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王弼注版)

晁说之序

王弼老子道德经二卷,真得老子之学欤,盖严君平指归之流也。

其言仁义与礼,不能自用,必待道以用之,天地万物各得于一,岂特有功于老子哉。凡百学者,盖不可不知乎此也。予于是知弼本深于老子,而易则末矣。其于易,多假诸老子之旨,而老子无资于易者,其有余不足之迹,断可见也。呜呼,学其难哉!弼知佳兵者不祥之器,至于战胜,以丧礼处之,非老子之言,乃不知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独得诸河上公,而

古本无有也。赖傅奕能辩之尔。然弼题是书曰道德经,不析乎道德,而上下之,犹近于古欤!其文字则多谬误,殆有不可读者,令人惜之。尝谓,弼之于老子,张湛之于列子,郭象之于庄子,杜预之于左氏,范宁之于谷梁,毛苌之于诗,郭璞之于尔雅,完然成一家之学,后世虽有作者,未易加也。予既缮写弼书,并以记

政和

嵩山晁说之鄜畤记。

克伏诵咸平,圣语有曰,老子道德经治世之要,明皇解虽灿然可

观,王弼所注,言简意深,真得老氏清净之旨。克自此求弼所注甚力,而近世希有,盖久而后得之,往岁摄建宁学官,尝以刊行,既又得晁以道先生所题本,不分道德而上下之,亦无篇目,喜其

近古,缮写藏之,干道庚寅,分教京口,复镂板以传,若其字之谬讹,前人已不能证,克焉敢辄易,姑俟夫知者。

三月二十四日左从事郎充镇江府府学教授熊克谨记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道,不可名

也。

无名天地之始,

有名万物之母。

凡有皆始于无,故‘未形’、‘无名’之时则为万物之始,及其

‘有形’、‘有名’之时,则长之育之,亭之毒之,为其母也。言道以无形无名始成万物,以始以成而不知其所以玄之又玄也。

故常无欲,

以观其妙;

妙者,微之极也。万物始于微而后成,始于无而后生。故常无欲

空虚,可以观

其始物之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

徼,归终也。凡有之为利,必以无为用。欲之所本,适道而后济。

故常有欲,可以观其终物之徼也。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两者,始与母也。同出者,同出于玄也。异名,所施不可同也。在首则谓之始,在终则谓之母。玄者,冥也,默然无有也。始母之所出也,不可得而名,故不可言,同名曰玄,而言谓之玄者,取于不可得而谓之然也。谓之然则不可以定乎一玄而已,则是名则失之远矣。故曰,玄之又玄也。众妙皆从同而出,故曰众妙之

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

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美者,人心之所乐进也;恶者,人心之所恶疾也。美恶,犹喜怒也;善不善,犹是非也。喜怒同根,是非同门,故不可得偏举也,此六者皆陈自然不可偏举之明数也。

是以圣人处

无为之事,

自然已足,

为则败也。

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

智慧

自备

则伪也

因物而用,

功自彼成,故

不居也

夫唯弗

居,

是以不

去。

使功在

己,则

功不可

久也

第三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

贤,犹能也。尚者,嘉之名也。贵者,隆之称也。唯能是任,尚

也曷为;唯用是施,贵之何为。尚贤显名,荣过其任,为而常校能相射。贵货过用,贪者竞趣,穿窬探箧,没命而盗,故可欲不见,则心无所乱也。

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

心怀智而腹怀食,虚有智而实无知也。

骨无知以干,志生事以乱,心虚则志弱也。

使

民无

无欲。

守其

使夫

不敢

知者

为无为,

则无不治

第四章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

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夫执一家之量者,不能全家。执一国之量者,不能成国。穷力举重,不能为用,故人虽知,万物治也,治而不以二仪之道,则不能赡也。地虽形魄,不法于天则不能全其宁。天虽精象,不法于

道则不能保其精。冲而用之,用乃不能穷满以造实,实来则溢,

故冲而用之,又复不盈,其为无穷亦已极矣。形虽大,不能累其体,事虽殷,不能充其量,万物舍此而求主,主其安在乎。不亦渊兮似万物之宗乎。锐挫而无损,纷解而不劳,和光而不污,其体同尘而不渝,其真不亦湛兮似或存乎。地守其形,德不能过其载,天慊其象,德不能过其覆,天地莫能及之,不亦似帝之先乎。帝

第五

天地不仁,

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任自然,无为无造,万物自相治理,故不仁也。仁者必造立

施化,有恩有为,造立施化则物失其真,有恩有为,列物不具存,

物不具存,则不足以备载矣。地不为兽生刍,而兽食刍;不为人

生狗,而人食狗。无为于万物而万物各适其所用,则莫不赡矣。

若慧由己树,未

足任也。

圣人不仁,以

百姓为刍狗。

圣人与天地合其德,以百姓比刍狗也。

天地之间,其犹橐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橐,排橐也。钥,乐钥也。橐钥之中,空洞无情,无为故虚,而不得穷,屈动而不可竭尽也。天地之中,荡然任自然,故不可得而穷,犹

