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中文版在大学生中的信度和效度0507

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中文版在大学生中的信

度和效度

教育科学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2008级屈城村

指导教师许毅

【摘要】:目的:本文引进了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HGSHS-A),并分析其信度和效度。方法:将HGSHS译成中文,并对其进行符合本土文化的修改。采用随机整群抽样的方法,随机选择163名在校大学生进行测试,回收有效问卷142份。142份有效问卷用来评估HGSHS-A的内部一致性信度,用探索性因素分析检测HGSHS-A的因子结构,并对问卷进行了差异比较和相关分析。结果:(1)量表5个部分之间总的Cronbach α系数为0.92,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和其他的主观经验的Cronbach α系数分别为0.72、0.58、0.84、0.86。(2)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和其他的主观经验的因素效度分析均显示了2个因子,分别决定了总方差的39.888%、39.544%、47.014%、63.496%。(3)性别在问卷五个部分的差异均不显著(p>0.05)。年龄在问卷五个部分的相关均不显著(p>0.05)。问卷五个部分之间的呈显著正相关(p<0.001)。结论:在本研究条件下,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中文版的信度和效度达到了心理测量学的要求,可以用于区分大学生受试的催眠感受性,并适合团体测试。

【关键词】催眠;催眠暗示;哈佛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催眠感受性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Form A (HGSHS-A) Chinese

Version in college students

【Abstract】Objective: To introduce and analyze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HGSHS-A).Methods: The English version of HGSHS-A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revised accounting to the native culture. Totally 163 college volunteers were selected by randomly cluster sampling method and tested with the revised Chinese version. Totally 142 effective questionnaires had been recycled.And 142 effective questionnaires were used to analyze the internal consistency reliability of the HGSHS-A. Furthermore, the factor structure of the HGSHS-A was assessed by 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Furthermore, difference examination and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the HGSHS-A were performed. Results:(1) For internal consistency, the Cronbach's coefficient of the five parts of the HGSHS-A was 0.92 and the Cronbach's coefficient is 0.72(subjective impressions of response),0.58(section on objective, outward response),0.84(section on subjective,inward responses) and 0.86(other subjective experiences).(2) For the validity of the first four part of HGSHS-A, the factor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re were 2 factors in each part and they explained 39.888%、39.544%、47.014% and 63.496% of the total variance, respectively.(3)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gender among the five parts of the HGSHS-A(p>0.05).The five parts of the HGSHS-A show non-significant correlation with age, respectively(p>0.05).There were significantly positive correlations among the five parts of the HGSHS-A. Conclusion: At least under this research condition, the results suggest that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HGSHS-A are satisfactory for college students and the HGSHS-A may be used as a too1in hypnosis research.

【Key words】hypnosis; hypnotic suggestion;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susceptibility

自18 世纪以来,个体对催眠的不同反应就为人们所认识。一些人几乎不需要诱导就能很快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他们可能会体验催眠性的梦、年龄退行,甚至体验到强烈的幻觉;而另一些人连体验到轻微的感知改变都很困难。人们把被催眠者对催眠暗示的反应能力称作催眠感受性[1]。当个体对催眠的反应能力强时,就

被称为高催眠感受性者;反之,反应弱时被称为低催眠感受性者。

在一般人群中,催眠效果的好坏呈枣核型分布。一点都不会进人催眠状态的占极少数,而很快就可以进人深度催眠状态的同样也是极少数,大多数人都分布在中间状态[2]。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催眠临床运用的精神病专家戴维?施皮格尔博士关于催眠和暗示的研究表明,只有10%-15%的成人极易接受催眠。而在l2岁以前,人的大脑信息传递途径还未成熟前,80%-85%的儿童极易接受催眠。施皮格尔博士说,1/5的成人对催眠有抵抗力,其余的介于两者之间[3]。

