怎么反而哭了呢,乖别哭了。”说着帮汐语擦了擦眼泪,虽然他自己的眼眶也是红红的,哈撒也在一旁红着眼点点头。

王后:“对对对,焰你说的对这是好事我该开心才是怎么能哭了呢,说着拿手捐擦了擦泪水,抬起头又说:“我要去见她,现在就去,我要去看我的娃娃。”说着就要往外面走去。

哈撒:“母后你别急,我们已经都准备好了,马车也已经外面候着了,马上就能去皇宫看妹妹了”

王后:“那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走。”说完直接走了出去,父子两人对看一眼也马上跟了上去。

晚上御膳房

一个人影偷偷的溜了进去,看了看旁边一个人也没有,对着一盅燕窝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小燕子过了今晚我看荣亲王还会不会再要你,敢跟我们福晋抢王爷你就好好的去享受当福晋的乐趣吧。”说着拿出了一包药粉倒了进去。转身便走了。

她哪里知道,自己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为早就已经让人给盯上了,燕窝也在她离开后不久让人给换了。再过不久以后她跟她的主子都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介。

知画房里

知画:“都准备好了吗?”

碧珠冷笑:“福晋放心,都弄好了保证万无一失”(不知道这主仆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知画点点头:“嗯,那就好。”

碧珠:“可是福晋那王爷那边怎么办?”

知画:“放心我自有办法。”

景阳宫

永琪:“怎么样?”

赛威:“回王爷事情都办妥了。”

永琪:“嗯,你先下去吧。”

赛威:“奴才告退”

尔康:“知画动手了吗?”虽然是疑问句却说的十分肯定

永琪点了点头

小燕子喝着燕窝:“好戏要开场了吗?”紫薇晴儿等我吃完了我们去找皇阿玛跟果洛妈妈吧,既然有人要演戏我们就去给她找几个观众吧。”

紫薇晴儿:“好”

这时明月走了进来:“回五阿哥侧福晋的丫环碧珠来了,说有要事找五阿哥。”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萧剑:“终于来了吗?”

永琪:“让她进来。”

明月:“是。”

碧珠进来先给大家行了礼(省略)

永琪:“碧珠你不去侍候你的小姐来这里干什么?”

碧珠:“回王爷的话,是小姐让奴婢来请王爷的,说有要事相商。”边说还边瞄了眼小燕子正在吃的燕窝,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表面上却一脸恭敬

永琪:“哦,是吗,知道是什么事吗?”

碧珠:“回王爷奴婢不知。”

永琪:“既然这样那本王就随你走一趟吧,毕竟知画也是本

王的福晋”

碧珠:“谢王爷”,王爷请。”

永琪与大家对看一眼便去了知画房里。萧剑也跟了出去顺便把碧珠给控制住了。

小燕子:“紫薇晴儿我们也去给皇阿玛跟果洛妈妈请安吧”

知画在房里看到永琪来了马上起来迎接:“永琪你终于来了。”

永琪扶了她一把:“知画快起来,你我夫妻就不用多礼了”。

知画:“嗯,”说着靠在了就永琪身上

“知画那天我一时情急对你说了很多重话,这几天也没空来看你,你该不会生我的气吧?”永琪一手搂着知画的肩膀装做很内疚的说。

知画:“永琪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故意的。”

永琪继续装:“嗯,知画你真是善解人意能娶到你真是我的福气。对了,知画为了给你赔不是我特地亲自去给你做了一碗燕窝,快趁热吃吧。”永琪把刚刚命人拿来的燕窝端到了知画面前,温柔的看着她

知画一听是永琪亲自给她做的高兴的不得了,不疑有他也不怕烫两三下就全喝完了。

永琪冷冷的看着知画喝完那碗被她自己加了料的燕窝

知画:“永琪你做了燕窝真好喝,我真是太幸福了”

永琪:“你喜欢就好,对了知画我刚想起皇阿玛刚刚找人来传话叫我去一趟那我就先走了”

知画:“嗯,你去吧,我没关系的。”

永琪走后没多久知画便觉得浑身燥热不已。马上叫了自己的丫环,可是根本没人理她,知画也再不知不觉中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这时进来了四个光着身子一脸猥琐的男人,知画一看到他们便如饥似渴的扑了上去。

于此同时慈宁宫里老佛爷皇上皇后和令妃都在,听小燕子她们三人都来请她们去景阳宫看戏也就一同去了,刚走到知画房前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老佛爷:“什么声音,进去看看。”

皇上:“把门给朕撞开。”

