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史

1949年7月2日至19日,第一次文代会在北平正式召开。第一次文代会确定了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作为全国文艺工作的方向。

1950—1951年间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和对萧也牧等作家“小资产阶级创作倾向”的批判;1954—1955年间对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和胡适思想的批判;1955年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批判和对“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的批判;1957年的文艺界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对“丁(玲)、冯(雪峰)、陈(企霞)反党集团”的“再批判”。

臧克家的《有的人》写于1949年11月,是为纪念鲁迅逝世13周年。

与郭小川不大相同的是,贺敬之只要是以颂歌诗人的面目出现的,作品《回延安》还化用了陕北民歌“信天游”的形式。

闻捷诗歌的主要成就《天山牧歌》。

1956年“双百”方针提出前后,公刘也开始了一些诗歌创作的探索。

流沙河的《草木篇》,托物寓意,借景抒情。

王蒙“右派”,作品《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主人公:林震。宗璞的《红豆》主人公:江玫。

《洼地上的“战役”》,作者:路翎,主人公:“志愿军”战士王应洪,驻地的朝鲜姑娘金圣姬。

李准作品《不能走那条路》,这是较早反映农村“两条路线斗争”的作品,因配合当时的政治中心,宣扬农业集体化的的道路而获得好评。作品《李双双小传》主人公农村妇女李双双,丈夫孙喜旺。

周立波作品《山乡巨变》。带有南方文化轻灵感显得活泼轻俏,作品主要描写的是湖南一个名叫清溪乡的偏僻山村从建立初级社到组建高级社的过程,反映了农业合作化运动对于乡村生活的巨大影响,尤其是对于农民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冲击。小说的主题也是歌颂农业合作化运动。

赵树理,这一时期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登记》与《“锻炼锻炼”》。写于1950年的《登记》是为配合新婚姻法的颁布而作。《登记》被拍摄为电影改名为《罗汉钱》。《“锻炼锻炼”》中的人物有“吃不饱”“小腿疼”。

沈振新、梁波、刘胜、石东根以及反面人物形象张灵甫是塑造的,作者除了赋予他们英雄人物必备的正面政治属性。

梁斌作品《红旗谱》出版于1957年,其后又出版了《播火记》、《烽烟图》,合称“三部曲”,小说故事发生在“民主革命时期”,地点在冀中平原一个名叫锁井镇的地方。

《林海雪原》

《青春之歌》表现知识分子生活的《青春之歌》能够问世并得到好评,首先是因为他契合了当时的“知识分子改造”主题,作者杨沫

赵树理的《三里湾》出版于1955年是中国最早反映农业合作化运动的长篇小说。

柳青《创业史》主人公是一个叫梁生宝的青年农民,作品所写的虽然只是蛤蟆滩一个小村庄的故事。梁生宝的父亲梁三老汉。

杨朔、刘白羽、秦牧以“散文三大家”驰名海内,堪称“散文作家”。

在60年代的散文“诗化”中,杨朔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家,秉持着“寻求意境”的艺术主张。

“三家村”是指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个专栏作者。

金庸,梁羽生的作品依然是70年代的“主流”。金庸的第一部作品《书剑恩恨路》。

刘心武的《班主任》,1978年8月发表的《伤痕》正式揭开了“伤痕文学”的序幕。《班主任》,常被看成“伤痕文学”的开山之作,主人公谢惠敏和宋宝琦。

“第三代诗歌”1986年“第三代诗人”们刚一出现,立即就把反叛的锋芒对准了他们

的诗坛兄长“朦胧诗人”,“打到北岛”成了他们的共同旗帜。然而在80年代,不同立场观念的人把其视作西方现代主义在中国思想文化界的进一步扩展,而且也的确可以在“今天诗派”与“第三代诗人”之间找到不少相关之处。

文学创作方面呈历史递进性的“现代主义”探索的第二个流脉表现在小说叙事的变革上,及“意识流”小说到“新潮小说”到“先锋写作”到“新写实”。以王蒙为代表的“意识流”小说探索。

“归来诗人”:“归来”,是一种诗人现象。也是一个普遍性的主题。“归来的诗人”也称“复出的诗人”。指的是50年代中期以后因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一些原因而被迫中止创作或者根本不能公开发表作品,到70年代末即粉碎“四人帮”后才陆续回到诗坛的诗人。

