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汉语上册译文

鲁施氏有二子

鲁国的施氏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爱好学术,另一个爱兵法。爱学术的儿子用文学之道去求得齐侯任用,齐侯接纳了他,让他做诸位公子的老师。爱好兵法的儿子到了楚国,用以武强国的方法向楚王求职,楚王非常喜欢他,让他担任军正之职,他们的俸禄让他们家里发了财,他们的爵位使亲族显耀。

施氏的邻居孟氏,同样有两个儿子,他们所学的也和施氏的儿子相同,但却被贫困的生活弄得非常窘迫,对施家的富有很羡慕,因此便跟随施氏请教升官发财的窍门。施氏的两个儿子把实情告诉了孟氏。孟氏的儿子便一个跑到秦国去,以学术去向秦王寻求官职,秦王说:“如今各诸侯国靠武力争霸,他们所努力从事的是练兵和聚粮罢了。如果用仁义道德来治理我们的国家,这无异于亡国之道。”结果将他处以宫刑,驱逐出境。孟氏的另一个儿子跑到卫国,用兵法来求得卫侯任用,卫侯说:“我的国家是个弱小的国家,而又夹在大国中间。对于大国,我们只有侍奉它,小国家我们则安抚它,这才是求得平安的策略。如果依靠用兵的权谋,灭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如果让你好好地回去,你跑到别的国家去,对我的后患可不小。”于是将孟氏的这个儿子砍了脚再送回鲁国。

孟氏的两个儿子回来后,孟氏父子都跑到施氏家里捶着胸来责骂施氏。

施氏说:“凡事抓住了时机便会发达,错过机会便会招致灭亡。你们的学业和我们相同,但结果大不一样,这是因为你们运用不合时宜,不是你们的行为有什么错误。况且天下的事理没有总是这样的,也没有总不是这样的。以前采用的东西,现在有的已经抛弃了;现在丢弃的东西,后世可能又会加以使用。这种用与不用,是没有一定的。抓住时机,见机行事,灵活地处理问题,才算聪明。如果你智力不够,即使像孔丘那样渊博,象吕尚那样富有谋术,又怎么能不处处碰壁呢?”

孟氏父子听了,心情开朗,消除了怒气,说:“我们懂了,你不必再讲了。”

九方皋相马

秦穆公对伯乐说:“您的年纪大了,您的子侄中间有没有可以派去寻找好马的呢?”

伯乐回答说:“一般的良马是可以从外形容貌筋骨上观察出来的。天下难得的好马,是恍恍忽忽,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的。这样的马跑起来像飞一样地快,而且尘土不扬,不留足迹。我的子侄们都是些才智低下的人,可以告诉他们识别一般的良马的方法,不能告诉他们识别天下难得的好马的方法。有个曾经和我一起担柴挑菜的叫九方皋的人,他观察识别天下难得的好马的本领绝不在我以下,请您接见他。”

秦穆公接见了九方皋,派他去寻找好马。过了三个月,九方皋回来报告说:“我已经在沙丘找到好马了。”秦穆公问道:“是匹什么样的马呢?”九方皋回答说:“是匹黄色的母马。”秦穆公派人去把那匹马牵来,一看,却是匹纯黑色的公马。秦穆公很不高兴,把伯乐找来对他说:“坏了!您所推荐的那个找好马的人,毛色公母都不知道,他怎么能懂得什么是好马,什么不是好马呢?”

伯乐长叹了一声,说道:“九方皋相马竟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吗?这正是他胜过我千万倍乃至无数倍的地方!九方皋他所观察的是马的天赋的内在素质,深得它的精妙,而忘记了它的粗糙之处;明悉它的内部,而忘记了它的外表。九方皋只看见所需

要看见的,看不见他所不需要看见的;只视察他所需要视察的,而遗漏了他所不需要观察的。像九方皋这样的相马,包含着比相马本身价值更高的道理哩!”

等到把那匹马牵回驯养使用,事实证明,它果然是一匹天下难得的好马。

景公衣狐裘不知天寒

齐景公在位的时候,有一次大雪连续下了三天也没有停。齐景公披着用狐狸腹部的毛皮做成的裘衣,坐在大堂侧面的台阶上。晏子进来拜见,站了一会儿,景公说:“真是奇怪呀!下了三天大雪,天气竟然一点也不寒冷。”晏子回答说:“天气真的不寒冷吗?”景公笑了笑。晏子说:“我听说古代贤明的君主,尽管自己吃饱了肚子却能了解别人的饥饿,尽管自己穿得很暖和却能了解别人的寒冷,自己过着安逸的生活却知道别人的幸劳,但如今,大王你都不知道呢!”齐景公说:“对!我愿意听从你的教导。”于是,晏子便让景公脱掉裘衣,浑身发抖就和那些穷苦的百姓一样。让景公公平地对待那些贫困的人,在路上看到的,不管他是哪个乡的;在里中看到的,不管他是哪家的;巡行全国,统计要赈济的人数,而不管他们姓什么叫什么,对于有职业的人,供给他们两个月的粮食,对于生病的人,则供给他们两年的粮食。孔子听到了这样的事,不禁赞叹说:“晏子善于表达,从而达到了进谏的目的,景公也能够做自己认为好的事情啊!”

黄帝杀蚩尤

蚩尤部落起兵讨伐黄帝。黄帝于是下令让应龙在冀州一带的郊外因战蚩尤。应龙积蓄了很多水,而蚩尤却请来了风伯、雨师兴起大风大雨。黄帝于是让一个叫魃(bá传说中的旱神)的天女下到凡间,雨马上便停止了,于是便杀死了蚩尤。

黄帝生骆明

黄帝的儿子是骆明,罗明的儿子是白马,白马这个人就是鲧。

帝后的一个儿子是禹号,禹号的儿子是淫梁,淫梁的儿子是番禺,番禺这个人,最早制造了船。番禺的儿子是奚仲,奚仲的儿子是吉光,吉光这个人最早用木头制造车子。

少皞(hào)的儿子是般,般这个人最早制造了弓箭。

帝后赐给后羿红色的弓和白色的箭,让他扶助治理人世的国家,羿这个人是最早帮助

民间去除灾祸的。

帝后还有一个儿子叫晏龙,晏龙这个人最早制造了乐器琴瑟。帝后还有八个儿子,他们最早发明了歌舞。帝后的另一个儿子叫三身,三身的儿子是义均,义均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巧匠巧倕,他最早为下民发明了歌中制造技术。后稷这个人开始种植粮食。稷的孙子叫叔均,他开始使用牛开耕作。后稷的母亲姜嫄最早组织了国家。禹、鲧他们开始规划疆土,平

定了九州。

炎帝的妻子是赤水的女儿,叫听妖,她生下了炎居。炎居的儿子是节并,节并的儿子是戏器,戏器的儿子是祝融。祝融被贬到了江水,生下了共工。共工的儿子是术器。术器的头方而顶平,他恢复了旧有的领土,从而继续居于江水。共工的另一个儿子是后土,后土的儿子是噎鸣,噎鸣生了十二个儿子,都以年的名字为他们命名。

洪水滔天,鲧偷了天帝的神土(即能自行生长的土壤)来堵洪水。因为鲧没有等天帝下令便任意行动,所以天帝派祝融将鲧杀死在了羽山之郊。鲧死后,三年不腐,后从其腹中生出了禹。天帝于是命令禹规划土地,从而安定九州。

上古天真论

过去有一位叫黄帝的人,他生下来就像神仙一样灵巧,很小的时候就会讲话,幼年便有敏捷的思维,再长大些便诚实并且聪明,到了成人时便登上了天子之位。登基之后,他便问自己的老师岐伯说:“我听说上古时候的人,春去秋来可活一百岁,并且行动不显衰老;如今的人呢,活不了五十岁行动就显得衰弱,是因为时代世界改变了吗?人们将要失去很高

的寿数吗?”

岐伯回答说:“上古时候的人,他们都是懂得养生之道的人,他们效法阴阳的变化,与自然的规律相契合;吃饭喝水,很有节制;劳作休息,很有规律,从不胡乱做事呢!所以,他们能够使自己的身体与精神都保持得很好,从而都可以终其天年,在人世度百岁才死去。如今的人,却不是那样的了。把酒当作水来喝,把胡作非为当作平常的事,喝醉了就纵情于女色,因为想要尽耗他的精神,所以用尽了他的元气;不懂得保持精神饱满的方法,不能按时有节制地使用自己的精力,只图满足一时畅快的享受,就背离了让生活得以安乐的道路,劳作休息全无规律,所以活不到50岁便会衰老了。

“上古的圣人,对后人的教导,总是说,对于趁虚而入的邪气和四时的不正之风,应看准时机避开它们。安守平淡,不生物欲,真气就会跟随着你,精神从内部得到了保护,那么病又从哪里来呢?因此,我们应当使自己的精神安闲而少生物欲,安守自己的心而不要心生恐惧,从事一定的劳作却不要让自己太过疲倦,这样,真气便会顺畅,身心都得到它们想要的状态,那么,思想精神、肌肉筋骨等各方面都会处在安适自然的状态了。所以,让人们有甜美的饮食,温暖舒适的衣服,以及欢乐的习俗,地位高低不同的人也不相互羡慕,这样的人民就是质朴、淳朴的了。所以那些满足欲望的外物不会使他们的眼睛辛劳,淫邪之事也不会使他们的内心迷乱。各种各样的人,都不会害怕外物的诱惑,从而合乎了道的规范。因此,他们能够年岁过了一百,行动却并不显得衰老,全靠他们有着全面的养生之道,并且能不为

物欲所伤害啊!”

