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

班级:10社工2班姓名:王景霞学号:10251203233 家乡,即故乡,自己的家庭祖祖辈辈的居住地。自出生以来,虽搬过两次家,但始终是绕着那片地旋转,自己始终是那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一份子。不过,在自己的家乡成长了20余年,当谈及家乡这一话题时,才发现自己对家乡的认识和了解竟是如此的浅薄,如此的不堪一击。所以,很高兴这次有机会和理由督促我去深入地探索和思考我日夜厮守却视而不见的家乡的那片地、那群人、那些事。

一、家乡的总体概况

黄略镇地处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东北部,东临湛江港,北邻遂溪县城,西至东坡荔园度假村,南接湛江市郊,距遂溪县城7公里,距湛江市区4公里,总面积为149平方公里。原属遂溪县第三区,1957年分设为黄略乡,1986年12月改为黄略镇。下辖21个村委会,151条自然村,总人口9.2万多人,其中农业人口8.8万多人。而黄略村,我所居住的村庄,是属于这个镇的一个小村庄,下辖3个村委会:北合、高碧和南新。近年来,村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地提高,到处高楼林立,成为黄略镇经济状况最好的村庄。但是,要想了解一个村庄的沉浮,窥视其本质,或许我们应该撩起轻纱,迈开步伐,走进其中。

二、土地的华丽变身

城市灯火闪耀,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农村则应该是一望无际的、大片大片的农土,这些是最能体现其本质的标志。然而,时代无法抵挡现代化的巨轮,伴随游子“家乡沦陷”的叹息,这首巨轮轰轰隆隆的行驶在村庄里。如今,家乡的土地发生了华丽变身,到处高楼林立,而且还出现了许多小洋房。看着家乡的现状,似乎可以理解游子的发问:为什么我们曾经“热爱的故乡”,变成了一个自己不愿回去或回不去的地方?农村失去了它本身的特色,我们曾经耕割过的稻田,曾经牧牛过得草地,曾经玩耍过的小溪流水···都被高楼大厦取代了。于是,许多人渐渐觉得回去农村,回去家乡失去了意义,渐渐觉得哪里的风景都一样,哪里的感觉都一样。村人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家乡的建设愈趋现代化,但自己童年的点滴记忆逐渐被涂抹掉。此情此景,我无法争论孰是孰非,只能深深地感叹:谁人故乡不沦陷?

三、昔日的英雄,今夕的流氓

黄略人民的抗法斗争

公元1898年法国侵占“广州湾”,遂溪县黄略人民奋起反抗,挫败了法国企图扩大租界阴谋,有力地打击了法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黄略人民的抗法斗争,在中国乃至世界近代抗击外来侵略史上,谱写了一曲“以一村之民,抗一国之师”令侵略者闻风丧胆、震惊中外的英雄赞歌。为了纪念黄略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为国捐躯的王福秋、王乔等19位革命烈士,遂溪县人民政府在我们村庄里面建立了抗法纪念碑和纪念像。虽然每年清明都有很多干部和学生前去祭扫,一些年长者也会定期举行抗法纪念活动,但是,那段历史依旧渐行渐远。人们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种形式,定期举办的抗法纪念活动甚至成为了一种聚会,村委会每年还花销一大笔钱来设宴款待那些回来参加活动有声望的人物。村民似乎忘记了那段历史,不再惦记,不再景仰,不再敬畏。站在这些建筑物前面,明显地可以看到:纪念碑的周围荒草丛生,阶梯破烂不堪,纪念碑上的字体已经褪色风化,

字迹模糊难辨,“黄略村革命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都不同程度缺损,几个清明扫墓留下的残破花圈依然摆放在纪念碑前,碑前的空地则被用作晒稻谷,几小堆的稻杆就堆在碑前空地上。而坐落在中心小学的人民抗法烈士纪念碑,同样大量的野草围绕在纪念碑周围,就连碑身上也长上了杂草,还有部分碑体已受损,表皮脱落。位于街上的抗法纪念雕像则受到小广告的污染,“办证”等字样清晰可见。这般情景,让我体验到一种历史悲沧的同时,也为村人的遗忘深感痛心。

黄略村和文车村震惊世界的大暴动

1991年4月27日,遂溪县黄略镇黄略村村民与文车村村民发生口角而引起打群架,随后,黄略、南亭两村村民互相鼓动,挑起了黄略村与文车村的历史积怨。5月12日,黄略村100多人手持钢管、铁叉、刀、自制炸药、枪等,乘坐13辆摩托车找文车村村民寻衅,追打文车村村民。湛江市、遂溪县公安部门及时赶到现场制止,事态暂时平息。但是,13日,事态进一步恶化,黄略、文车两村1000多名村民再次发生冲突,造成黄略村2人死亡,4人受伤。14日,黄略村100多名村民冲进遂溪县新桥糖厂,抢走高射机枪6挺、子弹57箱8690发,向文车村方向射击。黄略村还私设关卡、路障、电网,封锁进出该村的通道,绑架、扣留人质13人。事件发生后,湛江市、遂溪县党政部门组织900多名干部、公安民警于14日进入黄略村、文车村,对群众进行疏导教育,稳定群众,控制事态发展。为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工作组抽调武警和公安民警300多人进村支援。5月18日至20日,采取果断措施,收缴高射机枪5挺、手枪1支、子弹4287发、报废火箭筒1具、练习弹2枚、气枪及土制枪9支、自制凶器148件。同时,妥善处理伤亡村民,依法惩处指挥者、策划者及打人凶手。事件得以平息。1992年10月15日,黄略镇两村纷争又起,黄略村部分村民在少数人的策划下,持枪到文车村打人。遂溪县公安局民警前往查处时遭村民开枪射击,民警被迫自卫。17日,黄略村一村民外出时被文车村人绑架打死,致使事态进一步恶化。省公安厅接报后立即派员前往出事地点,协助参与指挥处置工作。遂溪县政府还发出《关于制止两村宗族械斗的通知》,组织300多名武警战士进村,进行宣传教育,实行强制隔离和武装巡逻等措施,控制事态发展。18日,省政府抽调458名武警官兵前往现场,协助处置工作。这次事件不仅惊动了党中央,还被美国.之音报道为“中国南方暴动”。这次事件后来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平息。或许受历史的影响,如今两村依旧不友好,关系依旧很紧张。