艾青归来的第一部诗集《归来的歌》

“第三代”诗歌,人物,韩东(他不属于朦胧诗派)、海子

《陈奂生上城》是高晓声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铁凝,现作家协会主席,作品《哦,香雪》,《玫瑰门》主人公司绮纹。

80年代小说对“人”的探寻,也体现为作家们对生存环境和人生状况的探索,如被推为所谓“寻根”小说代表作《爸爸爸》(韩少功)、《大淖记事》(汪曾祺)、《棋王》(阿城)。

韩少功的《爸爸爸》的时代背景则模糊难辨,鸡头寨人的民风俚俗成为小说的主要叙述对象。那里有楚文化的深厚历史沉淀,有原始的生活方式和生命形态。鸡头寨的人的礼仪和法规、崇拜和禁忌成为化石般的民族文化原型,在其中孳生了一个畸形儿丙崽的不灭之身。丙崽是一个白痴,表面上,他语言的怪异、行为、形状、和鸡头寨人格格不入,但是,丙崽的麻木、蒙昧、冥顽不化却和鸡头寨人有内在的一致性。由于着意营造神秘氛围,追求一个多义象征的艺术世界,小说的意义感知十分困难。作家的语言粗拙古朴,但在过于理性和抽象的文化追寻中,整体叙述仍显露出概念化倾向。

作者与作品:贾平凹作品《浮躁》、《废都》莫言作品《红高粱》《高粱酒》《高梁斌》《狗道》《狗皮》余华作品《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苏童《罂栗之家》《妻妾成群》《米》巴金《随想录》陈忠实《白鹿原》张炜《古船》阿来《尘埃落定》汪曾祺作品《受戒》、《大淖记事》古华《芙蓉镇》田汉《关汉卿》王愿坚作品《党费》、《七根火柴》峻青作品《黎明的河边》杜鹏程的《保卫延安》吴强的《红日》《红岩》的作者(罗广斌,杨益言)三毛原名陈平,作品《撒哈拉的故事》、《稻草人手记》、《雨季不再来》张扬《第二次握手》主人公大学生苏冠兰,丁洁琼。老舍《茶馆》人物秦仲义(二爷)善良正直,懦弱。长篇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作者李英儒。张贤亮作品《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王安忆,“三恋”(《小城之恋》《荒山之恋》《锦绣谷之恋》)。茹志鹃作品《高高的白杨树》、《静静的产院》,代表作《百合花》。郭小川作品《白雪的赞歌》、《将军三部曲》孙犁代表作《铁木前传》、《风云初记》。

赵树理小说的艺术特色

答:1、关注现实,自觉地让创作服务于现实斗争。

赵树理小说创作的缘起往往是这样的:他参加农村工作,碰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或者是一个事关全局的问题,他就把它写成小说,以便引起领导、引起社会的注意,最终目的还是配合党的中心工作

2、坚持从农民的立场看待农村生活,更多地关注与反映人民内部矛盾。

赵树理写的那些人民内部矛盾的作品受到不“大”不“深”的指责。

3、大量借鉴使用了中国传统民间文学的艺术手法,创造了为中国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

赵树理的创作思想和主张可以概括两句:“老百姓喜欢看,政治上起作用。”

赵树理借鉴“传统民间文学的艺术手法”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1)以故事为中心结构小说,较少有孤立静止的心理描写、景物描写和肖像描写。

(2)注重故事的连贯性,强调有头有尾和前后照应。他的作品总是从头说起,不打断、不跳跃,注重故事的连贯性。

(3)重视语言的通俗化、口语化。

(4)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乡土风味。

余秋雨散文材料分析

答:在20世纪90年代初,“文化散文”的概念出现,在其众多的写作中,余秋雨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1992年,以散文集《文化苦旅》的出版为标志,余秋雨开始以自身的文人视角对文化现场进行考察,十娄和年间,余秋雨旅行的足迹遍及国内、欧洲和亚洲各地,相继出版了《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和《山居笔记》等散文集。余秋雨的散文以及他的“文化考察”行为本身,引发了文化圈和社会各界广泛而持久的关注。余秋雨散文的特色,即:追寻文化是根,表达民族情感是茎,描述生活点滴是叶,这三者共同熔铸了茂盛而充满活力的秋雨散文之树。散文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样式,在中国“新时期文学”整体发展的背景下逐步复苏、兴盛。本文将通过多角度的探讨,考察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品格、内容联系,写作风格等,综合评述余秋雨散文的价值,并对进一步探讨提供契机。

