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针疗法治疗脑积水应用初探-赵亮

178

第18卷 第8期 2016 年 8 月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JOURNAL OF LIAONING UNIVERSITY OF TCM

Vol. 18 No. 8 Aug .,

腹针疗法治疗脑积水应用初探-赵亮

2016

脑积水(Hydrocephalus)是指由于脑脊液分泌

过多、循环受阻或吸收障碍,导致脑脊液在脑室系统和蛛网膜下腔增多而造成腔隙扩大的状态及其症候群,并可伴有颅内压的增高。脑积水是由脑脊液循环障碍(通道阻塞)、脑脊液吸收障碍、脑脊液分泌过多、脑实质萎缩等原因造成。按年龄分为儿童和成人脑积水。临床出现头颅及前囱增大(婴幼儿)、颅内压增高的临床症状和体征(头痛、恶心、呕吐、视乳头水肿)、脑组织受压引起进行性脑功能障碍表现(智能障碍、步行障碍、尿失禁)即可做出临床诊断,进行CT 扫描、磁共振成像等可以确定诊断。[1]

在中医学中,本病相当于“解颅”“囟填”等。中医学认为六淫、痰饮、瘀血、外伤、中毒等病因导致脑髓失养,脑之真气不能敷布,水湿停积于脑而

引起神明异常。[2]

其记载首见于《诸病源候论》云:“解颅者,其状小儿年大,囟应合而不合,头缝开解是也。”历代医家对其病因有“肾虚、热毒、痰浊、积水、瘀血”之说。认为本病以本虚标实者为多,脾肾亏虚为本,痰浊、瘀血、水停、邪毒为标。近年来应用针

灸疗法治疗本病应用广泛,在穴位刺激方法上作了

多方面的探索,如以针刺配合艾灸、针刺结合中药外敷等。我们在研究上述相关理论及临床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腹针机理及现代研究对本病的认识,采用以薄氏腹针为代表的腹针疗法治疗本病,应用于临床,取得较好疗效,现讨论如下。

1 脑积水的病因病机1.1 肾气不足

隋唐直至宋代医家多倾向于肾虚所致。如《诸病源候论》记载:“肾主骨生髓,而脑为髓海,肾气不成,则脑髓不足,不能结成,故头颅开解也。”治法上多采用补肾。

1.2 肾虚肝亢

如明代万全在《育婴家秘》中提到:本病可“由病后肾虚,水不胜火,火气上蒸,其髓则热,髓热则解,而头界复分开矣”,制订了加味泻青丸辨治。

1.3 脾虚水泛

如朱震亨《平治会萃·解颅》指出本病“乃是因气虚与热多耳”,主张用四君子汤、四物汤等调治。

腹针疗法治疗脑积水应用初探

赵亮1,王好宁2,刘玉堂1

(1.西安中医脑病医院,陕西 西安 710032;2.内江市中医医院,四川 内江 641000)

摘 要:

目的:结合文献研究及临床应用实践,论述腹针疗法在脑积水临床治疗中的重要性。方法:中医学认为脑积水为六淫、痰饮、瘀血、外伤、中毒等病因导致脑髓失养,脑之真气不能敷布,水湿停积于脑而引起神明异常,病以本虚标实者为多。腹针疗法充分体现了中医学整体观念、辨证施治两大特点,方法上使脏腑、经络、局部同时并举,且临床疗效持久、稳定,易于患者接受。结果:应用腹针疗法治疗脑积水,创立了补养脑髓、敷布真气、治理水湿、促通神明的治疗思路,取得较好疗效。结论:腹针疗法从理论到实践对治疗脑积水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值得进一步临床研究。

关键词:腹针疗法;脑积水;应用价值

中图分类号:R245.329;R742.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42X (2016) 08- 0178- 04

收稿日期:2015-12-15

作者简介:赵亮(1982-),男,陕西西安人,主治医师,学士,研究方向:中医脑病。

Study on the Treatment of Hydrocephalus Application of Abdominal Acupuncture Therapy ZHAO Liang 1,WANG Haoning 2,LIU Yutang 1