扁鹊之卫

过去,扁鹊住在宋国,因为得罪了宋国君主,只好离开宋国逃跑到了卫国。卫国有个人,得了病马上就要死了,扁鹊去到那人家里,想要为他治疗。病人的父亲对扁鹊说:“我儿子的病很重,我要为他请最优秀的医生医治,不是你这小医生能治得了的。”于是谢绝了扁鹊的好意,不让他为病人医治。然后便请了巫医为病人请求上天赐福保命,扁鹊眼看着那巫师念着求神驱鬼的口诀,然而病人最后还是死了,巫师根本救不了他的命。扁鹊,是天下最好的医生,却不能和巫师竞争被录用的机会,这是了解与不了解的原因所致。所以,做事的时候舍近求远,广泛搜求却又一一舍弃,这说的正是这样的情况啊!

景公射出质

晏子已经死了有十七年了,有一次,齐景公让各位大夫同他一起喝酒。席间玩射箭游戏,景公射箭脱了靶,堂上的大夫却异口同声地直叫好。景公显出遗憾的神色,叹了口气,把弓箭扔在了一旁。这是,弦章走了进来,景公说:“章啊!自从我失去了晏子,到如今已经有十七年了,我就再没有听过有人说我不好的。今天射箭脱靶,大家却还异口同声地叫好呢!”弦章回答说:“这是大臣们还不够贤德啊。他们的智慧还不足以让他们明白国君不好的地方,他们的勇气还不能够让他们冒犯国君的脸色。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原因,我听说,国君喜好作什么,那么臣下就会给国君提供什么;国君喜欢吃什么,臣下就会向他进献那些食物。有一种虫子叫尺蠖,它吃了黄色的食物身体就会变成黄色,吃了青色的食物身体就会变成青色。大王您大概还有食小人奉承话的嗜好吧?”景公说:“太好了。今天听到的这么一番话,弦章是国君,我是臣子呢!”这时,掌管渔业的官员给宫中送来了鱼,景公赐给弦章五

十车鱼。弦章回去的时候,拉鱼的车子堵满了道路。弦章于是拉着驾车人的手说:“先前那些夸赞大王的人,都是想要这些鱼的原故。过去晏子不接受赏赐而使国君正直,所以国君有了什么过失才会被指出。如今各位大臣想以谄谀得到好处,所以才会对把箭射出靶的景公异口同声地赞叹。如今我对国君的辅佐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却接受了这些鱼,这是违反了晏子的道义,而顺迎了谄谀的人的欲望哪。”于是便坚决不接受那些鱼。君子说:“弦章的廉洁,是晏子流传下来的美德哪!”

原宪居鲁

原宪隐居在鲁国,住的是四面唯见土墙的小屋,用还没来得及晒干的青蒿遮盖房顶,用干柴做的门,破瓮做的窗户,将弯曲的桑木烘直做了门轴,屋顶漏雨,地面潮湿,原宪却毫不在意,端坐在那里拨弦而歌。子贡听说了这些事,用肥壮的马驾车,穿着轻薄的皮衣,里面是红青色而外面是白色,车子是那种有遮挡的高级的轩车,甚至不能驶进小巷。子贡就这样跑来见原宪了。原宪带着桑叶做的帽子,握着用藜草茎做的手杖来给子贡开门。子贡看到原宪,要是把帽子扶端正,帽子上的带子便会断掉,整理衣襟的话就会露出胳膊,穿上草鞋则会把它撑破而露出脚后跟。于是便说:“唉呀!先生怎么会如此穷困?”原宪仰着头对子贡说:“我听说,没有财富叫做贫,学习知识却不能时间才叫做穷困。如此说来,原先我不过是贫罢了,并非穷困。要是去迎合世人,与他们相互勾结交往,学习知识也不过是为了向别人炫耀,教别人学习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那么仁义就成了灾害,不过是车马的装饰品罢了,我实在很不下心那么做呢!”子贡听后,进退不得,脸上露出了惭愧的神色,也不告辞便离开了。原宪拿着手杖,拖着鞋子,边走边唱着《商颂》,然后便回去了,他的声音充溢在天地间,像是从钟磬等金石乐器中发出的一样。天子不能使他成为自己的臣下,诸侯不能和他交上朋友。所以说,善养其志的人常常会忘掉自己的身体,对于自己的身体上部珍惜,那么还有什么能拖累他呢?《诗经》里说:“我的心并非石头,它不像石头那样可以随意转动。我的心并非草席,它不像草席那样可以随意卷起。”说的正是像原宪这样的人哪!

钱神论

过去神农氏死了以后,黄帝、尧、舜便教导人们耕作养蚕,后来在交易中就以使用丝织品为主。有非常聪明的人先知先觉,便改变了交易的方式,他们开出一座铜矿,然后俯视大地,仰观上天,将铜铸成了叫做“钱”的东西。因为天圆地方,所以把铜钱里面的孔铸成方的,好像大地;把铜钱外面铸成圆的,好像天穹。

钱作为一个实体,有天也有地。它的内部效法地的方,外部效法天的圆。把它堆积起来,就好像山一样;它流通起来,又好像河流。它的流通与储蓄,都有一定的规则。在街市上使用会很方便,不用担心他有所损耗。它很难腐朽,好像那些长寿的人;它不断地流通却不会穷尽,就像“道”一样运行不息,所以它能够流传这么久。它对于世人,如同神明宝贝,大家像敬爱兄长那样爱它,便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孔方”。没有了它人们就会贫穷软弱,得到了它人们就会富足强盛。它没有翅膀却能飞向远方,它没有脚却能到处走动。它能够使威严的面孔露出笑脸,能使口风很严的人开口。钱多的人干什么都能占先,钱少的人便得乖乖地排在后面。排在前面的人就是君长,而排在后面的只是臣仆。那些作君长的富足并且闲钱很多,而那些作为臣仆的贫困并且钱财远不够用。《诗经》里说:“富人哪,总是那么欢乐;

孤独的人,好可怜!”难道指的就是这个吗?

“钱”得名于“源泉”的“泉”,所以百姓每天都要用到它,钱的源泉是不会缺乏的。再远的地方它也能去,在深的地方它也能到。那些京城中的达官显贵,在学校中总是疲倦得打不起精神,对于清谈一事也极厌恶,每遇清谈之类的事,便瞌睡得不行,可是见到孔方兄便不同了,没有人不惊醒凝视的。钱所能够给人们带来的祐护,可以说是吉祥没有不利的。为什么要读了书以后达到富贵呢?只要有钱,就会有享不尽的功名利禄。照这么说来,钱这东西可

真是神物了。它没有地位却受人尊敬,没有势力却那么红火,它能够推开富贵官宦之家的朱门、紫闼。有钱的地方,可以化危机为平安,可以让死的重新复活;可要是没钱了,那贵的就要变成贱的,活的也得把它杀咯。所以,和人争辩、打官司,没有钱是没有办法胜利的;势孤力单,没有出仕的人,没有钱就不会被提拔。愁怨忿恨,没有钱就没有办法化解;好的

声名,没有钱便不可能被传播。

洛阳城中的富贵人家,身居官位的那些人,对于孔方兄的热爱,从来都不曾停止。他们拉着它们的手,一直抱它们在怀中,不管它们的样子是优是劣,也不管它们有多大年岁。在孔方兄的家中,宾客们总是聚得满满的,门前就同集市一样热闹。谚语说:“钱虽然没有听觉,却可以暗中指使别人做事。”这话难道是假的吗?又说:“有钱便可以役使鬼神。”那么更何况是人呢?子夏说:“死生是命运所决定的,富贵是上天所决定的。”我却以为,死生并非命运所决定,富贵也不过因为钱而已。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因为钱可以转祸为福,变失败为成功,使危险的人变得平安,使死人得以生还。性命的长短,官位、俸禄的高低,都是在于钱的多少,天又怎么能决定呢?如此说来,天有它的短处,钱有它的长处。对于四季的运行,万物的生长,钱肯定比不上天的作用;而使穷困的人显达,使处境窘迫的人得以摆脱,上天的力量就不如钱大了。如果有臧武仲的智慧,卞庄子的勇敢,冉求的才艺,再用礼仪和音乐来修饰,就可以算得上一个完人了。然而如今要成为一个完人又何必那样?只靠孔方兄

