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大希,真正的禽兽教授!!!色魔!!!!

伍大希,真正的禽兽教授!!!披着人皮的狼!

这件事情发生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很长一段时间是压在我心理的阴影,不想去想,现在已是孩子妈妈的我,回头看,写出这一段难受的经历,希望孩子们,家长们,告诉自己的孩子避免受到伤害!很多人,名人、专家、教授、身边的朋友、熟人、甚至是老师都可以是伤害孩子的禽兽!

还记得是1995年,刚初中毕业的暑假,跟一些同学来到了长沙参加艺考培训。那时的我是憧憬着美好与未来的花季少女。

现在要讲讲这个禽兽教授了,伍大希,湖南新化人,号称闻一多弟子,湖南师大教授,打着这些幌子到处招摇撞骗!曾经在我们县一中做过演讲,同来的几个同学来长沙后去拜访了他,他也到我们出租房来看我们,当时他表现关心我们这些孩子,勉励我们要努力等等,那天下午讲了很多激励的话,当时青春年少的我们很感动,觉得这么一个老教授,老前辈,闻先生的弟子来关心我们这些孩子,特别兴奋!我们当时几个孩子是住在师大南院靠中南大学的出租房里,后来2个同学,一个男生一个女生负责送伍回家。

又一次,伍大希来到了我们出租房,看望我们,跟大家热情的聊天问候。完了,因为其他同学要上别的课,我被安排送伍大希回家。伍的家在靠中南大学的一个宿舍了,离得很近,1-2站路,单纯的我,不满14岁的我,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他的陷阱,他屡次来我们这里,也是有预谋的,我们一同居住的一群孩子,13-14岁,来自小地方,没有家长陪同还有几个美女。途中他倚老卖老,要我挽手臂搀扶着,外人看来是美好感人的爷孙亲图。记得他的个子不高,估计不到1米6了。我这人个性内向一点,同学跟他热聊,我没讲过几句话,途中,他亲切的称我,小妹妹,问及我的家庭情况,学习情况。我本着一个孩子对长辈的尊敬,同学说不远,晚上还要上速写课,想送他到家就回来。当时好像是下午3点多的样子,他途中提出要去买菜,准备晚饭,我陪他到菜市场,记得买了一条鱼,送他到家,记忆中他家好像住楼层不高,比较老式的那种房子。把菜拎进屋。我腼腆的说:“伍爷爷,我晚上要上课先走了”。他问我会做饭不,要我帮他准备,今天晚上他一个人吃饭,很孤独,陪他一起吃,我本想推辞,看看时间还早,想想他是一个老人,我帮帮他准备菜吧,不吃饭了。我虽然不会做饭菜,但洗洗菜,准备好,还可以。于是,我扯菜,洗菜,准备好了,望着那条鱼,我傻眼了,我

正左右为难时,伍大希过来了,我跟他说:“不好意思,这个鱼,我不敢弄。”这时,我发现他已脱了外面的白色短衣,穿一个背心和裤衩了。我没有危险意识,只是认为天热的缘故,他说辛苦了,天热,让我洗手,吃西瓜休息休息。我洗好手,做到餐桌前,拿起一块西瓜,突然,他从后面抱住我,用手环住我的腰,口里胡乱说,小妹妹,好喜欢你,让爷爷抱抱你。我当时的反应是懵住了,他的手不老实的,摸上了我的胸,揉搓起来,脖子,耳后被他吻来吻去,我反应过来,脸涨得通红,手忙脚乱,想转身,推开他。这个老头,个子不高,抱住我的力气却不小,我挣扎不脱,只好蹲下来弯着身子,想躲开他的魔爪,他趁机,伸出舌头舔我的耳垂,手也伸进我的内衣(那时穿的是松松的少女文胸),轻易抓住了我的胸,我的臀部被他的一堆脏东西磨来蹭去,浓重的喘息,恶心的口水,从未跟男生有过身体接触的我,自己的宝贵身体,一下被人这样,我又羞又急,都要哭出来了,想往地上坐,避开魔爪,这个禽兽,却趁机把我推到沙发上,一张大臭嘴飞快吻住了我的嘴唇,我的初吻,就这样别这个禽兽夺去了…..

接下来,他坐在我身上,一边胡言乱语,一边来扯我的上衣,我大惊,用力护住上衣,挣扎中,我想说,老天还是很优待我的,危机时刻,有人来敲门,我永远记得那个门铃声,在感觉世界都要塌了,自己身在炼狱时,那个敲门声,长久,清晰,把我带回了人间。伍大希,不想理会,但我们是在客厅,我若大喊,外面的人知道里面有人,他没办法,悻悻地放开我,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也顺便扯了一下我的衣服,然后,去卧室穿上一条西装短裤。我坐了起来,愣在那,好长一会,直到我的2个女同学进来,1个是我们同来的,1个是长沙县的,比我们高1届的,她们跟我打招呼,我才回过神来。我的马尾有点乱,神情有点怪,我想我的同学看出来了,原来她们也是伍约过来的,我忙跟她们打个招呼,说晚上要上课,先走了。

出门后,我想她们是2个人,应该没问题。走在回去的路上,从小路去靠南院的出租屋不远,步行15-20分钟(位置应该是19中附近),我失魂落魄的,那时的民房周围很多桔园,躲在桔园了,伤心、难受、羞辱、愤恨,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我的眼泪流啊流,感觉世界都要塌了。很长时间,很难平复自己。天都黑了,我才回到出租房。回去,第一时间,是洗澡,刷牙,在那个小小窄窄旧旧的浴室,昏暗的黄光下,我把自己的身子都搓红了。

同去的一个男生,是我初中同学,高中我们也考到了一个学校。多年后的同学聚会,大家互相聊起,有人讲到,当年那个谁一直喜欢你,你知道不?我才知道他一直暗恋着我。我现在还记他的样子,虽然天隔一方,已经多年无联系,聚会他也没来,但他帅帅的摸样,依然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有点像郭富城,对你一笑,如和煦的春风。但我以前比较懵懂,我们在一个画室,他的画画得最好,他总是很细心跟我讲画画的要点,画画要悟性,他经常把他悟出来的跟我分享,他说,这样我就不要那么辛苦了。他对我很好,很体贴。

他非常细心,发现我很晚回来,也没有去上速写课,眼睛红肿,他问我怎么了,我的眼泪一下流出来了,他轻轻地安慰我,我跟他说,那个伍是个禽兽!我泪眼中,我记得他的脸一下变了,很着急,你没事吧,他没有伤害到你吧?我摇摇头,说,还好,哪2个同学去了,救我一命。他气愤跳起来,要找伍算账,然后又非常自责,下午没跟我一起去,没保护好我。哪个时候,女生很看重自己的名誉,说出去,对自己也不好。我说算了,看清这个为人了,也不知怎么找他算账。为避免那2个漂亮女生受到伤害,我们俩人商量,还是鼓起勇气去跟那2个女生说了,去到她们哪,鼓起好的勇气,跟她们说了这个事情。说完后,这2个女生的表情怪怪的,不管她们怎么想,想她们2人以后不会受到伤害,自己也轻松,好过点了。

接下来那段时间,我都有点躲大家,那个暑假很不好过。

现在想起来,当时应该去报案的,揭露这个禽兽教授的真实身份,防止更多的孩子受到伤害!

写下这么些文字,因为最近猥亵伤害孩子的事件越来越多,孩子无辜,禽兽可恨该剐,希望父母教育好孩子,保护好自己,懂得保护自己,也希望我的孩子平安喜乐一生!

曾经受伤的小米

2013062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