目前,学术界应用最广泛的催眠感受性测试量表是斯坦福催眠感受性量表C式( Stanford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Scale, Form C, SHSS-C)和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Form A, HGSHS-A)[4]。研究表明SHSS-C的题目能全面评估受试由催眠所引起的感知觉和记忆改变的能力,对催眠感受性有出色的鉴别力[5]。但是,它的整个过程每次只能由一名测验者对一名受试施测,时间为75分钟左右[5],难以达到短时间内挑选大量受试的目的[6]。而HGSHS-A以问卷法为基础,可以同时测试多个受试的催眠感受性,测试时间为70分钟左右,研究证实了它区分受试催眠感受性的良好信效度[7]。尽管该量表由于在测试催眠感受性的全面性上受到过批评,但它仍然被认为是初步筛选受试的有效工具[8]。虽然简单地把以英文为语言载体的量表翻译成另一种语言是不能保证在不同语言环境下获得的相同分数就反应了相同的被试的催眠感受性水平。然而,目前的研究显示,把HGSHS-A转化成在其他语言环境中使用,而不损失其精确性和不大量改变其心理测量特征是可能的[9]。目前该量表已经被多个国家的研究者修订使用,除英语版本外,还有德语版[9],西班牙语版[10],丹麦语版[11],芬兰语版[8]等,这些修订的版本表明HGSHS-A的内容在多种社会文化和语言背景下具有一致性。本文将HGSHS-A翻译成中文,并分析其在大学生受试中的信度和效度,为该量表在我国临床研究和临床实践中的广泛应用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随机整群取样法共取得大学生被试142人,其中男38人,女104人,年龄16~23岁,平均19.24±1.10岁。

受试入组标准:既往精神健康,无严重躯体疾病,无慢性疼痛史,无精神活性物质依赖史,无被催眠的经历。

1.2 工具

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GSHS-A)[4]。该量表共包括催眠引导和反应手册两部分。(1)催眠引导部分包括催眠引导语和12个暗示项目的暗示语。这12个暗示项目分别是:垂头、闭眼、左手下沉、右手固定、十指紧锁、左臂僵硬、双手手掌结合、交流抑制、苍蝇幻觉、睁眼困难、催眠后暗示(触碰左膝盖)和催眠后遗忘。(2)反应手册部分分为5部分:主观印象、客观外在反应、主观内在反应、其他主观经验和对全过程的主观评级。主观印象部分是由受试根据自己在催眠过程中的体验来判断是否通过了12个暗示,“通过”记1分,“未通过”记0分。客观外在反应部分列出了11个暗示(除催眠后遗忘),受试只需要根据自己的外在行为回答,选项A代表“通过”,记1分;选项B代表“未通过”,记0分。第12项催眠后遗忘则根据受试在反应手册开始部分回忆起来的项目数量来计分。在记忆指示(“现在你能记起所有的事”)给出之前,共包括9个项目(第3至第11项),回忆少于4个记1分,大于等于4个记0分。若受试的回答充分清晰所指的是哪一项,需要提及名称来计分。不管受试写出了多少细节,每一项只能计分一次。为了规范的计分,即使一个受试的回答非常的含糊不清,以至于这样的回答可以被理解为涉及超过量表上的一项(例如,回答为“手臂感到沉重”),这样的回答应该算做记得一项。主观内在反应部分再一次列出了同样的12个暗示项目,每个暗示有6个选项,分别代表受试对暗示做出回应的6个层面的意识状态。其他主观经验部分包括8个对催眠经验的描述,由受试根据自己的主观经验进行0“一点也没有”到3“非常同意”级选择。对全过程的主观评价部分为受试给自己

进入催眠的深度进行1“完全没有被催眠”到10“深度催眠”级评分。客观外在反应部分得分≥9分者为高暗示性个体,≤3分者为低暗示性个体。

汉化过程:由2位双语者将HGSHS-A的催眠部分和反应手册部分[12]翻译成汉语,然后由1名有数年催眠治疗经验的催眠权威人士对修改后的内容进行审校。随机选择30名应用心理学专业本科生进行预实验,并根据他们的理解对一些不能理解词语和句子做出了适当的调整,确定了译文的最终版本。原文诱导语中有“当你听到轻拍的响声(主试已示范),你将会去触碰你的左脚踝”,考虑到团体催眠治疗是在教室里进行,前后座位的间距小,座位左右有扶手,受试在触碰左脚踝时容易碰撞到前面和旁边的扶手,因此将此改为“当你听到轻拍的响声,你将会去触碰你的左膝盖。”相应的在反应手册部分,把“触碰左脚踝”改为“触碰左膝盖”。

