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际法上的承认制度看台湾问题

从国际法上的承认制度看台湾问题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中国坚定的立场,也是向全世界宣告的永恒不变的主题。“一个中国原则”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台独分子试图分割中国领土和主权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也是公然违背国际法规定的。

根据国际法承认理论,台湾不符合国际法上的国家承认。国家法上的国家承认理论有两种学说:“构成说”和“宣告说”。“宣告说”认为,承认具有宣告的性质,即新国家的成立和它取得国际法主体资格,并不依赖任何其他国家的承认,而取决于其成为国家的事实。“构成说”认为,新国家只有经过承认,才能具有国际法主体资格。“构成说”主张一个新国家在未得到国际社会承认之时不具备国际法主体的权利能力,强调的是国际社会广泛承认对确定以政治实体法律地位具有重要作用,因为一个自封为“国家”的实体没有获得广泛的国际承认,这一点正好是证明该实体不具备国家资格的有力证据。“宣告说”一种近乎脱离国际社会实践的纯粹的抽象理论,而构成说注重对实践的分析和归纳,并在此基础上得出结论,从实证角度看,没有获得国际社会广泛承认的“国家”。最终都没有成为国家法上的国家。台独分子企图依据国际法的承认理论之“宣告说”来否定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根本不能得逞,因为国际社会的承认实践证明,国家承认的性质是具有一定构成性的,尤其是在国际社会某一实体的法律地位还具有争议的情形下,国家承认就完全是构成性的。在台湾的法律地位问题上,应适用“构成说”,而不是“宣告说”。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对于台湾法律地位的定性具有构成意义。

国际法主体中所说的的国家,就是指主权国家。《奥本海国际法》认为:“当人民在他们自己的主权政府下定居在一块土地上时,一个正当意义的国家就存在了”,从中可以看出作为国际法主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家必须要具备四个最基本的组成要素,即主权、政权、人口、领土。国家主权表现为对外的独立地位,领土则是国家行使排他性权力的空间。国家的领土指的是主权国家管辖之下的全部疆域,是一个空间的概念。台湾的外交权和领土权这些与主权相关的权利依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有效行驶,而台湾地区的内政及土地的管辖权处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之下的台湾居民自主自治状态。从领土主权上看,台湾不是无主土地。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的现实是台湾这片土地从未作为一个独立国家领土的形式存在过,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国际法中有领土主权和领土管辖权之分,虽然台湾对台湾的这部分土地直接行使管辖权,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对其仍拥有绝对的领土主权。从土地管辖上看,由于历史的原因大陆和台湾尚未实现完全统一。台湾内部事务确实是由台湾当局主导,大陆政府无法参与,但在涉及台湾的外交事务时,特别是政治外交事务时,大陆政府一直有效地行使着国家主权。按照当前的国际法,

中国的人口、主权、独立和领土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只是当前中国主权统一但是海峡两岸的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不可否认的是国际社会所承认的现实就是“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在国际法上同样也不符合既存国家对新国家的承认。依据现行的国际法,既存国家对新国家的承认必须遵守两个限制条件:一是新存在的实体具备了国际法意义上的各种国家要素并且完备,二是新国家的承认必须是符合国际法原则产生。这两个方面必须同时符合,缺一不可。也就是说要求承认的对象应是个国家实体,具有了国际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