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5讲对应文字B


第七十二节课
思考题
475、为什么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476、轮回中的痛苦,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对此你有什么亲身感受?
477、有些人脾气不好,一出门就要和别人吵架,学习了这节课以后,应该怎样提醒自己?
478、现在的修行人有哪两大违缘?你平时是如何对治的?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昨天总说了嗔恨的对境主要有三个方面——我、我的亲友、我的怨敌,今天先讲遮破以“我”为对境而生嗔恨。这从三个角度进行分析,即忍受痛苦、忍受甚深法门、忍受怨恨的敌人。第一个又分四部分,首先讲“作意轮回之自性”,也就是说,我们应了解痛苦就是轮回的本性,不要脆弱,一定要坚强。
庚二(遮破嗔彼)分二: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二、遮破于障碍所欲者生嗔。
辛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分三: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二、破嗔于亲友造四罪者;三、破嗔于怨敌作四善者。
壬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分二:一、破嗔令我痛苦者;二、破嗔轻侮我等三者。
癸一(破嗔令我痛苦者)分三:一、忍受痛苦之安忍;二、定思正法之安忍;三、忍耐作害者之安忍。
子一(忍受痛苦之安忍)分四:一、作意轮回之自性;二、作意出离之因;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四、作意功德。
丑一、作意轮回之自性: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
在这个轮回当中,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造善业的力量可谓少之又少,而痛苦之因的不善业却多之又多。如是因、如是果,所以痛苦在轮回中必定多,而快乐在轮回中必定少。
古人曾说过:“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若将人生分成十份,不称心如意的事情,多占八九份。然而,很多人并没有通达轮回的本性,他们遇到不顺、不快乐时,就怪自己的命不好,没有勇气去面对,这是没有必要的。《地藏经》中云:“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非是业,无非是罪。”我们大多数人造善业极少,起心动念都在制造苦因,痛苦又怎会不多呢?如果不信的话,不妨观察一下,平时一堂课需要一个多小时,自己从头到尾专心致志听的有几次?一天二十四小时中,嗔恨心、贪心、分别念生起了多少,行持善法的念头又有多少?这样一经观察,自然就明白轮回为什么都是痛苦。
佛陀在《正念经》中云:“轮回如针尖,永无少安乐。”弥勒菩萨也说:“不净粪中无香味,五道之中无安乐。”不管从哪位圣者的教言来看,整个六道轮

回都非常痛苦,“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妙法莲华经》也是这样讲的。因此,世间确实没有安乐可言,一旦遇到痛苦挫折,应清晰地认识到轮回的本性即是如此,若能懂得这个自然规律,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会有所准备。
丑二、作意出离之因:
轮回中的痛苦并非不好,它可以转变成修行的顺缘。
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我们遇到一些痛苦时,不要非常伤心,千方百计想把它遣除。如果没有这些痛苦,就不会对轮回生起强烈的厌离心,也不会向往从三界中获得解脱,希求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所以,遇到痛苦和麻烦时,应好好思维它是顺缘还是违缘,进而坚定不移地承受痛苦。
在座的出家人,有些是从小就对三宝有殊胜的因缘和俱生的出离心,不愿意接受在家的生活。但也有一部分人,如果没有遇到挫折,可能根本没有出家的机会。《毗奈耶经》中也有许多阿罗汉、阿罗汉女,曾像世间人一样生活,但后来遇到种种违缘,才生起了无伪的出离心,出家后获得正果。因此,假如没有感受痛苦,就不会生起对三有的厌离,若没有这种厌离心,不可能追求寂灭解脱,《四百论》中云:“谁不厌三有,彼岂敬寂灭?”
我们遇到痛苦、病魔等时,一定要认识到它的本性。噶当派的高僧大德,经常把痛苦当作修行的顺缘,并且说:“如果自心特别苦恼,应立即观想三界轮回众生的痛苦,以自己现行的痛苦去代受他们所有的痛苦,以此而使自己的受苦变成功德。”因此遇到痛苦的时候,我们不要一蹶不振,应以坚毅的勇气去面对,把一切痛苦转为道用。
有些人遇到一点点痛苦,就“我好可怜啊,我好伤心啊”,没有勇气面对这种生活。其实,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坚强,有了这种坚强、内心获得自在的话,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会有一定的前途。修行也是这样,倘若发生了不顺的事情,当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不要从此就不敢学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众生的痛苦分为几种,一是前世所感的恶业之果,一是今生中遇到的违缘所致,还有一种,就是修法以后才有的痛苦。为什么修法会招致痛苦呢?因为你没有修法的话,来世可能在地狱或饿鬼中感受痛苦,但依靠佛法的加持力,即生中只是象征性地感受一些痛苦,来世就不用感受了。
这个问题,以前讲《俱舍论》时也详细地分析过,大家应该知道,在这个轮回当中,并不是有人想象的那样,一修法就发财长寿样样齐全,里面的因果还是很复杂的。但无论如何,行持善法只会获得乐果,不可能导致苦果。然而,凡夫人并没有出世间的眼光,看不到今天的痛苦来源于往昔的恶业,反而认为

学佛法使自己痛苦,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行善的本体是乐果之因,不可能产生苦果,有人之所以行善反受苦果,这种因果道理,唯一是佛陀各别自证的智慧行境,不要说我们凡夫人,纵然声闻阿罗汉也因为有所知障而无法真实了达。有些人认为:“本来听说学佛让人顺利,但我学佛以后,好几件事情都不顺,生活总有坎坎坷坷,是不是学佛错了?”这就是对佛法不理解而导致的。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下面用比喻来进一步说明此理。在这个世间中,很多人行持无意义的苦行,比如对大自在天及其王妃俄玛得瓦生信者(辞藻学和有些古书里有很广的历史故事,但在这里不说),为了获得他们的果位,于每年九月份绝食一天或三天,在这个过程中,外道徒割开身体、用火灼烧,或者把身体穿在兵器上,用种种办法自我摧残。还有印度南方的伽那巴,那里的人也喜欢苦行,为了获得“第一”的虚名,人与人之间经常搏斗,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比如为了在某村中当第一,跳河也可以,上战场被杀掉也可以。还有些外道,为了博得圣尊的欢喜,砍断自己的头,用火来燃烧身体,与现在某些极端宗教比较相似。我以前去印度、尼泊尔时,仍能看到这些外道白天晚上精进地苦行,尤其在酷热难挡的夏天,他们的苦行方法,让人看了以后,自然而然生起悲心。现在也有一些气功,劝人焚烧自己的身体,最近也发生了各种情况,这些都是无意义的苦行,对今生来世根本没有意义。
现在好多人特别喜欢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尝试一辈子跟老虎生活在一起,爬悬崖、攀登高峰,就是为了得到一种名称。这些都没有任何实义,若把这些精力、钱财和勇气全部用于佛法方面,今生来世的很多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在城市里我还经常看到,一些老年人,不管冬天也好、夏天也好,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忍着狂风暴雨,在广场的空地上,放着非常嘈杂的音乐,手舞足蹈地开始锻炼身体。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为什么不把时间用来转佛像、绕佛塔、磕头,或者念一些阿弥陀佛心咒呢?为什么不为后世做一些准备呢?每天这么早就出来唱歌跳舞,肯定有不少辛苦,然而就是为了这些毫无实义的东西,他们也都能忍受。
相比之下,我们发了菩提心的人,为了度化自他一切众生,在修学过程中遇到一些痛苦,怎么会生起畏惧之心呢?《经观庄严论》中说:“只要对众生有利益,菩萨转生于无间地狱也非常欢喜。”既然如此,我们在利益有情的时候,稍微遇到一点点挫折,不应该产生怯弱之心。
现在世间上有许多人,成天将钱财

