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世纶谈方证辨证

[原创]:冯世纶:六经辨证治万病方证对应最尖端

冯世纶

冯世纶,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后联合导师。中国当代杰出的经方

临床家、教育家。1938年出生于河北晋州,1965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系,曾先后任职于北京

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北京武警三院。多年来一直从事中医的临床、科研、教学工作,尤其重视中医的继承和发扬工作,先后师承于董建华、赵绍琴、胡希恕等老中医,尤其受胡

希恕学术思想影响而专注于经方研究,整理总结了经方大师胡希恕先生经方研究成果,并考证了经方理

论体系的形成,率先提出《伤寒论》属中医独特的经方理论体系,发表了“《伤寒杂病论》是怎样撰成的”等论文,出版学术专著《经方传真(胡希恕经方理论与实践)》(修订版)》、《胡希恕伤寒论通

俗讲话》(以上为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中国汤液经方—伤寒杂病论传真》、《胡希恕讲伤寒杂

病论》、《胡希恕病位类方解》、《冯世伦经方临床带教实录》(以上为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解

读伊尹汤液经》(以上为学苑出版社出版)等专著。用经方治疗内、妇、儿、外、皮肤科等病,药简而

效彰。曾获国家和部级奖励

我走向中医之路,特别是走向六经辨证的经方道路,有着偶然性,也有必然性。我学医并不是由于自己

出身于中医世家,而是与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及一段让我伤心的往事有关。我小时候生在农村,老百姓生

活困苦,农村人一般都看不起病,病得特别严重了才去看病。我生下来不到半岁就因患中毒性消化不良

而差点夭折。我始终不能忘记的是,我的妹妹患麻疹合并肺炎,我母亲抱着她步行十几里地找医生看病,但进门后医生的家人却说大夫不在家,结果母亲白跑一趟只能无奈得又把妹妹抱回家。实际上,是怎么

回事呢?原来是那个医生一来对这种并没有把握,二来也知道我们家穷,就索性不给看病。我母亲把妹

妹抱回家没几天,妹妹就死掉了,母亲悲痛不已,半夜的哭声,给当时年幼的我留下刻苦铭心的回忆。

我妹妹的病,如果放到现在,吃几服药就好了。但当时对农村的村医,却是棘手的疑难重症。当时让我

深受刺激的:哎呀,求医真难!太难了!那时就开始朦胧地想:如果自己懂医该多好呀!

后来,等到我快考大学的时候,记得那是1957年,我得了一次流感,所有患流感的同学,都被隔离在

由校图书馆改建的病房。校医用西药治疗,老让我们出汗,汗出得连铺板都湿了。经过一星期的隔离治疗,不烧了,算是好了吧,但身上却一点劲儿也没有,而且还严重失眠,过了好长时间,仍是汗出多又

睡不着觉。过了几天,我偶然从一本旧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中医治疗感冒比西医有优势。于是我

就萌生了学中医的愿忚。中学毕业时选择志愿的时候,我就选报了北京中医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北京中

医药大学。

国策兴中医有幸步入经方之道

我终于有机会进入北京中医学院学习中医。能够学中医是很幸运,但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因新中国的中

医教育刚刚开始,各方面经验在不断地改进、摸索。当时我们的大学教育是中西结合的,很多老一代中

医专家都非常重视中医,提出加强中医教育,如有名的“五老上书”,提出加强中医基础教育。这样,我

们就多学了一年中医基础课。老一代中医前辈还发出“早临床早实习”的呼吁,实践证明,这对学习中医

是很有益的。曾记得在第一次中医实习的时候,宋孝志老师就放手让我用小青龙汤治疗咳喘,结果疗效

卓著,让我喜出忚外,我第一次写了一篇“小青龙汤治疗咳喘体会”的论文,现在看来,这篇文章颇显幼稚,但却埋下日后我对经方的执著。

我在北京中医学院的课程学习和毕业实习,学到了中医、西医的扎实基础,实习了内外妇儿科、针灸等

各科临床技能,有幸跟师赵锡武、方药中、焦国瑞、郭士魁等名老中医学习,感受了中医的博大精深,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