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之美论文

从《洛神赋》浅谈魏晋南北朝文学发展

2012212871 刘成晨

内容摘要:魏晋以后,提出了一些崭新的概念和理论,如风骨、风韵、形象,以及言意关系、形神关系等,并且形成了重意象、重风骨、重气韵的审美思想。诗学摆脱了经学的束缚,整个文学思潮的方向也是脱离儒家所强调的政治教化的需要,不断寻找文学自身独立存在的意义。

关键词:魏晋南北朝;《洛神赋》

纵观历史星河,中华文化如同一脉熠熠生辉的清流,由我们睿智的祖先们一代又一代创造、发展、传承,或许会有断裂,但是从来不会断绝。中国的诗词,独立于世界,它的遣词造句之优雅,平仄对仗之古意,字里行间之深情,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一种异族文化能与之相媲。

但它当然不是单一乏味的。从中国奴隶社会末期的一部诗集,也是中国古代的诗歌开端《诗经》开始,历经沧桑数千年,诗歌已经历经萌芽,繁盛,衰落,蔓延等过程。有人认为诗词发展的顶峰是唐宋,的确,在此期间,出现了众多文人骚客,名家大士。他们的篇篇佳作百世流芳,多少人怀有对那个年代的孺慕之思。但有一个朝代,风流人物层出不穷,他们追求自我的本真,追求天人合一的自然。光华尚未绽放便消逝在时间里,所以并不如唐宋那样让人如数家珍。

魏晋南北朝,后人总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就姑且当做是一个朝代。魏晋南北朝时代文化的发展,与君主专制政治的变化关系最为密切。君主专制政治的变化,主要表现为职官制度的变化。职官制度本身又是文化史的一个重要内容。

这个时代在职官制度上,出现了一个最重要的迹象,是尚书、中书、门下三省制与尚书省六部制的形成,外朝台阁制度的建立。这种变化,表现了秦、汉君主专制政治到魏晋南北朝时代,发生了松动,获得了改造。毫无疑问,这种松动与改造,必将对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因此,魏晋时候的诗赋,就是诉不尽的风流。

其中的佼佼者,当属曹植的《洛神赋》,作者以浪漫主义的手法,通过梦幻的境界,描写人神之间的真挚爱情,但终因“人神殊道”无从结合而惆怅分离。故有南朝文学批评家钟嵘这样评价它: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嗟呼!陈思之于文章也,譬人伦之有周、孔,鳞羽之有龙、凤,音乐之有琴笙,女工之有黼黻。俾尔怀铅吮墨者,抱篇章而景慕,映余辉以自烛。(诗品集注)

自晋代以来,绘画家们不断描画它,书法家们不断书写它,诗赋家们不断题咏它,小说家们不断演绎它,批评家们不断评点它,研究者们不断讨论它。(中古语境中的《洛神赋》)足以证明其地位之高,影响之深。除此之外,《洛神赋》在历史上有着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影响。晋代大书法家王献之和大画家顾恺之,都曾将《洛神赋》的神采风貌形诸楮墨。到了南宋和元明时期,一些剧作家又将其搬上了舞台,汪道昆的《陈思王悲生洛水》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出。(中古语境中的《洛神赋》)至于历代作家以此为题材,见咏于诗词歌赋者,则更是多得不计其数。可见曹植《洛神赋》的艺术魅力,是经久不衰的。

赋,是讲究对仗的,因此这篇名满天下的赋对仗工整,辞藻华丽繁复,堪称对美人的极致歌颂。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有这样的珠玉之言,有这样的仙人之姿。怎么能不让人心生向往。不仅仅是对美人,还有对风流自在的文人雅士,还有狂放不羁的魏晋南北朝。

如今,《洛神赋》究竟是为了甄后还是鄄城所作,不得而知,但是后人能感受到这篇行云流水般的情感宣泄,对《洛神赋》的思想以及艺术成就,前人都曾予以极高的评价,最明显的是常把它与屈原的《九歌》和宋玉的《神女赋》诸赋相提并论。在我看来,曹植此赋兼二者而有之,它既有《湘君》《湘夫人》那种浓厚的抒情成分,同时又具宋玉诸赋对女性美的精美刻画。此外,它的情节完整,手法多变和形式隽永等妙处,是为以前的作品所不及。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一个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创新期,诗、赋、小说等体裁,在这一时期都出现了新的时代特点,并决定了它们在今后发展方向。从思想文化的角度来看,魏晋南北朝文学出现的这些“新变”,与佛教在中土的

传播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在汉代,儒家诗都占统治地位,他们诗歌与政治教化的关系,诗歌被视为“经为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的工具。至于诗歌本身的特点和规律并没有引起该有的重视。魏晋以后,提出了一些崭新的概念和理论,如风骨、风韵、形象,以及言意关系、形神关系等,并且形成了重意象、重风骨、重气韵的审美思想。魏晋时期形成一种新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它的理论形态就是魏晋玄学。魏晋玄学的形成和老庄思想有明显的关系,东晋以后又吸取了不少佛学的成分,步入新的阶段。从两汉经学到魏晋玄学,是中国思想史的一大转折。诗学摆脱了经学的束缚,整个文学思潮的方向也是脱离儒家所强调的政治教化的需要,不断寻找文学自身独立存在的意义。

由于那时候的名士流行服用五石散,导致全身燥热,所以名士都穿着衣带宽松,长袍宽袖,衣袂飘飘。所以那个年代也很崇尚修仙,修炼长生不老术,炼制丹药。人们时常会问,什么是真名士,红楼梦借湘云道:是真名士自风流。那些眉角眼梢的风华,魏晋雅士借诗赋之魂将其风流一一道尽。

参考文献:

[1] 聂石樵,《魏晋南北朝文学史》[M],北京:中华书局,2007

[2][南朝]钟嵘著,曹旭集注,《诗品集注》[M],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3]王晓东,中古语境中的《洛神赋》[J],郑州师范教育,2012.4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