为了保证整个过程是恒定的,由一名催眠专业人员和研究者去录音棚将整个催眠过程录制在电脑上。在录制之前,进行了反复演练。录音时长52分3秒,回答反应手册时间为15min左右,完成整个测试大约需要70min左右。

1.3 研究方法

重庆师范大学受试采用1次小团体测试的方法,30人左右;1次受试集体参加测试的方法,90人左右。重庆医科大学受试采用1次小团体测试的方法,20人左右。重庆大学受试采用1次小团体测试的方法,20人左右。测试之前,回答受试疑问。清点测试人数,检查测试环境。然后,播放测试音频,每场测试配备主试2名,助手4名。测试完毕后,主试带领受试完成问卷,助手巡视现场,回答个别受试问题,并提醒受试不要提前翻页。测试结束后,主试和助手收回问卷,同时核对每一份问卷的作答情况。

1.4 统计方法

使用SPSS10.0对量表进行分析,计算其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 α系数)。对问卷进行因子分析,反映量表的结构效度。对问卷进行了差异比较和相关分析,各问卷得分在性别上的独立样本t检验,各问卷得分之间和与年龄的Pearson相关分析。

2 结果

2.1 项目区分度

将142名受试的催眠总分按高低排列,将分数最高的27%受试者作为高分组(n=58),将分数最低的27%作为低分组(n=67),分别计算两组在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的各个项目上的通过率,将其差值作为区分度,结果显示所有的暗示项目的区分度均≥0.13,其中有6个暗示项目的区分度都大于等于0.40。通过对高分组和低分组的通过率进行检验,结果显示除闭眼、左臂僵硬、苍蝇幻觉和催眠后遗忘外,其余8个暗示项目的区分度都非常显著,均P<0.001(表1)。

表1 各暗示项目的区分度及高低分组在各项目上的评分比较(M±SD)

暗示项目区分度

高分组

(n=58) 低分组

(n=67)

t值P值

垂头0.38 0.74±0.44 0.36±0.48 4.63 <0.001 闭眼0.25 0.83±0.38 0.58±0.50 3.12 0.002 左手下沉0.48 0.84±0.37 0.36±0.48 6.29 <0.001 右手固定0.40 0.97±0.18 0.56±0.50 6.12 <0.001 十指紧锁0.49 0.88±0.33 0.39±0.49 6.52 <0.001 左臂僵硬0.26 0.86±0.35 0.61±0.49 3.37 0.001 双手手掌结

0.42 0.91±0.28 0.49±0.50 5.86 <0.001 交流抑制0.40 0.72±0.45 0.33±0.47 4.77 <0.001 苍蝇幻觉0.20 0.34±0.48 0.15±0.36 2.55 0.012 睁眼困难0.40 0.74±0.44 0.34±0.48 4.84 <0.001 催眠后暗示0.35 0.50±0.50 0.15±0.36 4.42 <0.001 催眠后遗忘0.13 0.72±0.45 0.60±0.49 1.50 0.135

2.2 信度

量表5个部分之间总的Cronbach α系数为0.92。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和其他的主观经验的Cronbach α系数分别为0.72、0.58、0.84、0.86。

2.3效度

对施测所得的142份有效问卷的反应的主观印象部分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KMO检验的KMO值为0.762,根据统计学家Kaiser给出的标准,本研究资料可以做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球度检验的近似卡方为220.477,相伴概率P<0.001,小于显著性水平0.05,也提示适合进行因子分析。用主成分法提取因子,用方差极大法对因子负荷矩阵进行旋转后,结果显示提取2个因子,前2个因子能解释方差的39.888%,各因子及负荷见表2。

