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干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封信

尊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党委: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今写此信反映一件事。

贵院世界史研究所退休教授黄绍湘多年来享受着副部长级待遇(自1988年起,薄一波批准)和政府特殊津贴(1991年起),然而有一件事却令人非常寒心。

黄绍湘教授育有两女一子,她的儿子毕汝谐自1985年去了美国之后,便不再把中国当成他的祖国,忘记了党和国家的养育之恩,走上了与人民为敌的反革命道路。他在文章中处处污蔑中国共产党和国家政府,攻击国家领导人,与海外的民运分子搅在一起。例如:奥运会上中国获金牌总数居首,毕却讥讽为“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他攻击革命烈士刘胡兰,支持台独势力,散布中国威胁论,煽动推翻现政府,鼓吹中国娼妓合法化,甚至说过“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等诸如此类的反华言论,在海内外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严重抹黑了中国的整体形象,为国家利益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他为赚钱竟靠撰写以“性虐待”为题材的小说为生,雇人为自己写书评,文风低俗不堪。为出名经常故作惊人之语,信口开河,吹嘘玩弄女性的经历,公布自己与多位知名人士或知名人士妻子(如比自己大15岁的林希翎)一夜情的细节以及给私生子的信,堪比色情小说。自称为“双枪将”——“下笔如行云流水,擒女似探囊取物!”这哪里还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人,分明一个十足的流氓!!!

黄绍湘教授作为社科院的教授,受党教育多年,竟然培养出这样的逆子。毕汝谐在海外的所作所为,他的母亲和两个姐姐毕慰萱和毕克茜相信都心知肚明。三十年来,毕汝谐多次回国探亲,然而黄绍湘、毕中杰夫妇竟不管不问,拿着党和国家给的副部级待遇和政府特殊津贴荣誉,却纵容儿子做反党的事,任其胡作非为,社会上反响很大,有些老同志听说后非常气愤,决定逐级向上级党组织反映此事,哪怕拼上一条老命,也要把这个理说清。我们已向中纪委和中组部等部门进行了反映,上级建议我们先跟工作单位党委说明一下,我们觉得有道理,毕竟世界史所和社科院是她工作多年的地方,要处理、要教育也应从这开始。

我们郑重建议上级党组织:取消黄绍湘教授的副部级住房和医疗待遇,建议政府取消其享受的政府特殊津贴。如同习总书记所讲的,决不允许拿着共产党的好处,干着伤害共产党的事情。如果贵院、所有难处,我们也能理解,将再次上报给上级部门。暂时尚未通知新闻媒体,我们不想把事闹大,那毕竟不是我们的目的。但事情总得有个合理的处理结果,不然让人怀疑这是谁的天下?世间总有个讲理的地方。

当然,黄教授年事已高,对此我们抱有同情,但是同情归同情,不能拿党的事业当儿戏。考虑到其毕生所做贡献,可考虑将这些待遇暂停,以观后效。新任领导班子主政后,退休不再成为避风港,一些犯了错误的退休干部一样受到处理。我们更愿意相信她还是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党的。人到晚年,还是应注意晚洁,不要把奋斗了大半生的成果都丢尽了。她享受着党给的副部级医疗和住房待遇,享受着政府给的特殊津贴。儿子却整天在外面大骂党和政府,她老人家心里不愧疚吗?老脸往哪放啊?真替她发愁。

同时建议黄绍湘教授好好教育一下小儿子,他们虽都身居海外,但总归是中国人的后代。毕汝谐虽然已年过花甲,但办事仍象个不懂事的顽童,成为不受中国欢迎的人。如果让他不再以党和政府为敌,不做对人民有害的事情,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为了有一个更直观的印象,特选择几篇她儿子发表的文章,随信附上。

老干部代表:张春雨

二O一四年十二月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