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明:肉鸡产业的风险与防控措施(中)

张玉明:肉鸡产业的风险与防控措施(中)战略选择的参考:

如果你想持久的赚到很高的利润,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进入差异化的种鸡市场,第二打造强势的市场品牌。当然,还有一条路,做什么事情都做到极致,你的灵魂跟你的身体完全能够一致,像德国的精密制造,一个飞利浦剃须刀可以用上九年,或者像日本的精益制造,能省的地方全省,该好的地方全好。要想省事快速的赚钱,只有做这样的布局,未来你才有更大的空间。当然这需要你的思想超前、理念先进,还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做这样的事情。

以蛋鸡产业为例,中国的蛋鸡产业在全世界都值得骄傲,曾经也依附于国外,但现在中国蛋鸡在世界蛋鸡产业是第一,从源头到品牌我们能完全掌控,我们中国的蛋种鸡第一企业峪口禽业已经完全国产自主化了。我们河北的知名企业大午种鸡从诞生以来就以推广民族品牌为己任,中国蛋种鸡、曾祖代种鸡已经占到了中国50%多的比例,并且还出口。中国的蛋鸡品牌效应已经很明显了,咯咯嗒、德清源、圣迪乐村等等一些蛋鸡品牌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最起码我们蛋鸡的整个产业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并且还影响世界,这是我们值得骄傲的。

蛋鸡产业能做到,难道肉鸡产业就不能吗?我想不是的,将来肯定会有这样的企业出现,就看谁去做这样的企业了。打造食品品牌难吗?如果说像全聚德这样的品牌比较难的话,那么我们河北的金凤扒鸡现在做得也非常的好。最厉害的企业是做黄鸡的企业,像温氏黄鸡,因为黄鸡的源头在中国,我们说了算,我们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谁也没有办法跟我们竞争。还有一个品牌叫有友凤爪,做鸡爪子都能做成一个中国知名品牌,还有什么品牌是不能

做的?不要被做品牌吓倒,其实做食品品牌很简单,讲故事、定标准、设门槛,这个品牌就产生了,然后就是宣传和推广,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

我从《世界家禽》上看到一些信息,目前世界的肉品深加工比国内要进步得多,机会也多,近3-5年之内,禽肉的深加工,可能是一个不小的机会。鸡肉深加工也好,父母代种鸡也好,都是阶段性优势。但是迟早有一天,每一个环节都会走向平利,只有大投入,只有做最核心的环节,才能保证持久的高利润,就是源头上育种和未来食品品牌的打造。

第二,行情的风险。

通过我多年的体会,养鸡一般是好五个月坏三个月,以后可能坏的更多好的更少。那么有没有保赚不赔的买卖呢?我的答案是有。关键是你有没有这样的见识和胸怀,下面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通过三年来对肉鸡产业的密切跟踪的一些认识和心得。

肉鸡产业的实质:

一、种鸡养的是信誉。如果你想你的鸡苗比别人多卖三毛钱,还供不应求,那你就得保证做良种鸡,保证信誉,你肯定得用最好的原种、最好的育苗、最好的饲料、最好的人、最好的管理等等,这样你才能卖上最好的价钱。我说做育种有最高的利润,但并不是把挣来的钱放进兜里,而是你需要设门槛、建标准,你需要投入,来保证你的信誉,保证你种鸡的品牌。只要你有信誉在,你的企业就是保赚不赔的企业。

二、饲料生产是期货。期货是什么,期货就是定价权,你手里有定价权了,你还有什么不能做?有件事情让我很震撼,一年前有一次我跟天津的一位饲料企业老板在一起聊天,当时是4月份,他告诉我今年的钱他已经赚完了,以后卖的饲料都是纯利润。就像做服装生意

一样,刚开始上架时卖3000元,当卖到一个点,成本都回来的时候,就开始甩货了,3000没人买就2500,2500没人买就2000,只要有人买10块钱也卖,因为这时卖出去的都是纯利润,如果积压下来就成了库存。如果做饲料的不懂期货,我想现在不会很好做。我认识的好多朋友,开始放鸡放得很好,但是到最后生意都倒闭了,为什么?不是建饲料厂就是建屠宰场,最后都把自己搞垮了。因为放鸡属于流通,做饲料和屠宰是实体,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三、兽药赚的是人的眼球。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但现实就是这样。今天投了药,明天没效果,老百姓就会换药了,你就没有机会了,这就是现实。中国人讲究“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要做吸引人眼球的药,所以我们提出24小时见效,如果做不到宁可不做。做到24小时见效容易,但是不违背良心,不违背国家政策,这就难了,这就是你的竞争优势所在。

四、放鸡的价值是营销的价值。以后放鸡跟打仗是一样的,排兵布阵,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和思考,放鸡就没法儿干了。绝对的聚焦,绝对的差异化,绝对的低成本,这是世界通行的三大营销法则,未来放鸡是靠这些来赚钱的。

