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荷花盛开时

三伏天的太阳似火,遍山的翠绿被炙烤得有些萎靡。然而,曾国藩故居——富厚堂前半月塘里的荷花,却蔑视着燥灼的季节,毅然地露出笑靥,散发着沁人清香,一派“清水出芙蓉”的气度,让人不得不滋生出钦佩之情。正是被这远远飘来的幽香诱惑着,我又一次来到了这片荷塘。赏荷的人很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本地的、外地的……有的依偎着莲荷照相留着影儿,“笑伴荷花分外美”的满足感在脸上尽情地洋溢着;有的揽过花朵放在鼻下品味,让莲蕊的馨逸在心间悠婉地渗透着。有几个小孩顶不住烈日的侵扰,索性折根莲叶举在头上,奔跑于径道之间使得荷塘倏然动感了起来。我的灵感也随着这画面跳跃着,眼前浮出了儿时头戴荷叶潜在莲林中玩迷藏的情景。玩捉迷藏的游戏,是我们小时候唯一的群体活动。捉迷藏的眼睛闭得紧紧的,最怕有人说他偷看是一个弄虚作假的人;躲迷藏的想尽办法隐匿着自己,如果第一个被抓到总会悔恨得要掉眼泪。几个回合之后,莲蓬获得最多的是胜利者,伙伴们用手抬着“迷藏王”送他回家,欢呼声在夜空久久地回荡,甜甜的梦乡里也一直保留着这些纯真的笑脸……“朋友,请帮我们照一张像好吗?”一声轻轻的呼唤,溅起了我回忆的涟漪。这位来自内蒙的小伙子,说小两口正在蜜月旅游,是朋友介绍这里好看才慕名而来的。他笑容可掬地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纯真与渴望。我的心砰然地动了一下,不——应该说是被这久违的表情感动了。我接过他手中的相机,细心地为他们选定了一个景点,拍下了“富厚堂前莲荷亲”的美好留念。太阳一点儿也不近人情,胳膊晒得有点痛,随手一抹竟然能揭起层层薄翼般的表皮。哼——你也太毒了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我一边嘟咙着,一边顺着田垄走进了山间的凉亭。微风习习吹来,尽管依然摆着热气腾腾的架势,但还是给人带来了些许清爽。满池的莲叶撒娇地摇动着裙裳,荷花嫣然地伫立在碧波中分外亮眼。富厚堂这座园林式的清代侯府,被“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色衬托着,愈加显得古朴而典雅。那一年拍电视散文《那荷?那宅?那人》,来到富厚堂时正下着大雨。我只好将机位定在这凉亭里,可是景点被雨笼罩着始终感到镜头不满意。富厚堂的工作人员送来雨衣,两个人抬着设备,一个人搀扶着我,我们踩着泥泞移身靠近荷塘。眼前豁然开阔起来,原来雨天的荷园却是另一番风格啊!雨点打在荷叶上形成了一粒一粒的亮珠,然后一个一个地滑到了碧盘的中间。一旦装满,叶片顺势一斜,水“哗”地一声洒到池里,玉珠便在水面上跳起了舞。洗浴后的荷花格外清鲜,滋润的颜色生动诱人,然而又冷艳得让人只能欣赏而不能亵渎。我在想,周敦颐也许正是体察了这雨荷的景观,才有了“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心得的吧?!暮霭悄悄地盖上了荷园,让热闹了一天的莲荷渐渐地静谧了下来。带着缕缕清香,凝眸着越来越远的《静荷图》,我踏上了返城的途程。当然,我还会来的,因为我还要进入那荷塘月色的意境呢……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