永琪尔康:“是。”说着便用力把门给撞开了

大家一进去就听知画在不停了的叫着:“快…快…再快一点好舒服啊…”

虽然永琪他们有心里准备,但是还是被那个场面震惊了,皇上他们更是脸色铁青。他们看到知画正在跟四个男人XXOO,其中一个正奋力在她身上驰骋

老佛爷:“这…这…这…”气的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不停的喘着气

皇上:“来人,拿冷水来,把人给朕泼醒。”

小桌子:“喳。”马上去提来了一大桶的冷水

“哗”的一声,整整一桶冰冷的水全倒在了四人身上,也终于让四人全清醒了

知画反应过来看到自己的样子,也看到的皇上他们顾不得自己正一丝不挂连滚带爬的到了皇上面前:“皇阿玛,老佛爷饶命啊。”说边不停的磕头

皇上嫌恶的看了她一眼:

“不要叫朕皇阿玛,朕可不是你这种人能叫皇阿玛的。”

知画:“皇上饶命,饶命啊,看在绵亿的份上饶了知画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皇上老佛爷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老佛爷终于缓过气来说:“知画,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淫乱后宫。”

知画:“老佛爷你饶了知画吧,看在绵亿的份上就饶了知画吧。”说着把头抬了起来正好看到小燕子嘴角的笑,便指着小燕子叫到:“是你,都是你,我要杀了你是你害我的。”说着就要向小燕子扑过来。永琪怕小燕子被伤到急忙把她护在怀里同时打了知画一掌,知画一时不察便被打了出去,吐出了一口血。

皇上:“好大的胆子,这种时候居然还想要伤害朕的娃娃,真是罪不可赦 ”

那四个男人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拼命的求饶,其中一个胆子大点的说:“皇上明见,太后明见,小人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小人我本来是京城里面的混混,每天干点偷鸡摸狗的事,两天前突然了一个女人给了小人一大包银子说要小人帮她做件事:在今天晚上带上小人几个去一个地方把一个叫小燕子的女人的清白给毁了,还说完事之后还会给我们一大笔钱。就在今天真的有几个人来把小人几个带来了这里。皇上老佛爷饶命啊,”说完又不停的磕头

知画完全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出卖自己,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心想:“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皇上等人听到他说知画居然想用这种方法来陷害他们的宝贝更是怒不可遏,皇上:“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猥琐男1号:“小人就是有九条命也绝不敢欺瞒皇上跟太后啊,请皇上太后明察”。

皇上:“你还能认出那个女人吗?

猥琐男1号:“能,从来没有人给过小人这么多钱,所以小人记得很清楚。”另外三人也是连连点头

皇上:“来人哪,把所有的宫女都给朕找来,让他们一个个的认,朕非得查出来这个想要害娃娃的人是谁。”

萧剑:“皇上臣想这个人不会是别人,一定是知画的贴身丫环:碧珠”

老佛爷:“皇帝,萧剑说的有道理”。

皇上:“嗯,来人把碧珠给朕带来”。

小顺子:“喳”

不一会儿碧珠被带来了。知画看到碧珠便想把所有的事都推到碧珠身上,于是马上叫到:“皇上老佛爷,所有的事都是这个死丫头想出来了,不关我的事啊”。

碧珠原本想好了只要能救主子她愿意承担所有的责任,可是听到知画居然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自己身上顿时心凉了,于是她走到皇上面前磕了三个头后说:“皇上老佛爷请明见,所有的事都是小姐想出来的,奴婢只是听命行事,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把所有知画如何陷害小燕子的事

全讲了出来。”甚至还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绵亿根本就不是永琪的孩子,她跟永琪从来就没有圆过房,是他给永琪下了药做出了让大家以为两人圆房的假象,其实那个时候知画已经怀孕一个月了,孩子的父亲也是知画从外面找来的不过为了保全这个秘密那个男人已经让知画派人给杀了。知画听到后已经完全瘫软了

听到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非常的震惊,而永琪在震惊之于最多的却是觉得开心:原来他跟小燕子一直都是彼此的唯一。

皇上气的不想在多说什么挥了挥手:“拉下去,拉下去,把他们全部给朕打入大牢,三天后在午门斩首示众,至于陈知画淫乱后宫又企图陷害雪凝公主自即日起贬为宫女交由皇后发落。”又对皇后说:“皇后,陈知画就先交给你了,你跟容嬷嬷先好好侍候她几天。等尔康他们找到陈邦值的罪证后,朕再来跟他们一家算总账