便可以了。

钱,可以使政治上不得志的人变得通达,使富贵的人过得温暖、舒适,使没有钱的人变得勇猛、凶悍。所以说,国君没有钱财士人就不会前来,国君没有奖赏士人就不会到他那。谚语说:“做官如果没有靠山,那还不如归田务农。”即使有在朝的官员,却没有孔方兄,那么和没有脚却想要行走,没有翅膀却想要飞翔又有什么分别呢?即使你的才学和颜回一样好,容貌和子张一样漂亮,手里没有钱却想要奋起,有什么希望呢?还不如早些回家,大力发展农商吧。在人们的来往中,对于孔方兄的使用,所有的人,包括所谓的君子,其实都是一样的。在上下交接钱的时候,可是特别能显示出一些人的生命和地位啊。

尚书序

古代伏羲治理天下的事后,开始画八卦,造文字,用来代替结绳处理政事,因此

产生了文章典籍。

伏羲、神农、黄帝三皇时代的书,叫做?三坟?,是讲大道理的;少昊、颛顼、高辛、尧帝、舜帝,五帝时代的书,叫做?五典?,是讲普通道理的。至于夏、商、周三个朝代的书,即使设施教化不与三坟五典同类,但雅正辞诰的深奥意义,它们的旨趣是同一个道理,因此,各个时代都把它们看得很宝贵,认为是最重要的教导。演说八卦的,叫做?八索?,求索八卦的意义。记述九州的,叫做?九丘?。丘,是聚集的意思。意思是说九州所有的土地,所生长的,风气所适宜的都聚集在这种书中。《春秋左氏传》说:?楚左史倚相能够阅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就是说的上古帝王遗留下的书。

我的祖先孔子生在周代末年,看到史籍中的一些烦琐不必要的文字,担心阅读它们的人不专一,于是就修订《礼》《乐》,使旧有的篇章更加显明,削减《诗》为三百篇,按照历史事实的记载去整理《春秋》,帮助完善《易》的道理而废弃了

?八索?,阐述了职方的职责而排除了?九丘?。整理三坟五典,断代从尧舜以后,到周代为止。删掉烦琐杂乱的文字,削减虚浮不实的言辞,提出宏大的纲领,摘取精义和要点,足以流传后世,给人制定法式施行教育的典、谟、训、诰、誓、命,各类文章共一百篇,用来发扬最深刻的道理,让国君看到楷模。帝王的制度,坦然明白,可以实行,三千学生都接受了其中正确的道理。

到秦始皇消灭先代的典籍、焚书坑儒的时候,天下学士逃难解散,我的先人因此把家里的书收藏在住宅的墙壁中。汉朝兴起,开设学校,广泛寻求博学的儒士,以便阐释先代的典籍。济南伏生,年龄已超过了九十,失掉了原有的经书,用口传授,只有二十多篇。由于是上古时候的书,就称为《尚书》。而百篇的大意,世上没有谁能够听说。到鲁共王时,喜欢修筑宫室,毁坏孔子故居用来扩大自己的住房,在孔子旧屋的墙壁中发现了先人所收藏的、用古文写的虞夏商周的书及传、《论语》、《孝经》,都是蝌蚪文字。鲁共王又登上孔子的庙堂,听到了金石丝竹奏出的音乐,于是不再继续毁坏孔子故居,并将书全部还给孔家。用蝌蚪文字书写的书很早以前就已经废除了,当时的人没有能看的懂的,用从伏生那里听到的书考察讨论文中的意义,定下其中可以认识的写成隶书,再用竹简写下,比伏生的今文《尚书》增多二十五篇。伏生又把《舜典》合并在《尧典》中,《益稷》合并在《皋陶谟》中,《盘庚》三篇合为一篇,《康王之诰》合并在《顾命》中,再分出这些篇,连同序一共五十九篇,为四十六卷,其余错乱散失,不能理解,全部上送官府,藏在书库中,等候能够读懂它们的人。

我秉承皇帝的命令给五十九篇作传,于是就深思熟虑精心研究,广泛参考经书典籍,采纳各家的说法,写下传注。用简明的文字申述意义,铺叙发挥其中的旨趣,大概可以对将来有点帮助。

《尚书》的序,是叙述作者为什么这样写的原因。意思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应该把它们放在各篇和正文一起,因此援用它们时各放在相应的某篇的前面,定为五十八篇。写完之后,正碰上国家发生了巫蛊事件,爱好经籍的道路断绝了,因此不再把《书》上奏朝廷,只把它传给子孙,遗留后代。如果有爱好古道、学问广博、志趣高雅的君子与我有相同的志向,我也不隐藏我的书。

皋陶(谟)

考察古代传说。皋陶曾说:?要真正履行先王的德政,就会决策英明,大臣们团结一致。?禹说:?是啊!怎样才能做到呢??皋陶说:?啊,对自己的言行要谨慎,自己的修养要持之以恒。要使亲属宽厚顺从,使众多贤明的人努力辅佐,由近及远,首先从这里做起。?禹十分佩服这种精当的见解,说:?是这样啊!?皋陶说:?啊!重要的还在于知人善任,在于安定民心。?禹说:?唉!要是完全做到这些,连尧帝也会感到困难啊!知人善任是明智的表现,能够用人得当。能安定民心便是给他们的恩惠,臣民都会记在心里。能做到明智和给臣民恩惠,哪里会担讙兜?哪里还会放逐三苗?哪里会惧怕花言巧语、察言观色的奸侫之人呢??

皋陶说:?啊!检验一个人的行为可以依据九种品德。检验言论也一样,如果说一个人有德行,那就要指出许多事实作分依据。?禹说:?什么叫做九德??皋陶说:?宽宏大量而又严肃恭谨,性情温和而又有主见,态度谦虚而又庄重严肃,具有才干而又办事认真,善于听取别人意见而又刚毅果断,行为正直而又态度温和,直率旷达而又注重小节,刚正不阿而又脚踏实地,坚强勇敢而又合符道

义。能在行为中表现出这九种品德,就会吉祥顺利啊!?每天都能在行为中表现出九德中的三德,早晚恭敬努力地去实行,就可以做卿大夫。每天都能庄重恭敬地实行九德中的六德,就可以协助天子处理政务而成为诸侯。如果能把九种品德集中起来全面地实行,使有这些品德的人都担任一定职务,那么在职官员都是才德出众的人了。大夫们互相学习仿效,官员们都想尽职尽责,严格按照五展运行和四时变化行事,众多的功业就可以建成了。?

?不要贪图安逸和放纵私欲,当诸侯就要兢兢业业,每天要处理成千上万的事。不要虚设各种官职,上天命定的事情,要由人来完成。上天安排了等级秩序的常法,命令我们遵循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间的伦理,并使它们淳厚起来!上天规定了尊卑等级次序,要我们遵循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五种等级的礼节,并使它们经常化!君臣之间要相互敬重,同心同德!上天任命有德的人管理民众,要用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五种等级的礼服来显示有德者的区别!上天惩罚有罪的人,要用墨、劓、剕、宫、大辟五种刑罚来处治犯了罪的人!处理政务要互相勉励!要共同努力!??上天明察一切,来自于臣民的意见。上天赏罚分明,来自于臣民的赏罚意愿。上天和下民之间互相通达,所以要恭敬从政才能保有国土。?皋陶说:?我的话一定会得到实行吗??禹说:?是的,你的话会得到实行并会获得成功。?皋陶说:?其实我没有什么智慧,只是想辅佐君王治理好国家啊!?

舜帝说:?来吧,禹!你也谈谈高见吧。?禹拜谢说:?是啊,君王,我说些什么呢?我整天考虑的是孜孜不倦地工作。?皋陶说:?哦,到底是些什么工作??禹说:?大水与天相接,浩浩荡荡包围了大山,淹没了山丘,民众被大水吞没。我乘坐着四种交通工具,顺着山路砍削树木作路标,和伯益一起把刚猎获的鸟兽送给民众。我疏通了九州的河流,使大水流进四海,还疏通了田间小沟,使田里的水都流进大河。我和后稷一起播种粮食,为民众提供谷物和肉食。还发展贸易,互通有无,使民众安定下来,各个诸侯国开始得到治理。?皋陶说:?是啊!你这番话说得真好。?

汤誓

王说:?来吧,你们各位!都听我说。不时我小子敢于贸然发难!实在是因为夏王犯了许多罪行,上天命令我去讨伐他。?

?现在你们大家会问:‘我们的国君不体贴我们,让我们放下手中的农活,却去征讨夏王?’这样的言论我早已听说过,但是夏桀有罪,我敬畏上帝,不敢不去征讨。?

