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的月》 美文推荐

西沙的月亮

推荐人:江雪敏

康桥

西沙总是让人怀想。只要去过,只要喝过那里的咸水就不会忘记。

飞机在永兴岛降落。一下飞机,我就感到一股暖流:蓝色的暖意。这里的海水蓝得纯净,蓝得透明;海水的反衬下,天空明净得像洗过一样,太阳照在海面上,又从水面反射到岛上,我感觉阳光不是从空中来,而是从水上来,海风携带着阳光吹到身上,爽极了!

蓝蓝的空气,蓝蓝的太阳风,我们被蓝烘托着,似乎人也变得纯净而透明了。

在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前,我伫立着。

一位海军士官走进我的视线,他让我站在主权碑前,给我拍了一张照片。他叫朱芳文,负责宣传工作,从19岁出来当兵,上岛已经9年了。

我问他喜欢西沙吗?他说不仅仅是喜欢,是热爱。

我问是不是因为西沙的海水美?

他说,不是。他不太喜欢海水。他说他家乡的水比这里的水美多了,他家乡在长江边上,是著名的三峡巫山。

小朱刚到岛上的时候,感觉小岛像漂浮在水上的叶子,很荒凉,一点儿也不习惯。我说珊瑚的骨骼耐压力超过石灰石和大理石,珊瑚虫造的礁相当结实,你不用害怕。他说我没有经过风浪,是不知道那感觉的,大风大浪来的时候,在岛上真有要被吞没的感觉。

可是西沙多好啊,冬天都这么暖和,我强调说。

夏天就不好受了,温度27-34摄氏度,太阳晒得头皮一层层的脱,这里的战士多数都掉头发,有的掉得光光的。

西沙这么苦,有姑娘嫁到岛上来吗?小朱不无自豪地说,我们这里找的对象都不错。

小朱的对象就很漂亮很温柔很能干。

我问小朱他们怎么谈恋爱?是常来常往还是鸿雁传书?小朱说都不是。南海风浪大,船只过来的少,有时过来了又靠不了岸。

小朱的一番话使我对小岛和岛上的人有了初步了解。南海波高多达2米以上,有时达10米;三亚几个月才有船过来,船过来了靠不上岸,对恋爱中的人是残酷的。有幸见面而又被困在岛上的人,也有说不出的苦楚;高温高盐的西太平洋水从巴士海峡流入南海,永兴岛夏季长达9到12个月,温度多在34.9摄氏度以上,岛上的淡水很少,没有岛上生活经验的人很难忍耐;冬天是个好季节,然而冬天的风浪最大。

由于船只少,书信成了漫长而遥远的事情,处于热恋中的小朱他们从谈恋爱到结婚没有写过信。小朱告诉我,现在好多了,邮政船每个月都来,有时每个月来两次。战士们一次收几十封信的现象不多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