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下棋的小牛子

1 爱下棋的小牛子

康壮壮

暑假里,大舅家的表弟鹏飞从城里回老家来,带回了一副象棋,我们几个少年摆开棋盘上战场。玩了几日象棋,不禁想起当年一个和鹏飞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平常只叫他小牛子。牛子和他爷爷一起生活,穿戴总是邋邋遢遢,我去过一趟他家,很破。牛子十一二岁就辍了学。他爷爷平日里就在村委会的棋牌室打麻将,他也成日在那里。久而久之,看着大人们下棋,他也练成了很高的棋艺。起码在我眼中,他是一位象棋高手。棋牌室挨着我家诊所不远,每当放了学,我便把书包扔在诊所里,跑到棋牌室看大人们下象棋。

一开始看棋是因为好奇,好多人围在一张桌旁,虽然是两个人下棋,但好像是一帮人联合下棋。一会儿这个指出:“出车!”一会儿那位又嚷:“出车不行,他那不有马吗!应该拱一步卒!”旁边那位又插话道:“这也不行!快走马吧!”当这时,人们完全忘记了“观棋不语真君子”那句老话。正中坐着的那位正式下棋人,被他们吵得不耐烦了,足足吸了一支烟也没落子,最后还要自己拿主意。只听得“啪”的一声,此君将棋子重重地砸在对方的“马”上,“吃马!”又听“啪”的一响,桌子一震,棋子差点砸成两半,与此君对弈的人激动地喊道:“将军!死棋!”此君输了棋不免扫兴,但还想再杀一局,这时旁边有人道:“来来来,我和XXX 玩一局!”说着便拉开此君。一场激战又将开始。我那时就喜欢这种气氛,常常挤到桌前去观阵,虽然对大人们下棋的路子不甚懂,但只听大人们砸棋子的“啪啪”声就够痛快的。

等到时近中午,大人们都回家吃饭去,棋牌室里的象棋桌便空闲了出来。我们小孩们便利用这空当“互相残杀”,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