(1. Xi'an Encephalopathy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Xi'an 710032,Shaanxi,China;

2. Neijiang City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Neijiang 641000,Sichuan,China)Abstract:Objective :Combined with literature research and clinical practice,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importance of abdominal acupuncture in the treatment of hydrocephalus. Method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onsiders hydrocephalus was caused by six exopathogens,phlegm,blood stasis,trauma,poisoning and etc. So cerebral medulla dystrophy,vital Qi of brain could't compress,water wet stop in the brain and cause abnormal disease of the gods,more empty mark real syndrome. Abdominal acupuncture fully reflects the two characteristics of the overall concept and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the viscera and meridians,locality develop simultaneously,and the clinical curative effect is lasting,stable,easy to be accepted by patients. Results :Using abdominal acupuncture theropy to treat hydrocephalus,nourishing brain,compressing vital Qi,managing water wet,promoting through the gods,has a good curative effect. Conclusion :Abdominal acupuncture has a very important value for the treatment of hydrocephalus from theory to practice,worthy of further clinical research.

Keywords:abdominal acupuncture;hydrocephalus;application;value DOI:10.13194/j.issn.1673-842x.2016.08.056

18卷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上世纪80年代,在治疗上更注重脾胃,有学者认为久病脾肾亏损,水湿内停,痰浊蒙扰于上为继发性脑积水的病因病机,主张补肾填髓、健脾利水。

1.4热毒壅滞

《幼科条辨·解颅》创湿毒之说:“病亏肾虚,火气上蒸,或感受湿热毒邪,上蒸于脑,与水湿搏击,壅滞不化而成本症。”

上世纪70年代,本病的辨治获得较大进展。通过临床实践,认识到热毒、痰浊、积水、瘀血均可致病。在辨证上,增加了热毒、瘀阻等证型,如提出颅脑水瘀的新观点,通窍活血、化瘀利水之法得到众多医家的重视。

脑积水现代医学根据发病机制不同分为:梗阻性脑积、交通性脑积水、外部性脑积水。外部性脑积水是一种特殊类型的交通性脑积水。我院通过大量中医临床辨证观察,将之按照中医证候相应分为水瘀互结,壅塞脑窍证;脾虚水泛,脑窍不通证;脾肾亏损,瘀阻脑窍证。

2 腹针治疗脑积水的机理和特点

2.1理论上以“先天经络学说”为指导

腹针是以神阙调控系统为理论核心的治疗体系,提出神阙调控系统是经络的母系统,对人体具有宏观调控作用。人体在母体是通过脐带从母体汲取气血逐渐成形的,因此脐(神阙)通向全身运行气血的通道在先天即已形成,这些通道便是经络系统,故而经络系统是先于脏腑与肢体的全身最早的系统,脐的周围分布了与全身应答关系非常明确、排布有序的穴区带。薄氏完善的神阙调控系统是全身最早的调控系统与经络系统母系统的理论,创立了先天经络学说。这一理论对指导治疗脑积水等先天性疾病提供了重要理论依据。

2.2特色取穴法丰富了针灸的临床应用

腹针取穴包括了腹部的经穴、经外奇穴、新穴和部位穴。“神龟全息图”认为人体存在以脐(神阙)为核心的,全身影像酷似一个伏在腹壁上的神龟。其头部伏于中脘穴上下左右;颈部从商曲穴(双)伸出;前肢由滑肉门(双)引出,在上风湿点穴(双)屈曲,止于上风湿外点穴(双);后肢由外陵穴(双)向外伸展,通过下风湿点穴(双),止于下风湿下点穴(双);尾部从气旁穴(双)向下延伸终于关元穴上下左右。[3]而且在以上这些点之间的连线上形成了穴位点状密集的穴区带,这就是腹针疗法之所以可以根据病情对相应部位进行即时调整的原因。上风湿点穴(双)、上风湿外点穴(双)、下风湿点穴(双)、下风湿下点穴(双)、气旁穴(双)是腹针治疗脉络痹阻的经验穴。

