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鼠疫疫情分析

人间鼠疫疫情分析

[摘要] 目的通过对2012年四川理塘县人间鼠疫疫情综合处置分析,为今后有效预防和控制鼠疫疫情积累经验。方法依据《国家鼠疫控制应急预案》、《人间鼠疫疫区处理标准及原则(GB15978-1995)》、《鼠疫诊断标准(WS279-2008)》和《四川省鼠疫应急预案》,对鼠疫患者与接触者进行隔离管理,并对隔离区和现场进行相关卫生学处置,鼠疫细菌培养、鼠疫间接血凝试验(IHA)、鼠疫反向血凝试验(RIHA)和鼠疫胶体金免疫层析法(GICA),按照卫生部行业标准-《鼠疫诊断标准(WS279-2008)》执行。结果细菌检测病人体材料15份、细菌阳性5份,确诊病例为腺型继发败血型鼠疫。自毙旱獭1份分离鼠疫菌1株;IHA检测接触者人体血清23份、结果阴性;RIHA检测病人体材料15份、阳性7份,滴度1:80~40960不等;鼠疫胶体金免疫层析法(GICA)抗原检测病人体材料15份、阳性7份;旱獭检材1份RIHA和GICA抗原检测均阳性。结论鼠疫疫情发生后,根据鼠疫传播特点,因地制宜,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者等效防措施,防止了鼠疫疫情扩散;同时证实理塘县为喜马拉雅旱獭鼠疫自然疫源地。

鼠疫是我国《传染病法》规定的甲类传染病之一,其传染性与危害性是众所周知的,也是目前我国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2010年与理塘县相邻的巴县鼠疫疫源地被证实[1],理塘与巴塘县接壤,地理、地貌、气候等自然境观相似,同时由于交通便利,人员物资来往频繁,理塘县喜马拉雅旱獭分布广泛,但因该县属于内陆县份,与省外无接壤区域,因而未列入四川鼠疫监测点,当然,也未进行过较详细的鼠疫相关调查与监测。然而,2012年9月7日理塘县发生了四川省第二次人间鼠疫疫情,现将结果报告于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标本来源:2012年9月7~8日采集病人血清、呕吐物、鼻拭子、肛拭子、右腋下淋巴穿刺液、心、肝、脾、肺、心包液、心血皮下血拭子、肋骨、右腋淋巴结和肠系膜淋巴结标本15份,接触者血清22份、毙旱獭1只采自病人定居点附近。试剂:鼠疫F1抗体IHA 试剂盒、鼠疫F1抗原RIHA试剂盒,由青海省地方病预防控制所生产;赫氏干燥培养基由北京陆桥生产,效期内按说明书使用。

1.2 人间疫情处置方法依据《国家鼠疫控制应急预案》、《人间鼠疫疫区处理标准及原则(GB15978-1995)》、《鼠疫诊断标准(WS279-2008)》和《四川省鼠疫应急预案》进行。

1.3 检测方法细菌培养:在无菌条件下解剖病人尸体,取标本直接接种于平板内,用接种

环三线法划线,放入培养箱,培养温度为28℃。每份标本各接种1个平板。平板连续观察3d,每天记录,若有可疑菌落做鼠疫噬菌体裂解实验,无可疑鼠疫菌生长即为阴性[2]。IHA、RIHA和GICA检测方法及结果判定,按《鼠疫诊断标准(WS279-2008)》[2]执行。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与自然地理景观

理塘县位于四川省西北部甘孜州的西部,地处川西北丘状高原山区,气候严寒,年平均气温2.5℃,东经99°9′-100°56′,北纬28°57′-30°43′,大部份地区海拔在3600-4600m,平均海拔4133m,面积1.4万多Km2,农作物主要有青稞、冬小麦、小麦,其次是碗豆、马铃薯、玉米及荞子等;区域内部地形成呈显垂直分带,由低到高依次出现中山、高山、极高山等类型,全县以牧业为主,喜马拉雅旱獭分布广泛。

