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静农的拜堂

浅析台静农的《拜堂》

摘要: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和不断壮大,“五四”小说取得了文学的正宗的地位。首先出现的是“问题小说”,在它的风潮过去之后,很多作家转向写实。20世纪中后期出现的乡土小说作家群,使新文学小说的题材转向社会民众,手法转向写实,突出了乡愁,风俗的乡土小说的基本特色。其中,台静农的《拜堂》对封建宗法制度下贫苦农民的生活进行了淋漓尽致的表现。这篇作品可谓是五四乡土小说的代表。本文从台静农作者本身的生活背景和时代的潮流发展变化的影响,特别是鲁迅对台静农的影响,从文本内容对乡俗的展现和人性的角度上进行浅析。

关键词:鲁迅五四启蒙侨寓文学乡俗风情细节描写人性解放

正文:

一、鲁迅对台静农创作小说的影响

“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①鲁迅在《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导言中首次提出“乡土文学”的概念:“蹇先艾叙述过贵州,裴文中关心着榆关,凡是在北京用笔写出他的胸臆来的人们,无论他自称为用主观或客观,其实往往是乡土文学,从北京这方面说,则是侨寓文学的作家。”谈到台静农的乡土小说的创作,不得不提及的就是现代文学的大师:鲁迅。鲁迅也是常人,他也会思乡,眷恋故土,但他更深的一层就在于他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点,因为他担起启蒙者的责任,在他的乡土小说世界里,乡土环境,“绝对不是寄予着某种人生理想的世外桃源,而是扼杀民族生命力的所在”。他对乡土采取了一种清醒冷峻的批判态度,他展现闰土的麻木、七斤老太的不争、批判阿Q“精神胜利法”,从文学的角度上揭示封建腐朽的思想在人们身上的根深蒂固,揭示着乡土人物的麻木、愚昧和残酷,以便引起“疗救”的注意。台静农深受鲁迅的启蒙和亲身教导:他参加了鲁迅发起组织和领导的“未名社”,鲁迅通过和台的日常交谈,高度评价“台君为人极好”。台对鲁迅作品进行研读,受到非常深刻的创作启示。遵照鲁迅多次“教导他从熟悉的生活中取材”的原则,感受侨寓文学的魅力,体会自己对故乡皖西生活乡俗的理解,汇入到了乡土文学创作的潮流之中,成为五四时代乡土文学的一位重要作家。杨义先生认为:“如果说三十年代一批优秀杂文家发扬了杂文上的…鲁迅风?,那么台静农则在二十年代继承了小说上的…鲁迅风?。”由此可见,台静农受鲁迅影响极大,因此他的作品写得也颇似鲁迅清醒冷峻的文风。http://m.wendangku.net/doc/417173eafd0a79563d1e7201.html

二、乡俗风情画的表现

台静农写乡土小说,一方面是受五四新思潮宣扬“科学”“民主”的进步思想影响,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来自皖西的作者自身对乡土的熟悉与眷恋,以及他来到北京“侨寓”后对故乡的观点。他的《拜堂》展现的是叔嫂在午夜成婚的乡俗。《拜堂》里用了很多“土话”:“磕头”就是拜堂的意思,“下书子”就是过婚书,“牵头”就是儿女的意思等等;很多口语化的文字充斥:人物对话中的“哈”字,“俺”等。http://m.wendangku.net/doc/417173eafd0a79563d1e7201.html

他如同鲁迅一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解救那些愚昧,麻木的同胞。有些人称这为“精英”意识,我觉得恰如其分。茅盾在谈到乡土文学的创作时曾说:“我以为单有了特殊的风土人情的描写,只不过象看一幅异域的图画,虽然引起我们的惊异,然而给我们的,只是好奇心的满足。因此在特殊的风土人情画外,应当还有普遍性的与我们共同的对于命运的挣扎。”[②]他为人生,为现实,展现了异地的风土人情,乡俗中的腐朽的陋俗,写出了平民阶层的屈辱生活与悲剧命运。

三、从细节中展现人性

在《拜堂》这篇文章里,作者从全知全能的角度叙述了主人公汪二与寡嫂成亲的故事。文章用了很多细节描写写出了旧时代男女们生存的凄楚苦涩和灵魂的颤栗无奈,展示了他们

卑微的生存境遇,精神的创伤,同时也表现了他们坚忍不拔的生存意识和追求精神。

台静农作品里很多的细节展现出来的是凄惨悲凉阴森、恐怖的氛围,制造紧张、鬼魅的气氛。在拜堂过程中,当赵二嫂说给在阴间的哥哥也磕一个头的时候,“汪大嫂的眼泪扑的落下地了,全身是颤动和抽搐,”这一细节显现出汪大嫂内心的愧疚与悲伤,黑暗的社会造就了她为了生存,她冒着被世人责难的危险,毅然冲破了封建伦理道德规范,选择了同汪二结合;“少顷,她们三个一起在这黒的路上缓缓走着了,灯笼残烛的微光,更加黯弱。柳条迎着夜风摇摆,荻柴莎莎的响,好像幽灵出现在黑夜中的一种阴森的可怕,顿时使这三个女人不禁的感觉着恐怖的侵袭。汪大嫂更是胆小,几乎全身战栗的要叫起来了”文章用一大段话来描写黑夜,不仅仅是时间概念上的黑夜,而是对农民苦难命运的同情、悲愤和对黑暗现实的外在表现。http://m.wendangku.net/doc/417173eafd0a79563d1e7201.html

文章一开始便写汪二将蓝布夹小袄托蒋大的屋里人当了四百大钱用来作拜堂仪式的准备费用,汪大嫂拜堂前脚穿的是白孝鞋,红毡子被一张破席子取代,汪二没有新郎的婚服只能穿过年的衣服,红丝线被几条棉线取代等等,富有特色的细节刻画人物,揭示了主题,表现出小人物的辛酸,也间接的表现出人们即使在穷困潦倒的生活里也一直追求着自己的幸福。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叔嫂结婚后的早上,汪老汉提酒壶,买油条去茶馆时遇见旁人的一些话和旁人的一些不冷不热的反映:“道他妈的喜,俺不问他妈的这些屌事!”汪二的爹爹愤然的说。“以前我叫汪二把这小寡妇卖了,凑个生意本。他妈的,他不听,居然他两个弄起来了!”“好在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像摆花生摊的小金从后面这样说。汪二的爹爹没有听见,低着头还是默默地喝着他的酒。倘若把汪大嫂卖了,汪家就会好吗?汪二的爹爹听到了小金的话又能怎么样?这样的一个结尾给人以一种遐想。

鲁迅在20世纪20年代称台静农“贡献了文艺”。台静农的作品冷静而又客观地展现泥土般的乡土风情,他的《拜堂》表现出他作为地之子的一员对整个“大地”的真实写照和浓烈的挚爱。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