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

下一页

下一页

晚上和朱城南聊天,他喝着酒,见我来了便兴奋不已的要跟我讲故事。

他说,他爷爷年轻的时候很能喝,是名干部,开着全城为数不多的吉普车去乡镇监督工程。晚上,总离不了饭局,城南说他最喜欢他爷爷那句霸气到家的话,只要伸手把腰带再放两个扣,就还能战斗俩小时,最后陪酒的乡领导们没有一个能不扶墙自个儿走出去的。而他的奶奶,也是名干部,端庄大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说到他爷爷和奶奶之间的感情,城南总是很自豪,奶奶随爷爷来到他乡,扎根,生活,那个年代起初也吃了不少苦,他爷爷和奶奶的感情很好,每次他爷爷喝醉酒,回到家,奶奶总是很小心体贴的伺候,当然,这是城南爷爷讲给他听的,这种感情生活,城南说是他一直追求的。

幸福的几十年的时光转眼而逝,城南说那年雪很大,他奶奶患了肿瘤,恶性的,去大城市化疗,留下了那个对城南来说充满温馨充满爱的院子,那时的城南大冬天的去奶奶家院子里堆雪人,用他自己的方式去给从小把他带大的奶奶祝福。

说到这,城南端起酒杯,举到齐眉高,有些迷离的看着……

“你知道吗”,城南一下子晃了我一大跳,又两眼泛光的继续说道,

街坊邻居都知道他奶奶有两个宝贝孙子,都不省心,大的很淘,偷了钱去买大连万达的球衣,回来被他爸知道了揍得遍体鳞伤,还把球衣撕成了两片,是他奶奶一针一线的缝了起来,那是他哥,城南只记得奶奶缝一针,就让他哥说句我错了,后来他哥说着说着就哇哇哭了起来,而在一旁的城南竟然哈哈笑了……

小的当然就是城南,城南爸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吵架,辛亏和他奶奶家离得不远,他总是世界末日般的光着脚跑去奶奶家避难,奶奶知道后,说了句孩子别哭,拿了根擀面杖拉着城南的手就去找他爸妈算账……

“你在听吗”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