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台军联合制空作战

浅析台军联合制空作战

随着台军战略构想由“攻、守一体”改为“防卫固守、有效吓阻”,为了适应未来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的需要,根据现阶段台澎防卫作战的要求,台军在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军队体制进行大规模整编的同时,对其防卫作战的思想理论、作战构想、作战指导和战法重新进行了研讨和调整,进而提出了一系列新的理论观点。这集中体现为台军一系列《要纲》、《条例》和《教则》的修改和新编。目前台军正在编撰的《联合制空作战教则》便是其中之一,该《教则》对以往空中防卫作战的有关思想观点进行了较大的修改,突出强调“正适应我国情之准则”,为目前台军的战备整备确立目标。

一、联合制空作战的基本内涵

台军认为:谁有制空权及足够之防空兵力,谁就能保障其领土及领海避免遭受敌空中攻击,阻止敌人的空中协同行动(参与对海对地作战);同时,也可给予敌人致命攻击,使其无招架之力;更可阻绝敌陆海军及其基地战力之发挥,把破坏带至敌之国境内,使其物资及精神战力迅速崩溃。而一旦台军在空中战败,或者说台空军飞机被赶出天空,则台陆、海军便将遭到阻绝,战力无从发扬,任由对方攻击而无还手余地与能力。而“敌人便可予取予求”。

在总结了几次中东战争和近期波斯湾战争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基于“防卫固守、有效吓阻”之战略指导和台澎防卫作战的要求,台军提出未来台海空中防卫必须实施“联合制空作战”,其范畴包括“防空”、“反制”和“基(阵)地防卫”三大主要内涵,其他诸如后勤、通信电子、核生化防护及政治作战等配合之。台军联合制空作战的基本含义为:联合制空作战系三军共同责任,由空军作战司令部AOC/ACC统一指挥与管制,按作战地域(海上、空中、地面)之军种及联合作战责任区分任务与组织协调。在考虑后勤持续力、战场环境和敌情威胁程度等因素的前提下,着眼于节约及“战略持久、战术速决”的原则,充分发挥三军统合战力,形成局部优势,以获得最大效果,完成共同使命。

二、联合制空作战实施要则

台军的联合制空作战包括“防空”、“反制”和“基(阵)地防卫”,因而联合制空作战必须紧紧围绕以上三大主要内涵,在空军作战司令部的指挥管制下,充分发挥三军统合战力,积极争夺并掌握制空权,确保三军部队之行动自由,并限制敌人的行动,开创尔后全般作战之有利形势。

(一)联合防空,掌握先机台军判断,未来大陆对台岛进行登陆作战、封锁作战,甚至纯粹的空中打击,都将实施突然的综合火力突击,以至于台岛不得不处于被动的全面防护的境地。因此,联合防空首先应十分重视预警情报的获得。面对广阔的空间,欲成功地达成任何防空作战,必须尽早侦测出攻击者的能力;防卫者必须在迫于眉睫的攻击手段中,运用各种优越的指挥管制与战术作为,及早获得敌空袭情报资料,设法使敌人无法达成奇袭效果,并试图防止敌人于某个时空集中攻击。故而空军电子侦察结合陆、海军、警备各观通系统,构成完整的防空情报体系,发挥整体战力,陆基系统及空中早期预警机适切部署与运用,空地人员的素质及默契,是防空作战打开胜利之门的首要条件。

其次,防空飞机实施拦截在联合防空作战中占有绝对重要之一席。使用优异的防空战机(大航程及留空能力、较快的反应速度、灵活高速、完备的空用电子及雷达、强大的武器系统等),积极组织前伸拦截和机动防空,重点摧毁最大之敌机群,力争将敌空袭兵器击毁在距台岛尽可能远的海面上空,此乃阻止敌空袭最直接的积极手段。适当部署和灵活运用一定的优异防空战机,方能做到立即反应、制敌先机,掌握制空权并防止和制止敌人可能的奇袭行动,增大联合防空全般作战之胜算。地对空防御系统可视为击落或遏止敌机进袭之最佳手段,在防空作战中占据重要地位。虽然它不象战机,能一再装填及再三重复使用那样机动,且一发不可收拾,然而如果地对空飞弹部署在广阔的前线,且相互连结成叠形火网,那么敌攻击机便需面对严重的难题。联合防空,应依据作战性质、三军防空之监视、侦察与拦截能力、敌基地位置,以及野战防空区域及弹道高等因素,预先划分规定空域、时间及限制事项,此等安全管制措施亦至为重要。