、精力、青春用于一些无聊的事上面,而我们发了菩提心的人,这一辈子就是要利益众生,为来世做好准备,哪怕自己一生能帮助一个众生,在他相续中种下解脱的善根,来到这个世间也没有白费。为了这个伟大目标,从现在开始,我们在行持大乘佛法的过程中,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要有退怯之心。
然而,有些人并非如此,为了自己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跳河也可以,爬雪山也可以,但一听说是为了众生,就躲到一百公尺以外,非常简单的事也不愿意干。比如为一些道友分发法本,中间若耽误一两个小时,他就皱着眉头使劲摇头:“不行不行,我不空!”但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出去几个月也没问题。其实我们应该反过来,真正对众生有利的事情,自己理当责无旁贷,付出再多也心甘情愿,但若是为个人的事情,尤其是吃喝玩乐方面,最好是越少越好。当然,长期熏习大乘佛法的人,与世间人的心态不一定完全相同,但按照大乘佛义,凡是利益众生的事情,最好不要怕苦、怕冷、怕热、怕别人说什么,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强。如果为了自私自利,或是产生贪嗔痴的事情,有一些怯弱之心也值得,这方面大家应该反复深思!
丑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分三:一、略说;二、广说;三、摄义。
寅一、略说: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
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长久地串习,就会变得非常容易,不能成办的绝对没有。同样的道理,若逐渐修习忍受小小的损害,一旦大的危害临头,也就能够安忍了。
世间中的许多事情,只要去串习,慢慢地就会变得容易适应,自然无有任何困难。比如读经文时,刚开始结结巴巴,要花很长世间,但念熟了以后,如行云流水般,一点困难都没有。做事情也是同样,还没有熟练之前,怎么样做都漏洞百出,但是到了一定时候,完全可以驾轻就熟。因此萨迦班智达说:“无论一切任何事,若人习惯无微难,如同学习工巧明,修学佛法亦不难。”有些人觉得佛法很深奥,学佛相当困难,其实不管学大乘佛法、小乘佛法、密宗佛法,只要去行持,习惯后就不会有丝毫困难了,犹如学习世间的技艺一样,不管你学机械、电脑,还是公司的操作设计,刚开始都可能比较陌生,但久而久之,就轻而易举、非常容易了。
以前我们学过一篇文章叫《卖油翁》,里面有一个将军射箭特别准,射中靶心十拿九稳,很多人都非常赞叹。但有个卖油翁见到后,并不太在意,只是稍微点点头。将军有点想不通,问他为何反应如此平淡。卖油翁于是取一油葫芦,上覆一铜钱,中有小孔。打油之时

,油从小孔中注入,而钱上未沾一滴,观者无不为此叫绝,卖油翁却淡然说:“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只不过熟能生巧罢了。”我以前去云南时,有人用一柄长长的壶来倒茶,这种功夫也很稀有,但对长期串习的人来说,并不觉得非常困难。
同样,我们最初修安忍时,别人当面或背后说坏话,自己肯定忍不了,如果以前没有训练过,别人打你骂你时,一定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然而,如果像那个卖油翁和将军一样通过长复的串习,在佛教的环境中经常修安忍,将一些小的违缘逐渐转为道用,那么到了一定的时候,即使别人用兵器来砍你,你也能忍得了。也许很多人都这样想:“把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割下来,怎么还不生气?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对于从来没有修过安忍的人来讲,这是相当困难的,如同射箭没有串习过,不可能有百步穿杨的技巧,但对经久串习的人来说,安忍根本不在话下。
有些人认为:“我脾气特别不好,变成非常调柔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是永远的英雄!”当然,你如果永远没有修行,那就另当别论了,但若以佛法的道理来调伏自己,每个人的身上都可以发生奇迹。有些人刚来的时候、刚出家的时候、刚当居士的时候,性格脾气等非常可怕,但修行一段时间以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以前噶当派和禅宗的一些高僧大德,在家时是什么样的,后来接近成就时又是什么样的,大家应该非常清楚。因此,龙猛菩萨说:“众生的功德与过患,皆依串习而成,而串习也依赖于自己,故当励力串习善法功德。”
当然,我们作为凡夫人,起心动念、言行举止全部像大成就者那样,一点恶法都没有,恐怕也有一定的困难,但如果尽量把恶心去掉,在善心中反复串习,很多事情都可以成功。现在我们在座的人拿念珠,肯定没有任何问题,手上没有念珠的人,一个也没有。而有些城市里的佛教徒不是这样,拿念珠的寥寥无几。然后转经轮的话,我们现在基本上不会忘,去年开始要求时,包括我自己在内,好像也是今天忘、明天忘,但现在都习惯成自然了,几百个人当中,不拿转经轮的几乎看不到。同时,你们上其他法师的课时,希望也拿着转经轮,因为这是上师如意宝接近圆寂时留下的非常好的教言,平时这样用的话,功德是非常非常大的。有些人刚用转经轮时,各种各样的动作都有,有些人用右手可以,但左手不会,这些都需要一个熟练的过程,只要慢慢串习下来,好多事情自然易如反掌。
今天主要讲的是要修安忍,有些人脾气特别不好,别人稍微碰一下——“你为什么碰我,为什么踩我的脚啊?”“这是我的衣服

