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噬心掠夺

死不求饶1

夜深,皎洁的明月高悬半空,清冷的月光照着那一栋豪华别墅。给这份繁华镀了一层银霜,亦真亦幻,似海市蜃楼,朦胧飘渺。

别墅仿中世纪欧式建筑,精致华美,又不显奢华。

近旁是一座洋式小楼。占地面积不大,一不留神就会忽略它的存在。

二楼一间宽敞的卧房内,只点了一盏床头灯。银灰色古希腊神像底座,暖黄的光给整个房间镀上一层暖意,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模糊地看到屋内装饰摆设都是十几年前上流人士较喜爱的。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张镂空欧式贵族大床。

大床中央,一个娇小的身影抱膝而坐。沁凉的晚风吹着窗户两侧洁白的窗帘,也吹起女孩柔软的发丝,随风起舞。夜深风寒,女孩像是感应不到般,只穿了一件丝质睡裙呆呆地坐着。

月光洒在脸上,映出女孩的面容,虽称不上绝色,却也有一张精致的脸孔。目似点漆,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茫然。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女孩没有回头。

稳重的脚步声越靠越近。高大的身影由模糊至清晰,逐渐暴露在月光下。男人穿了一件黑色睡袍,带子随意松散地系着,随着行走胸前大片麦色肌肤裸/露出来,蕴白的月光隐约勾勒出他结实冷硬的线条。举手投足间自然地流泻出狂狷霸气,唯我独尊。

只是更让人难以忽视的是那与生俱来的暗黑煞气。邪恶阴暗,似来自地狱的魔王。

房间内的空气瞬间冷凝。

女孩感觉身后的床陷了下去。随后,一个温热的躯体紧贴上来,携着男人特有的阴冷气息。

男人伸出手,指骨分明,修长的手指撩起女孩一缕发丝放在指尖缠绕。女孩依旧没有动。

头发只及肩膀,眨眼间已接近发根。男人骤然用力,女孩皱紧眉头,却没有呼痛。被迫转过脸与男人面对面。

清冷的月光下,男人面容俊美的令人屏息,黑眸如挂松冰凌,锐利冰寒。

“小蚂蚁,还要反抗吗?”

声音淡漠,似雪后荒原。

女孩直视着她。尖尖的下巴高昂,巴掌大的小脸哪里还见刚刚的茫然。一脸倔强无畏,漆黑的眼底满满的蔑视与仇恨。

男人却忽然诡异地笑了。从不轻易显露情绪的他,此刻却毫不掩饰那绝美之极的笑容里的嘲弄与鄙夷。

“正合我意。”

男人收回缠着发丝的手。再伸出时,指间多了一支筷子粗细的注射器。透明的针管里鲜红色的液体在暖黄的灯光下闪着妖异鬼魅的光,令人胆战心寒。

女孩漠然地看着那只注射器扎进自己的手臂,直到确定液体都注入进了体内,男人才松开手。女孩跌回床上,静静地蜷缩着身体,等待药效发作。

有多少次了呢?自己都记不清了。最开始液体是黄色的,浓度逐渐增加。现在已经是血红色了,自己还能扛的了多久呢。

很快,一股熟悉的温感从身体深处溢出来。迅速变热,化为烈焰在燃烧。烈火中又象有无数的蚂蚁爬出,细细地啃咬着她的内部,又痒又热的感觉充斥着每一个细胞。全身的血液里流动的都是炽热的情欲。

没错,她被注射的是媚/药

她将自己紧紧地裹进被子。她怕自己会不顾一切地扑到面前男人身上,求她让自己解脱不可以,死都不可以。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