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杆子里面出政权

笔杆子里面出政权

郭亚强

毛主席对中国革命曾经有两个著名的论断:“我们有两支军队,一支是朱司令的,一支是‘鲁司令’的”;“共产党是左手拿传单,右手拿枪弹才可以打倒敌人的”1。由此可见,中国革命的胜利要靠两杆子——枪杆子和笔杆子。

枪杆子是革命胜利的保障,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毛主席在大革命失败后总结出来的惨痛教训和宝贵经验。另一方面,笔杆子对推动中国革命胜利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笔杆子可以创造思想,脱离笔杆子的枪杆子是没有思想和灵魂的,只能制造死亡,当然它最终也将被消灭。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笔杆子里面也出政权。

新闻宣传,作为笔杆子的重要内容,自然成为关乎中国革命成败的重要因素。不懂得合理运用新闻宣传,就只能如同聋哑人一般进行战斗,取胜也便成了奢谈。正是通过娴熟的运用这“两杆子”,毛主席才带领全国人民最终取得了革命的胜利。

毛泽东主席作为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不仅是一位统揽全局的政治家,运筹帷幄的军事家,还是一位杰出的新闻宣传家。下面,本文就通过介绍毛主席在解放战争期间的几篇新闻稿,来浅析新闻宣传对革命胜利的推动作用。

武戏文唱——不战而屈人之兵

孙子在《孙子兵法》第三篇《谋攻篇》中提出:“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意思是说百战百胜在军事行动中并不是最高明的,不通过交战就能使敌人屈服,才是最高明的。

对“敌”,毛主席就善于运用新闻宣传来动摇和瓦解敌人的意志,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典型的战例便是毛主席在一九四八年导演的那场惊心动魄的现代版的“空城计”。

一九四八年是解放战争一个关键的年份——敌我双方的实力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解放战争也从第一阶段的战略防守转向了第二阶段的战略反攻。面对人民解放军英勇的战斗,国民党军队难以招架,节节败退。在一九四八年十月,蒋介石得到一个可靠的情报,那就是解放军的主力都在外线作战,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却兵力空虚。如果抓住这个机会突袭西柏坡,就将对中共中央乃至整个中国革命以毁灭性的打击。已陷入日暮穷途的蒋介石获知这

一情况后犹如找到了救命稻草,欣喜万分,即刻密令盘踞在北平的傅作义迅速组织一个十万人的精锐兵团,直奔西柏坡。

幸运的是,这一军事机密被党的地下工作者获得,并于十月二十五日送到了西柏坡。面对万分危急的形势,毛主席处变不惊,武戏文唱,用三篇新闻稿吓退了十万蒋家军。

第一篇是在十月二十六日,毛主席通过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消息——《华北各首长号召保石线人民准备迎击蒋傅军进扰》。文中准确地指出了国民党军队负责偷袭的部队番号——“闻蒋傅军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之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并附属爆破队及汽车百余辆”2,以及敌人的偷袭计划——“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学校、发电厂、建筑物。据悉,该敌准备于27 日集中保定,28 日开始由保定南进”3,并且故意虚张声势,紧急动员各方力量准备迎敌,主席还指示“务须全体动员对敌,不使敢于冒险的敌人有一兵一卒跑回其老巢”4。

第二篇是于十月二十七日毛主席借东北传来捷报之势,通过新华社发表了电讯稿《东北我军全线进攻,辽西蒋军五个军被我保围击溃》。消息介绍了东北的国民党军队的部署和战局,指出:“由沈阳进至辽西的蒋军五个军,已全部被我包围和击溃。我军俘敌数万,现正猛烈扩张战果中。”5文章结束时的几句评论形象生动地刻画了蒋介石和国民党军队的节节失利、穷途末路的窘境——“蒋介石三至沈阳,救锦州,救长春,救廖兵团,并且决定了所谓‘总退却’,自己住在北平,每天睁起眼睛向东北看看。他看着失锦州,他看着失长春,现在他又看着廖兵团覆灭。总之一条规则,蒋介石到什么地方,就是他的可耻事业的灭亡。”6毛主席借辽西前线的胜利来震慑敌人,“我东北人民解放军全军现正举行全线进攻,为歼灭全部蒋军而战。”7展开了攻心战,警告傅作义军团不要轻举妄动。