?现在你们要问:‘夏桀的罪行到底怎么样呢?’夏桀耗尽了民力,剥削夏国人民。民众大多怠慢不恭,不予合作,并说;‘这个太阳什么时候才能消失?我们宁可和你一起灭亡。’夏桀的德行败坏到这种程度,现在我一定要去讨伐他。

?你们只要辅佐我,行使上天对夏桀的惩罚,我将大大的赏赐你们!你们不要不相信,我决不会不守信用。如果你们不听从我的誓言,我就让你们去当奴隶,以示惩罚,没有谁会得到赦免。?

包牺氏之王天下

上古伏羲氏的統治天下,他擡頭就觀察天象,俯身就觀察地形,觀察飛禽走獸的紋理,與地上的植物,近的取自身體,遠的取自各物,于是開始創作八卦,(用天、地、雷、風、水、火、山、澤八種物進行交易,使各得所需,然後退去。這象),來會通神妙明顯的(天地萬物的)的德性,(用八卦來)分類區別天地萬物之情狀。他發明了編結繩子的方法而織成羅網,用網來打獵捕魚,大概是取自《離》卦。伏羲氏去世之後,神農氏繼之而興。他砍削樹木制成鋤,揉彎木幹制成犁,這種耕耘工具的好處,是可以教導天下百姓耕作生産。這大概是取自《益》卦。他又在日中建立集市,招引天下的百姓,聚集天下的貨物,大概是取自《噬咳》卦。神農氏去世之後,黃帝、堯、舜又先後繼之而興起。他們通曉事物和前人創造的器物、制度,使百姓不懈努力,加上神妙的改作,使百姓方便有用。《易》道行不通時就變,變了就會行得通,行得通就能夠長久。所以從天幫助它,吉而無不利。黃帝、堯、舜作衣裳下垂而天下治,大概是取自《乾》卦《坤》卦。他們挖空樹木制成舟船,削尖木材制成槳楫,舟船槳楫的好處,是可以渡過江河,直達遠方,從而使天下人得利,大概是取自《渙》卦。他們用牛馬駕車,拖運重物,直達遠方,從而使天下人得益,大概是取自《隨》卦。他們設臵雙重門戶,夜間敲梆警戒,以防備暴徒強盜,大概是取自《豫》卦。他們截斷木材做成杵,挖開地面做成臼,杵臼的好處,是可以讓萬民得益。這大概是取自《小過》卦。他們加弦于彎木制成弓,削尖木材做成箭,弓箭的好處,是可以用威力來懾服天下。這大概是取自《睽》卦。上古的人居住在洞穴和野外,後世聖人改用房屋,改變了人們的居住方式,上有屋梁,下有牆壁,用來躺避風雨,大概是取自《大壯》卦。上古人的喪葬,只用柴草厚厚地包裹遺體,掩埋在荒郊野地裏,不堆土做墳,也不種樹,服喪的期限也沒有定數。後世聖人改用棺椁,改變了人們的喪葬習俗,大概是取自《大過》卦。上古的人用繩結來記數處理事務,後世聖人用文字來代替它,刻在竹簡之上,改變了人們的記事方法,百官用它來處理政務,萬民用它來明察事理。這大概是取自《夬》卦。

郑伯克段于鄢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个妻子,名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难产,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如果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现在,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不符合法制,您的利益会受到损害。?庄公说:?姜氏想要这样,我如何躲开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臵,别让祸根滋长蔓延,一滋长蔓延就难办了。蔓延开来的野草还很难铲除干净,何况是您那受到宠爱的弟弟呢??庄公说:?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己垮台,你姑且等待。?过了不久,太叔段使原来属于郑国的西边和北边的边邑既属于郑,又归为自己,成两属之地。公子吕说:?国家不能有两个国君,现在您打算怎么办?您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那么我请

求去服侍他;如果不给,那么就请除掉他,不要使百姓们产生疑虑。?庄公说:?不用管他,他自己会遭到灾祸的。?太叔又把两处地方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公子吕说:?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庄公说:?对君主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虽然扩大了,他最终会垮台的。?共叔段修整了城郭,准备好了充足的粮食,修缮盔甲兵器,准备好了步兵和战车,将要偷袭郑国都。武姜准备为共叔段打开城门做内应。庄公知道了共叔段偷袭郑的日期,说:?可以出击了!?于是命令子封率领二百辆战车,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共叔段逃到共国。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意为大哥),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对庄公的责难。

庄公就把武姜安臵在城颍,并且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后悔了。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去把贡品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留着。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答道:?小人有一个母亲,我吃的东西她都吃过,只是从未吃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为什么这么说??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诉颖考叔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答道:?您有什么忧虑的?只要掘地挖出泉水,挖个隧道,在那里见面,那谁能说不是这样(不是跟誓词相合)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隧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于是姜氏和庄公作为母亲和儿子跟从前一样(即恢复了母子关系)

君子说:?颍考叔是位真正的孝子,他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既醉》篇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大概就是对颍考叔这类孝子而说的吧??

齐襄公之弑

庄公八年冬,十一月七日,齐公子无知弑杀了他的国君齐襄公诸儿。

齐襄公派遣连称、管至父驻守葵丘。瓜熟的时节前去,说:?到明年瓜熟派人接替你们。?驻守了一周年,齐襄公的命令并没有下来。连称、管至父请求派人接替,齐侯不同意。因此就策划叛乱。僖公的同母弟叫夷仲年,生子公孙无知,受到僖公的宠信,衣服礼仪等待遇都和嫡子一样,襄公降低了公孙无知的待遇。(僖公为襄公父。)连称、管至父就利用公孙无知发动叛乱。连称有个堂妹在襄公后宫,不得宠,让她侦查襄公的情况。公孙无知说:?事情成功,我把你立为

君夫人。?

冬季十二月,齐襄公在姑棼游玩,就在贝丘打猎,见到一只大野猪,随从说:?这是公子彭生啊!?齐襄公发怒,说:?彭生敢来见我!?用箭射它,野猪像人一样站起来嚎叫。齐襄公害怕,从车上掉下来,伤了脚,掉了鞋。回去以后,

责令徒人费找鞋。找不到,齐襄公鞭打他,打得见了血。费走出去,在宫门口遇到叛贼。叛贼威胁他并把他捆起来。费说:?我哪里会抵抗啊!?裸露上身把后背给他们看。叛贼相信了。费表示愿意帮助他们,请求先进宫。进宫以后把齐襄公藏好再推出来格斗,战死在宫门里。石之纷如(齐国小臣)战死在台阶下。叛贼就进入宫中,在床上杀了孟阳,说:?不是国君,样子不像。?一眼见到齐襄公的脚露出在门下,就把他杀了,立了无知为国君。

齐桓公伐楚

魯僖公四年春天,齊桓公憑藉各諸侯國的軍隊侵襲蔡國。蔡國被打敗了,於是便開始討伐楚國。楚成王派遣使者,和齊國爲首的軍隊交涉說:?你們居住在北方,而我們國家在南方,我們兩國相距甚遠,本來是互不相干的啊!實在沒有料到你們竟然進入我國的領地,這是什麽原因呢??管仲回答說:?以前召康公曾命令我們的先君姜太公說:天下諸侯,若有什麽罪過,你都可以去征伐他,以輔佐周王室的統治。並且還賜給我們先君可以行使權力的大片土地:東至於黃海和渤海,西邊到了黃河,南邊直到穆陵,北至於無棣。如今,你們國家應納貢的包茅沒有交納,因此周王祭祀用品便供給不上,沒有了用來縮酒的東西,我們是有責任查問這件事的。周昭王到南邊去巡行卻一去不返,我們也是有責任向你們查問的!?楚國使者回答說:?應納貢的包茅沒有及時交納,這是我們國家的不是,然而又豈敢故意不交納呢?至於昭王沒有還囘的事,您還是詢問各個水邊的人們吧!?齊國率領著軍隊繼續前進,臨時駐扎在了陘地。

這年夏天,楚君派屈完去進駐在陘地的各諸侯國的軍隊。爲了表示敬意,諸侯軍隊後退駐扎在了召陵。齊桓公把諸侯的軍隊陳列出來,要和屈完一起乘著車觀看,以向楚國示威。齊桓公對屈完說:?這次用兵,難道是爲了我自己麽?其實是爲了繼承先君美好的遺則呢!就與我們共同友好吧,怎麽樣??屈完回答說:?承蒙您向我國的社稷之神求福,收容我們國君為同好,這也實在是我們國君的願望呢!?齊桓公說:?太好了!以這樣的態度,眾將士作戰,誰能抵禦得了?攻城,又有哪座城池不能攻破呢??屈完對答說:?您如果用德行安撫諸侯,誰會不服從呢?您如果借武力進行威脅,我們楚國就拿方城作爲城牆,拿漢水作爲護城河,即使您的將士再多,恐怕也難有用武之地。?隨後,屈完與諸侯

訂立了盟約。

楚庄王问鼎

楚庄王攻打陆浑的戎族,因此就到达雒水,在周朝境内阅兵示威。周定王派王孙满慰劳楚庄王。楚庄王询问鼎的大小和轻重。王孙满回答说:?大小轻重在于德行而不在于鼎本身。从前夏朝正当有德行的时候,远方的国家把物产化成图像进献,九州的长官进贡青铜,铸造九鼎并且把图像铸在鼎上,各种东西都具备,让百姓认识神灵和鬼怪的区别。所以百姓进入川泽山林,就不会碰上不顺利的事,妖魔鬼怪,都不会碰上。因而能够使上下和协,以承受上天的福祐。夏桀昏乱,鼎迁到商朝,前后六百年。商纣暴虐,鼎又迁到周朝。德行美善光明,鼎虽然小,也是重的;如果邪恶昏乱,鼎虽然大,也是轻的。上天赐福给有德之人,是有一定期限的。成王把九鼎安放在郏鄏(jiá rǔ周朝东都,在今河南省洛阳市),占卜预告传世三十代,享国七百年,这是上天所命令的。周朝的德行虽然衰减,

天命并没有改变。鼎的轻重,是不能询问的。?

