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都会议、进攻路线与共产国际

宁都会议、进攻路线与共产国际

黄珍德

[摘要]1932年10月召开的宁都会议围绕红一方面军行动方向和军事战略发生了激烈争论,毛泽东

被指责背离了临时中央的进攻路线,并被撤销了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务。共产国际赞同中共临时

中央的进攻路线,支持宁都会议对毛泽东的批评。不过,对于毛泽东卓著的军事指挥能力,共产国际执行

委员会政治书记处是比较赞赏的,并对强攻中心城市抱怀疑态度,主张红军保持机动性实行运动战。共

产国际内部对进攻路线意见不一致和对毛泽东的矛盾心态,从一个侧面折射出苏维埃时期共产国际与中

共关系的复杂与微妙。

[关键词]宁都会议;进攻路线;共产国际;毛泽东

[中图分类号]K269 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08(2011)04-0051-07

以博古为首的中共临时中央成立后,在军事上积极推行 进攻路线,号召红军攻打大中城市,争取革命在一省或数省首先取得胜利,与长期在苏区工作,反对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贸然攻打敌人工事相对坚固的大中城市,主张以运动战为中心积极防御的毛泽东不断发生分歧和冲突。在此期间,召开于1932年10月上旬的宁都会议是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会上毛泽东遭到严厉指责并被撤销了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务。从总体上看,进攻路线深受共产国际的影响是无疑的,当时还被誉为符合国际路线,受到过共产国际领导人的肯定和赞赏。但是,共产国际赞成进攻路线是谨慎的,对于宁都会议对毛泽东的批评和处理的态度是矛盾的,其后围绕红军反 围剿战争的军事战术问题共产国际内部还发生分歧,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政治书记处甚至委婉地表达了对毛泽东军事战术的认可。鉴于学术界已有成果对此关注不够,!本文主要根据近年出版的有关档案文献,考察宁都会议后共产国际的反应,并藉此探寻共产国际对中共进攻路线的看法及其内部分歧。

1932年夏秋,中共苏区中央局内部围绕红一方面军行动方向和军事战略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当时,鉴于鄂豫皖苏区和湘鄂西苏区反 围剿战争的严重失利,中共临时中央要求红一方面军予以支援。项英、任弼时、顾作霖、邓发等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根据临时中央的指示,要求红一方面军主动向北出击,攻城打援,配合鄂豫皖苏区和湘鄂西苏区的反 围剿战争。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等红一方面军前方领导人反对这个军事部署,认为红一方面军应该首先赤化南丰河地

!学术界对宁都会议已多有论述,但多着重于会议的起因、时间、内容和影响,对于共产国际的反应和内部分歧很少涉及。较具代表性的成果有:黄少群:?宁都会议探源#,?天津社会科学#1982年第4期;罗惠兰:?关于宁都会议的几个问题#,?江西社会科学#1988年第1期;黄允升:?宁都会议始末#,?党的文献#1990年第2期;郑德荣、李洪河:?宁都会议若干问题释疑#,?党的文献# 2002年第4期。上述论文均未提及共产国际的反应。杨奎松曾指出共产国际对苏区中央局在宁都会议上对毛泽东的处理不满,但比较简略,且对于共产国际内部围绕该问题的争论没有涉及,见?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21~ 22、40页。

区,向赣东北发展,准备战场。前后方各执已见,分歧日益扩大,最终决定召开一次中央局全体会议 讨论解决。!这就是宁都会议的直接起因。在10月上旬召开的宁都会议上,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同前方军事领导人之间展开了激烈争论, 开展了中央局从未有过的反倾向的斗争。后方领导人批评前方 对革命胜利估计不足,特别指示[出]泽东同志等待观念的错误,批评毛泽东 过去向赣东发展路线和不尊重党领导机关与组织观念的错误,并决定撤销其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的职务,从前线召回后方。?