1、监视区:系运用空军战场管制系统,早期预警机及友军电子侦测装备,侦察搜索并监视空中活动目标,尽早侦察得知敌动态(向),并运用敌友识别器等手段鉴定之以便获得早期预警。

2、拦截区:依据飞机、飞弹、防空高炮的性能,分别划分其接战空域,对业经鉴明为敌之空中目标,由空军作战司令部AOC/ACC统一管制防空兵力及武器系统,依战术状况适切运用“机、弹、炮”对来袭之敌空中目标,实施多层之拦截予以歼灭。

3、野战防空区:野战(或海上)部队在作战地区配合其兵力部署,机动运用野战防空火力,歼灭窜入该区之敌机。

(二)积极反制,争取空中优势台军认为空军反制作战系以所需要的兵力,依据敌后武装力量的配备,摧毁或瘫痪敌空军战力及其作战体系与持续战力,争取并掌握所希望的空中优势。

1、反制作战的目标:反制作战目标的选定,应以对争取空中优势及全般作战具有重大影响,并确保空军出击安全等为主要考虑因素。每一目标均由若干设施、装备所构成,故应就各项目标的功能与脆弱性进行分析,以寻求其要害点,藉以使攻击易于奏效并节约兵力。就机场类之目标而言,凡能达到妨碍敌机起降目的,如跑、(滑)道、修护棚厂、指挥中心、油弹库等均为反制作战之主要目标。而这些目标也可运用敌后作战与电子战的配合达成摧毁的目的,这样既能节约空中兵力,又符合联合反制作战的原则。

2、反制作战的时机:反制作战的实施应本着主动奇袭的精神,考虑敌我双方战略态势与兵力对比、武器系统效能及持续战力等因素,选择不同的时机,开创有利战局。

(1)于地面(海上)作战发起前——先制反制。在敌正进行作战准备,空中进攻作战尚未发起之前实施。目的是破坏其作战准备,打乱其部署,阻滞其空袭行动,并尽可能将其空袭兵器击毁于地面。选择该时机进行反制,可主动选定有利时间及天气,出敌不意,获得先制之利与奇袭效果,尽早掌握主动,碓保尔后自由行动;不利之处在于较早暴露己方攻势企图。

(2)于地面(海上)作战开始之同时——即时反制。在敌第一机波起飞尚未飞临台岛上空之前实施。目的是破坏敌首批飞机的返航基地,压制和阻滞其第二机波的出动,牵制其部分空袭兵力等。选择该时机进行反制为三军同时攻击行动,可出敌不意,获得最大效果。但不易保密,且可用于反制作战之时间较短,难以一举大量歼灭敌空军力量。

(3)于敌空中突击直后——报复性反制。在敌大规模空中进攻发起之后,选择拂晓、终昏、夜间等有利时机进行反制,这样仍可获奇袭效果,摧毁敌持续作战能力,并能牵制敌空军之兵力集中,有利我地面行动。不利之处在于丧失主动先制,战力可能在敌先制攻击下受损,影响尔后之作战。

综上分析,台军认为:“结合国家安全及利益考量,衡量敌众我寡能力与预期效果等诸因素,既符合师出有名,又可获制人而不制于人之利,于敌军陆海空兵力正在集结,企图明显,即欲对我发动攻击前为我最佳反制作战之时机,期可确保台海空优,并获战略纵深。”

(三)基(阵)地防卫,确保战力

台军认为,各种基(阵)地设施是台岛防卫作战的基础,尤其是空军基(阵)地和后勤基地为联合制空作战中战力发挥之泉源,因而也将是敌攻击之主要目标,它不仅面临敌强大的空军火力和导弹火力的突击,还将面临来自海上和地面的攻击或渗透破坏。这就决定了基(阵)地防卫,不论其为单一军种或为各军种联合使用之基地,应在一个指挥官统一指挥之下,配合地区防卫作战构想,由各军种部队和地方武力联合实施。一方面各部队应精诚团结,密切协调;另一方面就某一军种来说,不可过度对友军存完全依赖之心理,应本着独立作战精神,奋战到底,确保基地安全。

