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旭-新世纪以来美台关系发展历程及影响因素分析

新世纪以来美台关系发展历程及影响因素分析

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难以解决的问题,也是今后有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的问题。新世纪以来,美台关系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

第一阶段,陈水扁上台后。2000年3月18日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当选为台湾新领导人后,克林顿政府的对台政策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其特点是进一步加大了防止台海军事冲突的力度。

在台湾选举期间及选举结果揭晓后,美国利用各种场合和方式,一再声称,美国评价台湾新领导人的标准是“维护台湾海峡的和平与安定”。“3·18” 以后,美国不断派人前往台湾,一方面了解陈水扁在两岸关系上的的立场和政策,同时也向陈施加压力和影响,促使他谨言慎行,以免变成又一个“麻烦制造者”。陈水扁从当选到5月20日就职演说期间有关两岸关系的言行,显然同美国的影响有密切的关系。陈水扁由于新执政时面临内外困难,急需美国的支持,故对美国作出配合姿态。

陈水扁“5·20”演说后,美国各方面均认为,由于陈水扁在两岸关系问题持续低姿态,而且他在岛内面临重重困难,不可能向挑战大陆,因此中国大陆加强对台军事部署已经成为“破坏”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主要因素。克林顿政府在“5·20”以后越来越强调加强对台湾防务的援助,美军方开始重新评估台湾防务需要,夏季克林顿政府再次宣布新的对台军售。这当然不仅仅是出于竞选的需要,其中针对中国军事部署的含义相当清楚。克林顿政府这一时期或许有意延续“促谈” 的方针,进一步缓和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它不断试图说服两岸展开对话和谈判,初步打算是推动两岸从具体的事务性商谈(如“三通”)开始。问题是美国大选临近,克林顿政府已成“跛鸭”,其政策失去了动力和可信性,它试图打开两岸僵局的行动本来就是有气无力的,当然不会有什么效果,最终只能是将一个外驰内张、混沌不清的台海局势传给小布什政府。

第二阶段,布什入主白宫以后,美国对台政策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其突出的特点是企图将所谓的“战略模糊”明确地改变为“战略清晰”。由于克林顿政府在行将结束时,已经认为中国大陆的军事准备是破坏台海稳定的主要因素,并开始加强对台防务援助,布什政府的所谓“战略清晰”自然会首先和明显地表现为向中国大陆施加压力,特别是增加对台军售,尽管对台湾安全的考虑并不是加强军售的唯一原因。布什需要回报他的支持者,其中对台军售毕竟是获利丰厚的一种。

当然问题很可能并不止于此。布什执政后美国对华政策正在重新制订过程中,由于撞机事件对中美关系造成的严重消极影响,以及布什政府中那些冷战老斗士们正在歇斯底里地发动“遏制”中国的冷战,他们企图将台湾作为遏制中国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可以说布什政府对台军售和陈水扁过境纽约的决定显然包含着更复杂的考虑。一方面是为了稳定台湾政局,考虑到自2000年3月18日以来,陈水扁施政一直乏善可陈,布什政府的举动显然是在为台湾当局保驾护航。另一方面也是在向中国作出姿态,即美国随时可以在台湾、西藏一类问题上向中国发难,尽管在别人看来很可能事与愿违。事实上布什政府的决定很有可能像克林顿执政初期一样,破坏正逐步密切和稳定起来的两岸关系,在台湾海峡制造新的紧张。其实美国那些“冷战斗士”们就是要减缓两岸关系的积极发展,阻止中国统一的进程,使台海两岸不统、不战、不和的局面持续下去。他们确实需要台海局势紧张,以便破坏和平统一的进程,并证明他们的倒行逆施是有根据的。

第三阶段,马英九上台后。首先,美国关切对台军售,关心台湾的自卫能力与决心,美国希望与台湾维持友好的各种关系;其次,美国乐见两岸透过对话解决歧见、降低紧张,美国愿意见到台湾能够有意义的参与国际组织,美国将会持续表态,希望中国减少对台飞弹。另外,美国对台湾的民主发展持相当正面的看法,从投票行为到候选人的辩论到民众的素养都加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