表2 反应的主观印象部分的旋转因子负荷

第1因子第2因子

暗示项目负荷暗示项目负荷

双手手掌结合0.776 苍蝇幻觉0.732

左手下沉0.670 闭眼0.516

睁眼困难0.648 催眠后遗忘0.514

十指紧锁0.585 左臂僵硬0.422

右手固定0.485

交流抑制0.476

垂头0.369

对施测所得的142份有效问卷的客观外在反应部分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KMO检验的KMO值为0.646,根据统计学家Kaiser给出的标准,本研究资料可以做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球度检验的近似卡方为157.325,相伴概率

P<0.001,小于显著性水平0.05,也提示适合进行因子分析。用主成分法提取因子,用方差极大法对因子负荷矩阵进行旋转后,结果显示提取2个因子,前2个因子能解释方差的39.544%,各因子及负荷见表3。

表3 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的旋转因子负荷

第1因子第2因子

暗示项目负荷暗示项目负荷

十指紧锁0.660 垂头0.788

左臂僵硬0.649 左手下沉0.738

右手固定0.625 苍蝇幻觉0.516

睁眼困难0.596 双手手掌结合0.432

交流抑制0.537 催眠后暗示0.422

对施测所得的142份有效问卷的客观外在反应部分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KMO检验的KMO值为0.854,根据统计学家Kaiser给出的标准,本研究资料可以做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球度检验的近似卡方为472.529,相伴概率P<0.001,小于显著性水平0.05,也提示适合进行因子分析。用主成分法提取因子,用方差极大法对因子负荷矩阵进行旋转后,结果显示提取2个因子,前2个因子能解释方差的47.014%,各因子及负荷见表4。

表4 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的旋转因子负荷

第1因子第2因子

暗示项目负荷暗示项目负荷

左手下沉0.738 苍蝇幻觉0.779

双手手掌结合0.655 睁眼困难0.697

右手固定0.605 交流抑制0.693

左臂僵硬0.603 催眠后暗示0.513

十指紧锁0.528 闭眼0.373

催眠后遗忘0.519

垂头0.509

对施测所得的142份有效问卷的客观外在反应部分进行探索性因素分析,KMO检验的KMO值为0.873,根据统计学家Kaiser给出的标准,本研究资料可以做因子分析。巴特利特球形检验球度检验的近似卡方为436.580,相伴概率P<0.001,小于显著性水平0.05,也提示适合进行因子分析。用主成分法提取因子,用方差极大法对因子负荷矩阵进行旋转后,结果显示提取2个因子,前2个因子能解释方差的63.496%,各因子及负荷见表5。

表5 其他的主观经验部分的旋转因子负荷

第1因子第2因子

项目负荷项目负荷产生分离感0.824 拥有了更强的理解力0.820

无法知觉周围环境0.806 催眠体验奇怪又神秘0.760

无法主动脱离催眠暗

0.739

示的影响

难以抵制催眠暗示语

0.713

的命令

忘记时间0.704

处于稳定的催眠状态0.657

2.3 差异检验及相关分析

2.3.1 各问卷得分在性别上的差异检验

性别因素在各分问卷及总问卷中的得分情况见表6。经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结果显示,五个分问卷的得分在性别上的差异均不显著。

表6 性别在各分问卷的得分情况及t检验(M±SD)

男性(n=38)

女性

(n=104)

t值P值

反应的主观印象 6.53±2.51 6.99±2.63 -0.94 0.35

客观的外在反应 6.58±2.26 6.95±2.42 -0.83 0.41

主观的内在反应39.92±11.51 41.38±11.62 -0.66 0.51

其他的主观经验11.51±2.26 6.95±2.42 0.67 0.50

总体主观评级 4.83±2.05 4.94±2.19 -2.60 0.80

2.3.2 各问卷得分之间和与年龄的相关分析

年龄与各分问卷的相关分析结果见表7。经Pearson相关分析结果显示,年龄与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其他的主观经验和总体主观评级的相关不显著。而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其他的主观经验和总体主观评级之间呈显著的正相关。