1、对空中攻(突)击之防卫:对敌空军飞机、空降或空中机动部队之攻击,应以三军统合战力,摧毁敌机于航行途中,或乘敌空降或空中机动部队着陆直前,迅速予以攻击而歼灭之;并采取各项防护措施,以确保指挥通讯、战管系统、基地内飞机、跑道与油弹库等重要设施之安全。

2、对敌地面突击之防卫:敌对基地实施突击或渗透破坏,应运用各军情报系统,早期掌握敌情,先知先制并以基地各防御地区警卫兵力及自卫战斗编组予以迟滞包围,并迅速抽调一定的机动兵力在友军部队的支援下合力予以歼灭。

3、对敌海上攻击之防卫:滨海基地遭受敌海上火力袭击时,应依计划,运用对海飞弹、陆军岸炮、及申请空中直接支援,予以制压摧毁。

4、对敌核生化攻击之防护:运用各情报系统,及早侦察获得敌使用核生化攻击的征候,并预先判明其可能行动与损害程度,采取各项防护措施,特别应讲求和完善地下化设施,减少攻击损害以确保空军持续战力。

三、台军联合制空作战的发展趋势

台军指出:“欲求在未来战争中克敌制胜,确保台海制空与安全,首先必须建立正确的超敌胜敌的战术思想和准则。一方面要汲取近期几场局部战争的经验教训,顺应世界军事准则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根据敌我兵器装备、海空战力、电子卫星作战及后勤保障能力的现状与发展,在敌优我劣的情况下,精进吓阻战略、研析灵活战术、创新克敌战法,培植思想上的优势,务期先立于不败之地。”

(一)积极主动,夺取局部制空权

台军强调,主动乃任何作战时必须具备的一种基本精神。联合制空作战中唯有采取主动,方能转换敌我相对之优劣关系,在战术上形成局部的绝对优势,攻击敌人,以空间换取时间,积小胜为大胜,然后逐渐争取战略上之主动,并形成全面优势。“唯一阻止敌人以空中武力攻击的方法,是消灭其空中武力。换言之,为防卫我陆地及海洋免遭敌空中攻击,非是将飞机及大炮满布其上,而是阻止敌机飞行,即夺取制空权。而获得制空权应采取攻击,攻击行动正是空中武力的最佳运用”。因此台军在联合制空作战中,特别重视反制作战行动,强调各级指挥官要有旺盛之企图心、正确之判断力、适时之决心,充分准备、灵活处置、大

胆冒险,采取各种攻势作为,摧毁或瘫痪敌空军战力及其作战体系与持续战力,限制敌人的行动,争取并掌握所希望的空中优势。

(二)联合制空,发挥统合战力台军指出,联合制空作战系全军性、全民性共同责任,必须树立整体观念。在组织联合制空作战时,必须完善各种协调机构,对作战计划务须相互了解,一切的决心与指导,应以达成共同使命为主旨,使各种力量能各尽所能、长短相辅,真正形成军防与民防相配合、积极防空与消极防空相配合、空中拦截与地面抗击相配合的有机战斗整体和联合制空体系。在作战过程中,三军将士及地方武力须抱有荣辱与共、生死一体之理念,哪怕牺牲个人一切,以求任务达成。以此便可形成局部时空上的优势,保证最大统合战力的发挥。

1、在防空作战中,首先强调空军电侦与陆、海军、警备各观通系统相结合,构成完整之防空情报体系,方能早期获得预警,迅即反应。其次“依国家阶层整体性之防空要务,划分联合防空责任区,律定空域、时间及限制事项”。联合防空作战中,讲求力、空、时之配合,依战术状况适切运用“机、弹、炮”,充分发挥统合战力,对来袭之敌空中目标实施多层拦截予以歼灭。

2、反制作战中,台军强调无论是“先制反制”还是“即时反制”抑或“报复性反制”,均要讲求三军战力的统合运用,讲求空中与地面、海上的配合、兵力与火力的配合、本岛与外岛的配合,以及电子战的配合等。空军飞机的空袭作战纵然是反制作战的主要手段,然而地面部队敌后破坏、海上渗透、空中渗透、外岛火力袭击等手段更能达到奇袭和意想不的效果。灵活运用各种手段联合实施反制作战,既可节约空军兵力,又符合联合制空作战的原则。

