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军:教鲁迅的《药》-教学教案

记不清多少次与学生一起学习《药》,至少有五六次了。

过去讲《药》大都是老师主持课堂,老师提出问题,然后由学生参与讨论。尽管课堂也颇为热闹,学生参与也颇为踊跃,但是,我总觉得不过瘾。

此次又一次讲授《药》,面临新困难,有相当部分的学生,或者对鲁迅不感兴趣,或者对这篇《药》不感兴趣。

怎样才能让生活在现代北京城的学生的对《药》感兴趣?怎样才能充分调动学生参与的积极性,走老路肯定不行!我费了一番心思。

我做出一个决定。

一上课,我就宣布:“今天我们学习鲁迅的《药》,这篇文章由同学们自己学习。我只作为普通的一员参与大家的讨论。”

学生感到新奇。

我说:“这篇文章,我要说几句话,

第一,他写于1919年4月25日,发表于同年5月《新青年》,后来又收在《呐喊》文集中。第二,它是以秋瑾的被杀为背景的。秋瑾死于1907年。大家先自己通读一遍课文。遇到不懂的字词,大家共同解决。”

于是响起了哗哗的翻书声。

之后出现一片静寂,学生读特别认真。看出来,学生热情特别高涨。

但静寂是短暂的,刚过一会儿,就有人提问题:“216页那个‘窸窸窣窣’现在不用了吧?怎么鲁迅净用冷僻字!”我答:“已经不属于常用字。”又有人问:“218页‘古□亭口’中那个大方框干嘛不直接写出来?”我故意说:“我也不知道,可以留下来作为问题,待会儿大家一起讨论。”

诸如此类的小问题,在学生自读过程中不时提出来。不知不觉,一节课过去了,不少同学已经读完了。还有少部分同学没有读完。

但时间有限,课上的阅读,只能安排一节课。

我要求同学们课下去阅读。

接着,我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一,你认为鲁迅写这篇文章,主要目的是揭示什么?第二,你觉得,这篇小说中,哪些细节、哪些特点、哪些用词、哪些笔法、哪些安排,终归是哪些细小的方面,特别有意思,特别耐人寻味?”

关于题旨的讨论

接下来,已经是另外一天的语文课了。这是两节连堂课。

我首先发言:

“大家通过阅读这篇小说,觉得这是一幕悲剧,还是喜剧?”本来我想问:“鲁迅的主要的目的是想揭示什么?”但是,我觉得,那样问,似乎太直奔主题,学生也不容易理解和把握,所以,我就从悲剧、喜剧的角度去发问。

学生答:“自然是悲剧。”

“是谁的悲剧呢?”我追问。

一同学说:“是华老栓这样的人的。”

又一同学补充:“华老栓这样的群众太愚昧、麻木。”

我接话说:“哦,是愚昧、麻木者的悲剧。”

又一同学说:“我记得,应当是,揭出病苦,引起疗救者的注意。”

我说:“你大概读过与鲁迅有关的书吧?”

她点点头,又补充说:“初中学《孔乙已》的时候,老师这样讲过,鲁迅的大部分小说大体都能如此去理解。”

我说:“你说的对,而且本篇就可如此解读。”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