同时腹针的定位与八廓相关,中脘为火,主心与小肠;关元为水,主肾与膀胱;左右滑肉门分别为地为风,主脾胃和中焦、肝;左右外陵分别为天为山,主大肠、肺和上焦,使人体内脏的生理用粗线条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从传统经络来看中脘为胃的募穴,八会穴之一(腑会中脘);下脘为任脉与足太阴经交会穴;关元为小肠的募穴,任脉与足三阴经交会穴,与气海一起皆为强壮要穴;滑肉门、外陵皆为足阳明胃经上的腧穴。所以引气归元(中脘、下脘、气海、关元)、腹四

关(滑肉门、外陵)都是对脏腑气血的调理,起到补益脾肾之阳气、调理脾胃之气、健脾化痰之功。

2.3方法上脏腑、经络、局部同时并举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是中医的疾病认识观,讲究“治病必求于本”,在治疗疾病时不仅注意症状的改善,更注重脏腑状态的调整。腹部除了是人体分布脏腑最多的部位,还分布着大量的经脉:肝经、肾经、脾经、胃经、胆经、任脉、带脉、冲脉、阴跷脉、阴维脉,腹部既有阴经,也有阳经,还有阴中之阴的任脉,此外还有带脉束腰一周与背部的阳经督脉、膀胱经相连,本身腹部属阴,因此,在腹部不仅可以调阴,而且可以调阳。脏腑的募穴是脏腑之气结聚的地方,大多数募穴位于腹部。因此腹部具有脏腑最集中、经脉最多、途径最短等优点。因此,针刺腹部可以直接调整脏腑。

腹针理论中脏腑和经络是人体一个大系统中的两个部分。前者是产生气血的系统,后者是传输气血的系统,二者相互影响不可分割。同时认为慢性病的病理机制是“久病则虚”,脏腑产生气血的功能下降,使经脉里的气血不足,无以充百脉而荣四肢。因此,治疗时必须首先对脏腑进行调整使脏腑产生气血的功能恢复正常,才能进一步疏通经络使经络中运行的气血保持通畅。提出了“调理脏腑入手,兼顾经脉局部”的整体治疗方法。强调先调脏腑以产生气血,再调经络以输布气血,再调局部以使用气血。[4]

传统针灸治疗疾病以刺激四肢经络穴位为多,主要调整经络,须经过多次反复的治疗疗效才能稳定下来,考虑可能与“治病必求于本”和“标本兼顾“有关。腹针疗法增进了脏腑、经络、局部的有机联系,体现了中医防治疾病的整体观精髓。使中医整体观念与辨证论治两大特色在针灸治疗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2.4无痛、安全、长效的特点

腹部在生理上有疼痛感呈弥散的特点,痛觉不敏感,所以腹针治疗时,无疼痛、晕针、滞针等不良反应和不良事件发生。传统针灸讲究“得气”,而“得气”主要是以患者产生酸、麻、胀、痛的感觉(得气感)为标志,许多患者因不能或不愿承受这种感觉,而放弃针灸治疗。而腹针强调“调针到位”即可。“调理脏腑入手,兼顾经脉局部”的整体治疗方法使中医整体观在针灸中得到了充分发挥,大量临床实践证明这一方法保证了针灸治疗的长效性。

2.5取穴及操作标准化,便于临床推广

腹针疗法近年取得较大的发展,国内外临床报道越来越多,充分体现了处方标准化、操作规范化、辨证条理化的优越性。首先规定了比例寸,上腹部从中庭到神阙为8寸,下腹部从神阙至耻骨联合上缘为5寸,腹部两侧从神阙至腹侧外缘为6寸。这样从客观上杜绝了依靠医者的手部取穴造成的误差。其次,对任脉定位做出纠正,薄氏将任脉定位于腹白线的下边,因为腹部的自然正中线并非总是与腹白线相吻合。第三,提倡套管进针,采用套管针不仅可以消除患者的紧张情绪、操作者的误差,更有利于无菌操作。同时提出调针到位原则,腹针疗法将腹壁分为天、人、地三部。调理脏腑将针调在地部、调理

