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

记忆中的年味

记得小时候,很馋年。过完八月十五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起日子盼 过年,心里还盼着天天过年该多好。那时我对过年的第一印象是:有好 东西吃, 有新衣服穿。爆竹声中和小伙伴们捂着耳朵乱蹦乱跳捡拾断捻 的鞭炮,身穿新衣、辫子上插着纸花的小女孩,跟在我们几个小“男子 汉” 后面怯怯的不敢靠前。 大人们都忙着打扫房间、 贴春联、 挂摇钱树、 油榨蔬菜、剁水饺馅;当然还有漫天遍野的雪,和三五个要好的小伙伴 们穿梭在雪地里堆雪人。崭新的棉鞋有时被趟的湿透,双脚冻得通红, 这时, 娘便责怪着脱下放在火盆上烤干——每每回忆这样的场景朴实而 温馨。

过年最能找到乐趣的莫过放鞭炮。 当时农村条件还比较差, 玩的鞭炮主 要是大人们买来专门让我们小孩子燃放的“百子鞭”,还有靠自己在燃 放鞭炮后的地方检来断捻子的俗称“瞎炮”。从中间折断露出里面的药 硝灰,几个围成一圈或各种图形,用香火去点燃,胆小的小孩子捂住耳 朵远远的躲起来,药硝灰遇香火点燃瞬间燃烧,有的还炸响到处乱蹦, 自然增添了不少的童趣。 大的鞭炮主要是晚上几个人躲在墙旮旯或大树 后面,等有大人路过的时候突然点燃扔到他们跟前,吓得大人们惊慌失 色,然后轰笑着四处跑散。还有放在一些闲置的缸缸坛坛里点响,被振 得嗡嗡响好久好久。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