表7 年龄与各分问卷的相关分析

年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第四部分第五部分年龄 1

第一部分0.018 1

第二部分-0.039 0.694*** 1

第三部分-0.041 0.777***0.679*** 1

第四部分-0.001 0.722***0.601***0.781*** 1

第五部分-0.064 0.690***0.525***0.747***0.757*** 1

注:*p<0.05,**p<0.01,***p<0.001。

3 讨论

3.1 项目区分度

项目的区分度分析发现,除了第12项(催眠后遗忘)以外,其余各项的区分度均大于等于0.40,按照美国测量学家伊贝尔(R.L.Ebel,1965)提出用鉴别指数作为评价项目性能好坏的重要标准[13],这表明这些项目的区分度很好。但第12项(催眠后遗忘)区分度仅为0.13,同样,根据伊贝尔提出的标准,鉴别指数在0.19以下的题目鉴别力差,必须淘汰。

在本研究中,HGSHS-A中文版第12项(催眠后遗忘)的区分度很低,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1)第12题的计分方式复杂,在评分时出现失误;(2)由于本研究是在中国人群进行,原量表是制定于美国人群,故不能排除通过率低与人种差异和文化差异有关,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

3.2 信度

内部一致性系数要多大才能表示测验的分数是可靠的,与研究目的和测验分数的运用有关。综合多位学者的看法,整份量表最低的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要在0.70以上,最好能高于0.80[14]。在本研究中,HGSHS-A中文版总的Cronbach α系数为0.92,说明量表的信度非常理想。分层面最低的内部一致性信度系数要在0.50以上,最好能高于0.60[14],在本研究中,只有客观外在反应部分的α系数<0.60,这可能是由于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造成的。原问卷是专门为美国人设计的,而修订后的版本虽然经过回译,但仍然与中国文化背景存在差异[15]。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和其他的主观经验的Cronbach α系数分别为0.72、0.58、0.84、0.86。主观印象部分和客观外在反应部分之间的α系数达到0.82[4],这与Shor和Orne在1963年的研究结果,周爱保和王志丹在2010年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6]。

3.3 效度

本研究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在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和其他的主观经验中,用主成分法进行因子分析后提取的前2个因子分别能解释总方差的39.888%、39.554%、47.014%和63.496%。用方差极大法

对旋转后选择因子负荷在0.30以上的项目进行分析。

在反应的主观印象中,第1因子包括以下项目:双手手掌结合(0.776)、左手下沉(0.670)、睁眼困难(0.648)、十指紧锁(0.585)、右手固定(0.485)、交流抑制(0.476)和垂头(0.369);第二因子包括了以下项目:苍蝇幻觉(0.732)、闭眼(0.516)、催眠后遗忘(0.514)和左臂僵硬(0.422)。

在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中,第一因子包括以下项目:十指紧锁(0.660)、左臂僵硬(0.649)、右手固定(0.625)、睁眼困难(0.596)和交流抑制(0.537);第二因子包括了以下项目:垂头(0.788)、左手下沉(0.738)、苍蝇幻觉(0.516)、双手手掌结合(0.432)和催眠后暗示(0.422)。

在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中,第一因子包括以下项目:左手下沉(0.738)、双手手掌结合(0.655)、右手固定(0.605)、左臂僵硬(0.603)、十指紧锁(0.528)、催眠后遗忘(0.519)和垂头(0.509);第二因子包括以下项目:苍蝇幻觉(0.779)、睁眼困难(0.697)、交流抑制(0.639)、催眠后暗示(0.513)和闭眼(0.373)。

在以上量表的三个部分中,从经验分析,第一因子均既有认知的改变,又有行为的改变。第二因子也均既有认知的改变和行为的改变。上述分析提示因子的意义不明确。

在其他的主观经验中,第一因子包括以下项目:产生分离感(0.824)、无法觉知周围环境(0.806)、无法主动脱离催眠暗示的影响(0.739)、难以抵制催眠暗示语的命令(0.713)、忘记时间(0.704)和处于稳定的催眠状态(0.657)。第二因子包括以下项目:拥有了更强的理解力(0.820)和催眠体验奇怪又神秘(0.760)。第一因子主要反映了催眠过程中感知觉的变化,第二因子主要反映了对催眠本身的看法。

