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业史考试题型和重点

简答题:

文革的文学的特征:文学思维极端化(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的极端化思想泛滥成灾。文艺完全佑属于阶级的政治权力话语之中。)文学主体缺失化(文学的审美性、多样性丧失殆尽。主题单一、主题先行,手法单一,手法定势。文艺政治化文学(文学成为绝对效忠于政治和政治阴谋的工具。文艺沦为政治体制化的产物,政治的奴仆和婢女,文学彻底丧失了艺术性、思想性、精神性、批判性)。文艺批评简单化(以政治运动的“大批判”取代文艺批评的交流、申辩;以“棍子”(文化杀手)似的绝对化,上纲上线,一棍子打死的做法进行文艺批评。)

伤痕文学的特征:1、从社会意义上来说,'伤痕文学'是对文革的整体否定。即,它不仅是对文革中的政策及其造成的恶果的否定,而且是对文革及其之前的'瞒'和'骗'的创作方法的否定,从而恢复了文学的'真实性。2、在'伤痕文学'中,人们发现的久违了的悲剧精神。在极左路线严格规定文学只能'歌颂现实'的情况下,几十年来,悲剧意识在文学中已经被迫消失。而到了文革结束,蒙受了巨大灾难的人民萌发的第一种情感就是对这场具有深刻社会性的大悲剧的悲哀与愤懑。于是,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首次出现了以悲剧形式来反映社会主义的文学思潮'伤痕文学'。在'伤痕文学'中,开始注重对普通人的刻划,从而摆脱了十七年和文革中文学只能反映'工、农、兵'甚至只能以'英雄人物'为创作重心的教条规定,在表现对象上,出现了空前的广泛性。作品中塑造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小人物形象,如《啊!》中的知识分子吴仲义、《月兰》中的农村妇女月兰。然而,做为刚刚摆脱的文革僵死的创作模式的文学先声。

1980年代后期文学思潮:文学批评方法的更新问题成为文学界的热门话题。?关于文学主体性的讨论。?关于文化“寻根”思潮。?关于“重写文学史”。?先锋文学的实验。?新写实主义。

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文学:20世纪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文学的出现打破了传统小说的陈规,它另辟蹊径,特立独行的写作对世界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20世纪英国和美国的短篇小说充分体现了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总体特征及艺术手段,在叙述手法和写作特点上进行了改革及创新。并且这两个时期的小说在诸多方面存在着相似的特点,又在本质上有所区别。联系:首先,现代主义文学和后现代主义文学都属于现代派文学的分支,它们主张“作家退出作品”,摆脱了传统小说叙述中“作者无所不知”的叙述方式。其次,现代主义小说与后现代小说都崇奉形式,可以说二者都属于形式主义创作。区别:“拼贴”是现代派作家普遍使用的一种叙述形式,将看起来毫不相干的单一部分构成一个和谐整体画面。相较之下,后现代派作家手中的拼贴,却保持文章中各个部分散乱的状态,也并不把它们纳入一个统一的整体中。后现代主义在创作和表现手法上,遵循着强烈的“本体论”创作观念,他们对自然和社会中事物的本质,以及对人,对社会及一切客体,只是进行阐述,并不加以评价,也不把自己的主观意念主强加在叙述的客体上,他们让读者自己去思考归纳其作品的审美价值与内涵。后现代主义文学跨越了真实与虚构的边界。例如在小说《公园》中,主人公本来是在读书,书中描写男主人公如何要被谋杀,但结尾处读书的人却是被谋杀的对象。这大大超出我们所想。所以后现代主义文学模糊了真实与虚构的边界。

巴金《随想录》:《随想录》突出的表现了作家具有震撼力的批判与自我批判精神。把《随想录》作为“一代作家留给后人的遗嘱”,是“文革的博物馆”,从生活思想的深层次探究了“文革”发生的根本原因,因此反封建成为《随想录》的一个重要主题。《随想录》表现了作家严以律己、解剖自我的自审意识和自省精神。作家奉行“讲真话”、“挖掘自己的灵魂”,作品成为作家高尚人格风范和知识分子良知良心的体现。作家的忏悔以现时态的文化观念为参照,将个人的自省与民族的反思结合,将个人批判与社会批判结合,使作品具有思想史的意义和文化史的价值。

《随想录》还具有十分重要的文体价值。恢复了散文的真人、真事、真情、真理、真心灵的表现,使《随想录》在现代散文史上成为里程碑式的作品。是“力透纸背、情透纸背、热透纸背”作品。

