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射山人2011整理版2

山人,如何面对命运?别人的命运与自己纠缠了,如何面对?

-----------------------------

问题提的很宏观,给出地答案通常也不会很具体。

命运需要直面。

宇宙,是空间与时间的总称。宇宙的道理就是时间与空间的道理,这个道理不深奥,只是领会的人会视如珍宝不轻易外泄。当年的战略转移,有人反对,认为那是逃跑溃败,但是也有人认为暂时地离开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回来。果然转移的途中新的变化产生,扶桑突然开始全面窃华,旅途中的人觅得一线生机。后来坚持地策略就是以广袤的土地空间换取时间,因为时间久了还会有新变化产生,在变化中寻找机会,抓住机会就能胜利。

生活中的骗子行骗,最核心的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用大馅饼把人砸晕,最关键的就是要不停地催促付款,不断暗示迟付款一秒就有可能吃不到大馅饼,所以十年赚的钱常常十分钟就被骗光。

无论是国家大事还是个人小事,其实到最后,一切学问,一切问题,一切烦恼,都可以归结为时间和空间的问题,因为我们就是生活在宇宙里。

京城初春,柳芽萌发。清晨,元土城公园里,一身戎装的程明辉坐在柳树边的长椅上,对面是贯穿公园的河流,程明辉掏出手机,按了几个数字,等了有十几秒,发现拨打不通,程明辉摇了摇头,起身走到不远处的公共电话亭旁,摘下话筒,把手指并成一排,有节奏地连续拍击公共电话机的弹簧舌,然后吹了几声口哨,电话瞬间接通,程明辉僵硬的脸上挤出微笑:“你好,我是66-58部队的程明辉,我两小时后到。”随后也不待对方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程明辉仿佛放下了一个包袱似的长舒了一口气,大步走向一辆停在公园路旁挂着军牌的SUV,进入驾驶室并启动车子,车子正缓慢起步,只见一道白影闪过,车前一声闷响,“撞到人了?”,程明辉微笑着点了支烟,推开车门缓慢地下了车,只见一个穿着白色校服的高大男孩躺在车前呻吟,程明辉笑骂道:“行了,小兔崽子,赶紧起来吧,看你也白白净净的,有18岁没有,怎么学人家碰瓷儿,这要是碰见心黑的,直接就碾过去了”,校服男孩停止了呻吟,坐起身来,瞅着程明辉嘿嘿一笑道:“我上午有个会,想借你车用用,你能给我当个司机不?”程明辉笑道:“不会是家长会吧?今天不行!要放在平时载你一程没问题,我今天的会比你重要。”校服男孩听见要求被拒,随即坐在地上捂着腰开始呻吟,程明辉也失去了耐心:“有完没完了,我有事,你再不起来我抽你信不信?”程明辉话音未落,异变突起,校服男孩左手支撑地面,并以此为轴,右腿如鞭子般向程明辉抽来,这一腿速度太快,周围的空气发出炸响,校服男孩一腿抽到程明辉腰间,发现程明辉反应太慢不似习武之人,于是收减了这一腿的力道,化抽为扫,程明辉瞬间被扫飞,落在身后车辆的引擎盖上,男孩随即前扑,一拳打在程明辉脸上,然后拽起他的衣领将其塞进车内,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半分拖沓,程明辉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晕厥了。

军车在路上飞驰,已经清醒过来的程明辉不住地咳嗽,驾着车的校服男孩道:“身子骨怎么这么弱,深呼吸,我没使劲儿,内脏不会出血,再咳嗽把你扔后备箱里!”程明辉止住了咳嗽:“你他妈的有病吧,抢夺军车是什么罪你知道吗?城区里到处都是电子眼,你跑得了吗?”男孩笑道:“够硬气,这时候嘴巴还不干净,思维也清晰,还行,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