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愁同人】无法逃离的诱惑(已完结)BY春水无恒

【原创焰愁同人】无法逃离的诱惑(已完结)BY春水无恒

春水无恒写在前面的话:

主CP:莲城焰椎真和碓冰愁生

动漫:无法逃离的背叛

这是我在看完无法逃离的背叛07之后写的,只有最后一点结尾是看了09之后写的,情节还没有大的发展,因此,对此二人的性格把握不是很好,希望大家见谅。这是我写的第一部同人小说,献给这对有爱的CP。

正文:

“愁生,愁生。。。等一下!”

被叫的人像是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愁生!”手臂突然被抓住,愁生不必抬头都知道那人是莲城焰椎真——这个让愁生一直喜欢的人。

“愁生,不是让你等我一下吗?”焰抱怨道。

“对不起,我没有听见。”愁生抱歉地笑道。

“有心事吗?不能告诉我吗?”焰追问道。

愁生笑着摆手道:“没什么的,只是有些走神罢了。不必放在心上。”

“愁生的一切,我都会放在心上。”焰抓着愁生的手,认真地说道。

“别这样,还在学校呢。”愁生微红了脸。

“呵呵,愁生害羞了呢。”说完,焰拉着愁生跑了起来。

“等等。。。干嘛。。喂,焰。。。”愁生轻呼。

“那现在怎么样?可以告诉我了吗?”焰停下脚步,边喘气边说道,“这里是学校的后花园,放学后基本就没有人了。”

没人?那意思是,只有我和焰两个人吗?虽然在一起很久了,可是,这样独处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我该问他吗?愁生心里纠结道。

愁生抬头,看见焰认真的神情,心知躲不下去了。自己这几天一直都在故意躲着焰,焰不可能没有发觉。也好,就问清楚吧,这样自己。。。

“焰,在你心里,我是怎样的存在呢?”愁生别开脸,轻轻的问道。

“恩?”焰没有想到会是这种问题,有些惊愕的看着愁生,刘海遮住了愁生的眼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额,存在这种问题。。。”话没说完,焰突然变换了语气叫道:“小心!”随即猛地扑了过去,把愁生护在自己的身后。愁生一惊,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多出了一把刀,而他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群恶魔。可是,自己并没有察觉到,这是怎么回事!

“可恶!”焰恶狠狠地看着这群低级恶魔,身为“戒之手”的自己竟然没有察觉恶魔的到来。如果不是看见刀的反射光,那愁生现在……“可恶,就凭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也配碰愁生!你们,都去死吧!”话音刚落,焰椎真释放出熊熊大火,愁生则立刻张开了结界,隔绝了与外部世界的联系。然后退在一旁,满怀信心与欢喜的看着焰为了他而战斗。不一会儿,低级恶魔便全部被消灭。

“焰椎真,愁生,你们没事吧?”焰和愁生闻声回头,竟是夕月,他的身后自然跟着鲁卡。

“啊,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些杂碎罢了。倒是夕月和路卡,你们怎么来了?”焰椎真问道。听到这里,愁生不着痕迹的别开了脸,眼神也黯了下去:果然,焰喜欢的人是夕月呢。夕月不仅长得可爱,还那么温柔善良,大家都喜欢夕月,焰也是吧……

夕月没有察觉,向焰椎真解释道:“鲁卡发现恶魔的踪迹,一路追踪过来,追到这所学校时,恶魔的气味却突然消失了。鲁卡觉得奇怪,有察觉有人张开了结界,所以我们就过来看看。”

“是这样啊,鲁卡,你也没感觉到恶魔的到来啊!我和愁生……”焰椎真回头看愁生。却发现愁生落寞的脸,“愁生……”难道,难道,愁生喜欢鲁卡!?焰椎真心里咯噔一下,冒出这样的想法。鲁卡长得那么帅,不管男女老少,都很喜欢他,愁生也是吧……

鲁卡察觉他们之间的异样,转移话题道:“恶魔的气味突然消失,这绝不寻常,我们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吧。”

“恩,是呀,得告诉大家,让大家有所准备。那,焰椎真,愁生,和我们一起回去吧。若再碰上恶魔,彼此也有个照应。”夕月笑着说道。

不要!焰椎真,愁生,鲁卡差点同时脱口而出。可焰椎真想到既然愁生喜欢鲁卡,若自己阻拦的话会让愁生困扰吧,虽然不想看见愁生和鲁卡在一起,可更不想看到愁生为难的样子。于是,焰椎真低下头,轻轻说道:“也好!“听到这的愁生心里往下一沉:焰椎真是想和夕月一起啊,自己已经不被需要了。愁生悲哀的想到,把那句“不要”咽回了肚里,点了点头。鲁卡虽然想和夕月独处,可难得看见夕月那么高兴的样子,也就找不出反对的理由了。于是,鲁卡宠溺的对夕月说道:“也好!“

