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泰《沙枣》读后感

《沙枣》读后:关于自由与追赶

高尔泰的《沙枣》,平平淡淡地叙述,令人悱恻,阅读过程中,读者更容易被他笔下的事所吸引,但读完之后,我们不禁要想它到底写了什么呢?

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很重要:月冷笼沙,星垂大荒。一个自由的人,在追赶监狱。它给读者很多思考。

疑问一:为什么说农场是监狱?

这个很容易想明白。劳教农场就是一座监狱。知识分子在其中劳作,甚至受迫害。农场在“沙漠和大戈壁之间辽阔的荒原上”,“荒原里除了小块的沙漠和戈壁,大部分是盐碱地,望出去白茫茫一片”,这种白,“不是雪原的明净洁白,是永恒地积淀着大漠风尘的惨白”。看看这些句子的表述就能知道,农场是处在一种何其恶劣的环境中。

在这样的环境里,人要生存,可又吃不饱饭。他们吃的是什么呢?“早饭和晚饭一样,都是白菜萝卜之类煮熟了,搀和进包谷面或其他杂粮面搅拌而成,我们叫它糊糊,很稀。要是稠些,就成了猪饲料了。”就算是这样的吃食,还是不能吃饱,每顿一勺,喝完后,还要舔碗,刮桶,而且“刮下的汤汁里带着木纤维、木腥气和铝腥气,到底上还有砂土煤屑”,他们一并吃下。就是这样,他们仍然很饿,就像没吃一样。

最后部分说一起劳改的人们趴在他的铺位上乱拨拉,动作剧烈。那是在争抢沙枣啊,饿疯了人那里还顾得上斯文呢?

有个细节写的震撼,一次高尔泰下决心,将中午的干粮留到了下午,在工地上,他刚拿出来,周围人的反应让他悚然。他这样写道:“我刚一拿出来,就听到了远远近近尖利如锥子,烧灼如炭火,固执如钉的目光齐刷刷扫了过来的声音。”可想而知,当时人们对食物的渴望,应该说是欲望,一种可以不择手段都想得到的欲望。

但,他们还得挖沟,无休止地挖,漫无目的地挖,耗尽体力地挖。我以为让知识分子干体力活,绝对是残忍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干,不过我觉得他们是可以忍受肢体上的辛苦,但晚上的“政治学习”,绝对是让他们难以接受的,试想,他们如果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察言观色,磕头讨好,他们还会来这里改造思想吗?来的都是些耿直德高,坚持真理,坚持自我的人,他们怎么会屈服那种毫无意义的“学习”呢?

于是,他们就遵守要求,反省自己,检举别人,说些磨洋工,假装大便到工地外蹲着,诸如此类。其实都在等待着哨子响,响声一起,完事,熄灯睡觉。

这里没有自由,没有权利,没有尊严,只有服从,只有饥饿,只有荒唐。为什么要挖沟?“据说让碱水从底下流走,不往上冒,地面上就可以耕种。”当有人说出这是无效劳动的大实话时,却有人说“谁要是干了一天思想没得到改造,那才是无效劳动”,有人还说“这不是无效劳动,那是抗拒改造。”

他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这个世界的门上写着但丁写在地狱之门上的诗句:“进来的人们,放弃一切希望吧。”说它是监狱都算轻的,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而夹皮沟也的确是地狱,是死亡集中营,后来因死人太严重,被迫关停。

疑问二: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为什么说自己是一个自由的人?

不能忘了高尔泰是个画家。1955年,他19岁,艺专毕业后,在兰州郊区一所中学教书。此地偏僻荒凉,他曾写过:“山后面还是山……从最高峰望出去,千山万山一派苍黄,单调丑陋之中,有一种雄奇犷顽”在那里,“生活单调,不快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要由一些既不爱我,也不比我聪明或者善良的人们来摆布。”因为与周围人的认识不同,他感到孤独,于是为了坚守自己的内心,寻求存在的价值和生活意义,他写出了那篇著名的《论美》,而这本书也成了二十年劳教之灾的祸根。

他是一个怎样的青年啊!那年他21岁,用史铁生的话说是最狂妄的年龄,他也的确是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