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游记

西北游记

烟花三月,古代人是下扬州潇洒去了,而我们,则是随着美术学院的大部队,开始了艰苦而又愉快的西北考察之旅。

天还蒙蒙亮,我们就已经集合在了学校的食堂门口,我们先被校车接送到杭州,坐上了杭州开往天水的火车,这一路,花了我们整整20多个小时,火车上不安全,小偷特别多,为了防止小偷,有同学主动承担起了看包护卫的任务。凌晨2,3点,当其他同学都在睡觉的时候,总有那么2,3个同学,强打着精神,帮助我们看包,然后隔一两个小时,也会有一些同学自动醒来前来换班,这次考察,一开始,我们就体现了团结互助的精神,为接下来的日子打好了坚实的基础。

经过了几乎一天一夜的火车生涯,我们终于到达了考察的第一站,天水麦积山石窟。所谓麦积山石窟,我的理解就是建在山上的石窟,石窟里面雕刻了很多的大佛。洞窟所处位置极其惊险,大都开凿在悬崖峭壁之上,洞窟之间全靠架设在崖面上的凌空栈道通达。我们攀登上这些蜿蜒曲折的凌空栈道,不禁惊心动魄。古人曾称赞这些工程:“峭壁之间,镌石成佛,万龛千窟。碎自人力,疑是神功。”附近群众中还流传着“砍完南山柴,修起麦积崖”,“先有万丈柴,后有麦积崖”的谚语。很难想象,古代的人竟然能完成这个一个复杂的雕刻,不知耗费了他们多少的心血。接下来,我们又观光了黄河铁桥,是黄河源头下来的第一座桥顺带还看了清真寺以及甘肃博物馆,在甘肃博物馆,大大的增长了我们的见识,我一一次看见了如此大的恐龙模型,比起书本上的,现实多了,占了整整4,5个大厅大小的恐龙,让我感受到了他的霸气,还有各种佛教的遗产,也让我对他们有了一定的理解。

上面说道了麦积山石窟,那我就不得不说接下来我们来到的地方了,我们来到了敦煌,从小就感觉到敦煌是一个神秘的天外国度,有着“飞天”等等的故事,在敦煌,也是我们这次考察我玩的最开心的地方,首先说说的就是著名的鸣沙山月牙泉啦,这名字,如雷贯耳把,还有敦煌莫高窟,这可是比上面的麦积山石窟还要出名的地方,虽然他们都是中国四大石窟之一。鸣沙山月牙泉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出名的是沙和泉了。沙子十分难走,几乎是走一步,划一步,虽然我们已经套上了防沙的红套子,但还是有沙子从裤脚漏进去,好不容易爬上沙山的山顶,山顶根本站不起来,沙子吹的我们睁不开眼睛。风吹从鸣沙山滑下来,可以听到哗哗的响声,至于月牙泉,历史上的月牙泉不仅“千古不涸”,而且水面、水深皆极大。有文献记载,清朝时这里还能跑大船。20世纪初有人来此垂钓,其游记称:“池水极深,其底为沙,深陷不可测。”月牙泉在有限的史料记载和诗词歌赋中,一直是碧波荡漾、鱼翔浅底、水草丰茂,与鸣沙山相映成趣,在当地老百姓中有铁背鱼、七星草和五色沙三件宝的说法。直到1960年前,泉水没有大的变化,但现在,听当地人说,月牙泉都是自来水灌进去的,诶,我们要保护环境啊。

敦煌莫高窟,光听名字我就沸腾了,我们参观了才十几个窟,很多都已经封闭了。让我映象最深的是藏经洞。敦煌藏经洞被发现,是一件非常偶然的事。有一位叫王圆箓的道士,云游化缘投宿于143窟,便在那里居住了下来。王道士无意中发现一道用土砖封住的门,他用力打开,是一个小洞,有一丈多宽,洞里有无数的白色包裹,排列得非常整齐。他打开一看,每一包里有经十卷,其他还有佛帧绣像,平铺在白包下面。这是光绪二十六年(1900)四月二十七日的事情。一个道士却住在佛窟中,从而撕开了敦煌百年的伤痛史,这不知道是不是佛教所说的缘分呢。可惜王道士见识浅短,有一个英国探险家斯坦因,他听到这件事,就借调查地理为名,带了一个翻译悄悄地到敦煌去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