五、养鸡的价值是管理的价值。对环境的管理,对人的管理,对鸡的管理,哪一个环节管理不好,都会出问题。所以养鸡就是搞管理,放鸡就是搞营销,我们可以这样去理解。

六、屠宰屠的是库存。有实力的企业在行情低迷的时候吃进,在行情高涨的时候抛售。我知道一个企业,生产和屠宰规模都比较大,但是库房比较小,这就有问题了。

七、食品销售销售的是附加值。同样的一只白羽肉鸡宰杀的肉你怎样卖出不同的价格?我前两年接触到的一个案例,一个一条龙的企业,跟大企业比品牌比不了,卖不了高的附加值,跟一般的企业比,又没有人家的成本低,所以这个企业卖肉卖的很被动,老赔钱。我建

议他们想办法卖肉卖出附加值来,改变产品形状,改变产品的规格和包装,改变销售渠道,改变目标市场等等,想办法把附加值体现出来。我建议他们放弃了在城市超市的销售,放弃了农贸市场的销售,改变销售渠道,进入学校食堂、单位食堂,进入集贸市场,就获得了很好的优势,体现出了附加值。因为学校食堂和单位食堂要考虑肉的安全性,另外要考虑肉的性价比,他们可以不用大品牌,也不愿意去集贸市场,所以一改变就成功了。

八、产业化玩的是强势品牌的打造。我认为产业化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个伪命题。全世界有真正的产业化,有真正的产业链吗?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真正的发现,就连世界的四大粮商,他们也是在有效的几个关键环节上进行掌控,美国的孟山都也只是在种子、兽药、物流、期货等方面来进行掌控,并没有什么都干。我们中国也一样,中粮提出了全产业链,但是他的产业有几个是全产业链呢,一个都没有,也就是几个环节而已。如果我们在每一个领域里面都做深做透做精的话,都会有很大的机会和潜力,并不像我们现在想象的那么悲观,这是我对肉鸡产业实质的认识和分析。

抵御行情风险的办法:

一、抓住实质,做深做透。我们要了解透我们的这个产业,了解透你干的工作最关键和核心的部位在什么地方,你应该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到什么地方,应该用心用到什么地方。

二、远交、近攻、结盟生存。因为你做得太专业了,所以你应该和所有专业的人联合起来,抱团形成整体竞争力。南方很多一个村一个镇都形成了产业集群,叫小狗经济。可惜中国人团结很困难,团结的案例太少了。很欣慰的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成功的案例。铁岭的西丰县刚开始有三个人联合,现在已经有九大龙头联合起来了,并且运作的非常好,这是全国

比较典型的代表,以后都要往这个方向走。要想联合,就得有一个真正的领头人,就得有先进的理念,就得有抱团的思维。

三、失败警示:产业链陷阱、多元化魔咒、加法败局。第一,产业链陷阱。我们来看看中国各产业知名的企业,六合是干什么的,是以饲料为主的企业,大成是以食品为主的企业,民和是以种鸡为主的企业,九联是以养商品鸡为主的企业等等。就连这样的巨头企业都非常清楚自己靠什么活着,而我们呢?所谓的产业链是大企业给我们设下的迷魂阵,千万不要上当。就拿放鸡来说,有两个成功的例子,河间金秋山的低成本放养模式和沧州张双良的差异化放鸡模式,放鸡要放出不同来,放出优势来,放出竞争力来,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觉醒的地方。第二,多元化魔咒。很多人最后失败,不是放鸡失败了,而是开铁矿失败了,搞房地产失败了,都是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第三,加法败局。当你感觉不好干的时候,正是你资源匮乏的时候,这时应该精简项目,而我们中国人习惯的是做加法,加法做的越多,你失败的越快,这是给大家一些警示。

四、特别提醒:一和零的思考。一就是你生存的本钱,你的核心,你到底是靠什么生存的?先把这个东西搞明白。有了一之后,零才有意义。不管你做什么,在你现在做的这个领域里面,要做出绝对的优势来,才有资格进行其他的项目,才有资格去后面加零,否则你全部都是零。

第三,饲养管理的风险。

在中国目前的现状,放鸡老板称不上真正的老板,养殖户称不上真正的养殖户,这样的话可能很多人不愿意听,但是它是现实,我们要面对。中国受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影响太深了,我们没钱的时候,我们痛恨地主,我们自己一有钱,马上就变成地主了。但我们已经没有长

工了,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比较难的地方。农民可以自己作主,我可以选择跟你合作,也可以选择跟别人合作。但是很多老板地主思维太重了,老想把农民当长工来使,这就很麻烦了。我们试想一下,我们社会上360行干什么不需要学习,就连开车还得学一个驾驶证才能上路。我们当老板谁给我们发证,我们养鸡谁给我们发证,我们都是在失败中摸着石头过河,在失败中学习和进步。所以我的总结就是,一群不会当老板的人指挥着一群不会养鸡的人在干养殖事业,大家靠投机和撞大运来获得生存,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最严重的问题。

真正的饲养管理知识,由专家来讲,我想从另外的角度跟大家分析饲养和管理。我们要想饲养和管理,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大的放养企业,我们要了解老百姓、养殖户在想什么,他们的心思是什么?

本文作者为中国兽药策划网的专栏作者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