最后一篇,毛主席在十月三十一日再次通过新华社发表了评论《评蒋傅军梦想偷袭石家庄》。评论首先嘲讽蒋介石黔驴技穷,竟然异想天开地想要偷袭石家庄——“蒋介石最近时期是住在北平,在两个星期内,由他经手送掉了范汉杰、郑洞国、廖耀湘三支大军。他的任务已经完毕,他在北平已经无事可做,昨日业已溜回南京。蒋介石不是项羽,并无‘无面目见江东父老’那种羞耻心理。他还想活下去,还想弄一点花样去刺激一下已经离散的军心和人心。亏他

2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59页

3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59页

4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60页

5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57页

6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58页

挖空心思,想出了偷袭石家庄这样一条妙计。”8接着又犀利地指出蒋介石、傅作义在北平兵力空虚的软肋——“傅作义出骑兵,蒋介石出步兵,附上些坦克和爆炸队,从北平南下了。真是异常勇敢,一个星期到达了望都地区;指挥官是郑挺锋。从这几天的情报看来,这位郑将军似乎感觉有些什么不妥之处,叫北平派援军。又是两家合股,傅作义派的是第三十五军,蒋介石派的是第十六军,正往涿州南下。这里发生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 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一个青年军二零八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稀稀拉拉的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

梦!”9文章所说的问题一针见血,很有战斗力!

这三篇新闻稿使得傅作义误认为解放军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且要袭击兵力空虚的北平这一要害,所以只好急令准备偷袭的国民党军队返回北平,偷袭计划就此也只好宣告破产。

“兵无成势,无恒行。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毛主席巧妙地运用新闻宣传导演的这场现代空城计,是军事史上的一个经典,也是新闻史上的一个奇迹。

引导舆论,争取民众

毛主席认为解放战争不单单是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在战场上的较量,“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能造成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10这就是毛主席著名的人民战争理论。

“小米加步枪”的人民解放军要想战胜装备精良又有美国支持的国民党反对派必须依靠人民的力量,而要赢得广大人民的支持和拥护,就需要充分利用新闻宣传——引导舆论,宣传党的主张,揭露敌人的阴谋,把事情的真相和本质最快最全面的告诉人民。“报纸的作用和力量,就在它能使党的纲领路线,方针政策,工作任务和工作方法,最迅速最广泛的和群众见面。”11只有这样,才能够军民一心,同仇敌忾,取得革命的胜利。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中华民族经过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终于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举国欢庆,中国人民取得了近代以来反抗外敌侵略的第一次彻底胜利。

自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以来的一个多世纪里,古老而沧桑的中华大地饱受战争之苦——反抗外敌入侵和绵绵无期的内战,人民渴望和平,人民渴望民主自由的生活,人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期待。

8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62页

9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62页

10张鹭:《毛泽东兵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195页

中国向何处去?成为摆在当时所有中国人面前的一个问题,尤其是共产党和国民党这两大党的博弈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未来的道路和命运。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坚持其反共反人民的立场,企图继续维护其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继续作为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的代言人欺压剥削广大的劳动人民。由于抗战结束时,国民党还没有为打内战做好充足的准备,同时也为了误导舆论,混淆视听,蒋介石假惺惺的积极倡导国共两党进行和平谈判,共商国是,妄图利用所谓的“和谈”来争取时间和赢得民心。

党中央毛主席面对全面内战可能爆发危险以及人民热烈渴望和平的国内形势,从中华民族和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以大局为重,决定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谈判。同时为了让人民群众能够分清大是大非,知道事情的真相,毛主席积极利用新闻手段阐明党的主张,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假和平、真内战”本质。

首先,毛主席于一九四五年二月十七日为新华社写了这篇《国共谈判毫无结果,周恩来同志返延安》的消息。

开门见山地指出造成国共谈判毫无结果的责任在国民党一方,原因是“国民党当局依然坚持一党专政,反对联合政府,反对人民和民主,并企图吞并八路军、新四军”12。文章接下来又通过陈述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分歧,既表明了共产党的为人民求和平的立场,又揭露了国民党的反动本质。