余秋雨散文的艺术特色

答:1、散文从形式上看是纪游性散文:但却不是纯然的游记散文,而是以记游的方式表达作者对中国历史与现实进行的文化思考。

2、由于余秋雨的游历主要是一种“人文山水”,便决定了他的散文所具有的独特的“精英文化”或者“学者文化”特色,即在自然山水中,寄托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历史的或现实的人文情思,正因为这种人文情思,才使他的散文引起人们,特别是许多知识分子的强烈共鸣。

3、散文意境深邃,气势雄浑,格调高雅.既有韵外之致,又有言外之意,使散文具有一种特别的启示性意义。

4、余秋雨大部分散文都有传奇色彩很浓的故事性,袭用了传统小说的技法和观念,使文章跌宕起伏,曲折多变,始终充满阅读的张力,不会感到精神上的疲劳。

5、散文的语言也是极具独特艺术魅力的,他产散文语言,是情理合一的典范。

《茶馆》的艺术特色

答:1、老舍采用了被称为“图卷戏”或“三组风俗画”的创新形式,选择从“侧面”,从“小人物”的生活变迁的角度入手,并把描述范围限定在茶馆这一“小社会”中。在《茶馆》中,众多人物被放置在显现不同时代风貌的情景中。剧中人物,涉及市民社会的“三教九流”:茶馆的伙计和掌柜,受宠的太监,说媒拉纤的社会渣滓,提倡实业救国的资本家,老式新式的特务打手,说书艺人,相面先生,逃兵,善良的劳动者……其中,王利发、常四爷和秦仲义是贯穿全剧的三个人物。

2、在提供富有民俗色彩的社会侧面的基础上,《茶馆》进一步采用了纵横交错、虚实

结合的坐标式艺术结构。这种坐标式的艺术结构以清末至国民党统治崩溃前的近代历史为纵线,以特选出来的三个时代的生活作为横断面,在史与事的交叉点上体现作者的创作意图。这种艺术结构,具有史与事结合、虚与实结合的优点。

3、《茶馆》以描写人物为主,勾勒出一幅幅生动的人物肖像,展现了一幅旧北平社会的“浮世绘”。

老舍以其对“旧时代”北京社会生活的熟悉,对普通人遭际命运的同情,他特有的温婉和幽默,使《茶馆》继续了老舍创作中深厚的人性传统。同时,老舍对北平口语与旧北平人物心理的熟稔,使得他用三言两语就能刻画出生动的人物肖像,制造出内在的戏剧冲突。

《红旗谱》的艺术特色

答:《红旗谱》表现出成熟的民族风格,对长篇小说的民族化探索做出了重要贡献:首先,在思想内容方面,《红旗谱》描写了三代农民的斗争生活,他们的性格特点、斗争方式无不表现出鲜明的民族色彩。其次,语言方面有朴实明快、浑厚粗犷的民族色彩。无论是写景还是叙事,都具有口语化特征。再次,在结构布局上,小说以中国古典小说艺术手段精心组织全篇,但又没有完全模仿古典小说的章回体写法,而是保持人物的集中、故事的独立。第四,在表现手法上,小说以传统白描为主,又适当采用了西方的心理透视法,可谓取中西文化融会之精华,这本身也表明民族化是不排斥学习世界先进文化的。

如何评价顾城的《一代人》

答:顾城的这首诗只有两句,但是却在当代诗歌史上具有相当重的份量,以其高度的历史概括性和辩证思维的哲理之光而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和强烈的艺术力量。

这首诗准确地表达了一代人的感情历程,闪射着强烈的时代色彩。“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黑夜”象征动乱的年代,“黑色*的眼睛”是既指实,又指虚。我们“龙的传人”是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这是实指。黑色*又有-阴-暗、低沉、哀伤的情绪色*彩,这又有虚指的意义存在。文革十年,在一代人心中,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心中,投下了沉重的-阴-影,留下了累累创伤,造成-阴-郁、苦闷和哀伤。有人说这一代是沉沦的一代、迷惘的一代,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沉沦也罢,迷惘也罢,是谁造成的呢?诗人明确地指出是“黑夜”,这就很准确地指出了二者之间的逻辑关系,从而就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扭曲青年灵魂的邪恶力量。