179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18卷

经络气血调在人部、调理局部或外周系统调在天部,此原则较其他传统行针手法更容易掌握和控制。

3 腹针疗法治疗脑积水病机之功用

3.1补益脾肾、治水之源

取天地针、肓俞、阴交等穴。天地针由中脘、关元组成,以神阙为中,中脘为天,关元为地,中脘是胃之募穴,胃与脾相表里,有水谷之海之称;关元是小肠的募穴,丹田部位所在,有培肾固本、补气回阳之功,故两穴合用具有补脾肾之功能。肓俞为足少阴肾经与冲脉交会穴,为肾脉育膜之处,可补益肾阴肾阳,阴交为足少阴与冲任交会穴,选用该穴既可振奋元阳、驱逐阴邪,又可交通阴阳之气。此法体现了阴中求阳、阳有所化、阳得阴助、生化无穷的治疗大法。肾主骨生髓,而脑为髓海,肾气不足,对血液推动无力,瘀阻脑窍,血不利则为水,肾气亏虚不能充养髓海致头颅开解。如《保婴撮要》曰:“肾气怯而脑髓虚而因不合。”脾主运化,脾虚失运,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浊水积于脑,故补脾肾可使上证均得其功。

3.2降火气、防水患

取引气归元。引气归元由中脘、下脘、气海、关元4穴组成。方中中脘、下院均属胃脘,两穴含有理中焦、调升降的作用,且手太阴肺经起于中焦,故兼有主肺气肃降的功能。气海为气之海,关元培肾固本,肾又主先天之原气,因此,四穴含有“以后天养先天”之意,故名“引气归元”。《难经·四难》曰:“呼出心与肺,吸人肾与肝。”故此方有治心肺、调脾胃、补肝肾的功能。

外感热毒,上攻于脑,蒸液成痰,热壅血瘀,脑窍不通,水湿停积;水湿停积于脑,形成脑积水;积水不去,颅缝难闭,颅骨开解,即为“解颅”。故脑积水常见虚实夹杂。《素问·标本病传论》指出:“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以浅而知深,察近而知远,言标与本,易而勿及”。以本证而论,热毒、湿停、血瘀为标,脾肾亏虚为本,治疗从补虚泻实立法较易收功。

3.3通调气血、疏水道

取腹四关为主。腹四关由滑肉门、外陵左右共4个穴位组成。滑肉门位于神阙之上,治疗躯干上段及上肢的疾患,外陵位于神阙之下,治疗下腹及下肢的疾患,该4穴具有通调气血、疏理经气、使之上输下达肢体末端的作用,是引脏腑之气向全身布散的妙穴。同时,与引气归元或天地针合用时,兼有通腑之妙,使水道通畅,积水有去处。

3.4调脾气、除积水

取调脾气及水分穴,调脾气由左右两个大横穴组成,二大横是足大阴脾经的经穴,为薄氏用来调整脾脏功能、祛湿、健脾的经验穴;水分穴内应小肠,具有泌别清浊的功能,针之疏通水道、运化水湿,与肓俞、阴交四穴配合应用共奏振阳驱邪、行气消水之功,此为“脐周四穴”。[5]

阳气动则水湿行,脾健运痰无生处。脑积水多为脾肾亏虚为本,痰浊、瘀血、水停、邪毒为标。用腹针治疗脑积水起到了调节脏腑功能、易达到“气至病所”之功效,从而达到治心肺、补肝肾、调脾胃、通四肢的功能。