,为什么这样?”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人根本不敢到人群中去,只有在家里呆着,害怕一出去就跟人发生矛盾。这说明他没有修安忍!如果修了安忍的话,不要说几十个人,几百个人中天天去,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外面有些学习《入行论》的人也是这样,本来一个礼拜要集中一次,刚开始很多人都没有勇气,不敢接触任何人,担心会跟人打架、吵架,后来我跟他们说了:“老虎与老虎接触在一起,有时候也不打架,你们是学习《入行论》的,应该不会这么糟糕吧!尤其是学了第六品以后,我想没有任何问题。”
大家若不断串习安忍,由安忍小小的损害,到大的灾难也能泰然接受,最终必能获得《父子相会经》中所说的“诸法安乐等持” 。那时候即使大象踩着你的身体,别人把你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相续中的念头也都是快乐的,所有的损害侵扰,全部都成为快乐之因,一地菩萨到佛陀之间的境界完全能现前。
所以,大家应对佛陀的教言生起信心,不要始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都不敢接触。有时候为了锻炼自己,看自己的安忍程度如何,应该到人群当中去,多听别人说自己的过失,好好观察那时的心态是怎么样的。
寅二、广说:
在广说当中,首先讲这个世间充满痛苦,没有意义之苦,我们也经历过很多次。
蛇及蚊虻噬,饥渴等苦受,
乃至疥疮等,岂非见惯耶?
在漫长的轮回生涯中,我们受过许多痛苦,比如被毒蛇咬、蚊子叮,饥饿、干渴等苦受,乃至生疥疮等各种病痛,这些都已经司空见惯。既然这些无义的痛苦都能忍受(在忍受时没有以发心摄持,也没有修安忍心),具有意义的痛苦——为了自他的解脱,为什么不能安忍呢?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感受一些痛苦,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但时间长了以后,自然就无所谓,不觉得那是痛苦了。以前法王如意宝去印度,我们先到尼泊尔,那里的蚊子特别厉害,全身上下被咬得都是包,自己都觉得特别害怕。但住了十来天以后,就好像没有什么了,看见蚊子也不太怕,认为生活就是这样。还有些人刚来藏地,感觉这里特别冷,很难受;有些藏人到酷热的地方去,也觉得非常受不了,但一两个月后也就习惯了,这就是一种串习的过程。
不仅生活中有这种串习,我们的实执也是这样形成的。无垢光尊者曾引用《莲花游舞经》的公案说:“印度有位火施婆罗门(另有说法是一位妇女),他在短短时间内观想自己是老虎,最后也真的变成了老虎,城里的人见后非常害怕。既然短时间就可以这样,那我们无始以来串习实执,为什么不能显现这些器情万法呢?”反过来说,假如经常

串修空性、菩提心或安忍,肯定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因此,大家在修行过程中,最好经常串习去接受自己忍不了的东西,这还是有一定的价值。
故于寒暑风,病缚捶打等,
不宜太娇弱,若娇反增苦。
此颂跟前颂连在一起讲。前面既然说了,跟解脱毫无关联的无义之苦,我们都能习惯安忍,那现在为了自他众生的解脱,在修行或求法的过程中遭受一些苦难,也应该值得接受。对于严寒酷暑、狂风暴雨,及重病缠身、遭受束缚、被人殴打等各种痛苦,我们不要过于娇柔怯弱,如果自己的心太娇弱,反而会更增加痛苦。
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坚强,太娇弱的话,什么样的外境都接受不了。有些人太阳稍微强一点,“不行,太热了”;天气稍微冷一点,“不行,太冷了”;稍微吃少一点,“不行,太饿了”;吃多一点,“不行,太饱了”;人家赞叹他,“不要赞叹”;别人说他的过失,“不能说我”……,怎么样都不行,始终找不到一个平衡点,跟他打交道也特别困难。这种人可以说太娇弱,真正的修行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境,都应该能够坦然面对。
比如说,今天我们藏地的天气,可能有零下20度,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又停电,水也冻了,这里的修行人跟外面城市里的修行人比起来,确实特别苦,但从中也能发现,有些人是很坚强的。念及以往的高僧大德,如一代祖师无垢光尊者,当初他老人家在桑耶求法时,显现上也是什么都没有,睡的只有一个口袋,相比之下,我们的生活算是不错了,心里不应该非常脆弱。
我们这里的有些人,每天都来我这边上课,看起来非常整齐,这种态度我觉得很满意,从某个角度来讲,这里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对佛法的精进心、学习的勤奋心,应该说非常不错。但也有个别娇弱者,遇到一点痛苦就马上倒下去,站不起来了,今天也病了、明天也病了,上课、做事情都不行。而坚强的人,不要说是一点点小病,即使病得十分严重,修法永远也不会耽误。由此也能分得出来,哪些人很勇敢,哪些人是懦夫。宣化上人曾说:“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他初到美国时,住在无有窗户潮湿的地窑中,俨然如坟墓,故自号为“墓中僧”。以这种精神,他一生对佛法作出了怎样的贡献,大家应该非常清楚。
现在的修行人有两大违缘:一是散乱,另一个就是娇弱。你太娇弱的话,过门坎害怕绊倒,喝开水害怕烫到嘴,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犹豫不定。外面有些人也是这样,精进的人每次学习都到场,从来也不缺席,而脆弱散乱的人,经常给自己找一些理由。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每个