在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早就对毛泽东有所不满,此时又因朱德、毛泽东发出的决定红一方面军向赣东北发展,在南丰河两岸 做一时期(十天为一期)争取群众推广苏区以及本身的教育训练工作的训令更加不满,因为他们刚通过情报获悉国民党军队即将 倾全力向中央苏区进行 围剿,因而要求红一方面军在国民党军队合围之前主动进攻, 以最积极迅速之行动,择敌人弱点击破一面。%10月6日,临时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博古认为毛泽东的军事主张 是保守,退却, 分散工作的观点,我是坚决反对的,张闻天表示赞同。&第二天,临时中央就给苏区中央局发电,批评毛泽东的军事主张 过分估计与夸大敌人力量,是纯粹防御路线,认为当前红一方面军必须采取主动实行 进攻, 以集中的力量,给敌人弱点以最重大之打击;不过该电又提出,为 争取领导的一致, 以说服的态度,设法争取毛泽东改变军事主张, 赞成积极斗争的路线, 反对现在将他召回,如果他服从党的纪律,在目前采取这一步骤,将给红军与政府以极严重的影响。?但是,当临时中央的电报到达苏区中央局时,宁都会议已经结束,毛泽东已经被撤销了在军队中的职务。对此,临时中央迅速接受,10日致电苏区中央局,表示 同意现在召回泽东同志与公开批评他的错误观点。(

宁都会议召开的时候,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以下简称执委会)驻华政治代表、德国共产党员阿图尔)埃韦特刚刚来到中国。本来,共产国际负责中国问题和指导中共革命运动的重要组织机构共产国际执委会远东局(以下简称远东局)长期驻守上海,但1931年春夏之后,因环境艰险,其班子主要成员米夫、埃斯勒、雷利斯基、斯托维尔、别斯帕洛夫等先后离开中国,远东局工作因此实际陷入瘫痪状态。鉴于此,中共临时中央请求共产国际执委会向中国派出一个代表团指导苏维埃革命运动,共产国际执委会经过研究决定先派遣埃韦特作为其驻华政治代表前往中国,了解共产国际指示在华执行情况,并加强远东局的工作,实地指导中国苏维埃革命运动。

埃韦特于1932年9月抵达中国之时,中共苏区中央局内部围绕红一方面军行动方向和军事战略的争论已经白热化。在获悉了宁都会议的大致情况后,埃韦特表示同意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和临时中央的意见。在10月8日发给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皮亚特尼茨基的报告中,他写道: 毫无疑问,毛泽东的总方针是错误的(过分强调防御的有效性,躲到山区去等等,幻想在现有基础上似乎有可能从经济上得到加强,尽管目前存在着15万甚至更多白军的进攻威胁,同时怀疑进攻的能力,等等)。江西领导采取进攻策略的政治方针是正确的。必须保证对这一方针的普遍承认。必须说服毛泽东相信这一方针的正确性,并尽可能地采取和善的方式。?

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执委会对宁都会议的了解是比较滞后的,到10月27日仍表示 一无所知,

!?%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合编:?周恩来军事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92页。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8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530页。

?关于宁都会议的文献十二篇#,?党的文献#1990年第2期。

张培森主编:?张闻天年谱#上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版,第181页。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8册,第542~544页。

转引自章学新主编:?任弼时传#修订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303页。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译:?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7年版,第217页。

宁都会议、进攻路线与共产国际

要求临时中央 详细告知中央苏区的意见分歧。!不过,很快就通过由埃韦特负责的远东局转发的苏区中央局和临时中央的来往电报、埃韦特给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皮亚特尼茨基的报告和王明主持的中共驻共产国际执委会代表团的信函和报告等三种途径知晓了中共内部的这场争论。在随后发给临时中央的电报指示中,共产国际执委会开门见山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即 总体上同意临时中央的处理意见。?

