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_临证_创新_禄保平

 

第1页 共2页 中国中医药报/2015年/9月/24日/第008版

中医文化

读书・临证・创新

——拜访国医大师刘尚义札记

河南省中医院毛德西名医工作室 禄保平 张海杰 张文宗

在“第二届国医大师”中,有一位大师刚过古稀之年,但他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工作已有50余年,至今他还在为病人把脉看病,他就是贵州中医学院教授、主任中医师、博士生导师刘尚义先生。

近日,我们在毛德西教授的带领下,专程赴贵阳拜访了刘尚义教授。刘教授精神饱满,热情豪放,但在谈到自己治学经历及临证经验时,却又含蓄少言。他说:“张仲景才是真正的国医大师,至于我,还是叫郎中。”在一个多小时的漫谈中,刘教授谈到了自己的读书、临证以及独创思路,使我们颇受启发,获益良多。

读书

刘教授是一位从农村走出来的国医大师,既无家祖传承,又无名师引路,全靠自己的刻苦努力。他在读大学的五年期间,几乎没有休息过节假日。每到节假日,他都到图书馆里读书,看到关键语句,就抄写下来,几年下来,就记录了十几本笔记。走上工作岗位后,特别是在接触大量病人后,其读书更加勤奋。他说,书籍是无私的老师,给人以智慧,帮人以解疑。他认为,必须学好《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温病学》,它们是医学之本、医学之源。而熟读、背诵经典,可以受益终生。他在临床之余,结合实践,读了许多名家医案、医话。如《临证指南医案》《张聿青医案》《程杏轩医案》《王孟英医案》《蒲辅周医案》等。谈到这些医案,刘教授如数家珍。他对医案的学习不是泛泛地翻阅,而是引入临床,丰富自己的经验。

刘教授读书比较宽泛,诸凡医学典籍、文史哲学、诗词戏曲、小说散文等,莫不涉猎。刘教授认为,名医都是苦练出来的,要养成多读书、多背诵、多记录、多分析的良好学风。他的书法也是一绝,颜魏结合,独成一家。在贵阳中医学院图书馆、会议室、名医诊室等处,都可以见到刘教授的墨宝。

临证

“穷医道精髓,献仁术爱心”,这是刘教授的座右铭。刘教授认为,坚持临床,乃是中医发展的动力,也是中医传承的必由之路。刘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即是在“文革”时期,也未中断过临床工作。他强调,中医的精髓在于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这种理论对于中医各个学科都具有指导意义,须臾不可离开。他说,中医看病必须把证候搞清楚,证候包括病性、病位、病因、病势等,掌握了证候,就抓着了疾病的本质。

刘教授诊治疾病,思路清晰,悟性极高。他认为,中医流派蕴含着许多宝贵经验,不可随波逐流。在治疗疑难杂病方面,经验独到,颇具特色。

重视痰浊与瘀血:从广义上讲,痰浊是无形的致病因素,随气升降,无处不到,为咳喘,为呕泻,为寒热,为积聚,为瘫痪,为癫痫,甚或无端见鬼,似祟非祟。在治疗痰浊方面,刘教授善于用经方苓桂术甘汤、小陷胸汤、麻杏石甘汤等;瘀血则是有形的致病因素,耗气失血之处便有瘀血,为疼痛,为肿块,为紫斑,为舌紫脉涩等。治疗瘀血,刘教授推崇桂枝茯苓丸、大黄蛰虫丸,以及王清任的逐瘀汤类方。若痰浊与瘀血互结致病,会形成有形之包块,正如古人所云:“痰夹瘀血,遂成窠囊。”对此,刘教授开辟痰瘀同治之径,治以豁痰化瘀,佐以虫类药搜剔(蜈蚣、地龙、鳖甲、蜂房等),疗效非同凡响。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