文学商业化思潮的表现:①作家世俗化,不少作家下海、经商,由传统文人转变为经济型文化人。 ②作家为钱写作,于是出现了期货作家、企业文学和货币评论。③作家采用商业手段,自我包装,自我推销。④亚文学、软文学充斥市场。所谓“亚文学”,是指武侠、言情、法制、纪实之类以消遣娱乐为主要功能,以赢利为主要目的文学;所谓“软文学”主要是指那些闲适性文学。⑤严肃文学媚俗化,如“布老虎丛书”的名号就显示出一种讨人喜欢的姿态。《废都》的一些媚俗性描写搭配,也很能说明问题。⑥创作队伍的分化流失,等等。这些当然只是被人顺手开列的几条,除此之外,以下几点尤应引人重视。

《红岩》中的江姐形象:她在工作中兢兢业业、积极开拓,被捕后坚贞不屈、顽强地与敌斗争,直到壮烈牺牲。《红岩》中体现了她爱国,宁死不屈,义愤填膺,大义凛然,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忠于理想,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大义凛然的革命风貌,江竹筠这位看似文弱的女性有那样坚强的表现,是由于对旧社会及其代表国民党反动派的极度仇恨,也是由于对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的无限向往。在江竹筠身上,寄托了革命的英雄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两种精神的融合。

《青春之歌》中林道静:是一个由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转变为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革命典型,地主阶级出身,封建阶级,资产阶级的教育,生母的悲惨身世及异母的非人虐待,使她有可能成为革命战士,然而历程又是十分艰难的,其历程主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苦闷彷徨阶段(出走),林道静为抗婚而离家出走,幻想到社会上寻求个人出路,然而残酷的现实使得林道静只能以死抵抗,这表现出当时知识分子走投无路的真实写照。第二,追求探索阶段,在共产党员卢嘉川的思想启发下,林道静毅然与余永泽决裂,走上了革命道路。第三,成长阶段,在革命斗争中,林道静不断地改造旧我,铸造崭新的灵魂,成为一名合格的革命战士。在这三个阶段中,林道静主要经历了三次决裂,第一次为了寻求个人的解放,与封建家庭决裂,第二次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与封建阶级决裂,第三次为了整个民族的解放,与旧我决裂。林道静形象的典型意义在于说明了,当代知识分子只有把个人命运同国家命运民族命运联系起来,才可能有个人出路。激越青春,民族危难,革命战争,坎坷爱情,造就了坚强,隐忍,富有理想和追求的林道静。

余秋雨文化散文的特点形象:特点:1)文化主题,打破了以往以由说理的模式,赋予山水以文化内容2)理性成分的加强和深化,借助山水风物寻求文化灵魂和人生真谛

三、论述题:

1论述1990年代乡村小说的变异与走向:当下的农村和农民问题,过去那种朴素的、善恶之间的简单比较,已经不能提供恰切的答案。这是因为,随着中国社会的现代化、经济化和全球化过程的逐渐加深,中国的农村也随之发生变化,它已不是过去的农民简单的附着在土地上、以土地为本体的自然经济,而是带有更多的“商品经济”的后乡村性性质,随之,普通农民的生活方式、思想观念、伦理道德等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的农村已经进入后乡村时代,大部分农民于是也多少表现出与之相应的后农民性的特征。对于这种变化,我们应用新的立场和视角进行观察和思考。作为对生活反映的乡村小说也正在发生着一场价值观念的变革,并且,整个文学的叙事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显然,传统的乡村叙事正趋于终结。农民过去崇拜的是土地,现在崇拜的则是金钱。现在是拜金主义盛行。在金钱观的支配之下,中国的乡村已经渐趋进入后乡村时代,传统的农民也随之进入后农民性时代,这些都将最终决定着传统乡村小说叙事的终结与未来走向。在后乡村小说的叙事形式中明显透露出作家们精于反讽的智慧,并有了创造性的发展。在他们笔下,反讽则具体表现为一种非牧歌、非悲剧、非政绩式的表现形式。