4 腹部穴位的全身调理作用

4.1中气在六气运动中的重要性

中气,在胸下脐上之际,而分布于整个人身之间。人秉大气五行而生脏腑,加一胆经相火名曰六行六气。金木水火,分主四维,相火土气,同主中宫。此六行六气,是融合极密、分割不开、和平不偏的圆运动。古代中医学认为五行之病,皆运动不圆、作用分离、不能融合所致。然五行融合,中气之事,中气如轴,四维如轮,轴运轮行,轮运轴灵。轴不旋转,轮不升降则为病理。医理是运动轴的旋转,去运动轮的升降,与运动轮的升降,来运动轴的旋转,由轮而轴,是为先天,由轴而轮,是为后天。由轮而轴者,由升降而成中气也。由轴而轮者,由中气而成升降也。[6]故中气在六气运动中起着中心统领的作用,同时调理中气且能补益先天。这一理论对我们针刺腹部穴位调理中气、从而治疗防护先后天疾病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4.2丹田在调理人体精气神方面的重要性

丹田一般指腹部脐下的阴交、气海、石门、关元4个穴位所在的部位。《东医宝鉴》指出:“脑为髓海,为上丹田,藏神之府也;心为绛火,中丹田,藏气之府也;脐下三寸为下丹田,藏精之府也。”历代医家很重视三丹田之间的关系,古人称精气神为三宝,认为下丹田和人体生命活动的关系最为密切。是“生气之源”“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之根”“阴阳之会”“水火交会之乡”,是真气升降开合的枢纽,是汇集烹炼、储存真气的重要部位,“人身精实气充,气充则神旺”“精虚则气竭,气竭则神逝”。[7]故可见丹田在提高人体精气神方面有相当的重要性,促通元神的作用岂可忽视。这一理论为治疗脑积水等慢性虚损性神志疾病提供了重要理论指导。

5 腹针治疗脑积水的现代生理学基础

5.1腹膜的生理特性和临床意义

现代医学发现腹膜的吸收性能、防御性能等在疾病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腹膜面积大,能吸收渗出液、血液或空气等,腹膜的吸收性能是由间皮下和浆膜下毛细血管和毛细淋巴管来履行的,一般认为腹膜腔上层的腹膜,特别是隔下的腹膜壁层浆膜下毛细淋巴管特别丰富,且又由于腹的呼吸运动,促进淋巴回流,故其吸收力特别强。腹膜不仅能吸收溶解物质,一些微粒(如墨汁微粒)也能经过间皮而进入毛细淋巴管。同时腹膜有较强的消灭细菌功能,因此不严重的腹膜腔感染常较易治愈。大网膜的活动性很大,并含有大量的巨噬细胞,当腹膜器官发生炎症等病变时,它能迅速地向病变处移动并将病灶包裹,限制炎症的扩散。[7]这为针刺腹部穴位防治疾病提供了一定的现代科学依据。

5.2人体的第二大脑在腹部

哥伦比亚大学的迈克·格尔松教授经研究确定,在人体胃肠道组织的褶皱中有一个“组织机构”,即神经细胞综合体。在专门的物质-神经传感器的帮助下,该综合体能独立于大脑工作并进行信号交换,它甚至能像大脑一样参加学习等智力活动。迈克·格尔松教授由此创立了神经胃肠病学学科。

180

18卷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这为针刺腹部穴位治疗神经系统疾病提供了一定的生理学基础。

6 病案举例

薛某,男,8个月17天,2014年4月2日以“头颅大伴运动落后5月余”初诊,患儿系29周早产,出生时体重1100 g,以“新生儿颅内出血”住院治疗53 d,出生后黄疸持续约20 d。3个月时双眼内斜视、竖头不稳,在当地医院给予“补钙”治疗,无明显疗效。6个月时,仍竖头不稳、翻身不灵活、不能独坐、双手抓物不灵活,在西安市某医院行头颅MRI示:“双侧额颞部蛛网膜下腔增宽”,诊断为“外部性脑积水”,遂来我院系统治疗。

入院症见:竖头不稳,翻身不灵活,不能坐起,手软无力,右侧为著,伴神情呆滞,口角流涎。无发热、头痛、恶心、呕吐、抽搐等症状。专科查体:神志清,精神可,头围47 cm,前囟未闭,大小约4 cm×5 cm,追物差,双眼轻度内斜视,四肢肌力IV级,四肢肌张力低,双侧肱二头肌腱反射(++),双侧膝腱反射(++),双侧Babinski征(+)。舌淡苔少,指纹淡。

