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化经济地理学

演化经济地理学(Evolutionary Economic Geography)

演化经济地理学

演化经济地理学

(3) 认为演化结果非最优化。演化分析强调整个经济体系本质上是一个开放系统,充满了不确定性,经济的最终发展形态很难预测。虽然个人行为是有目的的,但由于不确定性和变异的存在,社会经济演化过程并不必然趋于最优的结果。

系统论是其分析方法

传统的经济地理或者关注微观层面(理性的,计算主体,减少运输成本),或者关注宏观层面(合理的结构决定组织的绩效) 。而演化经济地理学则将宏观层面(结构) 和微观层面(企业) 相结合,分析这两个层面的动态互动,打破了长期以来两个层次不“对话”的局面。演化经济地理学认为,经济发展是由于企业和个人的组织积累所形成的结果,主张从企业出发研究区域和产业问题。

新奇是演化的根本动力

“新奇”(novelty) 是演化经济学的核心概念,并且成为划分演化与非演化经济学的基本标准。威特(Witt) 教授从认识论角度将新奇界定为“新的行动可能性的发现,是人类创造性的结果”,并认为“新奇的创生”(即“创新”),是经济变化的原因和动力。

演化经济地理学将研究置于企业研究之上,并强调经济变化(如技术创新、全球化等) 对经济时空结构会产生影响。因此,演化经济地理学主要用演化的方法来分析既定结构中的变化(如企业的空间组织的演化、一个部门中企业数量的空间演化、网络中节点和联系的空间演化、区域中企业的演化) 或结构性变化(如新企业、部门、网络和地域在一定空间上的出现,以及旧有的企业、部门、网络和地域的衰落),并分析在一定历史和地理背景中的当前空间形态(如企业、部门、网络或区域的空间形态) 。

历史是演化的基础

演化经济学采取历史的观点,强调历史的重要性,认为时间不可逆性是经济社会系统的重要特征。演化经济地理学除了接受演化经济学的“过去是了解现在的基础”外,同时还坚持空间特质性,认为企业的行为或空间结构的变化是受一定条件限制的,而不仅仅是由微观(组织的惯例)和宏观结构(制度和地理结构) 决定的。“路径依赖”是理解演化思想的重要概念。“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事物一旦进入某一路径,就会不可避免地锁定于这一特定路径(如技术或生产模式),稳定了选择结果,并常常与收益递增有关,因为其他企业通常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模仿成功战略;另一方面,对于产业/ 企业/ 区域来说,可能由于陷入刚性专门化的陷阱而被锁定,这将对其创新产生负面影响( Grabher1993) 。

惯例是演化的轨道

惯例(Routines) 是“做事的程序和方式”,企业依据惯例行事能节约决策成本。动态、复杂的经济过程会使企业产出具有不确定性,企业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它们的生产功能,而且在于能够评价和储存过去选择的结果。组织具有记忆功能,将外部信息内化为组织的技巧,成为其遵照执行的惯例。知识是惯例的核心要素,惯例储存系统知识,从一个时期到另一个时

期被复制和发展,类似于生物的基因而被一代代传承。无论是企业选址,还是区域/ 产业的发展都会受到惯例的影响。

多样性是演化的方向

重视协同演化过程。生物界普遍存在的现象是“共生演进”,而不是传统观念的“生存竞争”。受这种观念影响,演化经济地理学的分析框架强调多样性特征,重视技术与制度共同演化、企业发展与企业环境共同演化、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共同演化。

同时,演化经济地理学认为,经济发展不仅是路径依赖的,而且强烈地受个人/企业家

决策、技术和制度创新、制度设置安排等方面的影响。尽管初始的发展路径相同,但是以后会出现不同的趋势,那是因为在惯例起作用的同时,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改变了其原有的发展路径。从狭义的演化观点出发,变量或者多样性是选择性演化的重要前提。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