2.怎样看待琼瑶小说所宣传的纯情:绝大多数评论者认为,琼瑶小说和影视剧描述了认识金额最美好的亲情、友情、爱情,反映了中国式的人生、人情味和传统的伦理道德、宣扬了仁慈、博爱的人道主义,构筑了一个纯情至上的理想生活世界;她摒弃色情、拒绝低俗、尊重道德、强调自主自由,具有健康、快乐、向上的人文关怀品格、达到了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我个人是非常赞同和欣赏琼瑶小说的。琼瑶的笔法细腻、婉约、文辞华美、温婉富丽、情意真切,故事情节曲折波澜,引人入胜,主人公的描写深刻、到位,读来感慨良久,百感交集。没有胡编乱造的粗糙感、低俗娇糙的劣质感,而是雅俗共赏,真情实感。无论是《梅花烙》、《在水一方》,还是众人熟知的《一帘幽梦》,家喻户晓的《还珠格格》,这些作品都被翻拍成了电视剧,成为经典言情剧的代表。没有琼瑶笔下的经典,就没有那部万人空巷的”还珠“。所以无论如何,首先琼瑶本人文学积累的素养,使得她的文辞区别于金庸、古龙,而独树一帜,再加上她感于创作、感于憧憬,以及她的思维灵活,内心善感,浪漫感性,让他有勇气开创”言情“,还有她的自身经历、婚姻的失望,让她拥有了创作素材,在这一领域里天马行空、自由创作,将爱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但是琼瑶的那个年代已经逝去,在当今的社会,琼瑶的思想无法与时俱进,导致她的小说被冠以”滥情“”恶俗“等头衔。无法占得”高雅艺术作品“的一席之座。可以承认的是,小说确实承载着促进读者思想进步,诗人顿悟的使命和作用,所以琼瑶的小说慢慢地退居为小众人物的读物。因而在这个竞争型的社会中,爱情不再那么神秘和束缚,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自由和开明。爱情也不再如此的浪漫和轰轰烈烈,它开始迎合社会,逐渐的现实。试想,没有了幻想和憧憬,一切都现实化,琼瑶小说赋予爱情的真谛和境界,哪能再轻易的走进大众心里。同样的作品在不同时代,它的价值和地位肯定不一样,所以不是琼瑶的作品变了,而是这个时代不一样了。琼瑶的小说曾开创了一个时代,这样的地位和影响在一代人心里永远是不可磨灭的印迹,它的好与坏,我们应该客观的看待。尽管她的后期作品有着情节重复、老套、故意煽情、细节复制等毛病。但这不能成为左右我们思想的借口,毕竟它的艺术价值,文学地位已经得以铭记,剩下的就该拿我们自己的心去评判。

.金庸小说与香港城市文化的关系:1)香港的城市文化和金庸个人的生活经历造就了金庸小说特有的社会文化背景。2)金庸“少年成长”与“流浪汉”式的武侠小说,正是他自己在香港为核心的东亚生存成长环境中的心灵镜像。金庸的小说里结构出来的“魔教西来,天下五绝,少林寺、武当山与武林盟主并起,绿林、庙堂与江湖三足鼎立”的江湖图景,正是以香港为核心的华人都市的生存隐喻。他发明的“蛤蟆功”、“打狗棒法”、“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北冥神功”等武功,也是当地市民由东西方文化里借鉴智慧,努力生存,

打造新城的生命力的象征。

4.1990年代文学的价值裂变:一、文学失去社会轰动效应,进入平静而寂寞的发展时期。

二、文学逃逸社会话语中心,开始向边缘话语漂移。。所谓社会话语中心,这里不是指政治话语,而是指新时期以来的知识分子中心话语——现代派神话,比如对西方文化的积极认同,对本土文化和现实的激烈批判等等。三、商业主义大潮突起,“精英”文化受挫。

杨朔散文特点:杨朔的散文追求在两个层面上矛盾,一是内容的时代感,二是形式的诗意性。这就让他陷入两难。要以令个人感动的真情写非个人的时代画面,因此形成散文诗意画面美与个人情感假的悖反,给人强烈的作文感,(立意新颖、结构精巧、诗意盎然、语言精美)诗意美。结构美:开头设悬念语言美:凝练洒脱、优美清婉。

《白鹿原》的创作特色:小说《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细腻地反映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全书浓缩着深沉的民族历史内涵,有令人震撼的真实感和厚重的史诗风格。塑造了一系列典型的悲剧人物形象。白嘉轩是一个“从历史文化背景中走出来的组长形象”,他有固执迂腐的一面,也有维系封建社会几千年历史的民族精神,然而在新旧交替的时代,他所代表的阶级必然要走向失败,他的人生随着这一阶级的逐渐消亡而充满悲剧性质。高超的叙事艺术:在叙事结构上,作品一方面采用多线索交叉并进的方式,在错综复杂的故事叙述中,还采用环环相套的方法;在另一方面,又表现出主体线索突出,脉络清晰的特点,围绕着白鹿两家的明争暗斗,不仅展现了白鹿村宗法制度森严的家族历史,同时展示了中国社会历史的变迁,白鹿原是中国社会历史的一个缩影。小说结构独特:作品以文化视角切入,将封建宗教社会的伦理道德和阶级对立多角度、多层次巧妙地糅合在一起,从而更容易全面真实地还原历史,《白鹿原》采用“通过一个阶级社会来映现整个社会”的方法,他以民族心史为架构,以宗法文化的悲剧和农民式的抗争作为主线来结构全书。语言通俗易懂,具有强烈的地域色彩语言鲜活传神,于质朴中渗透出文件乡土文化的气息和地域语言的特点。表现手法多样:《白鹿原》仍然坚守了传统现实主义对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塑造,同时又吸收和借鉴了西方文学的优秀成果,不断发展和创新,再加上象征手法的运用,增强了小说的诗性光辉

