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书记员司马迁

龙源期刊网 http://m.wendangku.net/doc/169ecaccb6360b4c2e3f5727a5e9856a5712266f.html

华夏书记员司马迁

作者:苏光锦

来源:《中学生百科·成长》2010年第09期

司马迁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十岁始学,二十壮游,而立之年继位修史,勤勉七年横遭侮辱,身陷囹圄矢志不渝,终生修史终成一家。“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史记》最后一个笔画的落成,便让司马迁达到了辉煌的顶点。

万千辛苦的背后,玉汝于成的光荣,是否只有面容憔悴的司马迁方可回忆起多年前致命的毁灭。“七年而太史公遭李陵之祸,幽于缧绁”,直白而又冷漠,可谁知它背后不为人知的血泪伤痛。那是一块令太史公不想记却忘不掉的伤疤——带着一撮永不消释的盐。有人曾说:“毁灭伟人的人不是小人,恰恰相反,极有可能也是伟人。”当烈性如火的汉武帝遇到坚若磐石的司马迁,相互

奈何不了,司马迁便只能用血肉之躯来完成对皇权的祭奠。

司马迁的一生又是平淡的一生。人生的画卷中,他只有一个浓重得化不开的墨点,那便是修史。每日与笔墨纸张,青灯史卷相伴的单调生活,他一过就是二十余年。难以捉摸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熬过这二十年的。再可口的美味吃二十年也会难以下咽,再秀美的佳人赏二十年也会变

得了无生趣。可在太史公的眼中,手中的史书是一个永不重样的万花筒,是一个天天不断成长的孩子。任凭窗外沧海桑田,人世变迁,那破旧的小屋的主人总是铺笔、研墨、起笔,一气呵成、一丝不苟、笔耕不辍、孜孜不倦。

可究竟是什么让司马迁坚持了二十年,是刻于骨髓深处的孝道令他不忘父亲的遗命?是肩负着荣誉与使命延续祖先的辉煌?是受到孔圣人的激励,欲以持《史记》与之比肩?抑或是刑余之人无奈的选择?我想都不是,司马迁的《报任安书》中曾说,“成一家之言”,“使文章显于后世”。这便是太史公最大的动力与最深切的期望了。

在余秋雨与北大学生探讨历史时,有过这样一种说法: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历史”就是他们的信仰,中国人追求“不朽”靠的是“史留名”,避免的是“遗臭万年”。不是“宗教的历史”,而是“历史的宗教”,历史被拟人化为一个生命,能看到一切,裁判一切,奖惩一切。这个历史具有亚宗教的人格力量。

历史在中国,不是太追求真实,而是追求着一种裁判和被裁判的权利。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侠客游士,文人骚客,他们在做每一件大事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后面有一支巨大的史笔,会记述自己所做的一切。这支史笔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历史,从正面来说,这支史笔传达了一种有关人间正义的基本界限。

着实,司马迁是执笔记录别人的人,但他更渴望因此而被历史所记录。在我看来,司马迁个人在历史上的地位是不亚于《史记》的。而现在的人们却只是在学习《史记》选读时从背景导读,作者介绍中获得那冷冰冰的只言片语。从其中,我们看不到司马迁的坚忍,看不到他的热切,感受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