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川江船夫号子》的艺术特征

浅析《川江船夫号子》的艺术特征叶文(陕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陕西西安710061;西安文理学院幼儿师范学院陕西西安710065)

摘要:《川江船夫号子》是巴蜀水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立足于演唱方式,音乐本体及审美意义三个层面都有其不同音乐艺术特征,这对于不断认识、研究、保护及发展这种民歌艺术形式极具意义。

关键词:民歌;船夫号子;演唱方式;音乐本体;审美意义

在民歌的范畴中,号子是出现最早、历史最久远的艺术品种之一。号子是劳动人民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创作演唱的,并直接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民歌,所以号子的艺术特征也与生产劳动的方式、程度、频率、情绪等,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众多号子中,船工号子又以它独特的水系文化特征吸引着研究者的眼球,尤以《川江船夫号子》为其中的集大成者。下面笔者将从演唱方式,音乐本体及审美意义三个方面对((Jil江船夫号子》的艺术特征做以探索。

一、领、和相间的演唱方式

号子的基本演唱方式为“一领众和”。根据劳动的具体情况,领部与和部或交替出现,或重叠出现,也可综合出现。这种演唱方式也形成了我国民歌特有的多声部结构形态,以《川江船夫号子》为例,大致有以下几种:

1.接应式

是指领部与和部在首尾部分相重叠演唱,而中间部分以交替演唱进行。和部有时将首尾部分拖长,有意与领部相重叠。亦或是领部情绪活跃时,即兴发挥,增加腔节的长度;也有领部与和部都将首尾部分拖长,从而形成两个声部在首尾部分的重叠。(见《平水号子》谱例)重叠处的音高有时相同,有时不同,依照领部唱词的种类而变换。领部唱词若是虚词或是语气词,重叠处的音高相同(见《下滩号子》谱例);领部唱词若是实词,重叠处的音高则不同,并且多以三度或五度的音程关系出现。(见《平水号子》谱例)

2.衬托式

衬托式是指和部以节奏性持续音或固定音型的方式衬托领部来构成多声部织体的形式。领部一般陈述唱词,即兴成分多,富于表演;和部则以实用性衬词及与劳动频率相吻合的节奏来衬托领部,具有坚定有力,稳健刚毅的性格特征。运用于节奏规律较强的劳动中,合唱中的持续音大都以断续的节奏形式出现,称为节奏型持续音衬托。该持续音一般为调式主音,也有可能会用到调式的属音以及其它不稳定的音。音的时值与具体劳动场面相关,由每小节一个四分音符到每小节四个八分音符不等,见《平水号子》与《上滩号子》谱例。另有一种称为“固定音型衬托”,是指和部有由一个节奏性强的,并有一定表情意义的乐节,不断加以重复构成固定音型,衬托领部。其音型常常从劳动中的规律节奏和动作外形模拟转化而来。(见g见滩号子》谱例)

3.模仿式

模仿式是指同一旋律或其变体在不同声部先后呈现相模仿结合发展的多声织体形式。模仿可以是严格的或自由的、完整的或局部的。在《上滩号子》中,和部往往就是领部的跟唱模仿。但当劳动相对激烈时,和部会很自然地提前出现,并与领部相重叠构成你追我赶的紧凑的模仿关系。

二、《川江船夫号子》的音乐本体分析

1.旋律

在旋律的调式上,g JIl江船夫号子》整体以羽调式为主, 1日易于表现叹息、抑郁、悲愤等情绪。如:《平水号子》(一)、(三)、《上滩号子》g下滩号子》;问或有徵调式,表现船工们与大自然抗争的积极向上的人文精神。如:《平水号子》(二)。音阶大都以五声性为主,偶尔有变化音,都以装饰音的形态出现。音与音之间的关系由级进与跳进两种方式构成。

2.节奏

《川江船夫号子》是在纤夫拉纤的具体劳动场景中产生并发展起来的,这就注定了它每一部分的节奏都与具体的劳动强度及劳动情绪息息相关。当劳动强度较弱,劳动情绪愉悦时,节奏呈现出缓慢或轻快的态势;反之,当劳动强度较强,劳动情绪热烈时。节奏则会呈现出紧迫而极具推进感的态势。既可协调劳动的整齐度,又能激发纤夫们的劳动热情。

3.曲牌

《川I江船夫号子》分为各种不同的曲牌,节奏变化很大,它是一套体系非常完整的曲牌,但又各自独立,自成体系。在实际应用的过程中,因为劳动的延续性,各种号子又能连接起来,形成“联曲”。既有定律又有即兴的成分,究其曲牌就有二十六种之多,曲调更是融入了川剧、花灯、车灯民间曲艺的唱腔唱法。

4.衬词

《川江船夫号子》存在大量的衬词,它们对歌曲起着衬托、辅助的作用。其中共有三种不同的衬词:语气词,比如嗨、哎、嘿、呀等;拟声词,如耶啊、吆耶、咳嘘等;虚化词,包括来喂、打起等。这些衬词多无实际意义,大都以开口音为主,在配合劳动的同时其发音的方式有利于呼吸吐纳和延音助力,利于驱散劳动中的疲乏,提高劳动效率。衬词在音乐上所表现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其文学的表现意义,是编唱者感情表现和宣泄的方式与需求。

三、对《川江船夫号子》的美学意义的探索

1.具有审美的愉悦感。

《川江船夫号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存在于文化视野中,已经完全超越了它的功用性。它自身的美感给人们提供了精神上的愉悦,这是一种物我两忘,主客合一的高度自由的心理状态。“不喊号子搬不动船,呦嗬”“不喊号子闷闷不乐不新鲜,嗨嗨”,这不仅仅是是协调劳动动作的口号,更是纤夫们宣泄情感的呐喊。

2.具有质朴粗犷的天放之美。

所谓天放,即充分实现物之本性。它的美就在于它的自然质朴,纯粹粗犷。它毫不掩饰的表达出人们对山河美景的亲近,对现实生活的控诉,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川江号子》犹如一部浓缩的人生悲喜剧,以其独特的艺术表现力提醒与鞭策着后辈的前行。

综上,《川江号子》产生于劳动之中,它记录了人类历史过程中农耕文明的一种原始形态,提炼了JII江一代民族生存过程的信息并把它们以鲜活的方式呈现于世人眼前。它是记录当时人们生活情景的活化石,代表了巴蜀文化的特征,更是巴蜀人民朴素审美情怀艺术化的体现。

作者简介:

叶文(1975一一),女,陕西西安人,陕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民

浅析《川江船夫号子》的艺术特征

族音乐学方向硕士研究生;西安文理学院讲师。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