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桑塔格的文学观

-170-长期以来,苏珊·桑塔格的美学思想太过锋芒,以至于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她在文学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一方面,桑塔格在文学创作方面硕果累累。她前后发表了四部长篇小说,一部短篇小说集,并创作了两部剧本。她的短篇小说《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入选了由约翰·厄普代克编选的《世纪美国最佳短篇小说集》,单是凭借长篇小说《在美国》她就获得了三个国际性的文学奖项。另一方面,桑塔格在文学评论方面也颇有见解。她的美学著作中渗透着大量与文学相关的讨论,光在她最有名的文集《反对阐释》中就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是关于文学的讨论。在访谈集《苏珊·桑塔格谈话录》和一些现场采访视频中,桑塔格更是发表过许多文学方面的评论。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她的文学观迄今为止并未被系统地梳理过,她的文学评论也仿佛遗珠一般没有受到太多的关注。本文从她未受到足够重视的与文学相关的文论和采访出发,着重探寻有关桑塔格文学观的几个问题。

一、值得商榷的二元性

结构主义的二元论有坚固的理论支撑和珍贵的哲学价值,但同样也有其适用范围。桑塔格本人就是强烈意识到这种适用范围局限性的评论家之一。她晚年在德国“和平奖”授奖演说中表示:“我一生把不少时间和精力用于试图去除两极化的思维方式和对立的思维方式的神话”。a 她反对将二元性作为文学

作者简介 付景川,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崔玮崧,吉林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吉林 长春,130012)。a 苏珊·桑塔格:《同时》,黄灿然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9年,第207页

苏珊·桑塔格的文学观

2018年第4期

苏珊·桑塔格的文学观

付景川 崔玮崧

[摘   要] 苏珊·桑塔格在美学评论和文学创作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其在文学评论方面

所发出的光芒。普罗大众多注意到她的作家、美学评论家和政治活动家身份,却少有人看重她在文学评论方

面的建树;学术界多注重她的欧洲文化背景,却鲜有人留意她的美国文学批评根基。桑塔格的文学观是深植

于反对将二元性应用于所有文学问题之上的。通过对苏珊·桑塔格文论中内容与形式、文学与道德、科学与

艺术之间关系的辨析可以理解深植于去二元性土壤下的桑塔格的文学思想。作为一位文学评论家,桑塔格更

是指出了艺术门类模糊化和文学内部边界模糊化的现状。面对其他艺术门类的冲击和文学内部文类的重组,桑塔格认为文学仍有其无可撼动的艺术地位和无可取代的欣赏价值。

[关键词] 苏珊·桑塔格 文学观 去二元性 边界模糊化

〔中图分类号〕I10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0-7326(2018)04-0170-07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