2.2 动物调查结合地形、地貌、气候、植被等分布情况,理塘县属东洋界为主的Ⅱ级亚区、西南山地亚区(山地草甸及山地森林)以及部分森林草甸与草甸草原,动物组成主要有白唇鹿、豹、猴、扭角羚、林麝、水獭、熊、猞猁、斑羚、岩羊、盘羊、狐猩、草原雕、白褐马鸡、喜马拉雅旱獭及兔等。选择路线法调查旱獭密度,踏查面积900hm2,见獭21匹,獭密度0.02匹/hm2。

2.3 疫情概况首发病例达X,藏族、男、17岁,XX乡XX村村民。9月1日与同村的三人,在距县城60Km本村冬季牧场发现死旱獭1只,拿回帐篷后放置一晚,病人于9月2日上午剥皮,与同村的另外三人一起煮食,9月4日上午发病,出现发热、寒颤、全身酸痛、恶心、呕吐、腹泻(黑色便)等症状,右腋下淋巴结肿大伴疼痛。下午由达XX用摩托车将其由远牧点送到定居点家里。在家休息并自服阿莫西林,未就诊,家人包括病例父母和两个妹妹。9月7日6时左右,因病情加重由其父母陪同到县医院住院部以右腋下疼痛就诊,9时收治住院,此时患者发热体温39.2℃,给予柴胡等退烧药无效。15时半经医院会诊,初步诊断为疑似鼠疫,给予磺胺、输注头孢及对症等治疗,19时病情继续恶化,病人出现呼吸急促、面色及口唇发绀,意识模糊等,19:10经抢救无效死亡。

2.4 疫点情况经过走访回顾与当地老人(78岁)回忆,疫点位于该县西北的XX乡,但与其毗邻的禾尼等乡于1953年夏曾发生过不明原因疾病暴发,发病很多例、基本都死亡,主要症状为发热、口干、气急、呕吐、咯血、吐白泡样鲜血等,由于当时条件有限无法考证,2012年该地喜马拉雅旱獭细菌分离点(疫点)。

2.5 理塘县与毗邻的关系理塘县东邻雅江县,南与凉山州木里县和甘孜州稻城县相邻,西接乡城县与巴塘县,北与新龙县和白玉县接壤。与巴塘县山水相连,地理生态景观基本相似,

动物区划属东洋界横断山脉小区、西南山地亚区种类,地理位置与巴塘县、德格县和石渠县疫源地的关系示意图。

2.6 尸检病理变化皮下呈弥散性出血,皮肤颜色呈青紫色,四肢僵硬;右臂内侧、右腹股沟有青色瘀斑,右食指、无名指及小指有小伤口,右手背外侧端及右下肢胫骨前下端皮肤有火柴头大小伤口,双手指甲发黑;口鼻周围有咖啡色呕吐物残留;肛周发红,有黑色粪便残留;颈部、耳后、颌下、左腋下、腹股沟淋巴结未扪及肿大;心冠状静脉淤血扩张,右心室处于舒张期,心血未凝、呈褐红色;肺脏多部位点状出血,左肺尖淤血明显;肝脏多处存在黄色斑片状改变,胆囊稍肿大;脾充血肿大;肠系膜充血、淋巴结多处充血肿大,肠管颜色发紫;右腋下淋巴结肿大2.5×

3.0cm2。

2.7 实验室检测细菌分离:检测病人血清、呕吐物、鼻拭子、肛拭子、右腋下淋巴穿刺液、心、肝、脾、肺、心包液、心血皮下血拭子、肋骨、右腋淋巴结和肠系膜淋巴结材料15份、鼠疫菌阳性5份,自毙旱獭1份、分离鼠疫菌1株;鼠疫IHA检测接触者人体血清23份、IHA与胶体金免疫层析法抗体(GICA- Ab)检测,结果均阴性;RIHA检测人体材料15份、阳性7份,滴度1:80~40960不等;RIHA和胶体金免疫层析法抗原(GICA- Ag)检测病人体材料15份、阳性7份;旱獭检材1份RIHA和GICA-Ag检测均阳性,见表1。

2.8 疫源地确定根据鼠疫自然疫源地及动物鼠疫流行判定标准(GB 16883—1997),以疫点为中心,及其毗邻的高城镇、奔戈、村戈、禾尼、曲登、绒坝、哈依、呷柯、君坝、觉吾、亚火和莫坝12个乡镇,确定为鼠疫自然疫源地,涉及111个行政村、175个自然屯/村民小组,疫区涉及人口36780人,疫源面积7017km2。

