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基地“资格权”的法理阐释

宅基地“资格权”的法理阐释

资格权并不具备权利应有的特定利益要素,其仅意味着利益实现之可能,它只是一种身份,是农户申请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前提和基础。农户最终能否获得宅基地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与民事权利性质不相符。因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事权利。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宅基地“三权分置”,这意味着农村的宅基地制度改革将有突破性进展。而从民法典物权编一次审议稿、二次审议稿到当前的民法典(草案)物权编宅基地部分内容基本未修改,新《土地管理法》也未体现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精神。如何在当前进行的民法典物权编中对宅基地相关制度进行完善,有赖于宅基地“三权分置”理论的科学阐释。实现从政策文件到法律制度的转变,首要任务便是准确理解宅基地“资格权”的内涵及性质。

“资格权”无法权利化

按照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的试点思路,“资格权”是与集体所有权并列的重要权利之一。那么,如何准确解读“资格权”是推进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的关键环节。学界就此观点也是众说纷纭,有财产权说、复合性权利说、宅基地使用权流转后的剩余权说等。依据宅基地“三权分置”政策目标,结合我国《物权法》《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宅基地“资格权”既不是财产权也不是复合性权利,更不是宅基地使用权流转后的剩余权。它其实只是一种资格,是农户基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特定身份而享有的可以申请在本集体土地上建造住宅及其附属设施的一种资格。它并非是一项权利,也无法权利化。

首先,资格权就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可以申请取得宅基地的一种特定身份。根据《土地管理法》和国家有关规定,宅基地使用权取得和保有均以主体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为前提。宅基地使用权主体严格的身份性有其深厚历史背景。众所众知,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土地,在历史上是农民响应党的号召、自愿放弃其土地所有权而形成的,农民的私人所有权土地通过集体化而转化为集体的土地所有权。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实现形式,集体经济组织有义务为其成员提供至少是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集体经济组织通过无偿提供宅基地满足其成员合理的居住需求,即为集体成员在集体土地所有权上设定以建造自用住宅为内容的用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