皇后:“臣妾遵旨,定不辱命”

皇上:“去给那个孩子喂下毒药。”

太监:“喳,奴才遵命”

碧珠跟四人被人拖了下去,除了碧珠心如死灰毫不反抗外,四人却还在拼命求饶,希望皇上能网开一面饶他们一条小命。

皇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对老佛爷说:“皇额娘您也别生气了,为了那种人生气,伤着自己的身子就太不值了,朕刚在下午的时候收到急报:承焰跟汐语还有哈撒已经出发来京了,宫里马上又要忙起来了。”

小燕子马上开心的跳了起来对皇上说:“皇阿玛,你说真的吗?父王母后跟太子哥哥马上要来了吗?他们什么时候到啊?你怎么都不早说啊。”小燕子说完嘟起了嘴巴。

大家被她逗的开心的笑了起来,皇上故意板着脸说:“那你的意思还是朕的不是了?”

小燕子嘟着嘴:“本来就是你就你不对。”

皇上:“皇额娘我们是不是太宠她了。”

老佛爷:“那又怎么样,哀家的小凝儿生来就是让人宠的,谁敢有意见,哀家定不饶他”

小燕子:“还是果洛妈妈对我最好了,说完抱住了老佛爷”

皇上:“唉,只要有娃娃在,我们大家在老佛爷面前那可是一点地位也没有啊。”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宠爱她。

老佛爷:“好了皇帝你也别抱怨了,你自己有多宠她我们大家可都看着呢。你啊还是说说汐语她们什么时候到吧。”

皇上:“信上说他们已经出发了正快马加鞭的赶来,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就会到了”

令妃:“真期待他们快点到啊。”

第二天坤宁宫暗房

知画被带到了暗房,皇后:“容嬷嬷你们大家给本宫好好侍候侍候这个贱女人,居然想要陷害娃娃真是罪不可赦。”皇后特意把侍候这两个字说的非常重

容嬷嬷:“奴婢遵命。

”说着就跟其他几个嬷嬷一起狠狠的瞪着知画,手里拿着一盆还用火烤着,已经被烧的红红的又粗又长头上却尖尖的大铁钉一步步的向知画走了过去。

知画害怕的不停后退,嘴里还不停的说:“你…你们要干什么,别过来。”

容嬷嬷:“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知画:“不,不要,别过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害姐姐了,你们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

“啪”听到知画叫小燕子姐姐,皇后马上上去给了她一巴掌:“放肆,姐姐也是你叫的。别在本宫面前自抬身价,否则小心本宫的手段。”

知画:“皇后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皇后:“你以为本宫会怕你爹,你以为你爹能救的了你,还是你以为在你爹做了这多伤天害理又在娃娃六岁时虐待了她之后皇上还会放过你们陈家,还会让你们陈家继续自封为王?至于你说本宫凭什么这么对你,本宫就告诉你就凭本宫是皇后是一国之母,整个后宫都归本宫管,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

知画:“你…你…你…

皇后:“容嬷嬷、李嬷嬷、张嬷嬷、苏嬷嬷你们别跟她废话了,动手,记得先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嬷嬷们:“喳,奴婢遵命。”说完四个叫来的一边的宫女一起把知画的衣服全给扒了连个肚兜也没剩下,没多久知画就全身一丝不挂了。随后几位嬷嬷每人拿起一把红红的铁钉狠狠的往知画身上刺去,马上就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哧哧哧哧…”

立刻引来了知画惨痛的喊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看到知画的身上被扎过的地方居然都冒起了烟,背上手臂上腰上胸上腿上几乎全身都是,容嬷嬷更是抓着知画的头发狠狠的对她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我还要留着你的命给格格报仇呢,你就放心吧,哼”。

就在这时苏嬷嬷突然拿着钉子狠狠的往知画的下体刺了进去,又引来知画更痛苦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是这次知画没能再支持多久便昏了过去

皇后:“容嬷嬷拿冷水来泼醒她。”

容嬷嬷:“喳。”说着便向一边的宫女使了个眼神,宫女领命而去。过一会儿后,刚才的那个宫女就拿来一大桶的冷水一股脑全往知画身上倒去。

随着一阵冰冷的水声,知画终于再次醒了过来,但是她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皇后看到知画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说:“好了,容嬷嬷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侍候她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你们也累了下去休息吧,对了别忘了找个太医来给

她看看,别让她死了。”说完就走了。

四个嬷嬷跟宫女马上跪安:“喳,奴婢遵命,恭送皇后娘娘。”

五天后大清

经过几天的快马加鞭准葛尔的王上王后和太子终于到达了大清皇宫

一大早皇上就带上所有的阿哥和王公大臣一起在外迎接。

承焰语汐哈撒和众侍卫:“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平身”

承焰:“谢皇上”

就在这时抹蓝色的身影飞快的冲过来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下子扑到了语汐身上,叫到:“母后,你们终于来了,我好想你们啊”。

语汐:“娃娃,是娃娃吗?”