3 讨论

鼠疫是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烈性传染病,不仅宿主种类繁多、易感动物广泛、传播途径多样,而且不易控制或消灭、危害严重,有资料表明[3]在过去人类流行的传染病病原68%来自动物、而现在这一比例上升到73%,这涉及到人类与动物如何相处与和谐构建,是我们当今所面临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甘肃省1958-2007年发生的人间鼠疫、主要传播途径是接触或剥食染疫动物[4],青海省1958-2001年发生的人间鼠疫[5],传染源中仍以接触染疫动物为主占81.10%,近期的2007~2011年,我国发生人间鼠疫24例(青海13、西藏8、甘肃3)、死亡9例、病死率37.50%,均为喜马拉雅旱獭鼠疫自然疫源地[6-11],这6次疫情基本都与剥食旱獭有关,同样2012年四川理塘县人间鼠疫疫情,也由剥食旱獭而感染死亡,这说明西部旱獭鼠疫自然疫源地防控形势严峻,也是我国鼠疫防控之重点,要加大投入并科学防控。随着四川省1997年鼠疫自然疫源地的发现[12]、1999年首次发生人间鼠疫[13]、2007年旱

獭疫源地被证实[14],2010年巴塘县又被证实为我省第二个喜马拉雅旱獭鼠疫疫源县[1],理塘县318国道横穿东西,也是通往四川省乡城县和稻城县、四川到云南中甸县的必经之路,从工作实际出发,将对该县进行鼠疫疫源检索和加强监测很有必要,同时在病人的右腋淋巴穿刺液、皮下血拭子和呕吐物细菌分离阳性,说明病原经过皮肤侵入腋下淋巴结、进入血循环,造成菌血症、败血症和毒血症,导致病人死亡,人间鼠疫疫情得以确任,喜马拉雅旱獭分离鼠疫菌的同时、RIHA和GICA也呈阳性,根据《鼠疫自然疫源地及动物鼠疫流行判定标准》(GB16883-1997),说明、理塘县境内正在发生鼠疫流行,引起了当地人群的感染,并造成死亡,并且当地人群感染鼠疫的风险大大增加,因此要加强该地的鼠疫防控工作,做好鼠疫宣传教育为主(三报三不)的防治工作,同时对该地区的旱獭等应进行针对性的杀灭,以降低其密度和阻断动物间鼠疫的传播和蔓延。

理塘县作为四川省证实的第4个鼠疫疫源县,虽然暂未纳入四川省鼠疫监测,但鼠疫防治工作需逐步加强,当地的农牧民对鼠疫危害性知之甚少,鼠疫防控难度大,为防治鼠疫再发生,工作重点首先是加强宣传教育,倡导健康生产生活方式,杜绝捕猎、剥食旱獭等野生动物,防止动物鼠疫传入人间;其次是增加投入,添置鼠疫应急必须的个人防护用品、消杀灭器具、预防与医疗救治物品、交通工具等,以备应急所需;第三要加强鼠疫实验室建设,确保生物安全,防止污染环境和实验室感染;第四是加强培训,强化鼠疫防控队伍建设,加强医疗卫生人员鼠疫防控知识的全员培训,充分发挥“哨点医院”和“哨点医生”作用,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治疗、早隔离、早处置;第五坚持政府对鼠防工作的领导和组织,多部门共同参与,卫生部门为指导的群防群控工作机制。第六要按照《四川省鼠疫应急预案》和《四川省鼠疫监测方案》要求,及时制定和完善《理塘县鼠疫防控应急预案》,明确各部门职责,并按预案要求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特别是应急物资、药品和防护用品准备等工作。

总之,这次疫情处置工作离不开各级政府的强有力领导、各级医务和专业人员共同努力、公安武警的鼎力相助和广大农牧民群众的密切配合,使疫情得到及时有效控制,防止了疫情的扩散与蔓延;但是四川鼠疫疫源地的石渠与德格相连、理塘和巴塘紧邻,与之毗邻的甘孜、白玉、新龙、雅江、乡城和稻城县,广泛存在鼠疫的主要宿主--喜马拉雅旱獭,当然也需要做好鼠疫的监测和相关的预防控制工作,尽力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