知罃对楚王问

晋国人把楚国公子榖臣和连尹襄老的尸体归还给楚国,以此要求交换知罃(yīng)。当时荀首已经是中军副帅,所以楚国人答应了。楚共王送别知罃,说:?您大概怨恨我吧??回答说:?两国兴兵,下臣缺乏才能,不能胜任,所以被俘。君主的官员没有用我来祭鼓,让我回去接受诛戮,这是君主的恩惠。下臣确实没有才能,又敢怨谁??楚共王说:?那么感激我吗??回答说:?两国为自己的国家打算,希望让百姓宽裕,各自抑制忿怒来互相谅解,两国都释放被俘的囚徒来结成友好。两国友好,并不是为了下臣,又敢感激谁??楚共王说:?您回去,用什么报答我??回答说:?下臣不应当有怨恨,君王也不应当受感激,没有怨恨没有感激,不知道该报答什么。?楚共王说:?尽管这样,还是一定要告诉不榖(榖,善。不榖是君王的谦称,也就相当于寡人啊之类的)。?回答说:?托君王的福,被囚的下臣能够回到晋国,寡君如果加以诛戮,死而不朽。如果跟君王一样施恩而赦免下臣,把下臣赐给君王的外臣首(对别国国君自称外臣,首是人名),首向寡君请求,把下臣在宗庙中加以诛戮,也是死而不朽。如果没有得到诛戮的命令,让下臣继承宗子的地位,按次序承担晋国的政事,并且率领一部分军队,加强边境的防御,虽然遇到君王的官员,也不敢违命。只有竭尽全力以至于死,没有第二个念头,以尽臣下的职责,这就是用来报答于君王的。?楚共王说:?晋国是不能和它争夺的。?对荀罃加倍优待然后放他回去。

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

宣公四年夏天六月二十六日,郑公子归生弑杀了他的国君夷(即郑灵公)。

楚国人献给郑灵公一只大鳖。子公和归生将要进见。子公的食指忽然摇动,让归生看,说:?以后我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尝到这新奇的美味。?等到进去以后,厨师正准备把大鳖切块,两个人对看一下笑了起来。郑灵公问他们为什么,归生就告诉郑灵公。等到用鳖肉宴请大夫们,把子公召来却偏不给他。子公很生气,把手指头蘸在鼎里,尝了尝味道才退出去。郑灵公发怒,想要杀了子公。

子公找归生策划要先下手。归生说:?牲口老了,尚且不忍心杀它,何况是国君呢??子公就反过来诬陷归生,归生因为害怕,只能听从他。夏季,杀死了郑灵公。《春秋》记载说:?郑公子归生弑其君夷?,这是由于子家权变不足的缘故。君子说:?仁爱而缺乏勇武,这是行不通的。?凡是杀死国君:记载国君的名字,这是由于国君无道;记载臣下的名字,这是由于臣下的罪恶。

齐晋鞌之战

鲁成公二年六月十七日,两军在鞌地摆开阵势。邴夏为齐侯驾车,逢丑父作为车右。晋国的解张为郤克驾车,郑丘缓作为车右。齐侯说:“我姑且消灭了这些人再吃早饭。”马不披甲,驰向晋军。郤克为箭所伤,血流到鞋上,但是鼓声不断,说:“我受伤了!”解张说:“从一开始接战,箭就射穿了我的手和肘,我折断了箭继续驾车。左边的车轮子都染成黑红色,哪里敢说受伤?您忍着点吧!”郑丘缓说:“从一开始接战,如果遇到危险,我必定下车推车,您难道了解吗?不过您真是受伤了!”解张说:“军队的耳目,在于我们的旗子和鼓声,前进后退

都要听从它。这辆车子以个人坐镇,战事就可以成功。为什么要为了痛苦而败坏国君的大事呢?身披盔甲,手执武器,本来就是去死的,痛苦还没有到死,您还是尽力而为吧!”于是就左手一把握着马缰,右手拿着鼓槌击鼓。由于一手控马,马奔跑不能停止,全军就跟着上去。齐军大败。晋军追赶齐军,绕了华不注山三

圈。

韩厥梦见他父亲子与对他说:“明天不要站在战车左右两侧。”因此韩厥就站在中间架战而追赶齐侯。邴夏说:“射那位驾车人,他是君子。”齐侯说:“认为他是君子而射他,这不合于礼。”射车左,车左死在车下。射车右,车右死在车里(毙是倒下的意思,也不一定就死了)。綦毋张丢失了战车,跟上韩厥说:“请允许我搭乘您的战车。”上车,准备站立在左边或右边,寒厥用肘推他,让他站在身后。寒厥弯下身子,稳住车右的尸体(要是上面不认为他死了,那这里就是安抚车右的意思了)。逢丑父和齐侯趁机互换位置。将要到达华泉,骖马被树木绊住而不能行走。头几天,逢丑父睡在栈车里,有一条蛇爬到他身子下边,他用小臂去打蛇,小臂受伤,但隐瞒了这件事,由于这样,他不能用臂推车前进,这样才被韩厥追上。韩厥拿着马鞭走向马前,跪下叩头,捧着酒杯加上玉璧献上,说:“寡君派臣下们为鲁、卫两国请求,说:…不要让军队进入齐国的土地。?下臣不幸,正好在军队里服役,不能逃避军役。而且也害怕奔走逃避成为两国国君的耻辱。下臣勉强充当一名战士,谨向君王报告我的无能,但由于人手缺乏,只好承当这个官职。”逢丑父命令齐侯下车到华泉去取水。郑周父驾驭副车,宛茷(fèi)作为车右,装上齐侯逃走而免于被俘。韩厥献上逢丑父,郤克打算杀他,他喊叫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代替他国君受难的人,有一个在这里,还要被杀死吗?”郤克说:“一个人不怕用死来使国君免于祸患,我杀了他,不吉利。赦免了他,用来勉励侍奉国君的人。”于是就赦免了逢丑父。

齐侯免于被俘以后,寻找逢丑父,在敌军中三进三出。……晋军追赶齐军,从兵舆进入齐国,攻打马陉。齐侯派遣宾媚人把纪甗(一种铜制炊具)、玉磬和土地送给战胜诸国,说:“如果他们不同意媾和,就随他们怎么办吧。”宾媚人赠送财礼,晋人不同意,说:“一定要让萧同叔子作为人质,同时使齐国境内的田垄全部东向。”宾媚人回答说:“萧同叔子不是别人,是寡君的母亲。如果从对等地位来说,那也就是晋军的母亲。您在诸侯中发布重大的命令,反而说一定要把人家的母亲作为人质以取信,您又打算怎么对待周天子的命令呢?而且这样做就是用不孝来号令诸侯。《诗》说:…孝子的孝心没有竭尽,永远可以赐给你的同类。?如果用不孝号令诸侯,这恐怕不是道德的准则吧!先主对天下的土地定疆界、分地理,因地制宜,而作有利的布置。所以《诗》说:…我划定疆界、分别地理,南向东向开辟田亩。?现在您让诸侯定疆界、分地理,反而只说什么…田亩全部东向?,只管自己兵车的方便,不顾地势是否适宜,恐怕不是先王的政令吧!违反先王就是不合道义,怎么能做盟主?晋国的确是有过失的。四王统一天下,树立德行而满足诸侯的共同要求;五伯领袖诸侯,自己勤劳而安抚诸侯,使大家为天子的命令而服役。现在您要求回合诸侯,来满足没有止境的欲望,《诗》说:…政事的推行宽大舒徐,各种福禄都将积聚。?您确实不能宽大,丢弃了各种福禄,这对诸侯有什么害处呢?如果您不肯答应,寡君命令我使臣,就有话可说了:…您带领国君的军队光临敝邑,敝邑用很少的财富,来犒劳您的随从。害怕贵国国君的愤怒,军队战败。您惠临而求齐国的福祐,不灭亡我们的国家,让我们和贵国继续过去的友好,那么先君的破旧器物和土地我们是不敢爱惜的。您如果又不肯

允许,我们就请求收集残余,背靠自己的城墙再决一死战。敝邑有幸而战胜,也会依从贵国的;何况不幸而再战败,岂敢不惟命是听??”