小燕子:“母后是娃娃,我是你的娃娃啊,我好想你跟父王还有太子哥哥啊。”

语汐虽然很想快点看到小燕子,但也没想到她会就这么冲了出来真是太惊喜了,于是不敢相信的哭着说:“娃娃真是我的娃娃,我的娃娃终于又回到我身边了,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啊,我每天都在向老天祈求就是希望老天能可怜可怜我这个做母亲的让我再见我的孩子一面,哪怕要我折寿三十年我也绝无怨言,今天老天终于听我的请求了,让我的宝贝回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回过头来对承焰和哈撒又说:“焰,撒儿你们看到了吗?我们的娃娃回来了,她终于又回到我们身边了,你们看到了吗?”

承焰哈撒红着眼眶:“语儿(母后)我们看到,是我们的娃娃又回到我身边了。”

承焰:“娃娃,我的宝贝快过来,让父王好好看看你,抱抱你,父王已经好久好久没能好好抱着你了。”说着向小燕子伸出了双手。

哈撒:“是啊,妹妹快过来太子哥哥也要抱抱你,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最喜欢坐在太子哥哥肩上陪你玩了,现在让太子哥哥好好抱抱你好吗?”

小燕子:“现在想坐也坐不了了,”说着便放开语汐又飞扑到了承焰怀里叫到:“父王。”

承焰:“好好好,我的宝贝你终于又回到父王身边了,太好了。”

小燕子朝语汐和哈撒招了招手,母子俩走过去一家四口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大家看到这一家四口经过了整整十八年后终于团聚了,也都为他们感到开心。

皇上看四人过了好久也没有分开的便出声说:“承焰,这儿风大,进去说吧”听到声音的一家人终于舍得分开了也意识他们已经抱在一起很久了都有点不好意思。

承焰:“皇上,抱歉啊,我一时太高兴,你可别介意啊”

语汐哈撒:“是啊,皇兄(皇舅),我们是太高兴了,请见谅。”

皇上:“朕像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吗?”

小燕子可不依了嘟着嘴说到:“哎呀,皇阿玛没看到人家跟父王母后太子哥哥正在相亲相爱吗?你干嘛打断我们?”说完还撅着个嘴。


上刮了刮小燕子的鼻子说:“好,都是朕的错,朕跟你道歉,别生气啦,生气就不漂亮了。”

小燕子:“皇阿玛我怎会生你的气呢,我们快进去吧我还没吃早饭呢,好饿哦,”说完还摸了摸肚子。

皇上:“进去。”一行人匆匆离去。留下了还站在原地的众位在那大臣在那窃窃私语。

某个年轻大臣:“一直都知道皇上对还珠格格十分宠爱,是其他正牌格格都不能比的,只是没想到皇上今天居然在那么多人面前向格格道歉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众大臣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是啊是啊,李大人言之有理啊。”

又一个年长的大臣说到:“你们不知道这个还珠格格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格格。”

又一大臣:“哦,不是普通的格格,那是什么王大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跟我们说说”

众大臣:“是啊是啊,王大人你快说说”(哎,八卦真上无处不在啊)

王大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还珠格格就是当年的雪凝公主。”

众大臣了终于明白了都了然的点点头:“哦,原来如此。”

李大人:“雪凝公主是什么人?”

王大人:“李你大人你刚为官不久所以不知道,雪凝公主可是准葛尔的长公主,大清的恩人,她在刚出生的时候就挽救了陷入危机的大清,也让重伤后昏迷整整一个月太医差点宣布不治的皇上突然清醒了过来很快痊愈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传小公主是仙女下凡特地来解救大清的。”

李大人:“刚出生的时候,这个怎么可能呢,你们不是骗人吧?”

