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教授

龙源期刊网 http://m.wendangku.net/doc/3c4a719ef11dc281e53a580216fc700aba685233.html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教授

作者:张倩

来源:《领导文萃》2011年第24期

在教授这个圈子里,什么样的都有,有研究型,教学型;有学院型,有治世型;有内敛型,有外露型;有理论型,有实践型;有校内型,有商管型;有项目型,有学究型……林林总总,数不胜数。他们中间,有的是供不应求,有的是供过于求,有的甚至是泛滥了。

在今天的中国,利益冲突激烈,既得利益阶层对于社会智识的控制和主导成为长期社会矛盾聚集的深刻原因之一,教育的现状则成为这种控制主导行为的必然反映,沉闷的气氛和急功近利的行为充斥教育界。这一点,对于教育改革越来越多的呼吁就是最好的证明。教授,作为教育界的精英阶层,其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的思想和教育的发展,可以说举足轻重。在此背景下,我们更需要什么样的教授?

有良知。人来自于自然,区别于自然,最基础的,无外乎人有人性,一种包含了慈悲、善良、理性、包容等诸种天赋与人的殊质的天性。知识层次越高、修养越高,则这种天性反映出来的良知性就越明显和强烈。教授作为智识佼佼者,良知应该是跨入这圈子的门槛。在权力和利益日益入侵智识的时候,良知是学人的最后防线,也是一个教授最基本的殊质。我们可以看见,许多的中国现今挂着教授头衔的人明事理,却输良心。

有操守。中国古来便有知识分子的气节,虽为帝王将相作史,却不掩光辉,鲁迅先生如是说。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原则,只在真理面前、规律面前低头,坚持学人的原则。今天的许多教授,并不是中国急需的教授,他们属于只追求编制和资格的教授,为了教授职称而教授的教授,为此,他们可以放弃自己的理想和信念,可以人云亦云,在权力和利益面前低头顺目,在别人编织好的思想笼子里左右挣扎,东修西补,费尽心机,跟着这个笼子沉浮,全不管这笼子是天堂的翻版还是地狱的牢笼。

有担当。你可以保持沉默,那是你的权利。这是对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教授的最低要求。在今天这个千头万绪,是非标准复杂,道德观念多元,目标和路径模糊的年代,社会是多么需要那些明事理、懂大势、扬规律,能够真正为国家和社会正确进步呐喊的知识分子。都没有担当,都明哲保身,这职业应该叫抄写员或传声筒。因为没有呐喊没有担当,就缺少突破的勇气和信心,一切等待,就缺少创新的机会和机遇,会掩盖和埋葬多少灵感和天赋……越往深处想,越是胆寒。今天的中国,观望的太多,呐喊的太少,等待的太多,担当的太少,这是国人的悲哀,更是教授们的耻辱。在这个比例严重失衡危及科学发展的时候,还有人有心情出来对这本来就稀少、珍贵的呐喊和敢于担当者进行质疑,除了遗憾就是无稽了。理由也甚为可笑,在现今中国,连人都可以山寨,何况所谓的论文?社会上无数的论文是怎么做出来的,相信是个读过书的人都知道。在这些充满山寨色的东西里,你能期望找出多少有益的?在道德和诚信都没有搞清楚的时候,追求数量和规格,论资排辈,因循守旧,机械木讷,生搬硬套,除了生产和“职称”出更多的“标点教授”外,我以为没有其他更多的结果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