鲁、卫两国劝谏说:“齐国怨恨我们了。他们死去和溃散的,都是宗族亲戚。您如果不肯答应,必然更加仇恨我们。即使是您,还有什么可追求的?如果您得到他们的国宝我们也得到土地,而祸难又得以宽解,这荣耀也就很多了。齐国和晋国都是由上天授与的,难道一定只有晋国一国吗?”晋人答应了,回答说:“下臣们率领战车,来为鲁、卫两国请求。如果有话可以向寡君父名,这就是君王的恩惠了。岂敢不惟命是听?”……秋七月,晋军和齐国宾媚人在爰姜(课本上为“爰娄”)结盟,让齐国人把汶阳的土田归还给我国。

晋侯梦大厉

晋景公梦见一个大恶鬼,头发披散拖到地上,拍着胸膛跳着脚说:“你杀了我的子孙,这是不义。我的请求已经得到天帝的允许了!”那人说着便打破宫门和寝门走了进来。晋景公恐惧,躲进内室。恶鬼又打破了内室的门。晋景公醒过来,召见桑田的巫人。巫人所说的和梦见的一样。晋景公说:“怎么样?”巫人说:“吃不上新麦子了。”晋景公病重,到秦国请医生。秦伯派臣缓去治病。还没有到达,晋景公梦见病变成两个小孩子,一个说:“这个人,是个好医生,恐怕会伤害我们,逃到哪儿好?”另一个说:“藏在肓的上面,膏的下面,能把我们怎么办?”医生到达,说:“病不能治了。在肓的上面,膏的下面,用艾烤不可以,用针刺够不着,药物的力量也达不到,不能治了。”晋景公说:“真是好医生啊!”馈送丰厚的礼物让他回去。六月丙午日,晋景公想吃新麦,让甸人进献,馈人烹煮。召来桑田的巫人,把新麦给他看,然后杀了他。将要进食,肚子发胀,上厕所,跌进厕所死了。有一个宦官梦见背了晋景公登天,等到中午,背了晋景公的尸体出

厕所,于是便把那宦官殉葬了。

祁奚救叔向

秋,栾盈逃亡到楚国。宣子杀了箕遗、黄渊、嘉父、司空靖、邴豫、董叔、邴师、申书、羊舌虎、叔羆(pí),囚禁了伯华、叔向、籍偃。有人对叔向说:“您得到了罪过,恐怕是不聪明的吧!”叔向说:“比起死和逃亡来怎么样?《诗》说:…自在啊逍遥啊,姑且这样来度过岁月?,这正是聪明啊。”乐王鮒去见叔向,说:“我为您去请求。”叔向不回答。乐王鮒退出,叔向不拜送。他的手下人都责备他。叔向说:“一定要祁大夫才行。”家臣头子听到了,说:“乐王鮒对国君说的话,没有不照办的,他想请求赦免您,您又不答应。这是祁大夫所做不到的,但您说一定要由他去办,这是为什么?”叔向说:“乐王鮒,使一切都顺从国君的人,怎么能办得到?祁大夫举拔宗族外的人不丢弃仇人,举拔宗族内的人不失掉亲人,难道独独会留下我吗?《诗》说:…有正直的德行,使四方的国家归顺。?他

老人家是正直的人啊。”

晋侯向乐王鮒询问叔向的罪过。乐王鮒回答说:“不丢弃他的亲人,他可能是参加策划叛乱的。”当时祁奚已经告老休养了,听说这情况,坐上传车而去拜见范宣子,说:“《诗》说:…赐给我们的恩惠没有边际,子子孙孙永远保持它。?《书》说:…智慧的人有谋略训诲,应当相信保护。?说到谋划而少有过错,教育

别人而不知疲倦的,叔向是具备的,他是国家的柱石,即使他的十代子孙有过错还要赦免,用这样来勉励有能力的人。现在一旦自身不免于祸而死,这不也会使人困惑吗?鲧被诛戮而禹兴起;伊尹放逐太甲又做了他的宰相,太甲始终没有怨恨的样子;管叔、蔡叔被诛戮,周公辅佐成王。为什么他要为了虎而被杀?您做了好事,谁敢不努力?多杀人干什么?”宣子高兴了,和他共乘一辆车子,向晋侯劝说而赦免了叔向。祁奚不去见叔向就回去了,叔向也不向祁奚报告得赦而就

去朝见晋侯。

叔孙豹论不朽

二十四年春,穆叔去到晋国,范宣子迎接他,询问他,说:“古人有话说,…死而不朽?,这是说的什么?”穆叔没有回答。范宣子说:“从前匄(gài)的祖先,从虞舜以上是陶唐氏,在夏朝是御龙氏,在商朝是豕韦氏,在周朝是唐杜氏,晋国主持中原的盟会的时候是范氏,恐怕就是说的这个吧!”穆叔说:“据豹所听到的,这叫做世禄,不是不朽。鲁国有一位先大夫叫臧文仲,死了以后,他的话世世不废弃,所谓不朽,说的就是这个吧!豹听说:…最高的是树立德行,其次是树立功业,再其次是树立言论。?能做到这样,虽然死了也久久不会废弃,这叫做三不朽。像这样保存姓、接受氏,用来守住宗庙,世世代代不断绝祭祀,没有一个国家没有这种情况。这只是官禄中的大的,不能说不朽。”

张骼辅跞致师

冬季,楚康王进攻郑国以救援齐国。攻打郑国东门,驻在棘泽。诸侯回军救援郑国。晋平公派张骼、辅跞向楚军挑战,在郑国寻求御者。郑国人为派遣宛射犬占卜,吉利。子太叔告诫他说:“大国的人,不能和他们分庭抗礼(意思就是他们不好打交道)。”回答说:“不论国家大小,地位的高低是一样的。”太叔说:“不是这样。小山上没有松柏。”(言小国毕竟不同于大国。)张骼、辅跞两个人在帐篷里,让宛射犬坐在帐篷外,两人吃过饭,才让他吃饭。让宛射犬架着广车(广车就是兵车)前进,自己坐着乘车(设座位可坐的车)跟着。快要到达楚军营垒,然后才登上广车,都蹲坐在装甲衣的木箱上弹琴。逼近楚营,宛射犬不跟这两人打招呼就疾驰而进。这两人才都从袋里取出头盔戴上,进入楚营,双双下车,抓起楚国人就扔出去,逮住俘虏挟在腋下。宛射犬没有等待就驱车出营。两人都一跃登车,抽出弓来射向追兵。脱险以后,又蹲坐在衣服箱上弹琴,说:“公孙(对射犬的敬称),同乘一辆战车,就是兄弟,为什么两次都不商量?”回答说:“前一回一心想冲进去,这一回是害怕了,顾不上商量。”两人都笑了,说:“公孙真是急性子啊!”

景公欲更晏子之宅

起初,齐景公要为晏子更换住房,说:“您的住房靠近集市,低湿窄小,喧闹多尘土,不能居住,请更换到高爽的房子里去。”晏子辞谢说:“君王的先臣在这里客身,下臣不足以继承先人,住在这样的房子对下臣已经是过分了。而且小人靠近市场,早晚能得到所需要的东西,这是小人的利益,哪里敢给里旅(旅是众的意思)添麻烦?”景公笑着说:“您靠近市场,知道物品的贵贱吗?”回答说:“既然以它为利,岂敢不知道呢?”景公说:“什么贵?什么贱?”当时景公滥用刑

罚,有出卖假腿的,所以晏子回答说:“假腿贵,鞋子贱。”……景公为此减省刑罚。君子说:“仁人的话,它的利益多么广大啊!晏子一句话,齐侯就减省刑罚。

《诗》说:…君子如果喜悦,祸乱差不多就会停歇。?说的就是这个吧!”

等到晏子去晋国,景公更换他的住宅,回来,就已经完成了。晏子拜谢以后,就拆毁了它而建造邻居的房屋,都像它原来的一样,让原来的住户回来,说:“俗话说:…不是住宅需要占卜,惟有邻居需要占卜。?这几位已经先占卜邻居了。违背占卜不祥。君子不去碰不合礼的事情,小人不去碰不祥的事情,这是古代的制度。我敢违背它吗?”最后还是要恢复他的旧房子,景公不同意。通过陈桓子请

求,景公才同意了。

叔向

叔向去见韩宣子,宣子正为贫困而发愁,叔向却向他表示祝贺。

宣子说:?我空有晋卿的虚名,却没有它的财产,没有什么可以和卿大夫们交往的,我正为此发愁,你却祝贺我,这是什么缘故呢??