众大人:“谁骗你啊,”于是众大臣又七嘴八舌的向李大人讲起了小燕子出生时的种种不可思议却又真实发生的事,听的李大人是目瞪口呆,最后嘴里都能放上俩鸡蛋了,不敢相信的直摇头喃喃的说:“这是真的吗,太不可思议了”

王大人:“好了你也别惊讶了,快把嘴巴合上吧,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们大家也该走了。”

乾清宫

餐桌上因为小燕子刚说肚子饿了,就算她现在已经饱的快撑死了语汐还不停的给她夹着菜:“来娃娃多吃点,不够叫御膳房再做。”

小燕子可怜兮兮对语汐说:“母后我已经很饱了,你不用再夹了我实在是吃不下了。”

语汐:“可是你明明只吃了一点点啊,怎么就饱了呢,娃娃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请太医啊,不舒服可要说啊,别忍啊,你可别吓母后啊。”

语汐的一句一点点雷倒了所有人:天那,这能叫一点点吗,要知道小燕子可已经差不多整整一桌的菜都吃完了

小燕子:“母后你别担心我很好,我只是“呃”(打个嗝)吃的太饱了实在吃不下了,我没有不舒服啦。”

语汐:“是吗,可是你明明只吃了一

点点啊?”

小燕子没办法只能用眼神向自己的父王求救。

承陷:“语儿,好了娃娃吃的够多了,再吃下她真的要不舒服了,你忍心吗?”

哈撒:“是啊,母后妹妹真的不能再吃了,你看她已经吃了差不多一桌子菜了。”

语汐:“是吗,”抬头一看果然如此,“看我一时高兴,竟没注意到娃娃已经吃这么多了,好不吃了免得把我的娃娃给撑坏了。”

皇上:“来人把这些都撤了。”

宫女太监:“喳。”没一会就都收拾完了

哈撒:“妹妹,你快跟我们说说你是怎么失踪的,这些年又是怎么过的。”

语汐跟承焰也很想知道。可是这话一出却让小燕子等人脸色大变,除了小燕子一脸痛苦外,皇上他们全部铁青着脸,像是压抑着极大的怒火。

承焰他们看到大家这样的反应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也没往深处去想,毕竟他们根本不愿意也不敢想象,都只是以为小燕子在失踪后吃了一点苦。”

承焰毕竟也是一国之君便对皇上说:“皇兄,你我都是一家人请你告诉我实话,娃娃到底发生发什么事?”说着站起来向皇上行了一个标准的准葛尔大礼。

皇上马上把他扶了起来:“承焰你这不是折煞朕吗?快起来听朕告诉你,”于是皇上从小燕子被拐到几天前陈家四女知画陷害小燕子被抓的事一字不漏全说了出来。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老佛爷等人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还是不能抑制的哭了出来,语汐更是抱着小燕子哭的肝肠寸断,不停的说:“娃娃,我的娃娃,都是母后不好,是母后没把你照顾好才会让你受了那么大的苦,母后对不起你啊。”

小燕子眼里闪着泪花却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安慰着语汐:“母后你别自责了,这不能怪你是我自己太贪玩了,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很久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有那么多人疼我,我很开心很幸福,现在又让我们一家人团聚,我真很满足了。”

永琪跟皇上红着眼眶,隐忍着极大的愤怒,承焰哈撒脸色铁青,两人的手都紧紧握成了拳头,完全说不出话来。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一张桌子应声而裂,原来哈撒听到宝贝妹妹被人虐待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便一掌把桌子打碎了,想要借此平息自己的愤怒。

承焰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与痛苦说:“六岁,娃娃那时才六岁啊,那个陈邦值怎么能忍心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女孩下此毒手,怎么忍心做出残忍的事使出如此狠毒的手断他怎么忍心。”边说边用拳头不停的捶在桌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后又说:“皇上你刚才说陈邦值的女儿现在正这宫中,请你把她交给孤,孤一定要亲自为自己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陈邦值造的孽就从他这个女

儿开始慢慢替他还吧。”

皇上听承焰对他用的他身为王上的自称就知道现在的承焰不是以一个妹夫一个臣子的身份对他提要求而是以一个一国之君的身份提的便说:“好朕答应你们,昨天陈知画已经被送进宗人府的大牢了,以后朕就把她交给你们了,不过你们也要小心点可别一下子就把她给弄死了,朕可是答应了娃娃要让陈邦值亲眼看到他的女儿是怎样为他还债的。”

宗人府天牢

阴冷潮湿的牢房里浑身上下都是伤的知画正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寒冷的天气和身上的疼痛几乎让她生不如死,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还有大的灾难正狰狞着面孔一步步向她走来。

牢房外,承焰哈撒和永琪都来了,牢房里的知画突然听到外面传一来的一阵响亮的喊声:“王上驾到、太子驾到、荣亲王到,所有的狱卒们急忙下跪下行礼:“王上吉祥、太子吉祥、荣亲王吉祥。”

承焰手一抬:“都起来吧。”

狱卒:“谢王上、谢太子、谢荣亲王。”

哈撒:“带我们去陈知画的牢房。”

狱卒:“是。”

知画别的没听到可是那句荣亲王到却是听的清清楚楚,心想:“永琪,是永琪他来看我了,怎么办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丑,怎么办?”