人都能找到理由不上课,包括我自己也是,今天身体不好、明天心脏不好,今天有这个事情,明天有那个事情,这么多的论典怎么讲下来?要知道,学习佛法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鉴于此,我们将近二十年来,在座的道友也是精进地听,而我本人,毕生的心血都用在了这上面,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停课,倘若以身体不好为由而停课,那我不是人!若有这样一种坚强的意志,很多违缘也会自然消失的。
以前法王如意宝去美国时,有一段时间我的心脏病犯得非常厉害。当时我就想:“上师在外面弘法利生,如果我因为生病而没有帮成上师,那我是非常失败的!在没有倒下去之前,只要有一口气,我一定要坚强!!”于是在好多行为方面,自己对自己有一种鼓励。后来法王回到学院,有一次在课堂上也提过这个事情。
人的意志坚强是很关键的,如果自己太娇弱,藏地也有种说法是:“娇弱的人,将遭受无量苦海。”这种人每天都有说不完的痛苦,哪怕出门坐车吃饭,也觉得举步维艰。我们这里有些道友,倘若觉得提水都困难,那闻思修行就更困难了。因此,大家应学习以前的高僧大德,要坚强,不坚强的话,在修行中恐怕不一定站得起来!
好,今天讲到这里。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第七十三节课
思考题
479、面对伤害痛苦时,坚忍者和懦弱者有什么截然不同的表现?这是由痛苦本身所导致的吗?请以你的经验加以分析。
480、世间英雄与出世间英雄有什么差别?哪个才是真正的英雄?为什么?
481、怎样理解外境的苦害对修行有助进作用?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前面已讲了,在修安忍时,一定要有坚强意志,如果娇弱的话,在任何事情面前也站不起来。下面用比喻来说明此理:
有者见己血,反增其坚勇,
有人见他血,惊慌复闷绝,
此二大差别,悉由勇怯致。
战场上搏斗时,有些人见到自己的血,反而更增加勇气和毅力,勇往直前奋战到底;而有些人自己毫发无损,看见他人流血也会惊慌失措,甚至晕倒在地昏迷不醒。
平时可以看到,有些人胆子非常小,别人做什么事情,他都特别害怕,不要说去打仗,就连看到这种场面,也吓得直打哆嗦。我以前读中学时,四个乡的学生聚在一起,有一次我们乡跟另一个乡的学生发生冲突,早上8点钟上课

的时候,两个乡二十来个学生,在教室门口用石头、棍棒打得十分激烈。我们的校长朱老师(现已过世)怕得不得了,站在旁边一个劲儿发抖。他不敢过来,就使劲地叫:“你们去劝哪,去劝哪……”我们副校长比较厉害,当时他没有这么说,到那边看了一眼,冷冷地说:“你们有本事就打吧!”有他在,学生们都不敢打。后来我们被叫到办公室,朱老师还在那儿全身哆嗦。那时候的我比较野蛮,也没什么慈悲心,尤其在学生时代,行为非常不如法,现在给你们讲《入行论》,让你们修安忍,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世间中也有这种现象,勇敢者看见自己流血,不但不生怯弱,反而更为勇猛,但脆弱的人不待对方杀过来,也会吓得瘫倒昏死过去。两种人的差别如此悬殊,完全是内心坚韧与怯懦所导致。修安忍也是如此,并不是外境起作用,而是自己的内心是否坚强。意志坚勇的人即使遇到可怕的对境,如别人用刀砍、用刺耳的语言侮辱,他也能如如不动、安忍下来。而怯弱的人只是听别人说一句“你不好看,我不喜欢你”,就马上倒下去了——“啊?他不喜欢我!”其实,不喜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前两天,有人说维那师的声音不好听,结果两位都退下去了。如果仅仅是这个原因,那你们也太脆弱了,世界上听不到逆耳之语的地方哪里找啊?别人说不好听也罢,好听也罢,就这么一句话,我觉得也没有什么,自己应该坚强一点。
我小的时候,经常听老人讲故事说有些英雄到了战场上,肠子都流出来了,但用衣服把它包好,继续跟敌人英勇作战。这就是心的力量!九几年的时候,有个叫徐洪刚的人非常出名,他为了救女青年小吴,身上被猛刺14刀,肠子都漏出来了,但他用背心兜着追赶歹徒,跑了50多米才倒在地上。
还是九几年的时候,美国有位18岁的高中生叫汤姆森,有次他独自在父亲的农场干活,不慎滑倒,衣袖卷在机器中,两只手臂被当场绞断。汤姆森忍着剧痛跑了很远的路,用牙齿打开门闩,爬到电话旁边,用嘴咬住钢笔一下一下拨号,打通了兄长家的电话。兄长马上通知有关部门解救他,医院要为他进行断肢再植手术,他被抬上担架时,还冷静地告诉医生:“别忘了把我的两只手带上。”(有些人可不是这样,身上稍微出一点血,就大呼小叫:“看我出血了,怎么办啊?”)汤姆森非凡的勇气,后来成为美国青少年心目中的楷模。
这些世间人都如此勇敢,我们在修行过程中,不管遇到寒冷也好,饥饿也好,毁谤也好,都应该将此逆境转为道用。真正英勇的人,事先要有一种心理准备:“以后我遇到可怕的违缘时,怎么样将

它转为道用?”当然,作者在这里并不是叫我们拿着刀子向敌人冲,而是告诉大家:世人为了一些暂时的目的,尚且英勇无比,我们修行人遇到困难时,更要以坚强的勇气来战胜了。假如自己的心太脆弱,遇到一点坎坷就倒下去,没有办法站起来,那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寅三、摄义:
故应轻害苦,莫为诸苦毁。
智者纵历苦,不乱心澄明。
因此,我们应轻视一切危害苦难,不要被这些痛苦所转。有些人遇到苦难就爬不起来了,而修安忍、具智慧方便、学大乘佛法的智者们,纵然经历了千辛万苦,内心仍然非常明清,不受这些违缘干扰,一直保持着清净的心态。
世间上的人,有些非常勇敢,遇到任何痛苦不会浮躁不安,表现出懦弱的姿态;而有些相当脆弱,即使微不足道的小苦,也能让他永远地倒下去。在修行道路上,每个人都会遇到磨难,此时千万不要被磨难刺穿了修行的心脏,如果自己毅力很强,犹如山王般不被波涛、狂风、大鹏等违缘所动,修行一定会圆满成功,造违缘的魔众也会羞愧离去。
所以心的力量非常关键。比如我们要听一个传承,开始就要有所打算:“这部法听圆满之前,可能有很多违缘,人的违缘、非人的违缘、身体的违缘、心情的违缘……,种种违缘都可能出现,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在它们面前低头。”堪布阿琼曾说过:我们闭关的时候,首先要有一个坚定的誓言,即使自己的父母死了,也不能出关,必须要有这样的决心。
《华严经》中言:“为断除烦恼,应发起坚定之心;为断除实执,当发起胜他之心。”若能生起这两种心,即使你在修行时遇到违缘,也不会出现令人不愿意见到的局面,正如萨迦班智达所说:“智者无论再计穷,绝不迈步愚者道。”智者即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也不会迈步愚人苟且偷生的道路,违缘只会成为他的逆增上缘,犹如火上加的干薪越多,火焰越炽燃一样,修行好的人遇到的违缘越多,修行境界越增上。
《虚云和尚自述年谱》中记载,虚云老和尚112岁时经历了一场“云门事变”:该年,老和尚传戒,忽有百余人围困寺院,说寺内藏有军械、发电机等物。搜遍整个寺院找不到后,他们就逼问虚云老和尚,先用木棒,继而用铁棍毒打,打至头面血流、肋骨折断。后来以为老和尚已死,他们便扬长而去。过了几天,听说人还没死,他们又来到寺院,用大木棍打他,并将他拖下地,十多人用皮鞋使劲踢。老和尚五窍流血,倒卧地上。他们觉得这次必死无疑,便呼啸而去。入夜,侍者把老和尚扶上床,老和尚端坐5天,后来改为吉祥卧,一昼夜全无动静。侍者以为师父已经圆寂