辨证:脾肾亏损,瘀阻脑窍证。中医诊断:解颅病。西医诊断:外部性脑积水。治则:健脾补肾、化瘀开窍。治法:主穴:中脘、关元、水分、神阙、肓俞、外陵、滑肉门;配穴:胃及膀胱经穴。任脉上的穴位深刺,神阙用艾条悬灸,外陵、滑肉门浅刺,胃及膀胱经穴中刺。

以上治疗每周6次,考虑到患儿年龄小,不能配合,调针到位,不留针,连续治疗1个月为1个疗程。经1个疗程治疗,患儿能独坐,翻身灵活,双手抓物较有力,神情丰富,口角流涎消失。经3个疗程治疗后,可四点支撑爬行,靠墙站立,神情丰富,会叫“妈妈”“爸爸”等,间断治疗6个月后,患儿独走较稳、反应灵敏、语言丰富。

7 总结

脑积水(Hydrocephalus)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危害人类健康的疾病,特别是对婴幼儿有较高的致死率和致残率。中医学认为脑积水是六淫、痰饮、瘀血、外伤、中毒等病因导致脑髓失养,脑之真气不能敷布,水湿停积于脑而引起神明异常。历代医家对其有“肾虚、热毒、痰浊、积水、瘀血”之说,认为本病以本虚标实者为多。故认为治疗应综合调理,从补养脑髓、敷布真气、治理水湿、促通神明着手。

整体观念、辨证施治,中医之大法。腹针疗在传统针灸基础上进行了诸多创新,相比其他针法更能切中本病病机,极大提高了针灸治疗脑积水的作用和疗效。且操作简便,疗效持久,更易于患者接受。应用腹针治疗脑积水具有整体调理、补虚泻实、疏通全身气血之效,使得脑髓得以补养、真气得以敷布、水湿得以治理、神明得以促通,最终达到邪水不生、水道通畅、积水去除的目的。

同时,从古至今传统中医认为腹部穴位对人体脏腑之气正常运转及人体精气神的提高恢复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现代医学也越来越多的发现腹部对人体的新陈代谢、免疫力、神经支配等有着重要的调节作用,大量临床实践证明腹针疗法疗效显著。因此认为腹针疗法对治疗脑积水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值得进一步临床研究。◆

参考文献

[ 1 ]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学分会.中国脑积水规范化治疗专家共识[ J ] .中华神经外科杂志,2013,29 ( 6 ):634.

[ 2 ] 宋虎杰.脑积水[ M ] .西安:世界图书出版西安公司,2001:165.

[ 3 ] 薄智云.腹针疗法[ M ] .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35-36.

[ 4 ] 林超岱.腹针疗法之我见[ C ] //首届腹针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广州:中国针灸学会,2005:15-20

[ 5 ] 刘志顺.田从豁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 M ]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9:231.

[ 6 ] 彭子益.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M ] .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58-59.

[ 7 ] 姚泰.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生理学[ M ]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0:256.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被收录为中国科技论文

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在学校党委的直接领导下,在辽宁省教育厅及上级主管部门的关怀下,在编辑部全体同志的共同努力下,经过同行专家评定,《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于2008年6月被收录为“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并由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颁发证书。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受国家科学技术部委托,开展“中国科技论文统计与分析项目”的研究工作。项目研究组从全国自然科学领域学术类和技术类期刊中,依据专家评估和文献计量学理论和方法,结合中国科学研究工作的特点和发展规律,定量与定性相结合,客观评估、科学遴选各学科内较具影响和学术质量最高的优秀期刊,建立了《中国科技论文引文数据库(CSTPCD)》。这些被选出的期刊就是用于统计国家历年科学技术论文产出数据和评价科研绩效的来源期刊——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始终坚持办刊方向,践行科学发展观,继承创新中医药文化,搭建中医药科技平台,及时报道中医药新理论、新技术、新思路、新成果,为弘扬中医药事业发展,为人民健康生活做出应有的贡献。

18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