尽管黑夜给青年一代带来了灾难,使他们沉沦和迷惘,但就是在最黑暗的时时候,他们仍未失掉对光明的向往。他们不但是沉沦和迷惘的一代,更是奋起的一代,觉醒的一代!诗人的这种认识和概括闪动着辩证思维的光彩。

与其诅咒这一代的沉沦和迷惘,不如去诅咒“黑夜”。如果只看到这一代的“黑色*眼睛”而看不到他们眼睛中对光明的渴求的闪光,那该是多么不公正啊!短短的两句诗,概括出了一代人的心理历程,表达出对黑暗政治的否定、对光明的向往与追求。

它形象地展示了人类追求光明的本性是多么顽强,即使是在最黑暗的环境中生成,即使被最恶毒地摧残,人类追求光明的本性也不会磨灭。黑暗的巨大和善性的顽强于是就在对比中得到了彰显。

一代人就被顾城浓缩成一个,无尽话也被顾城浓缩成两行;并且最抽象最深刻的意见也被诗人顾城用天才之指点化成了最直观的意象。

一个痛苦彷徨的青年默默的坚守自己内心的纯真光明,他不寄望世界为他改变什么,因

为他的圣洁心灵永存,这样他就满足了。

这首诗写在文革后,写的是文革这一代不屈的青年,虽然饱受黑暗,但是仍然不放弃对光明的追求这首诗有力地证明了诗是精粹的艺术。它的思想内容的高度凝炼和艺术表现上的高度提纯,使它具有小说、散文等文体所不能有的力度和容量。

名词解释:革命样板戏:以“样板戏”的创作经验为指导的文学创作,开始按照“四人帮”的设计,形成权威话语系统,侧重于描写作为历史的“社会主义改造”和作为现实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时期,诞生了一批“阴谋文艺”作品,成为特定历史时期的真实记录。“四人帮”将样板戏推行文化专制主义和政治阴谋的主重手段。京剧现代戏《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海港》《奇袭白虎团》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以及交响乐《沙家浜》并成为江青同志亲自培育的八大样板戏。

白洋淀诗群:是指文革时期插队到河北白洋淀及周围地区的知青诗人组成的诗人群落,主要有芒克、多多、根子等。他们的诗歌相对来说具有更纯粹的现代主义特征。直接预示和影响了“文革”后诗歌领域的现代主义探索。北岛不在白洋淀,但经常去那里。

朦胧诗派:是“文革”后中国诗坛最重要的诗歌创作流派。其代表诗人有北岛,舒婷,顾城,江河,杨炼,梁小斌。因1980年8月《诗刊》发表的《令人气闷的朦胧》(章明)而得。朦胧派诗人无疑是一群对光明世界有着强烈渴求的使者,他们善于通过一系列琐碎的意象来含蓄地表达出对社会阴暗面的不满与鄙弃,开拓了现代意象诗的新天地,新空间。

伤痕文学:自1977年始,一大批反映十年动乱给人们心灵带来创伤的小说相继问世,这些小说沉痛地揭露出十年动乱给我们民族带来的灾难,带给人的悲惨遭遇和内心创伤,深刻地提出了一系列与千百万群众命运休戚相关的社会问题,并引导人们去思考悲剧的原因。刘心武的《班主任》、卢新华的《伤痕》是伤痕文学开先河之作。伤痕文学意义在于对文革的整体否定,但作为刚刚摆脱文革僵死的创作模式的文学先声,伤痕文学也就十分的局限,那就是作品内涵不深,表现技法也比较幼稚。

反思文学:是继“伤痕文学”之后出现的文学现象,因表现出对于社会历史痛定思痛的反思特点而得名。其把揭露与批判的文学承担前溯至五十年代甚至更前,具有较深邃的历史纵深感和较大的思想容量。但理想主义的理性色彩,使反思文学失去了“伤痕文学”刻骨铭心的忏悔与绝望,在某种程度上回避了揭露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性实质。代表作家作品有:茹志鹃《剪辑错了的故事》,王蒙的《布礼》、《蝴蝶》,方之的《内奸》等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