3、基(阵)地防卫作战中,台军更加强调联合防护。因为敌对基(阵)地的攻击和破坏,不仅来自空中而且还可能来自地面和海上。因此基(阵)地防卫,不论其为单一军种或为各军种联合使用之基(阵)地,均应在一个指挥官统一指挥下,配合地区防卫构想,周密策划、密切协调、精诚团结、合力歼敌。

(三)电子反制,软硬杀伤结合

台军认为,电子战通常是在无预警状态下首先展开,它属于攻势作为。联合制空作战中,应优先考虑如何发挥电子反制的最大效能,充分利用电子战所获取的先制与奇袭的效果,一举瘫痪敌空袭能力和指挥通信系统,造成震撼并趁势摧毁之。联合反制作战实施过程中,应将电子战部队与其他部队相结合,电子反制与电子反反制相结合,软杀伤与硬杀伤相结合,针对敌弱点善用谋略,导致敌判断错误,选择适当战法、战术,形成敌更多弱点,迫使敌人“备多力分”,陷于被动。

目前台军已基本上完善了电子战组织体制,建立了以三军专业性电子战部队和非专业性电子战部队为主的电子作战系统,并按集中编组、统一运用的原则形成了多重立体的部署,战时将积极采取伪冒、误导、诱饵和干扰性电子反制、摧毁性电子反制等多种手段,对敌导航系统、飞机及其武器投掷系统、指挥控制系统等重点目标实施重点反制,充分发挥电子战先导作用,配合其他制空力量,削弱敌空中战力,逐渐改变敌我优劣形势。

(四)有效防护,确保持续战力

根据“战略持久”的原则,台军要求在敌先期之优势火力攻击时,必须避实、避强、避众,“避敌先锐、保存战力”,防而待敌造势,以期再战歼敌。因此台

军在强调积极反制的同时,仍然强调采取各种措施实施有效防护,以确保持续作战能力。

1、进一步加强基(阵)地防卫。台军将基(阵)地防卫确立为联合制空作战三大主要内容之一,针对那些极易遭损毁而又是敌攻击重点目标的基(阵)地,台军在进一步完善战场建设的同时,配合地区防卫作战构想,周密制定基(阵)地防卫计划,完成各项部署与整备,形成三军联合、相互协调、相互支援的多重防护体系,届时将能够按计划采取多种手段和措施,对来自空中、地面、海上的攻击和渗透破坏实施联合有效的防卫与反制。

2、逐步形成反导防御体系。随着导弹威胁日益增大,台军越来越重视联合制空作战中对大规模密集导弹突击的防护和反制。近年来台军将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作为联合制空作战战备整备的首要目标,在积极争取加入美国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的同时,加紧建立并逐步形成自己的“台湾导弹防御系统(TMD)”,先后耗巨资研制开发了远程导弹预警雷达系统,装备部署了自制“天弓—Ⅱ型”和美制“爱国者—Ⅱ型”防空导弹,并将研制“天弓—Ⅲ型”和引进美制“爱国者—Ⅲ型”防空导弹。预计到2001年“台湾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完成后,将进一步提高对导弹突击的拦截能力,在联合制空作战中发挥一定的作用。

3、进一步扩大防御纵深。在加强本岛一线机场建设,实现战场地下化、据点化和疏散化的同时,还在东部战略纵深内扩建军事基地,建立战略预备指挥所,构建大型地下飞机洞库,以提高其部队生存能力和持续作战能力。此外台军正谋求邻邦成立军事合作联盟或共同体组织,以扩大防御纵深之延伸区域(线),将预防性兵力建于本土境外,获取威胁面降至最低之可能性。此种设想一旦实现,台军将一定程度上解决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一个“致命伤”——预警短,易遭瘫痪。台军认为,现代战争是高科技的战争,其破坏力之大很难想象,各国无不希望把破坏带至敌国境内,因此制空权的掌握就极为重要,谁掌握了制空权,谁就主导战局。本着“海岛防卫,制空第一”的观点,根据“防卫固守,有效吓阻”战略构想的需要,台军提出联合制空作战,其目的就是“实践战术战法钻研、建立前瞻军事准则、提升联合制空战力,期能先立于不败之地”。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