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和远东局总体上支持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和临时中央的态度是必然的,这主要因为宁都会议对毛泽东的批评是基于临时中央所推行的进攻路线,而进攻路线被誉为符合国际路线,受到过共产国际领导人的肯定和赞赏。

进攻路线,实际上早在1930年共产国际纠正 立三路线的过程中就已经提出来了。 立三路线以不顾中国革命的现实环境,追求在全国发动总暴动,集中红军主力攻打长沙这样的中心城市的冒险主义为重要特征。联共(布)和共产国际基于对当时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和中国国民党统治危机加剧的认识,对于中国革命形势的看法同样比较乐观,认为中国已经出现了 新的革命高潮,%但也比较清醒地认识到中国革命的不平衡性和革命形势还没有高涨到与国民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总决战的程度, 还没有占领大城市的重大机会。&因此,共产国际纠正 立三路线,主要纠正 立三路线中的冒险主义,要求停止攻打中心城市和举行全国总暴动,而将红军主要力量放到扩大苏区,并争取将各个苏区联结起来,建立坚强的苏维埃政权上,同时 尽一切努力动员工人群众投入争取实现局部要求的战斗,借以使群众做好准备,以便及时选择最有利于起义的时机,以为 这才是对阶级敌人的真正进攻。?也就是说,共产国际是将进攻路线与 立三路线相区别的,以为 立三路线的表现是冒险主义、盲动主义,本质上却是背离共产国际指示的右倾机会主义。所以,1931年初召开的六届四中全会上,共产国际代表指责 立三路线只是 从托洛茨基那里借来了+左,倾的辞句, 是与真正进攻的路线不相容的,中共应该坚决反对 立三路线, 根据着共产国际的指示执行真正的进攻路线。(四中全会后,在米夫等共产国际领导人的支持下, 实际执行共产国际的一切指示的王明、博古等留苏学生控制了中共中央,要求全党 坚决执行进攻的路线。?不过当时所强调的进攻路线主要是发动群众,开展多种形式的游击战争向敌人进攻,巩固和扩大苏区,保卫苏维埃政权,反对进攻中心城市。

进攻路线在 九)一八事变后随着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的日益高涨和红军第三次反 围剿战争取得的重大胜利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中共中央明确提出了进攻中心城市和争取实现革命在一省或数省首先胜利的任务。1931年9月20日,中共中央通过?由于工农红军冲破第三次 围剿及革命危机逐渐成熟而产生的党的紧急任务#,认为当前中国正处于 革命与反革命的决死斗争中, 一切这些革命势力急速发展与反革命统治的日益崩溃的丝线,织成了全中国成熟着的革命危

!?%

&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223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53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共产国际有关中国革命的文献资料#第2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

92页。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译:?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27-1931)#第9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331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翻译室:?共产国际有关中国革命的文献资料#第2辑,第106页。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7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29~34页。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7册,第84页。

党史研究与教学 2011年第4期(总第222期)