《林海雪原》传奇性特点:《林海雪原》内容是讲述富有传奇特色的革命英雄故事,最早由王燎荧在评价《林海雪原》时首次提出,其特点是第一以描写局部的游击战争为主,第二注重传奇的审美意味,第三重情节的传奇性。传奇性题材。一个36人的解放军小军队深入茫茫林海雪原,与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周旋,最后全歼敌人。曲折的传奇性经历:传奇性的情节结构。主要描写三个故事:A,奇袭艿头山,消灭许大马棒;B,智取威虎山,消灭座山雕;C,绥芬甸子大周旋,消灭马西山和侯殿坤。三个故事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大故事中又套小故事,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传奇性的英雄人物塑造:少剑波:全书的中心人物,年轻的指挥者,具有儒将风范,多谋善断,才智过人,在第一章中,三天内救出20多名被捕同志的孤胆英雄。兵分三路的战略部署、消灭九彪的大胆计划、草甸遇刺的随机应变

杨子荣:最具光彩的传奇英雄,孤胆英雄,假扮土匪收胡彪打进座山雕内部,获得座山雕信任,最为精彩的是小炉匠滦平上山后,杨子荣从容镇定、临危不乱,最后取得胜利。杨子荣是中国当代文学画廊里不可多得的富有智慧和勇敢的孤胆英雄。栾朝佳---跨谷飞涧、刘训仓---力大无比,腿力过人。反面人物同样具有传奇色彩:座山雕、许大马棒、蝴蝶迷传奇的地域背景。茫茫林海雪原、奇冷的环境、巨石倒悬的鹰嘴崖、暗藏杀机的河神庙、阴森恐怖的威虎山、迷茫死寂的绥芬草甸子等。文学语言中运用的文学色彩:语言口语化,有评述意味,大胆运用夸张手法,大量运用民谣、俗语、山歌、俚语等。总之,上述部分构成了《林海雪原》的传奇性风格,作者将传奇性和现实性、必然性和偶然性统一起来,从而使这个“突破险中险、历经难中难、发挥智上智、战胜魔中魔”的故事合情合理。突破了一般军事题材小说的描写,将新英雄传奇创作推向一个新的艺术高度。

《致橡树》的思想艺术特点:思想:《致橡树》中主人公是以“木棉”这一树的形象出现的,以“木棉”的独体意象来对比“凌霄花”、“鸟儿”“泉源”、“险峰”、“日光”、“春雨”等意象群,一反传统的思维模式,不再歌咏它们的美好,而是用了一系列限制性词语——“绝不像”、“绝不学”、“也不止像”、“甚至”等,对它们予以否定。这些带有极端色彩的词语也传达出了这样鲜明的信息:抒情主人公是以有着独立人格的女性形象来告白她爱情的诉求,热情而坦城地歌唱了诗人独立、自由的人格理想。艺术特色:1)在艺术表现上,诗歌采用了内心独白的抒情方式,坦诚、开朗地倾诉了自己爱情的热烈、诚挚和坚贞,表达了爱的理想和信念。2)用暗示、整体象征的手法,注重诗歌意象的组合,从而给诗歌带来了朦胧美、含蓄美、弹性美。诗歌以整体象征的手法构造意象,以“橡树”、“木棉”的整体形象对应地象征爱情双方的独立人格和真挚爱情,一方面使得哲理性很强的思想、意念得以在亲切可感的形象中生发、诗化;另一方面使作品的题旨不局限于爱情的视野,从橡树与木棉的意象构成中同样可以合理地引申出人与人之间相互同情、相互理解、相互信任,同时又以平等的地位各自独立这种道德理想。3)本诗还较好的使用了排比、对比等其他修辞手法。这些手法的运用,使诗歌具有饱含激情,层层推进,富有力度的艺术效果。

