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曾国藩后代的不幸遭遇

“文革”中曾国藩后代的不幸遭遇

核心提示:最惨的是四房的女儿聂光锡,在从济南到上海的火车上,竟被北京红卫兵用铜头皮带活活打死……仍然在世的任永恭女士是梅兰芳先生的弟子(1943年拜师),与梅葆玖相知甚深,现任梅兰芳研究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剧协梅兰芳艺术研究专业委员会领导成员、上海文史馆馆员。

作为晚清重臣曾国藩的后代,在“文革”的狂风暴雨席卷而来时,他们不仅没享受到应有的尊重,反而受到非人的待遇……

名人荟萃的道台之后

上海的许昌路、杨树浦路、辽阳路、霍山路一带,从前是个很有名气的地方,因为清末有一任道台(相当于上海市长)的家园及其主要企业,均坐落在此。

道台名叫聂缉椝(1855-1911),字仲芳,湖南衡山人,是曾国藩最小的女婿,又是李鸿章在沪大办洋务时的得力干将,是晚清上海史上较有作为的一任道台。

曾国藩去世之后,曾国荃继续看好他的才干,在晚年两次向朝廷保奏这位侄女婿。不久,聂缉椝又荣升苏松太道。至此,从走出湖南衡阳起的14年间,聂缉椝已从一个湖南的帮办,步步跃升为华洋杂处的上海滩的“党政军第一把手”,位列封疆,可谓一路青云,成为湖南聂氏大家族中最大的“高干”。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