,没想到,第二日晨老和尚逐渐醒来,告诉侍者:“我昨天神游兜率天,听弥勒菩萨讲法,本来不想回来,但菩萨说我尘缘未了,必须要回来!”
试想,我们若遭到这么多人的殴打,也许早就跟他们拼了,并生起猛烈的嗔恨心,那样不要说见弥勒菩萨,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智者跟我们完全不同,他们遇到何种逆缘,清净心也不会动摇。因此,《月灯经》中云:“恒具欢喜恭敬心,恒时安住寂静见。”作为大乘修行人,我们对上等者要有恭敬心,对中等者和下等者要以欢喜心对待,处于任何一种环境中,皆当保持寂静的心态。当然,对修行未达究竟的人来讲,刚开始恐怕很难做到,但只要一步一步去行持,总有一天自己会成长起来的。
《入行论》的大乘修行方法,对某些人而言,可能闻所未闻,从来没有接触过,修起来也有一点困难。但若能再三串习,逐渐逐渐,自己一定会有变化的。尤其是这部论典的加持相当大,听完一遍以后,心态和行为肯定有极大的改变。我们藏地有种说法:“初学佛的修行人,很多行为若不如法,最好先学一下《入行论》,学完了以后,言行举止会变得相当不错。”故而,这部论也是专门让初学者磨练的方便法门。
以前上师如意宝讲这个颂词时,曾讲过一个公案:上师在洛若寺闻思这部《入行论》时,附近有位卓玛老太太,脾气性格不太好,寺里有个周扎小和尚十分调皮,经常故意去逗她,把她气得暴跳如雷。有一次,另一个小和尚把一桶水倒在她身上,她气得不得了,说:“你们不是在学《入行论》吗?为什么越学性格越粗暴?以前我看竹庆寺的出家人,每次学完《入行论》后,就像大菩萨一样,行为非常寂静,是不是他们学的《入行论》跟你们学的不是一本啊?”然后就开始大发脾气。上师如意宝当时很年轻,虽然没有参加那个小和尚的活动,但事后想想卓玛老太太的话也蛮有道理:如果没有学好《入行论》,自己的性格可能也会像那个小和尚一样坏,但若学好了的话,她说得也对,每个人的行为就像大菩萨一样如理如法。
鉴于此,上师要求大家尽量背诵《入行论》,以其内容逐字逐句地对照自己。否则,只听不修的话,法在这面、心在那边,法永远也没有机会融入自相续。因此大家一定要以这部法来经常衡量自己,这样,一部法听完了以后,自己会有非常大的改变。不然的话,光是理论上通达而没有结合自相续,利益也不是特别大。所以,不管是学因明、学中观、学禅宗,学任何一个法都要调伏自己的烦恼,诚如米拉日巴尊者所言:“佛法就是要调伏自心,若能调伏自心烦恼,这就是真

正的正法!”
丑四、作意功德:
奋战诸烦恼,虽生多害苦,
然应轻彼苦,力克嗔等敌,
制惑真勇士,余唯弑尸者。
在与烦恼进行生死搏斗的过程中,可能会遭受众多痛苦,因为烦恼敌军在我们相续中根深蒂固,势力非常强大,战胜这样庞大有力的敌军,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必须要有勇气和耐心。
有些人认为:“我学《入行论》已经半年了,怎么还没有断掉贪嗔痴烦恼?”其实,我们串习烦恼的时间那么久,断除它不可能一蹴而就,反而可能招致各种各样的违缘、病魔、苦难。因为我们修行越好,魔王波旬越不高兴,制造的违缘也越多,而一点都不精进的人,魔王对他非常满意,让他做什么都顺利。为什么呢?因为天天睡懒觉的人,所行持的就是魔业,魔王波旬十分高兴,相当支持他的工作,而如果自己特别精进,种种违缘便会纷至沓来。
作为修行人,不能因为出现一点违缘,就马上放弃,而应“轻彼苦”,遇到痛苦不要特别在乎,应当勇敢地去面对,励力克制贪嗔等一切烦恼。佛陀在《妙臂请问经》中也讲过对治烦恼的一些方法,经云:“为断贪心,修持不净观与白骨观;为断嗔心,修持大慈大悲;为断痴心,观修十二缘起。”用这些不同的方法,来与贪嗔为主的烦恼进行殊死搏斗,否则,若没有制止这些烦恼,正如前面经论中所说,危害是无量无边的。而如果能全力以赴地制止烦恼,这才是世间上真正的勇士、英雄好汉。
世间人认为杀了千千万万的人,就是勇敢者,实际上这是不一定的。世间敌人是业和烦恼的聚合体,即使你没有杀他,百年之后他也必定死亡。而烦恼的这种敌军,无始以来一直损害着我们,现在也在不断地加害,倘若没有强有力的对治,它是不可能自然消失的。
当然,要对治烦恼,难度也相当大。我们跟世间敌人交战,获得胜利不是特别困难,即使偶尔碰运气,也能战胜对方。但战胜烦恼敌人并不是这样,《亲友书释》中说:眼等六根之对境,恒常动摇不定,若能对此如如不动,这种人与沙场上攻克敌军的人相比,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因为能做到心不随根转、根不随境转的人,在凡夫地阶段非常罕见,沙场胜敌在旁生中也有,而胜伏根境这一点,就连帝释天王也很难做到。
从世间角度来讲,很多人认为杀人者就是英雄,但从最后的下场看来,这些人也不算上什么英雄。比如法国的拿破仑,他是征服世界的伟大英雄,后来他死在一个荒凉的岛上,感慨万分地说:“虽然我战胜了千千万万的敌人,但无法战胜我自己。”生前他将整个欧洲踩在脚下,死时却心烦意乱,无法战胜嗔恨心和贪心。还有