这时的永琪三人已经来到了牢房外面,知画一看到永琪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扑到的门边,从缝里伸出手来叫着:“永琪你来了,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好想你,我在这里好怕,你快救我出去,这些死奴才明明知道我可是荣王妃居然还敢对我用刑,你一定要为我报仇把他们全给杀了。”一句我可是荣王妃,让三个人的脸色全变了。

永琪:“罪妇陈知画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充本王的王妃。”

知画:“永琪怎么了,我是知画啊。”

永琪:“放肆,本王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知画:“永琪你怎么了,我…我知道了一定是小燕子那个贱人把你给迷住了,你才会这么跟我说话,那个贱人把我害的那么惨,等我出去了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知画改用咬牙切齿的语气说到。

哈撒:“你以为你不还能出去吗?”

知画这时才发现除了永琪还有两个陌生人,便问到:“你们是什么人,见到本王妃为什么不行礼?”

哈撒:“你不用管我们是谁,只要知道我们是来送你去地狱的就行了,还有王妃?行礼?凭你也配?”

知画:“你们要干什么,别乱来,我是荣王妃,我爹是陈阁老我有后台你们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爹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承焰:“撒儿,她说了几次自己是荣王妃了?”

哈撒虽然不明白自己的父王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回到:“三次。”

承焰点点头又问:“那

她骂娃娃是不是也骂了一句”

哈撒点点头:“是。”

承焰:“那就行了骂一句两百,自称三次荣王妃每次一百,加起来刚好五百。”

永琪:“父王,你是说…”

承焰:“鞭子。”

永琪跟哈撒都认为这个办法很好,知画却是越听越觉得毛骨悚然,拼命往里缩去。

承焰:“来人,把这贱人的双手双脚给孤用钉子钉在墙上。”

知画惊恐的瞪大的眼睛:“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跟你们无怨无仇啊?”

承焰:“哼,无怨无仇,孤告诉你我们不只跟你有仇,跟你的父亲更是有着深仇大恨,现在你就准备好为你父亲跟你自己好好的还债吧,不过你放心你的父母家人马上就会来陪你了。”

知画已经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父王跟这种贱人说这么多干什么,来人动手。”

狱卒:“喳。”

知画被人钉在了墙上,发出了撕心裂肺惨叫,每钉一次都痛苦难忍,由于是一个个的钉更是增加了她的痛苦,第只手被钉上去的时候她的整个人都是悬空的被挂在了那里。不停的叫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永琪救我救我好痛啊,快救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哈撒:“闭嘴,本太子最讨厌女人哭了,更讨厌女人的叫声,你都给本太子听着:“她每哭一次就加一百鞭子,每叫一次再加一百,再敢直呼王爷的名讳就再加,每声一百,上不封顶。”

狱卒响亮的回到:“是。”一边拿来了用盐水浸泡过的鞭狠狠抽在了知画的身上,狱卒们都知道这个叫陈知画的女人欺负了他们的好格格都狠命的把鞭子往知画身上抽。知画一时忍不住大声的叫了出来,“啊…。”

哈撒:“还敢叫,加一百,现在是六百下了。”

知画听到哈撒这么说吓的再也不敢再叫,只能强忍着。

这时承焰说到:“都下去吧。”

狱卒们疑惑的停下手不明白王上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只有知画松了一口气

哈撒急切的说:“停下来,父王难道就这么放过她?”

永琪:“王兄你别急我看父王是自有主张。”

承焰:“不愧是我的好女婿,放过她?哼,永远都不可能,孤要亲自为娃娃报仇。”

哈撒一听承焰这么说一下就乐了:“父王我真是太崇拜你了居然能想出这么绝妙的办法,不过也不能忘了我跟永琪啊,这样吧六百下我们三人每人抽她两百下,至于刚才那几鞭子就算了,就算了利息。”一句话让知画差点昏过去,却也另外两人眉开眼笑纷纷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承焰摸着下巴点点头:“撒儿你这办法是不错,不过谁先来呢?”

哈撒:“父王这简单,还谁先来当然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