具有极端意义的两件事都是发生在黄略村,可是为什么现今外人对我们的评价却是粗暴、流氓、恐怖呢?这不得不引发作为一个黄略人的深思。曾经有人听了我家乡的地址之后,说:“黄略村啊,听说那里有很多‘人才’,晚上都没人敢去那。”听到这些,我尴尬地报以一笑。虽然村民大部分都是淳朴善良的,但是,确实有部分人表现得非常蛮横,他们到处偷蒙拐骗,处处留名,把村庄的名声抹黑了。众所周知,村庄的建设需要每个人的参与和努力,真心希望村民们继承和发扬先辈们的精神和优良传统,共同打造属于我们的好名声,好村庄。

四、年例—喜庆背后的血腥

在中国众多的传统节日中,春节可算是最热闹和最隆重的节日了。但是,在我家乡那一带有一个特别的日子却被看得比过年还重要。那地区有一说法:过年可以不回家,但是年例一定要回家。其实,在清代湛江“过

年例”就已流行。“年例”是当地民间祭祀社稷,祈祷风调雨顺,百业兴旺,国泰民安的活动。“年例”的压轴戏是各种民间艺术表演,竭尽所能表演,以博取和讨得一年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兴旺,表达人们美好的愿望。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年例”和春节一样失去它原本的意义,成为一个仅仅供大家团聚和娱乐的日子。各条村庄过年例的时间不一样,我们黄略村的年例是在正月十一。在这一天我们会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参加年例活动,观赏热闹的巡游仪式,品尝丰盛的佳肴。其中,巡游仪式是年例的最重要环节。这一天每家每户都会早早的起床忙活,准备各种贡品,等待着巡游队伍的到来。神像经过的时候,大家都会虔诚的祭拜。如果年例没有观赏到巡游仪式,那么就会觉得这个年例没有意义。在各种思想不断冲击碰撞的今天,家乡人仍然没有遗弃年例这一风俗,我感到非常开心和骄傲。但是,近几年发生的一些事却令我非常担忧。家乡那边的巡游队伍中除了神像,还有神灵出鞘进入人类的真体。然后,那些受到神灵保护的人们就裸着上半身躺在刺床上,其他人就抬着这些床到处巡游。他们便被当做神,被人们祭拜。而且,被那些人躺过的刺成了人们拼命争夺的东西,因为村民相信,如果把这些刺放在家里,那么一整年就能够得到神灵的保护,然后出入平安,万事如意,财源滚滚来。于是,每当巡游结束之后,一大堆村民就蜂拥而上,拼命争夺他们的“护身符”。于是,出现了争吵,厮打,甚至有人失去性命。于是,本来喜庆的日子却成为了一些家庭永远的悲痛。或许有人会去责怪村民的粗暴和蛮横,或许还会有人热心的提供建议,即拍卖,价高者得。但是,我对村民的行为却感到不可思议,他们竟如此迷信,如此愚昧,被封建文化残害到如此地步,甚至还为此失去自己的性命。我可爱的村民们,该醒醒了,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诸如此类的消息了。

五、教育基金会的成立

我认为,最具历史性意义和最令村民欢呼雀跃的事情莫过于教育基金会的成立。这不仅减轻了村民的经济负担,还充分体现了当地人民对教育的重视。2010年8月18日,遂溪县黄略村正式挂牌成立教育基金会。基金会是由黄略村南新、高碧、北合村委会、黄略村村务理事会共同研究成立的,其主要职责是发动本村干部群众,外出工作、经商族亲及各界人士关心支持黄略村的教育事业发展,形成尊师重教良好风尚,激励本村子弟刻苦学习,立志成材,以教立村,促进村的经济快速发展,建设和谐富裕社会主义新农村。2010年筹集50多万,花费20多万奖励优秀学子。然而,2011年的筹款情况却不乐观。原来村民和各界人士反映:每年都筹款,而花销却远远低于所筹到的款项,剩下的那些钱都不知道哪去了。于是,他们都不乐意去捐赠了。确实,据我个人观察,基金会账务的透明度并不高,钱财的具体去向不明确,难免人们心生怀疑,不乐意支持基金会的运转。教育基金会的成立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只希望各位负责人秉承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公平、公开、公正地处理有关事务,让我们基金会可以茁壮成长。

家乡,我永远的牵挂。或许这片土地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让我们不满,让我们挑剔,让我们失望,但是,每一个热爱家乡的人都应该坚信:家乡的明天会更好!而且,每一个人也都有责任去让自己的家乡变得更好!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