希特勒,二战期间像他那样的暴君和英雄,整个世界上也首屈一指,但他在接近死的时候,对驾驶员说:“作为一个勇敢的人,面对后果时也只有这样,今天我一切的一切就结束在这里,明天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咒骂我,但也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命运!”说完之后,他和情妇一起到一个屋子里,让她先服毒药而死,然后自己用手枪对着右边的太阳穴,饮枪自尽。我以前曾看过这些照片,当时他死得很惨,虽然他战胜过无数敌人,但烦恼起来的时候也没办法控制,只有接受自己所酿下的苦果。
而我们修行人不是这样,从高僧大德的传记中也可以了知,在疆场上杀死敌方,只能叫“弑尸者”,因为这些人即使不被你杀,也会自然而然死亡,而只有战胜烦恼,才算是真正的英雄,从释迦牟尼佛到高僧大德们的英雄事迹,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比如以前弘一大师出家时,断然抛舍世间的一切,他的日本妻子雪子找来后,大师坚定地告诉她:“你以后不要来看我,就当我没有活在这个世上!”以此勇敢坚毅之心,他最终获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大家应该非常清楚。
不仅仅是高僧大德,我们在座的出家人,不少人以前有地位、有财产、有名声,世间上该拥有的福报都有,但为了众生解脱、为了战胜烦恼,他们将这一切抛之脑后,前往寂静的地方,踏上菩提之路,这是相当了不起的。要知道,战胜敌人并不困难,而战胜最执著的感情、财富、家庭,十分不容易。以前有个人说:“我看过《智海浪花》,里面很多人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实在让人佩服万分,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我们在座的出家人,不敢说像以前大德那样有显著的成就,但今生能追随释迦牟尼佛的正道,披上清净的袈裟,在一切福报中,这应该是最珍贵的。
当然,现在很多居士也相当不错,大城市里面学佛不是很容易,外境的迷惑那么强,散乱的琐事那么多,在这种环境中,自己发大乘菩提心,每天精进地修学,这是非常勇敢的。与人吵架打架并不是英雄,在菩提道上与烦恼作战,令己获得一种寂静的心态,才是名副其实的勇敢者。
所以,作为一个出家人,为了不损坏道心,除度化众生等特殊情况以外,应尽量安住在寺院中,与清净的僧众一起闻思修行,不然凡夫人很容易受环境影响,一旦陷入则难以拔出。而作为在家修行人,需要给自己创造一个非常清净的环境,接触的人最好是见修行果一致的佛教徒,若经常跟邪知邪见的人同流合污,自己的修行也会逐渐变色的。现在你们很多人,我真的非常佩服,大家这种坚强的求法之心,在末法时代是非常难得的!

苦害有诸德,厌离除骄慢。
悲愍生死众,羞恶乐行善。
再来说说痛苦的功德:痛苦能让人们生起厌离心,遣除傲慢的心态,对众生萌发大悲心,羞耻作恶而乐于行善。
苦难对我们修行是有帮助的。有人觉得苦害是安乐的违品,因而不愿意接受它。但这只是一种肤浅的看法,对将之转为道用的人来讲,苦难会显露出功德和利益的一面。读过《本生传》的人都知道,佛陀当初萌生出家之念,也是因为四门出游见老死病之苦,而顿然生起出离心;莲花色比丘尼因频频受苦而厌离人世,出家后一心修道,终证阿罗汉果;米拉日巴尊者、虚云老和尚等高僧大德,无不是经历了难忍的磨难,方才获得无上成就。
所以说,我们遇到苦难时,若能将其转为道用,就会成为修行的助缘,但如果用得不好,很可能变成极大的违缘。比如说,我们正在学佛时,突然身患重病、他人制造违缘,如果自己是个坚强的人,且了解大乘佛法的教义,在这个关键时刻,如同噶当派的大德们一样,把痛苦用上去,那它会非常有价值。但若反生邪见,觉得诸佛菩萨没有加持、业因果不一定存在,这个苦就是致命的危害。
不仅佛教中这样认为,世间人也有同样的说法。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在一次成功实业家的聚会上,有位富翁诉说自己童年的苦难经历,并讲道:“苦难到底是财富还是屈辱?当你战胜了苦难,它就是你的财富;可当苦难战胜了你,它就是你的屈辱。”这句话虽然很简短,但却深深打动了邱吉尔,依靠这种精神的鼓舞,他最终成为英国政界的最高人物,事业非常圆满成功。
所以当我们遇到痛苦时,应该看这个痛苦能不能用得上,如果用得上的话,便可以产生以下功德:
1、“厌离”:若从来没有感受过痛苦,就不会对轮回生起厌离心,想要出离获得解脱。大家都知道,生活过得相当快乐时,对生老病死好像没什么感觉,原来有个富裕的人就说:“我现在过得很舒服,不想离开这个轮回。”然而,《四百论》中云:“无常定有损,有损则非乐,故说凡无常,一切皆是苦。”假如明白了万法无常、诸行皆苦的道理,他可能就不会这样说了。前面我们也讲过,“无苦无出离”,在座有些人若没有遇到一些挫折,不一定有今天的学佛机会,因此苦难是出离心的催化剂。
2、“除骄慢”:如果一生中样样圆满顺利,没有遇到丝毫挫折,那始终会高高在上、傲气十足,而一旦经历了痛苦,原来的傲慢会大打折扣。比如有些人相当傲慢,但生了一场大病、遭受一些违缘之后,人就变得老实了,其他人也觉得:“他应该生病,否则的话,平时简直不可一世!”所以,

痛苦能令傲慢心得以摧毁。
3、“悲愍生死众”:痛苦能激发对六道众生的悲悯之心。自己生病以后,才能体会有病苦的众生多么需要他人帮助;自己感受到天气的寒冷以后,才能了知寒地狱众生的切肤之痛。以前佛陀转生为嘉巴谢达时,正是自己体验了铁轮旋顶的痛苦,才对同伴嘎玛热巴生起了无伪的悲心。故而,苦难可令对众生的悲心自然增上。
4、“羞恶乐行善”:对痛苦有了真实体会后,便明白恶业乃为痛苦之因,为获得平安快乐,必须不再造作恶业,从今以后断恶行善,努力行持善法,这样的话,自己的修行定会有所助进。
总而言之,痛苦并非不好,若能善于利用,则可成就许多道业功德。然而,现在很多人烧香的时候,就是祈祷“不要让我生病,一定保佑我平安”。其实再怎么求,有漏之身到了一定时候也会不平安的。所以,大家每当遭遇不幸时,要学会将其转为道用,以大乘的出离心、菩提心、无二慧来摄持,若能如此,不论遇到多大的苦难,也一定会化为功德。因此,大家应以欢喜的心态来面对一切逆境,等会儿下课你们回去时,外面特别冷、路上特别滑,也应该表现出非常快乐,即使今天身体很痛,请三宝加持让我再痛一点(众笑)。真是这样!我一方面是开玩笑,一方面也的确这样想,大家千万不要像没学过佛的人一样,遇到痛苦就站不起来了,否则,不是真正的大乘修行人!
好,今天讲到这里。
文殊师利勇猛智 普贤慧行亦复然
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
三世诸佛所称叹 如是最胜诸大愿
我今回向诸善根 为得普贤殊胜行