寻根文学的显著特点:具有现代意识,以现代意识关注历史,反思传统文化,重铸民族灵魂,探寻中国文化重建的可能性;呈现出鲜明的地域特点;创作手法上传统和现代相融合。

局限:是对于“根”的理解的静止性和非历史性,导致了一些作家一味的沉迷于古、俗、粗、野之中,表现出贵远贱今、向虚背实的倾向。

陆文夫小说创作的特点:题材领域敢于冲击禁区;民风民俗与地域文化魅力;针砭时弊的准确性;细腻的心理描写与浓郁的幽默感。

高晓声小说创作的特点:

善于写乡土题材,表现农民的生活和命运变迁;创作手法以现实主义为主,融合了西方小说技巧(心理分析、意识流等);善于运用多种手段、个性化的细节和幽默的语言来表现人物的性格和精神世界,塑造了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

汪曾祺小说创作特点:

乡土风俗画描写与对传统古典美学境界的钟爱;超脱的人生境界和健康的人性呼唤与追求;叙述上的诗化和散文化,充满抒情的诗情画意;语言简洁明快、流畅自然、生动传神富于节奏感、色彩美。汪曾祺的小说创作观念是对当时和当下小说创作功利化追求的反驳,是多样化审美境界的开拓。

“四五”诗歌运动体现出以下意义:1、民间力量的展示和人民主动参与历史的热情显示。

2、对政治权威一体化意识形态的否定。

3、以反叛、愤怒和控诉的姿态显示了文学的转型。以诗歌作为反抗“四人帮”的武器。

4、文学再一次体现了启蒙的功利性质。

“四五”诗歌主要特点:多采取古典诗词与现代新诗相结合的形式;忧国忧民的情绪、愤怒的情绪、声讨的情绪以崇高的美学特征表现出来;短小精悍富于战斗性,具有广场朗诵诗歌的特点。

1980年代散文呈现出的特征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

一是对散文基本品格真实与真诚的追寻;二是创作主体对散文本体意识的自觉,注重散文的审美存在。

四、赏析题:

1.《回答》北岛:十年动乱的荒诞现实,造成了诗人独特的“冷抒情”的方式——出奇的冷静和深刻的思辨性。他在冷静的观察中,发现了“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如何造成人的价值的全面崩溃、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他想“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北岛建立了自己的“理性法庭”。寻找“生命的湖”和“红帆船”。清醒的思辨与直觉思维产生的隐喻、象征意象相结合,是北岛诗显著的艺术特征,具有高度概括力的悖论式警句,造成了北岛诗独有的振聋发聩的艺术力量。

2.《错误》郑愁予:在这首脍炙人口且广为人们所传诵的诗中,抒情主人公想象他的妻子或情人,在深深地思念他。诗的结构非常特别,是一种倒装的写法。诗的开头两句本来应该是结尾,即主人公从家门前走过而不入,于是思妇失望,那期盼已久的容颜才如莲花开落;那炽热的情才心灰意冷。但如果按正常结构把这两句放到最后,就一方,面显得意念上过于灰冷,另一方面在诗的结构上显得平淡无奇。经过诗人一倒装,就使诗的意念和结构一下子变得新颖多了。诗的中间一段写思妇的情态。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有“东风无力百花残”之意。盼不到意中人归来,心中自然没有蓬蓬的柳絮飞腾之状,因而那颗寂寞的心,也就是一座孤寂的小城。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听不到意中人的足音,意态慵懒,云鬓不整,那小小的心灵如窗户紧闭。这思妇的相思病害得是多么的严重。末节两句采用的也是一种倒装句式,我“嗒嗒可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源于“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是写“我”的最终感慨。但“我”路过家门而不入,并不是为了更有力地操纵女子的心,以变态地满足“我”的私欲,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把“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归结为“错误”。“错误”二字,实际上流露出一种深深的遗憾以至歉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错误”?主人公的“打江南走过”究竟是真实的行动还是一种幻想(即弗洛伊德所说的“白日梦”)?诗人并不作答,而是给读者留下无尽的想象的余地。《错误》篇幅短小,诗人写起来却一波三折,让诗增添了想象的空间,缠绵之情也不绝如缕。诗中以莲哈人,切合江南秀女的外貌和内心;利用矛盾修辞法来揭示人物内心,颇有独到的韵味,是一首极佳的闺怨词,也是中国诗歌中一颗璀灿的明珠。

3.《无名的小花》顾城:本首诗歌明明白白中将些许沉重含蓄的优雅感情表露出来,诗者是带着惬意的心情去欣赏眼前的原野的野花景,体味诗者流露在诗意以外的心情。也因此才有了诗歌尾篇:把读者带入纯洁野花赞美和人花一期待/我的诗,象无名的小花,随着季节的风雨,悄悄地开放在,寂寞的人间。将柔情之笔和不骄不抗的思想写的妥贴细腻,灿烂了思想,美丽了思绪。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