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求职履历表上流浪

在求职履历表上流浪

又是一年招聘热季。在浩浩荡荡的求职大军中,有的人信心十足,有的人仓促应战,还有的人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每个人都希望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但也总有那么一些人,怀揣着单薄或者厚重的履历表,流浪着走向下一个招聘单位。

能力不足+计划不明:他始终“漂”在北京

因为学校的宿舍不足,甘子祥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就住二里庄小月河附近的求职公寓里。大学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继续在那里租了个床位安顿下来,开始了他的“北漂”生活。

毕业前几个月,甘子祥找到一家公司开始实习。他本科学的专业是计算机,可要做的却是销售。按照他的说法,“理工科的男生,嘴笨,人也不够灵巧”,刚去的时候,他甚至连打电话联系客户都不会,“不知道怎么开口”。每天上班,甘子祥就坐在那里,看着别人打电话,希望能“偷学点儿什么技巧”,但是半个月过去了,个性内向也没有多少私人资源的他依然没有能够“出单”。后来,他辗转在几家公司实习、工作,终于在一家私营贸易公司找到一份电脑维护的工作。每天,甘子祥都要坐一个半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单位,很累却很有规律。空闲时间他会看一些贸易方面的专业书籍,“贸易这行还是很有发展空间的,我不想一辈子都做电脑维护”。

甘子祥说他希望能开一家自己的贸易公司,但是前一阵子他听公司同事说,这行也赚不到太多钱了,于是又开始动摇,准备去大学同学所在的一家证券公司试试。

甘子祥家在安徽农村,他哥哥念完大学也在北京打拼。他们俩是村子里惟一一对大学生兄弟,现在又都留在北京工作,这一直是家人的骄傲。“我不想回去,也不能回去。如果回去了,我不仅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我们一家人的脸往哪里搁啊!”

好高骛远+眼高手低:他没有抓住恰当的机会

武汉大学法学硕士邓军毕业后,也经历了一段“求职流浪记”。

名校研究生毕业,文凭硬;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总共学了6年法律,通过了司法考试,专业知识牢固;加上英语六级证书和驾照,丰富的履历让邓军选择前往精英云集的深圳打拼。

2005年12月,邓军参加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务员考试。其后一年里,他又连续参加了深圳市和湖南省4个机关单位的公务员考试,但都没有通过笔试。回顾当时的情景,他总结说:“我从来没有认真准备过公务员考试,只是我的同学都去考了,我也就跟着去了。”

“我该考的证都考了,又是名校硕士,当然有资格去最好的平台锻炼自己。”在考公务员的同时,邓军先后应聘了华润置地、万科等30多个知名公司的法律顾问职位。可竞争比他想像的还要激烈,一个公司两三个职位,往往同时有几百人在争取。他通过了几家公司的笔试,但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他,在面试第一轮就被刷了下来。这让之前对自己期待甚高的他,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

2006年8月,毕业一个月后,也就是他正准备回家乡长沙的时候,他终于接到了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的试用通知。他重拾信心,希望自己能够有一番作为。

作为见习律师,邓军每天要做的就是整理案宗,协助其他律师工作。有一天,事务所的首席律师让他帮着起草一个起诉书,可他居然连这个最基本的文书都不会写。他这才发现,将近6年的学习中,他总是忙于课程、考试和考证,没有去任何单位实习过。“以往在学校我只注重理论学习,却忽视了基本的实践操作。”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邓军还暴露了自己不善言谈、无法与当事人有效沟通等一系列问题,讲求效率的老板没有给他适应工作的缓冲时间,天天念叨他的“眼高手低”。

在深圳这个地方,试用期每月1500元的工资,大约只够他负担住宿费和车费。邓军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每天只吃两顿饭。另外,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加在一起,要有3个小时花在路上,这让他感到异常辛苦和疲惫。试用期未满,邓军就选择了离开。

两年后的今天再回顾起当时的情形,邓军说自己最大的问题就是好高骛远。“习惯了做读圣贤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