第七十四节课
思考题
482、有人认为:“我应对敌人生嗔恨,因为他给我带来了痛苦。”这种想法对吗?请以辩论的方式具体分析,并以比喻进行说明。
483、若有人想:“疾病并非故意害我,但怨敌却有加害我的念头,所以我一定要对他恨之不可。”请判别此观点的对错,详细说明你的理由。
484、为什么说嗔心及其引发的罪业,都是因缘而生?请用教证、理证、公案加以说明。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子二(定思正法之安忍)分三:一、遣嗔作害者;二、遣除除嗔不应理之邪念;三、摄义。
丑一(遣嗔作害者)分三:一、作害者身不由己故不应视为嗔境;二、遮破自主之作害者;三、摄义。
寅一(作害者身不由己故不应视为嗔境)分三:一、无有自主;二、无心;三、摄义。
卯一、无有自主:
不嗔胆

病等,痛苦大渊薮,
云何嗔有情,彼皆缘所成。
昨天已经讲了,苦害对修行有一定的帮助和利益。对此,有人这样想:苦害真能带来利益倒是可以,但敌人制造种种违缘,让我的内心痛苦万分,这种痛苦谁也不愿意接受,因此我不应该对他安忍。
作者在此回答说:风胆涎等各种疾病,经常折磨我们的身心,是各种痛苦的来源,对它们你不生嗔恨,为什么唯一嗔怒有心的怨敌呢?这种现象确实有点奇怪:风胆涎的疾病和怨恨的敌人,同样都是痛苦的来源,为什么惟独对怨敌恨之入骨,而对这些疾病及其来源——身体,从来不生起嗔恨心呢?如此厚此薄彼,的确不太合理。
有些人或许说:二者是不相同的。身体产生疾病,是前世的业力、今生的四大不调等因缘不由自主而形成,故没有必要去嗔恨它。但是怨敌对自己作损害,完全是故意而为,所以我才生起猛厉的嗔恨。
这种说法也不对。为什么呢?因为怨敌对你造违缘作害,也是一种因缘。世间上的任何一法,没有因缘不可能产生,如同镜子与镜中的影像一样,怨敌与你之间必定有无则不生的关系,倘若没有因缘,彼此不可能发生伤害行为。比如你看不惯某人而生嗔恨心,这也许是前世的因缘,也许是他即生中的行为不如法、语言不对头,具足这些条件之后,你的嗔恨心自然而然会产生。所以,一切都是因缘的无欺之果,并不是怨敌非要与你不共戴天。如果没有因缘,即使成千上万个怨敌聚在一起,也不会对你构成伤害。因此,你认为一个需要因缘(疾病),另一个不需要因缘(怨敌),这是完全错误的。二者均离不开因缘,因缘聚合就产生,因缘没有聚合绝不会产生。
在学习这个道理时,有些初学者,尤其是对安忍不太了解的人,修起来可能有点困难。但只要长期不断地串习,反反复复去观察嗔恨的过患、安忍的功德,总有一天,自己的修行会有明显长进。当然,作为一个凡夫人,有时候感觉自己修行不错,好像到了一定的境界,有时候觉得大失所望,心沉到了谷底,这种时进时退的现象是正常的,只要努力,修行一定会增上,反之,一点都不串习的话,永远也不会有圆满安忍度的一天。
以前有一位老年人,他脾气不太好,为了让自己不生嗔,在客厅写下“百忍堂”三个大字,每当听取别人意见时,提醒自己要安忍。修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自己的安忍很不错,对自己的境界相当满意。有一天,一个乞丐为了试探他,故意来到客厅里,装着不知道地问:“这三个字怎么读?”他回答:“百忍堂。”“噢,百忍堂……”然后就出去了。过一会儿,乞丐又回来:“实在抱歉,

我忘了它叫什么,您可不可以再说一遍?”那个人有点不耐烦,没好气地说:“百忍堂。”“好好好,谢谢你。”过一会儿,他又回来,再次问同样的问题,那个人特别生气,吼道:“三个字都记不住吗?百忍堂!”那个乞丐说:“噢——原来是不忍堂!”
我以前看到禅宗的寺院里,或者居士的佛堂中,都有一个大大的“忍”字,这个字常在我们眼前出现的话,也有一种提醒的作用,对修行应该说有帮助。
下面用比喻来说明这个问题:
如人不欲病,然病仍生起,
如是不欲恼,烦恼强涌现。
上一颂说有人认为胆病等依因缘而生,不应对其嗔恨,但怨恨的敌人与之不同,故应生起嗔恨心。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他人引生我们痛苦,也是因缘而生,并非自主,在此作者以比喻进一步说明:譬如世间人不愿意生病,但以业感疾病仍会生起,同样,怨敌虽然不想生烦恼,但是在业缘的逼迫下,烦恼仍会强涌出来。
一般来讲,除了极个别的人以外,大多数人并不喜欢生病。以前有位居士比较特殊,他刚来学院时,听说生病可以消业障,就特别希望自己生病,可是身体始终很好,他非常痛苦,后来不愿意生病时,他又经常卧病不起。除了这种人以外,我们大家都不喜欢生病,然而一旦因缘具足,如四大不调、饮食不当,以及前世杀生、殴打众生的业报成熟,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各种疾病也会不期而至。每个人可能都有这方面的经验吧,明明希望身体健健康康,不愿意每天吃药打针,但往往事与愿违,动不动就重病缠身,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
不仅生病如此,死亡也不例外。以前我讲过,“均瑶集团”的老总在39岁去世,当他死的时候,家产有37亿人民币,可以说从出生至死亡,平均每天有20多万的纯收入。然而,正当他壮年之际,发现自己患了癌症,美国、澳洲的名医也束手无策,面对死亡,他只有坐以待毙。倘若生病不是因缘所生,能够人为控制的话,这些有财富、有地位的人肯定希望永远不要病、不要死。但身体是五蕴假合之躯,除了噶当派的大德以外,虽然每个人都不愿意生病,然而到一定的时候,谁也没办法控制业力。
与之相同,怨敌对我们的伤害也是身不由己。凡有良知的人,大都不愿意恼害他人,让自心处于烦恼当中。但由于自己前世的习气没有断,嗔恨的对境又现前,再加上以非理作意为助缘,烦恼便如汹涌澎湃的江河般爆发出来,自己也是无法克制。就好比众生不愿意中也会生病一样,怨恨的敌人亦被烦恼左右,没有丝毫的自由,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大乘修行人,我们不但不对他生起悲心,反而以嗔恨心来对待,这实在