两党分歧的焦点首先是军队问题,经过八年抗战的磨练,人民军队的力量得到空前的发展,蒋介石也深知这一点,于是在谈判的过程中竭力要求取消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领导权,把军队收归“国有”,也就是把人民军队移交给国民党。因为“国民政府是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府”;并威胁说“不把军队移交给国民政府,便没有中共的合法”。大革命失败的惨痛经历以及长期与国民党斗争的经验,使以毛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早就明白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真理。没有人民军队,人民所渴望和平、民主、自由都只能是空谈。为了争取和平,减轻人民的痛苦,共产党在谈判中就军队问题还是做出了必要的让步,提出要公平合理的整编全国的军队,但却没有得到国民党方面的积极回应。

国共斗争的另一个焦点是关于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问题。共产党向国民党提出了“建立民主的联合政府联合统帅部,以统一中国一切军事力量,以改革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各方面政策”13的建议,却遭到了国民党的拒绝。因为这个建议违背了国民党谈判的底线和真

12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37页

正目的——维护其一党专政。非但如此,国民党还妄图取消中国未来希望之所在的解放区,拒不承认解放区民选政府的合法性并污蔑解放区为“封建割据”。

紧接着在一九四五年三月八日毛主席又在新华社发表了评论《新华社记者评王世杰谈话》,用第三人称“新华社记者”口吻对国民党宣传部长王世杰之前对外国记者的谈话内容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

指出国民党所谓的“民主”,其实质还是国民党一党专政和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因为象征民主的“国民大会”的召集问题居然要由“国民参政会审议”,而所谓的“国民参政会”只不过是“独夫蒋介石所委派的一个无聊机构”。其中的大部分参政员都是“独夫及我们的博士(指王世杰)那一党的‘同志’”。那还有什么必要把事关民主大计的“国民大会”交给这样一个机构去审议呢?“开国民党大会去决定召集好了”。

蒋介石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掩饰其假民主真独裁的实质,误导舆论,混淆视听,欺骗人民。为此毛主席在文章的最后指出“蒋介石以下反人民的一群,近来丑态百出,越来越不像样子”,并斥之为中华民族的“不孝子孙”,号召人民“振作精神”“追问独夫蒋介石丧师失地祸国殃民的责任”“立即废止蒋介石独夫专政,成立民主的联合政府”14。

一九四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所属的暂编第五十九师和骑兵第二师,突然向我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的爷台山发起攻击。二十三日预备第三师也加入了此次进攻。毛主席于二十五日在新华社发表了消息《爷台山战事扩大》,告知全国人民蒋介石集团阴谋挑起内战的真相。消息的副标题是“蒋军使用美国的火箭炮”,寓意深远——蒋介石打内战,美国是靠山。从而揭穿了美国假装中立实则支持国民党打内战的反动本质。

主席在这篇消息中阐明了党的正义立场——“决不让人和反动派轻易窜入,屠杀边区人民”,并表示“对于战胜这些反动派,具有充分的信心”15,极大的孤立了国民党及其反动政策,赢得了民心,壮大和巩固了革命统一战线,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

著名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是一种人类交往的行为。”人类的交往必然伴随着信息的交流与传播——包括与友方以及敌方的交流和传播,而这正是新闻宣传大有作为的领域。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上述案例只是毛泽东主席在解放战争中巧妙运用新闻宣传的代表作。当然,“笔杆子里面出政权”,并不意味着笔杆子能够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它必须借助

14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245页

枪杆的力量,毕竟“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革命要胜利,枪杆子和笔杆子,二者缺一不可。

革命需要两杆子,和平时期建设祖国同样需要两杆子,有时笔杆子的作用还更突出。尤其是我国现在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如何既真实又正确的报道转型中的中国,这是时代赋予新闻工作者的重要使命。

以笔为旗,推动历史,书写春秋,作为未来的新闻人,我们责无旁贷!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