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的极限与无极限的增长

增长的极限与无极限的增长

“增长的极限”曾经被认为是久远的事情的,但是现在我们却正面临着这个尖锐的问题。为什么这个棘手的问题会突然间浮现出来,成为人类所要面临的一大课题呢?原因就在于人类在过去的好几个世纪内所进行的“无极限的增长”,使得我们所处的地球遭到了一系列难以弥补的创伤。面对日益贫瘠的地球,人类开始探讨“无极限的增长与极限的增长的关系“这一全球性问题。

增长极限论由美国经济学家麦多斯1972年在《增长的极限》一书中提出的。该书认为,在以往发展模式的基础上,“只要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的正反馈回路继续产生更多的人和更高的人均资源需求,这个系统就会被推向它的极限—耗尽地球上不可再生的资源”。如果实际上自然的、经济的和社会的关系不发生重大变化,由于粮食短缺,资源耗竭,污染严重,世界人口和工业生产能力等因素的变化,人类社会将要发生非常突然的和无法控制的崩溃。我们应发现人类生存的地球极限性的存在,承认人口、资源、环境、生态等问题都关系到全球命运和人类前途,增强人类全球性的意识,使全球性问题成为人们探索和研究的中心热点。

根据相关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来看:“全球系统中的五个因子是按照不同的方式发展的,人口、经济是按照指数方式发展的,属于无限制的系统;而人口、经济所依赖的粮食、资源和环境却是按照算术方式发展的,属于有限制的系统。”这样,人口爆炸、经济失控,必然会引发和加剧粮食短缺、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等问题,这些问题反过来就会进一步限制人口和经济的发展。着也就是无极限的增长与增长的极限的相互制约关系。现在人类面临着诸多的问题,从《增长的极限》这本书中,我们总结出这么几条观点:第一,在世界人口、工业化、污染、粮食生产和资源消耗方面,如果按现在的趋势继续下去,我们人类所在的地球的增长的极限有朝一日会在今后100年中发生。最可能的结果将是人口和工业生产力双方有相当突然的和不可控制的衰退。第二,改变这种增长的趋势和建立稳定

的生态和经济的条件,以支撑遥远未来是可能的。第三,如果世界人民决心追求后一结果,而不是前一结果,那么,他们开始的行动愈早,成功的可能性就愈大。在这个问题上,纯粹技术上的、经济上的或法律上的措施和手段的结合,不可能带来实质性的改善,唯一可行的办法是:“需要使社会改变方向,向均衡的目标前进,而不是以往的增长”。这样,他们就把全球均衡状态作为了解全球性环发全球性环发问题之所以成为一个整体,是由于全球系统的五个因子之间存在的反馈环路决定的,这样就使问题越来越严重。反馈环路是一个封闭的线路,它联结一个活动和这个活动对周围状况产生的效果,而这些效果反过来又作为信息影响下一步的活动。在这种环路中,一个因素的增长,将通过刺激和反馈连锁作用,使最初变化的因素增长的更快。全球系统无节制地发展,最终将向其极限增长,并不可避免地陷于恶性循环之中。例如,人口的增长要求更多的工业品,消耗更多的不可再生的资源,造成全球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达到增长的极限以后,还将出现投资不能跟上折旧、工业基础崩溃的前景。工业的增长使环境天然的吸收污染的能力负荷加重,死亡率将由于污染和粮食缺乏而上升。人口增加后,人均粮食消耗量下降,粮食生产已经达到极限。随着人口和资本的指数增长,必然会带来经济社会的全面崩溃。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这一问题更为突出。。因为中国有接近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中国目前的人口已经达到14亿。并且还会以每年几百万的速度继续增长下去。有专家调查说中国的人口环境容量为16亿。这指的是环境承载能力范围内的最大限额。但是以现在中国的现状来看。14亿人口已经对环境造成了极大是我压力。其实,所有问题产生的根源都可以归结为人口的过度增长上。人口的增长是引发其他系列环境问题大导火索。我们可以这么来说:首先,由于中国人口在近几十年中的快速增长,使得我们的粮食问题开始显现出来。粮食需求量不断攀升的结果是更多的土地被开发为耕地。这其中包括草地、林地和湿地。粮食产量开始上升,这又促进了人口的继续增长。但是大面积土地的开发使得植物覆盖率降低,而连年耕作则降低了土地的肥力,粮食产量开始下降,土地被废弃并且开始沙化,那么这片土地的利用极限便到达了。其次,