是不应理!
在学《入行论》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依靠教证来说明不能生嗔,更应该用尖锐的理证进行剖析:他人对我们非理加害时,是以嗔恨心来对待,还是以慈悲心来饶益?这一点,务必要好好分析。学习这部论典以后,我相信大家会有所改变。当然,如果你的相续像石头一样没有觉知,那就另当别论,除此之外,凡是有觉知、有取舍智慧的人,肯定会跟以往有所不同,以前自己这个看不惯、那个看不惯,现在明白这都是因缘所生,怎么会对别人生嗔恨心呢?
卯二、无心(对方并不想生嗔恨心,但却不由自主地生起):
心虽不思嗔,而人自然嗔,
如是未思生,嗔恼犹自生。
若有人想:胆病等并没有想作害,而怨敌却有加害我的想法,他害我的话,我可受不了,故一定要对他恨之不可。
对此,我们也可加以分析:所谓的嗔恨心,并没有思维“我要嗔恨”的作意,为什么呢?因为敌人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生嗔,若没有我的存在和他的烦恼等作为因缘,他想生嗔也生不起来。比如安忍修得好的人,对看不惯的人要生一个嗔恨心,怎么样使劲也没办法,因缘不具的情况下,怎么挤也挤不出来。而各种因缘一旦聚合,即使自己没有想,嗔恨心也会喷涌而出。怨敌依靠烦恼的吹动,加上前世我害他等因缘,今生才对我生起猛烈的嗔恨心,进而百般加害我。这种嗔恨心并没有一个人在主宰,也不是非理作意、不快乐的意识、不悦意的外境等因缘聚在一起,共同商量让它爆发。烦恼有时候非常奇怪,它就像冒烟一样,只要外境的因缘齐全,就自然而然产生。所以,我们不应该对怨敌生嗔恨心,因为他没有力量自主,因缘聚合一定会随烦恼而转,无法约束自己的身心。
所以,我们必须要努力克制自己的烦恼,否则,一旦因缘聚合,在不愿意的情况下,自己也可能对严厉的对境,如上师、金刚道友、佛像等生嗔心,他人稍不中意的语言或行为,也能让自己的嗔心一触即发。
汉地有一则故事:有位久战沙场的将军,已厌倦战争,到宗臬禅师处要求出家,禅师说:“你有家庭,社会习气比较重,不要着急,慢慢来!”将军回答说:“我现在什么都放得下,妻子、儿女、家庭都不是问题,请您即刻为我剃度!”禅师劝他:“慢慢再说吧!”将军无法,只好回去。有一天,他起了个大早,到寺院里礼佛。宗臬禅师一见他,便问:“将军为什么这么早就来拜佛?”将军说:“为除心头火,起早礼师尊。”禅师开玩笑地回道:“起得那么早,不怕妻偷人?”将军一听非常生气,骂道:“你这老怪物,讲话太伤人!”禅师哈哈一笑:“轻轻一拨扇,

性火又燃烧,如此暴躁气,怎算放得下?”
从这个公案也可以看出,有些人一遇到对境,自己根本没有准备,嗔恨心就突然爆发了。所以,学习大乘佛法以后,我们看见别人发脾气,应该学会理解他,毕竟这是他没办法控制的。
卯三(摄义)分二:一、不由自主之摄义;二、无心之摄义。
一、不由自主之摄义:
所有众过失,种种诸罪恶,
彼皆缘所生,全然非自力。
总而言之,贪嗔等烦恼的所有过失,以及由它引发的自性罪和佛制罪,全部是依靠因缘所产生,无因生或者依靠自力而生的现象根本没有。
不仅是嗔恨心,别人对你造任何违缘,都来源于各自的因缘,当因缘聚合时,对方肯定会犯错误、造恶业。所以,你没有必要对他生气,生气也没有多大意义。
这次学了这部论典以后,大家能不能在发脾气的问题上,稍微有点改变?平时生活也好,工作也好,心态能不能跟过去有所不同?我自己感觉,讲一遍《入行论》,基本上可以保持两三年,两三年过后,脾气不好的人又开始不行了。所以我以前说过,最好一年或两三年中讲一次,如果讲了的话,自己也好、别人也好,心态还是有一定的转变,我也一直想发这个愿。
尤其是《安忍品》讲完后,很多道友的脾气暂时应该不错,不管是居士、出家人,彼此之间能互相理解,不像以前一样。以前就像卫藏的厉鬼 ,碰都碰不得,稍微旁敲侧击说一点,两三天都不说话。现在学习了大乘佛法,性格应该会有本质上的改变。
刚才说贪心嗔心等过失,皆依靠因缘而生,上师如意宝也讲过:“从贪心的角度而言,贪心并非以自力生起,它是依靠因缘聚合才起现的。《俱舍论》中说,悦意的对境、非理作意、相续中的习气未断,具足这三种因缘时,自然而然会生贪心。对怨敌生嗔也是同样,依靠非理作意、对境现前、习气存在,嗔恨心就会马上出现。因此,我们不应该怪别人,这完全是因缘和合的结果。”
有些人杀害别人,或做一些不如法的事情,很多人就开始恨他。其实也没有必要,这肯定跟前世有关,安士高法师的三世经历,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安世高法师累世修持,第一世为安息国(即现在的伊朗)太子,从小就出家修道,后来了知前世欠人命债,债主在中国,于是航海来到洛阳。有一天,他走到旷野无人之处,迎面忽然来一少年,身佩钢刀,走到近前未发一言,拔刀杀之。法师死后,灵魂至安息国投胎,又为太子。
第二世年龄稍长,又发心出家,依然有宿命通,知道今世还有命债未还,债主也在洛阳,于是重来。到前生杀自己的人家中借宿,吃完饭后,问主人:“你认识我吗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