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我好想你

爷爷,我好想你

今年,是爷爷去世后的第三个清明节。当初,面对着静静地躺在床上已经停止了呼吸的爷爷,我并不完全明白“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三年过去,我渐渐懂得,“死亡”二字背后沉痛的意义。

那意味着再没有人会在冬天让我把手放在他的脖子上暖手了。小的时候,我的手脚在冬天总是冰凉冰凉的,怎么捂都捂不热。爷爷便总让我把冰凉的手放在他的脖子上取暖。那真的是如炉火一般暖和的脖子,每次我把手放上去时,爷爷的体温便从掌心直蹿向我的心里。而这时,爷爷总是笑得很开心。儿时的我不明白,爷爷本该不舒服才对,怎么会这么高兴呢?

而现在,我站在冰冷的墓前,看着那一堆掩埋了他的骨灰的黄土,山风一阵阵地吹,爷爷,清明节的早晨有些冷,你还能给我暖手吗?

死亡,也意味着我再也听不见“傻孩子”的故事了。以前,我总缠着爷爷给我讲故事,不然就不睡觉。爷爷疼我入骨,自然答应。于是,每天晚上我就躺在他怀里,听他讲“傻孩子”的故事。那是一个爷爷自创的故事,在我的印象里,故事很长很长,每天都不一样,也很好笑,于是,我就这样带着笑容在爷爷宽厚的怀抱中入睡。那时的我,是多么幸福;那时的我,从未想过这些时光会一去不复返,对我而言会成为一种奢望。

“爷爷,爷爷,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我好想听呀!”我摩砂着墓碑,轻声呢喃道。

......

回忆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海,淹没了我的意识。泪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打湿了脸颊。

爷爷,如果可能,我希望真的有天堂,这样的话你一定能去那里,你就不算真正的离我而去。爷爷,不管天堂的生活有多好,如果可以,你一定要回来呀,因为,我真的好想你。

宁波东海实验学校周心宁

八年级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