于是,三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和夕月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后,将此事告予了众人,众人找不出缘由,便将此事报告给天白先生,天白先生下令进行调查。这样折腾了大半天,待用完餐沐浴完之后,已经很夜了。愁生正准备入睡,推开房门,却看见了焰椎真。愁生有些惊讶道:“焰椎真!”焰椎真坐在窗前,静静地看着愁生。风很大,把窗帘都吹得高高的,愁生走过来,想将窗户关上,焰椎真一把握住愁生的手,阻止了他关窗的动作:“天空中有这么多漂亮的星星,为什么要关窗呢,拉上窗帘太可惜了。”愁生沉默了,这话,和当年一模一样啊。愁生看着焰椎真,正如当初那样看着他,看着他像星辰一样闪耀着光芒的双眼,还是没变呢,焰椎真。原以为只有我才了解他的笑容,原以为只有我才了解他的痛苦,原以为我们会一辈子像以前一样在一起。其实,自己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做不了,能治愈焰椎真伤口的人,是夕月啊。愁生痛苦的想到,手也微微有些颤抖。焰椎真看见愁生痛苦的表情,心里一痛,一把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不知是抚慰愁生还是抚慰自己。愁生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不明所以道:“焰椎真?”

“愁生,你不是问我,你在我心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吗?”愁生一颤,焰椎真将愁生抱得更紧了一些,仿佛这样才有力量将下面的话说完:“你在我心里,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是最重要的存在,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虽然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鲁卡,我却还是忍不住喜欢你。我喜欢你啊,愁生!”

“焰……焰椎真!”愁生将头埋进焰椎真的怀里,眼泪一滴滴的流下,打湿了焰椎真的衬衫。焰椎真心里一沉:果然,自己让愁生困扰了。想到这,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怀里突然传来一声闷笑,焰椎真惊讶的看着满脸笑容的愁生,愁生反将焰椎真抱住,轻责道:“笨蛋!谁告诉你我喜欢鲁卡的。我喜欢的人是你啊——莲城焰椎真,一直都是。不过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喜欢得人是夕月呢。”

“什……什么?!你喜欢……我,不是鲁卡!”巨大的喜悦涌上焰椎真的心头,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恶狠狠的将愁生抱紧,道:“你竟敢误会我!你知不知道我……”焰椎真突然停住了,呆呆的看着愁生:月光下的愁生,淡淡的微笑,眼角处还留有泪痕,红艳艳的小嘴,诱惑着他,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他。焰椎真想到便做到,狠狠吻上愁生的唇,坏坏的噬咬。红晕在愁生的脸上一圈一圈地漾开,焰椎真吻得太热烈,愁生有些呼吸不过来,却没有推开焰椎真——这样的幸福,即使死去也值得了啊。

焰椎真放开快要窒息的愁生,愁生大口大口的呼吸,眼里布满水汽,脸上红晕未退,这样的愁生,让焰椎真看呆了。这时,焰椎真看见愁生宽松的睡衣不经意露出的胸膛,麦色的肌肤却有一道丑陋的伤疤——那是他焰椎真刻下的痕迹,永不消失的痕迹。那是愁生身上的伤,也是焰椎真心里永远的痛。曾以为不被需要的自己,曾自己憎恨的自己,曾想用一把

大火将这一切都吞噬的自己。那时,是愁生不顾一切冲进来,紧紧地抱着自己,怎样都不放手,还对他叫道:“我不会放手的。你这样做的话,我们就再也不会相遇了,如果你想要消失的话,就带我一起走!”那时的自己,虽然将火焰停了下来,但愁生胸前被烧伤的痕迹,却永远的留了下来。焰椎真将手按在那道伤疤上——如果,那伤痕能够消失就好了,那里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带给愁生的伤害,那里时时刻刻让自己怨恨着自己。

愁生把手按在焰椎真的胸膛上,认真的说道:“曾经我一度想要这痕迹彻底消失掉。因为我不确定焰椎真对我好,究竟是喜欢我还是想要补偿我。它让我看不清焰椎真对我的感情,它时刻提醒着焰椎真的痛苦,也提醒着我的痛苦。不过,现在我却希望它不要消失。”听到这。焰椎真惊讶的看着愁生,愁生微微一笑,道:“因为,这是焰椎真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使我们永不消失的羁绊,是我们存在的证明。”

此刻,二人的心跳,是一样的。

此刻,焰椎真知道:愁生,会一直陪伴着自己,不会离开自己。这样永恒的诱惑,就像罂粟花,危险却美好,带着致命的诱惑,却让人心甘情愿的沉溺。

焰椎真再次吻上愁生的唇,细细的,温柔的。

月光静静地泻下,风轻轻吹动着窗帘,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如当初。

END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