叔向回答说:?从前栾武子没有百人的田产,他掌管祭祀,家里却连祭祀的器具都不齐全;可是他能够传播美德,遵循法制,名闻于诸侯各国。诸侯亲近他,戎狄归附他,因此使晋国安定下来,执行法度,没有弊病,因而避免了灾难。传到桓子时,他骄傲自大,奢侈无度,贪得无厌,犯法胡为,放利聚财,该当遭到祸难,但依赖他父亲栾武子的余德,才得以善终。传到怀子时,怀子改变他父亲桓子的行为,学习他祖父武子的德行,本来可以凭这一点免除灾难;可是受到他父亲桓子的罪孽的连累,因而逃亡到楚国。那个郤昭子,他的财产抵得上晋国公室财产的一半,他家里的佣人抵得上三军的一半,他依仗自己的财产和势力,在晋国过着极其奢侈的生活,最后他自身被陈尸在朝堂上,他的宗族也在绛邑被灭绝。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八个姓郤的有五个做大夫,三个做卿,他们的权势够大的了,可是一旦被诛灭,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们,只是因为没有德行的缘故!现在你有栾武子的清贫境况,我认为你能够继承他的德行,所以表示祝贺,如果不忧虑道德的不曾建树,却只为财产不足而发愁,要表示哀怜还来不及,哪里还能够祝贺呢??

宣子于是下拜,并叩头说:?我正在趋向灭亡的时候,全靠你拯救了我。不但我本人蒙受你的教诲,就是先祖桓叔以后的子孙,都会感激你的恩德。?

勾践灭吴

越王勾践退守会稽山后,就向全军发布号令说:?凡是我的父辈兄弟及全国百姓,哪个能够协助我击退吴国的,我就同他共同管理越国的政事。?大夫文种向越王进谏说:?我听说过,商人在夏天就预先积蓄皮货,冬天就预先积蓄夏布,行旱路就预先准备好船只,行水路就预先准备好车辆,以备需要时用。一个国家即使没有外患,然而有谋略的大臣及勇敢的将士不能不事先培养和选择。就如蓑衣斗笠这种雨具,到下雨时,是一定要用上它的。现在您大王退守到会稽山之后,才来寻求有谋略的大臣,未免太晚了吧??勾践回答说:?能听到大夫您的这番话,怎么能算晚呢??说罢,就握着大夫文种的手,同他一起商量灭吴之事。

随后,越王就派文种到吴国去求和。文种对吴王说:?我们越国派不出有本领的人,就派了我这样无能的臣子,我不敢直接对您大王说,我私自同您手下的臣子说:我们越王的军队,不值得屈辱大王再来讨伐了,越王愿意把金玉及子女,奉献给大王,以酬谢大王的辱临。并请允许把越王的女儿作大王的婢妾,大夫的女儿作吴国大夫的婢妾,士的女儿作吴国士的婢妾,越国的珍宝也全部带来;越王将率领全国的人,编入大王的军队,一切听从大王的指挥。如果您大王认为越王的过错不能宽容,那末我们将烧毁宗庙,把妻子儿女捆绑起来,连同金玉一起投到江里,然后再带领现在仅有的五千人同吴国决一死战,那时一人就必定能抵两人用,这就等于是拿一万人的军队来对付您大王了,结果不免会使越国百姓和财物都遭到损失,岂不影响到大王加爱于越国的仁慈恻隐之心了吗?是情愿杀了越国所有的人,还是不化力气得到越国,请大王衡量一下,哪种有利呢??吴王夫差准备接受文种的意见,同越国订立和约。吴王的大夫伍子胥劝阻说:?不行!吴国同越国,是世代互相仇视,互相攻伐的国家,三条江河环绕着两国的国土,两国的人民都不愿迁移到别的地方去,因此有吴国的存在就不可能有越国的存在,有越国的存在就不可能有吴国的存在。这种势不两立的局面是无法改变的。我还听说,旱地的人习惯于旱地的生活,水乡的人习惯于水乡的生活,那些中原的国家,即使战胜了它们,我国百姓也不习惯在那里居住,不习惯使用他们的车辆;那越国,如若战胜了它,我国百姓既习惯在那里居住,也习惯使用它们的船只,这种有利条件不能错过啊!希望君王一定要灭掉越国;如果放弃了这些有利条件,一定会后悔莫及的。?

越国打扮了八个美女,送给吴国的太宰嚭,并对他说:?您如果能宽恕越国的罪过,同意求和,还有比这更漂亮的美女送给您。?于是太宰嚭向吴王进谏说:?我听说古时攻打别国的,对方屈服了就算了;现在越国已向我们屈服了,还有什么要求呢??吴王夫差采纳了太宰嚭的意见,同越国订立了和约,让文种回越国去了。

越王勾践向百姓解释说:?我没有估计到自己力量的不足,去同强大的吴国结仇,以致使得我国广大百姓战死在原野上,这是我的过错,请允许我改正!?然后埋葬好战死的士兵的尸体,慰问负伤的士兵;对有丧事的人家,越王就亲自前去吊唁,有喜事的人家,又亲自前去庆贺;百姓有远出的,就亲自欢送,有还家的,就亲自迎接;凡是百姓所憎恶的事,就清除它,凡是百姓急需的事,就及时办好它。然后越王勾践又自居于卑位,去侍奉夫差,并派了三百名士人去吴国做臣仆。勾践还亲自给吴王充当马前卒。

越国的地盘,南面到句无,北面到御儿,东面到鄞,西面到姑蔑,面积总共百里见方。越王勾践召集父老兄弟宣誓说:?我听说古代的贤明君主,四面八方的百姓来归附他就象水往低处流似的。如今我无能,只能带领男女百姓繁殖人口。?然后就下令年轻力壮的男子不许娶老年妇女,老年男子不能娶年轻的妻子;姑娘到了十七岁还不出嫁,她的父母就要判罪,男子到了二十岁不娶妻子,他的父母也要判刑。孕妇到了临产时,向官府报告,官府就派医生去看护。如果生男孩就赏两壶酒,一条狗;生女孩,就赏两壶酒,一头猪;一胎生了三个孩子,由官家派给乳母,一胎生了两个孩子,由官家供给口粮。嫡子为国事死了,免去他家三年;庶子死了,免去他家三个月的徭役,并且也一定象埋葬嫡子一样哭泣着埋葬他。那些孤老、寡妇、患疾病的、贫困无依无靠的人家,官府就收养他们的孩子。那些知名之士,官家就供给他整洁的住舍,分给他漂亮的衣服和充足的粮食,激励他们为国尽力。对于到越国来的各方有名人士,一定在庙堂上接见,以

示尊重。勾践还亲自用船装满了粮食肉类到各地巡视,遇到那些漂流在外的年轻人,就供给他们饮食,还要询问他们的姓名。勾践本人也亲自参加劳动,不是自己种出来的东西就决不吃,不是自己妻子织的布就不穿。十年不向百姓征收赋税,百姓中每家都储存了三年的口粮。

这时,全国的父老兄弟都向越王勾践请求说:?从前,吴王夫差让我们的国君在诸侯之中受屈辱,如今我们越国也已经上了轨道,请允许让我们报这个仇吧!?勾践辞谢说:?过去我们被吴国打败,不是百姓的过错,是我的过错,象我这样的人,哪里懂得什么叫受耻辱呢?请大家还是暂且不要同吴国作战吧!?(过了几年)父老兄弟又向越王勾践请求说:?越国四境之内的人,都亲近我们越王,就象亲近父母一样。儿子想为父母报仇,大臣想为君王报仇,哪有敢不竭尽全力的呢?请允许同吴国再打一仗吧!?越王勾践答应了大家的请求,于是召集大家宣誓道:?我听说古代贤能的国君,不担心军队人数的不足,却担心军队士兵不懂什么叫羞耻,现在吴王夫差有穿着用水犀皮做成的铠甲的士兵十万三千人,可是夫差不担心他的士兵不懂得什么叫羞耻,只担心军队人数的不足。现在我要协助上天灭掉吴国。我不希望我的士兵只有一般人的血气之勇,而希望我的士兵能做到命令前进就共同前进,命令后退就共同后退。前进时想到会得到奖赏,后退时想到会受到惩罚,这样,就有合乎常规的赏赐。进攻时不服从命令,后退时不顾羞耻,这样就有了合乎常规的刑罚了。?