机的图画,这一图画,很明显的映出了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前途,为实现这一前途,红军必须 集中力量追击敌人退却部队,消灭他的一方面,在政治军事(顺)利的条件之下,取得一两个中心的或次要的城市。!11月15日,赴苏主持中共驻共产国际执委会代表团工作的王明在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执委会东方书记处报告半年来中国局势和革命运动的发展,提出中国共产党 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把一切革命运动联合在为建立苏维埃而斗争的旗帜下,因此中共中央要求苏区 竭尽全力争取在一省或数省内首先取得胜利,先是在江西。?王明的报告影响了共产国际领导人对中国革命形势的看法。5天后,对中国苏维埃革命有着重大影响的共产国际执委会东方书记处副主任米夫致函斯大林,认为以前建议中国红军避免与敌人进行大规模的决战在当时红军 势单力薄的情况下是正确的,但如今中国苏维埃革命出现了良好发展的形势, 国民党对苏区第三次进攻的被粉碎,把一些苏区和红军部队连结起来的必要性,为成立中央苏维埃政府设立行政中心的必要性,以及苏维埃运动进一步发展的要求,目前已把夺取中心城市的任务提上了日程。%1932年1月9日,博古负责的中共临时中央发出?中央关于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认为国民党的力量大大削弱,苏维埃革命的力量大大增强,红军迅速发展, 造成了包围南昌、吉安、武汉等重要的与次要的大城市的形势, 过去正确的不占取大城市的策略,现在是不同了,因此放在中共面前的任务就是 扩大苏区,将零星的苏区联系成整个的苏区,利用目前顺利的政治与军事条件,占取一二个重要的中心城市,以开始革命在一省数省的首先胜利。据此,临时中央要求长江以南的红军 努力求得将中央区,闽粤赣,赣东北,湘鄂赣,湘赣边各苏区联系成整个一片的苏区,并以占取南昌,抚州,吉安等中心城市,来结合目前分散的苏维埃根据地,开始湘鄂赣各省的首先胜利。&这个决议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支持,1932年3月指示临时中央必须注重占领像南昌这样的大城市。?对于革命形势和红军军事战略,长期在苏区工作的毛泽东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欲完成 夺取中心城市实现一省胜利的任务, 似要以消灭敌人做前提,临时中央却基于所谓革命高潮形势的判断要求红军强攻敌人工事坚固的重要城市以将各苏区联结起来, 政治估量和军事战略,完全是错误的。他说: 在现时的敌我形势下,在我军的给养条件下,均必须跳出敌人的圆围之外,采取进攻的外线作战,才能达到目的。(因此,1931年底他就提出了一个沿福建、广东、江西和湖南边界的五岭山脉发展的计划,结果被批评为 规避占领大城市。?当苏区中央局根据临时中央的指示决定红一方面军攻打赣州时,他明确反对,建议红一方面军 在[赣]东北扩大苏区。当红一方面军攻打赣州的战役严重失利后,他主张红军及时从赣州撤围,转向福建实行外线进攻作战, 直下漳州泉州。?由此他再度提出向赣东北山区发展, 在福建、江西、浙江和安徽的边界地区建立大片苏区,并制定了十个月的工作计划,说今年年内不可能占领大城市,必须向其他的农村推进。这个主张遭到了苏区中央局的反对,被指责为 百分之百的右倾机会主义,它低估了目前的形势,完全背离了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的指示。.

尽管毛泽东没有明确反对进攻路线,但在博古、洛甫、项英等领导人看来,毛泽东的军事主张从根本上讲就是与共产国际和临时中央关于进攻路线的指示背道而驰, 对扩大中央苏区,占领中心

!?%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7册,第405~409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70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78~81页。

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8册,第42页。

转引自杨奎松:?中间地带的革命///中国革命策略在国际背景下的演变#,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年版,第255页。?毛泽东军事文集#第1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71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146页。

?毛泽东军事文集#第1卷,第263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146~147页。

宁都会议、进攻路线与共产国际

城市和争取[革命]在一省或数省首先胜利的斗争表现动摇。!当时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和远东局主要接受来自苏区中央局和临时中央的电报,很少能直接听到毛泽东的辩解,自然会在总体上肯定进攻路线的前提下认可、支持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和临时中央的意见。埃韦特在给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皮亚特尼茨基的报告中转述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和毛泽东的分歧时,实际上把它描述成了进攻路线和防御路线两条政治路线之间的分歧,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 采取进攻策略的政治方针是正确的, 毛泽东主张防御策略,反对目前发动任何攻势, 总方针是错误的。?到1933年3月,尽管面对国民党军队 围剿的巨大压力,共产国际不再强调攻占中心城市,埃韦特并且建议红军 不要包围和强攻敌人设防森严的城市,但为了表明并非放弃进攻路线并与毛泽东军事主张相区别,他特别强调: 我们的任务仍然是夺取敌人设防的城市,因此应该再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但不是每天,不是任何时候,而要视情况而定。另一方面,自然必须采取措施,以使必要的和临时的战术改变不被毛泽东等人的错误路线用来只进行游击战。%

尽管总体上同意苏区中央局在后方的领导人和临时中央对毛泽东的批评,但共产国际执委会和远东局都反对将毛泽东调离红军军事指挥岗位。埃韦特在发给皮亚特尼茨基的报告中以为 毛泽东迄今还是有声望的领袖,因此为实行正确路线而与他进行斗争时必须谨慎行事, 反对目前撤销毛泽东的职务。&早就十分重视毛泽东的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更是明确要求临时中央对于毛泽东, 必须采取最大限度的克制态度和施加同志式的影响,为他提供充分的机会在中央或中央局领导下担任负责工作。?