若橐

钥也。

多言数穷

如守中。

愈为之则愈失之矣。物树其恶,事错其言,不济不言,不理必穷

之数也。橐钥而守数中,则无穷尽,弃己任物,则莫不理。若橐钥有意于为声也,则不足以共吹者之求

也。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

之不

谷神,谷中央无。谷也,无形无影,无逆无违,处卑不动,守静

不衰,谷以之成而不见其形,此至物也。处卑而不可得名,故谓

天地之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门,玄牝之所由也,本其所由,与极同体,故谓之天地之根也。欲言存邪,则不见其形,欲言亡

邪,万物以之生。故绵绵若存也,无物不成,用而不劳也。故曰,用

第七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

自生则与物争,不自生则物归也。

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

无私者,无为于身也。身先身存,故曰,能成其私也。

第八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 道无水

有,故曰,

几也。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言人皆应

于治道也

第九章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持,谓不失德也。既不失其德又盈之,势必倾危。故不如其已者,

谓乃更不

如无德无功

也。

揣而棁

之,

不可长

保。

既揣末令尖,又锐之令利,势必摧故不可长保也。

金玉满堂,

莫之能守;

富贵

而骄

自遗其咎。

不可

功成身退

之道也。

四时更运,

功成则移。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

载,犹处也。营魄,人之常居处也,一人之真也。言人能处常居

之宅,抱一清神,能常无离乎,则万物自宾矣。

专气致柔,

能婴儿乎?

专,任也,致极也,言任自然之气。致,至柔之和,能若婴儿之

无所欲乎,则物全而性得矣。

涤除玄览,

能无疵乎?

玄,物之极也,言能涤除邪饰,至于极览,能不以物介其明。疵

之其神乎

,则终与玄同

也。

爱国治

民,能无知

乎?

任术以求成,运数以求匿者,智也。玄览无疵,犹绝圣也。治国

无以智,犹弃智也。能无以智乎,则民不辟而国治之也。

天门开阖,能为雌乎?

天门,天下之所从由也。开阖,治乱之际也,或开或阖,经通于

天下,故曰,天门开阖也。雌,应而不倡,因而不为,言天门开阂能为雌乎,则物自宾

而处自安矣。

明白四达,

能无为乎?

言至明四达,无迷无惑,能无以为乎,则物化矣。所谓道常无为,

侯王若能守,

则万物自化。

不塞

畜之

不禁其

也。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不塞其原,则物自生,何功之有。不禁其性,则物自济,何为之恃。物自长足,不吾宰成,有德无生,非玄如何。凡言玄德,皆

有德而不

知其主,

出乎幽冥

第十一章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

毂所以能统三十辐者,无也,以其无能受物之故,故能以实统众

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

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木埴,壁之所以成,三者而皆以无为用也。言无者,有之所以为

利,皆

赖无

为用也

第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

爽,差失也,失口之用,故谓之爽。夫耳目口心,皆顺其性也,

不以顺性命,反以伤自然,故曰聋、盲、爽、狂也。

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难得之货,塞人正路,故令人行妨也。

是以圣人为腹不为

目,故去彼取此。

为腹者以物养己,为目者以物役己,故圣人不为目也。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

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宠必有辱,荣必有患,惊辱等,荣患同也。为下,得宠辱荣患若

惊,

不足以乱天下

何谓

大患,荣宠之属也。生之厚,必入死之地,故谓之大患也。人迷

之于荣宠,返之于身,故曰大患若身也。

吾所

以有大

患者

,为

吾有身

由有

及吾

归之

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

无以易其身,故曰贵也。如此乃可以托天下也。

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无物可以损其身,故曰爱也。如此乃可以寄天下也,不以宠辱荣

患损易其身,然后乃可以

天下付之也

第十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

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无状无象,无声无响,故能无所不通,无所不往,不得而知,更

以我耳目体,不知为名,故不可致诘,混而为一也。

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

欲言无邪,而物由以成。欲言有邪,而不见其形,故曰,无状之

不可

而定

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能知古始

谓道纪。

无形无名者,万物之宗也。虽今古不同,时移俗易,故莫不由乎

此,以成其治者也。故可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上古虽远,其

道存焉,故

虽在,

今可

以知古始也

第十五章

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

容:豫兮若冬涉川,

冬之涉川,豫然若欲度,若不欲度,其情不可得见之貌也。

四邻合攻,中央之主,犹然不知所趣向者也。上德之人,其端兆

不可睹,德趣不可见,亦犹此也。

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浑兮

凡此诸若,皆言其容,象不可得而形名也。

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

夫晦以理物则得明,浊以静物则得清,安以动物则得生,此自然

之道也。孰能者,言其难也。徐者,详慎也。

夫唯

不盈,故

能蔽不新

成。

第十

致虚极

守静笃。

言致虚,物之极笃;

守静,物

之真正也

万物

动作生长。

以虚静观其反复。凡有起于虚,动起于静,故万物虽并动作,卒

复归于虚

静,是物之极

笃也。

夫物

芸芸,

各复

归其根

各反

其所始

也。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