于是越国就果断地行动起来,全国上下都互相勉励。父亲勉励他的儿子,兄长勉励他的弟弟,妻子勉励她的丈夫。他们说:?哪有象我们这样的国君,我们哪能不愿战死在疆场上呢??所以首战就使吴国在囿地吃了败仗,接着又使他们在没地受挫,在吴国国都的郊野又把吴军打得大败。于是越国就灭掉了吴国。

冯谖客孟尝君译文

齐国有位名叫冯谖的人,贫穷不能养活自己,他让人嘱托孟尝君(姓田名文,齐国贵族,湣王时为相,?孟尝君?是对他的封号,素以好养士而闻名,与魏信陵君、楚春申君、赵平原君并称战国四公子)说愿意到孟尝君门下充当食客。孟尝君问:?他爱好什么??回答说:?他没什么爱好。?又问:?他有何才干??回答说:?他没什么才能。?孟尝君笑了笑接受他,说:?好吧。?

手下办事的人因孟尝君认为他卑贱,(所以)给他吃粗劣的饭菜。过了不久,冯谖靠著柱子,用手指弹著他的佩剑,唱道:?长剑(铗:剑柄,这里指代剑)回去吧!(在这儿)没鱼吃。?手下的人把这事告诉了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吃,照门下一般客人看待。?过了不久,冯谖又靠著柱子弹著剑,唱道:?长剑回去吧!(在这儿)没有车。?左右的人都笑他,又把这话告诉了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准备车马,照门下出门可以乘车的门客对待。?于是冯谖坐著他的车子,高举宝剑,去拜访他的朋友说:?孟尝君把我作门客看待了!?后来又过了不久,冯谖又弹起他的剑,唱道:?长剑(咱们)还是回去吧!(在这儿)无法养家。?手下办事的人都厌恶他,认为这人贪心不足。孟尝君知道后就问:?冯先生有亲属吗??回(对:多用于下对上的回答或对话)答说:?有位老母。?孟尝君就派人供应她的饮食、用度,不使她感到缺乏。于是,冯谖就不再唱了。

后来,孟尝君拿出文告,询问他的门客:?谁通晓会计、能为我收债于薛呢??冯谖签名说:?能。?孟尝君以此人为怪,问:?这是谁呀??左右的人说:?就是唱那个‘长铗归来’的人。?孟尝君笑道:?这位客人果真有才能,我对不起他,

还从来没有见过面呢!?立即派人请冯谖来相见,道歉说:?我被事务搞得很疲劳,心乱于忧愁;而(我)软弱无能,整天沉溺国家大事,得罪了您。您不以此事为羞耻,竟然想要替(我)往薛地收债吗??冯谖回答道:?愿意去。?于是套车,整理行装,载上债据而动身。告辞说:?债收全部收了,用所收的债款买什么动西归来??孟尝君说:?就看我家所缺少的东西。?

冯谖赶车到薛去,派官吏召集百姓中该还债的人都来合验债据。债据全部合验完毕,他站起来,假传(孟尝君的)命令,把债款赐给众百姓,就烧掉那些债券,百姓高呼?万岁?。

冯谖一直赶著车(指毫不耽搁)到达齐都临淄,早晨就求见孟尝君。孟尝君以冯谖的迅速返回为怪,穿好衣服戴好帽子见他,问:?债全都收完了吗?回怎么这么快??冯谖说:?全都收了。??买什么回来了??冯谖说:?您说‘看我家缺什么’,我私下考虑您宫中充实珍宝,猎狗、骏马充实于外面的马房,美女充实于堂下陈放财物、站列婢妾的地方;您家里所缺的,是义这种东西罢了!我私自为您买了义。?孟尝君道:?怎么买义??冯谖道:?现在您有小小的薛地,不安抚(百姓),以薛地百姓为己子,凭籍商贾之道取利于薛地的百姓。我私自假造您的命令,把债款赏赐给众百姓,顺便烧掉了契据,百姓欢呼‘万岁’。(这)就是我用来为您买义的方式啊。?孟尝君不高兴,说:?呵,先生算了吧。?一周年,齐湣王对孟尝君说:?我不敢让先王的臣子作我的臣子。?孟尝君(只好)前往他的封地薛去。距离薛地还有百里没到,薛地的人民扶老携幼,迎接孟尝君在半路上。孟尝君回头看著冯谖:?先生替我买义的道理,今天才见到了。?冯谖说:?狡猾机灵的兔子有三个洞,才能免遭死患;现在您只有一个洞,还不能把枕头垫得高高地躺著(指放松戒备)。请让我再去为您挖两个洞吧。?孟尝君应允了,就给予五十辆车子,五百斤黄金。冯谖向西去魏国(因迁都大梁,故又称梁)活动,他对魏惠王说:?齐国放逐他的大臣孟尝君到所处,哪位诸侯先迎住他,可使其国家富庶而军事强大。?于是惠王空出上位(指相位),让原来的相作了上将军,派使者(带著)黄金千斤,百辆车子,去聘请孟尝君。冯谖先赶车回去,告诫孟尝君说:?千斤黄金,很重的聘礼了;百辆车子,(这算)显贵的使臣了。齐国君臣大概听说这事了吧。?魏国的使臣往返了三次,孟尝君坚决推辞而不去。

齐湣王听说这一消息,君臣上下十分惊恐,派遣太傅(辅佐国君的官,次于太师)携带千斤黄金、绘有文采的车子两辆(驷:配有四匹马的车子)、佩带的剑一把,封好书信,向孟尝君道歉说:?我没有福气,遭受了祖宗神灵降下的灾祸,深信于巴结迎逢的臣下,得罪了您。我不值得您来辅佐,希望您顾念齐国先王的宗庙,姑且回到国都来,治理全国的百姓吧。?冯谖告诫孟尝君道:?希望(你)向齐王请求赐予先王传下来的祭祀祖先使用的礼器,在薛地建立宗庙(古典重视宗庙,薛地有了先王的宗庙,齐王就必须加以保护,这样孟尝君的地位就更加巩固了)。?宗庙成就,冯谖回报孟尝君:?现在三个洞已经营造好,您可以高枕作乐(无后顾之忧)了。?

孟尝君当了几十年相国,没有遭到丝毫祸患,(这都是)冯谖的计谋(所赐)啊。

陈轸去楚之秦

陈轸离开楚国来到秦国,张仪就对秦惠王说:?陈轸身为大王的臣子,竟然经常把秦国的国情泻露给楚国。我不愿跟这样的人同朝共事,希望大王

能把他赶出朝廷。如果他要想重回楚国,希望大王杀掉他。?惠王说:?陈轸怎么敢去楚国呢??

秦惠王召见陈轸并询问他说:?寡人愿意尊重贤卿的意见,只要贤卿说出要到哪里,寡人就为你准备车马。?陈轸回答说:?我愿意去楚国!?惠王说:?张仪认为你必然去楚国,而寡人也知道你将去楚国,何况如果你不去楚国,又将在哪里安身呢??陈轸说:?如此我离开秦国以后,必然故意要去楚国,以顺从大王和张仪的策略和判断,而且可以表明我与楚国的真正关系。楚国有一个人娶了两个妻子,有人去勾引他年老的妻子,年老的就骂起来明确拒绝;勾引年轻的妻子时,她就欣然顺从了。没有多久,这个拥有两个妻子的男人死了,有个客人问勾引者说:‘在这两个寡妇当中,你是娶那个年老的还是年轻的?’勾引者回答说:‘我娶年老的!’客人问:‘年老的曾经骂过你,而年轻的却服从了你,你为什么反倒喜欢年老的呢?’勾引者说:‘当他们做别人妻子时,我希望她们接受我的勾引;反之,如果做了我的妻子以后,我就喜欢当初不接受我勾引的那个。’现在楚王是位贤明君主,而宰相昭阳也是一位贤明的大臣。我陈轸身为大王的臣子,如果经常把国事泄露给楚王,那么楚王必定因为上述的道理不收留我,而昭阳也不愿意跟臣同朝共事。我如果离秦去楚完全可以表明我到楚国去不是要帮助他们。?[1]

陈轸走出以后,张仪进来问秦惠王说:?陈轸到底要往哪里去??惠王说:?那个陈轸真是天下的辩士呢,他仔细地看着我说:‘我陈轸一定要到楚国去。’我实在对他无可奈何。便问他;‘你一定要到楚国去,那么张仪的话果然是真的了!’陈轸说:‘不但张仪这么说,就是路人也都知道。从前伍子胥尽忠于吴王,天下的国君都想要他做臣子;孝己敬顺他的父母,天下的父母都想他做儿子。所以,卖给别人做仆妾的人,不出里巷就有人要的,一定是好仆妾;被人遗弃的妇人,仍旧嫁在她的乡里的,也一定是好女人。我陈轸如果不忠于大王您,楚国还要我做什么呢?忠心的人还将被人撵走,我不到楚国,还能到哪里去呢’??秦惠王认为陈轸说得很对,便好好地对待他了。

昌国君乐毅

古代汉语上册译文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