这表明,共产国际对宁都会议的态度是复杂和微妙的,尽管认可临时中央的进攻路线,但也比较赞许毛泽东的军事战术和对红军发展的卓著贡献。更耐人寻味的是,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发给临时中央的电报在总体上同意临时中央对毛泽东的处理意见后,笔锋一转,大谈利用红军的机动性开展游击战和诱敌深入的必要性,反对红军盲目与优势敌人决战和冒险进攻城市,实际委婉地表达了对毛泽东军事战术的认可。以下列举几条,可见一斑:(1) 在保卫苏区时,对于中央苏区来说特别重要的是要保持红军的机动性,不要以巨大损失的代价把红军束缚在领土上;(2) 应该事先制定好可以退却的路线,做好准备,在人烟罕至的地方建立有粮食保证的基地,红军可以在那里隐蔽和等待更好的时机;(3) 应避免与敌大量兵力发生不利遭遇,要采取诱敌深入、各个击破、涣散敌人军心和使敌人疲惫的战术,还要最大限度地运用游击斗争方法。(

这体现了共产国际的一个基本思想,即尽量保存和壮大红军的有生力量,执行进攻路线和攻占中心城市不能以红军兵力的大量损失为代价,因此有必要的话可以充分利用红军的机动性打游击战,实行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等军事战术,甚至有必要时隐蔽在 人烟罕至的地方等待作战时机。而这也是毛泽东军事主张的重要方面,更是宁都会议上受到激烈批评的所谓 等待观念和 防御路线。因此,埃韦特负责的远东局以为这个指示与共产国际执委会赞同、临时中央正在执行的进攻

!?%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210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217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48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217~218页。?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54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53页。

党史研究与教学 2011年第4期(总第222期)

路线相矛盾,将会造成党和军队的思想混乱, 引起分歧,并影响[协同]工作。!问题尤其复杂的是,作为对临时中央1932年10月给苏区中央局指示的答复电报,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的该指示电迟至1933年3月才发出,足足晚了5个多月,毛泽东被撤销军队里的职务早就木已成舟,并且中央苏区第四次反 围剿战争刚刚取得了重大胜利,而这场胜利,当时无论临时中央还是远东局都认为是中央红军排除了毛泽东防御路线而坚决执行进攻路线, 果断进攻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说毛泽东的军事主张更加难以被临时中央所接受,就是埃韦特提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不要强攻敌人设防森严的城市,有必要时可以 利用我军主力在野战中战胜敌军的建议都被中共上海中央局认为是 放弃党的进攻路线,是退回到不夺取任何城市的解决办法而不予接受。%因此,对于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的军事指示,埃韦特认为不合时宜,指出放弃毛泽东的军事主张和执行进攻路线 早已进入了具体行动和对其施加影响的阶段, 正当取得一系列胜利的时候接到了上述军事指示, 结果在大发动之时出现了大辩论的危险,可能影响红军的行动部署和作战计划的执行。&为此,他代表远东局在向临时中央转发该电报时特别作了以下的说明: 至于共产国际最近的一份电报,我们认为,当前它不应该对我们的军事战术作出根本性的修改。在我们看来,该电报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万一敌人取得重大胜利,我们必须保存和加强我军力量。而我方取得胜利时,我们应一如既往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始终尽最大努力使我军主力不受威胁。?埃韦特负责的远东局反对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的军事指示还基于对诱敌深入战术不能有效地保卫苏区的认识。在埃韦特看来,由于 敌人的军事实力是很强大的,他们同我们作斗争的经验大大丰富了,(用兵苏区时依托坚固的 防御工事和基地,逐步 向苏区纵深推进,诱敌深入战术在当时已经失去了歼灭国民党军队有生力量的既有效力,而且苏区面积太小,诱敌深入需要红军暂时放弃部分领土,如果国民党军队占领后再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以优势兵力驻守,即使被击退也会 洗劫一空,造成苏区更大的困难, 在物质方面,这会削弱我们作战的能力,而在道义方面,我们离开团结一致的苏区,使之完全失去了防御能力,这会损害农民对我们的信任。?应该说,尽管埃韦特关于诱敌深入战术难以有效打破敌人 围剿的陈述不一定全面,但相对于远处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而言,对于诱敌深入的困难还是有所认识的。事实上,中央苏区当时面临的局面比身处上海的远东局所描述的还要困难得多。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曾经是红军与国民党军队作战时比较有效的战术,尤其当国民党军队实行分兵合击、长驱直入时该战术更是屡试不爽。然而,随着与红军作战经验的日益丰富,国民党军队不断改进战术,自第四次 围剿中央苏区失败后就放弃了以往分兵合击、长驱直入的战略,不断完善堡垒战术,不轻易分兵,用兵日益谨慎,往往集中优势兵力,依托比较坚固的堡垒,缓慢地蚕食苏区土地,向苏区纵深推进。在此情况下,诱敌深入尽管可能还存在一些机会,但总的来说越来越难以发挥既往的效力。对此,不仅远东局,而且当时红军的许多指战员都有这种认识。?

