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索隐》与《史记正义》引《水经注》考

第33卷第4期天中学刊Vol.33No.4

2018年8月Journal of Tianzhong Aug.2018

收稿日期:2018-03-28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15AYY008);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一般项目(14YJA740035);河南

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2014BYY032);河南省高校科技创新人才资助计划项目(教社政2011-388号);河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2013)

作者简介:王东(1974―),男,河南罗山人,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

《史记索隐》与《史记正义》引《水经注》考

(郑州大学文学院,河南郑州450001)

要:唐代《水经注》的面貌如何,学术界一直都很期待。我们可以借助唐人典籍所引《水

经注》的资料勾稽其一些轮廓。司马贞《史记索隐》和张守节《史记正义》中共引用《水经注》资料54条,将其与今本《水经注》逐一比勘,不仅可以为揭示唐代《水经注》的某些面貌提供一些资料,而且还具有重要的文献学价值。

关键词:司马贞;《史记索隐》;张守节;《史记正义》;郦道元;《水经注》中图分类号:G256;K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5261(2018)04–0136–05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是我国著名的地理学著作,大约成书于6世纪初期。当时还没有雕版印刷,因此《水经注》是通过抄本进行流传的。到了唐代,《水经注》名不甚著,因其繁征博引,杂采神佛而不得重视,甚至谓为“僻书”。这一时期的《水经注》抄本今不可得,我们今天想了解唐代《水经注》的情况,惟赖诸家所引,如《初学记》等类书,司马贞《史记索隐》、张守节《史记正义》、颜师古《汉书》注、李贤《后汉书》注、李善《文选》注等注文,以及李吉甫《元和郡县志》等地理书[1],才得存吉光片羽。本文以司马贞《史记索隐》(以下简称《索隐》)和张守节《史记正义》(以下简称《正义》)中所引《水经注》资料为研究对象,希望通过爬梳这些《水经注》的资料,管窥唐人所见《水经注》与今本《水经注》之间的差别,同时了解《索隐》和《正义》在《水经注》研究中的价值。

司马贞《索隐》和张守节《正义》,在裴骃《史记集解》的基础上探求异文,考证史实,训释音义。在《水经注》不受重视的唐代,《索隐》和《正义》能引用如此多的《水经注》材料,足见司马贞和张守节的眼光。以下我们将二书中所引用《水经注》的资料与今本《水经注》逐一比勘,为揭示唐代《水经注》的某些面貌提供一些资料。

1.《索隐》:“《水经》曰:水出旄牛徼外,东南至故关为若水,南过邛都,又东北至朱提县为泸江水”[2]11。

考今本《水经注》:“[经]若水出蜀郡旄牛徼外,东南至故关,为若水也。南过越巂邛都县西,直南至会无县,淹水东南流注之。又东北至犍为朱提县西为泸江水。”[3]824笔者按:《索隐》所引《水经注》之《水经》诸水流向井然有序,与今本《水经》同。

2.《正义》:“郦元注《水经》云:幹桥东北有虞城,尧以女嫔于虞之地也。”[2]31

考今本《水经注》:“[注]傅岩东北十余里,即巅軨坂也。《春秋左传》所谓入自巅軨者也。有东、西绝涧,左右幽空穷深,地壑中则筑以成道,指南北之路,谓之为軨桥也。傅说佣隐,止息于此,高宗求梦得之是矣。桥之东北有虞原,原上

道东有虞城,尧妻舜以嫔于虞者也。”[3]115

笔者按: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