中国人口的增长又需要大量的工业物资的支持,从而又刺激了工业的发展。工业的快速发展消耗更多的资源,从而资源消费开始增多,并呈现不断攀升的趋势。由于中国科技力量比较薄弱,工业在前期发展中并没有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大多是高消耗低产出,所以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问题相当严重。但是在这一发展模式之下,工业的发展并没有对环境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然而人口对物资需求所催生的巨大的经济利益,使得工业开始脱离正常的轨道以一种畸形的方式发展。这种状况导致了更多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如现在是我“淮河污染问题”便是这一事件造成的恶劣后果。淮河流域成为中国的污染重地,并且长时间得不到有效是我治理。还有“山西小煤矿污染”问题又是由过度采矿和燃烧煤炭以换取高价值副品所造成的。煤矿的开采破坏了地表土地,造成大面积水土流失,雨水将煤渣冲入河中,采矿和炼焦发电所排放的污水也流进河中,这些污染物影响了水质,破坏了水的平衡,其他用水方面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最终影响了环境效益和生态效益。的这些问题的根源都在于人口的过度增长,所以加入人类进行无极限的增长,那么其他的物种在未来的某一阶段会达到增长的极限,走向灭亡,这也包括人类自身在内。

我国各研究院每年都会出台一份有关中国资源与发展有关的报告,在2002年11月,中国地质科学院在一份题为《未来20年中国矿产资源的需求与安全供应问题》报告中提出,今后20年,中国实现工业化,石油、天然气、铜、铝矿产资源累计需求总量则至少是目前储量的2-5倍。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过去50年,我们的GDP增长了10倍,而矿产资源消耗却增长了40倍。我国万元GDP消耗的水达465立方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倍。如果照这种粗放式发展,高消耗低产出的方式发展,到那里去“找米下锅”啊!此外,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我们到底付出了多少环境代价。全国有70%的河流被污染;酸雨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30%;全国668座城市有1/3严重缺水;现有荒漠化土地面积267.4万多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27.9%,而且每年仍在增加1万多平方公里;我国的原始森林面积已经减少了3/4。这样的数据让人触目惊心呀!这便是季度增长所带来的一系列恶果。

中国的经济和社会正在高速发展中,我们必须了解到自然资源对经济高速增长的限制,人类活动对自然和社会的破坏,只有了解了增长的极限,我们才能找到一个可以持续的发展模式。另外,了解增长的极限,也是教我们学会谦虚,学会为未来做好准备。一个社会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就会出现变化的过度冲击并进而导致社会福利的下降。比如,如果没有为不断减少的石油储量、越来越短缺的野生鱼类以及越来越昂贵的热带木材准备好替代品,一旦这些资源开始枯竭,福利受损的情况就会发生。如果在过度冲击的过程中,这些资源的基础遭到破坏,问题将变得更加严重,其结果是社会就有可能经历崩溃。增长的极限曾经是遥远的未来,但今天它们已经广泛存在。崩溃的概念曾经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但今天它已经进入公众谈论的话题,尽管它仍然是一个遥远的、假设性的和学术化的概念。

面对现在我们所处的一切,我们应该重新开始我们的规划。让经济与环境和谐共存。必须保证我们的一切行动都遵从自然的法则。不能再让牺牲环境换取短暂经济效益的事情继续下去,否则我们最终会亲自将自己埋没。(文中部分资料来源于《增长的极限》,作者为美国作家麦多斯。1972年新华社出版。)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