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没有想到高唱诱敌深入和游击战的军事指示会遭到反对,尤其是埃韦特负责的远东局激烈的批评,似乎有放弃进攻路线的嫌疑,就不得不为自己辩护了。1933年4月11日,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政治委员会致电埃韦特,表示前述电报指示并不是主张 在任

!?%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75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74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48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93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57~358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522页。

?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394页。

黄道炫:?中央苏区第五次反 围剿军事策略考察///以广昌战役为中心#,?历史研究#2006年第2期。

宁都会议、进攻路线与共产国际

何情况下都采取防御立场, 在有利的条件下,我们可以实施进攻行动。该电报俄文稿本来还有一句: 在敌人优势兵力进攻的情况下,应使用诱敌深入到我们地区的战术。!但发给埃韦特时这一句被删去了,可能是经过仔细思量亦认为诱敌深入战术已经不适用了。不管怎么样,在以后直到长征前给中共临时中央、远东局的电报指示中,共产国际执委会政治书记处基本上不再提诱敌深入战术了,尽管还多次申明过运用红军的机动性进行运动战的必要性。

总之,从共产国际对宁都会议的反应及内部分歧,可见其对中共进攻路线的态度并非简单的支持。尽管从总体上肯定进攻路线,赞同攻打中心城市,同意临时中央对毛泽东军事战略思想的批评,但比较赞赏毛泽东卓著的军事指挥能力,对强攻中心城市抱怀疑态度,甚至一度唱起诱敌深入和游击战的调子,主张红军保持机动性实行运动战,似乎与毛泽东积极防御的军事战术遥相呼应。共产国际内部对进攻路线存在一定的分歧和对毛泽东军事战略思想的矛盾心态,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苏维埃运动时期共产国际与中共关系的复杂和微妙。

(本文作者 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广州 510631)

[责任编辑:江俊伟]

?中共党史研究#2011年第7期要目

中国共产党与两大历史任务李 捷

中共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形成过程和历史贡献唐双宁

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三件大事沙健孙

论中国共产党基本价值观的历史演进陆剑杰

论中国共产党对农业现代化的伟大探索武 力

党的制度建设的历史探索及主要特点王 旸

从党代会暨中央全会报告看新中国外交战略的演变及特点陈少铭

新时期党对知识分子政策的发展及其历史启示樊 锐

中国共产党走上独立自主道路的历程李 琦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话语特征及其价值

///历史视阈下的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解读吴 永

论湖南对创建中国共产党的贡献雷国珍

五四之后到大革命时期的学生运动岳谦厚 李卫平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马克思主义思潮张太原!?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运动(1931-1937)#第13卷,第400页。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