3.4 差异检验和相关分析

3.4.1 差异检验

表6的数据表明,男大学生和女大学生在催眠感受性上没有显著差异。一般认为,女性比男性易受暗示催眠,更容易进入催眠状态,但科学研究并不支持这

种观点。许多研究支持了巴勃和希尔加德等人在60年代所做的实验[16],表明了性别与被试者的催眠感受性无关。但是,在临床催眠过程中有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即催眠师与受试者的性别之间可能有相互作用,女性受试者在男性催眠师的指导下表现出更好的催眠感受性;而男性受试者也更顺从女性催眠师的暗示[17]。

3.4.2 相关分析

从表7可以看出,反应的主观印象、客观的外在反应部分、主观的内在反应部分、其他的主观经验和总体主观评级与年龄的相关不显著。催眠感受性可能在一定程度具有遗传性[17]。实验室和临床研究者已经证实,催眠感受性是一种稳定的,可以测量的特质。它在生命周期中有一些变化,童年后期达到高峰,青春期有一定下降,整个成年期保持相对稳定,老年期有进一步的下降。有作者进行了一项队列研究,在25年间研究者观察到同一批个体的催眠表现保持了相当的稳定性。在中年时催眠分数(斯坦福催眠感受性量表)与25年前的得分的相关系数是0.71,与智力研究的相关数量级相似[17]。

综上所述,在本研究条件下,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GSHS-A)的信度和效度都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可以用于区分大学生受试的催眠感受性。同时,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GSHS-A)适合团体施测。

4 未来研究方向

本研究存在以下局限性:样本量较小,受试样本主要是大学生,受试群体过于单一,其结果能否推广至其他人群,尚需进一步研究;没有进行重测信度检验,验证性因素分析;由于国家之间的文化差异,主观印象部分和客观外在反应部分的α系数不高。

未来的研究需要进一步探讨HGSHS-A的重测信度,它内部的5个部分之间,以及与斯坦福催眠感受性量表C式(SHSS-C)等其他催眠感受性测试之间的关系,以进一步验证其信效度。同时检验该量表在其他受试群体中预测催眠感受性的能

力。探索在更多人口学特征上催眠感受性的变化,为临床催眠实践提供指导依据。

一些受试带有偏见的评分可能歪曲一个样本的平均的“真实”的催眠感受性,特别是对小样本来说。受试双眼闭合,在执行如“双手手掌结合”,或“手臂僵直”等暗示项目时,高估或低估了他们自身的身体动作。在催眠感受性水平和错误估计的方向(高估或低估)之间可能存在的复杂的交互作用至今还未被调查研究过[9]。未来的研究可以在该问题上进行探讨。

参考文献:

[1]黄蘅玉.催眠心理治疗[M].北京: 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 89-110.

[2]陈静.催眠:打开心灵的那把钥匙[J].新闻周刊,2003,8.

[3]沈英甲.大脑会受催眠“诱惑”吗?[N].科技日报,2007-08-13.

[4]Shor RE,Orne EC.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M].Palo Alto, CA: Consulting Psychologists Press,1962.

[5]Raz A,Theodore S.Hypnosis and Neuroscience[J].Arch Gen Psychiatry,2002,59(1):1307-1337.

[6]周爱保,王志丹.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中文版在大学生中的信度和效度[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1,25(3):223-227.

[7]金瑜,心理测量[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208-216.

[8]Sakari PI,Mikko IJ.Finnish norms for the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J].Int J C lin Exp H ypn,1999,47(3):227-235.

[9]Walter B, German norms for the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J]·Int J

C lin Exp H ypn,1985,33(2):131-139.

[10]Juan RL, Fernando del V, Manuel JB, et al.Spanish Norms for the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J].Int J C lin Exp H ypn,1989,37(3):264-273.

[11]Robert Z, Sommerlund B, Francine M.Danish norms for the 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J].Int J Clin Exp H ypn,1985,33(2):131-139.

[12]Shor RE,Orne EC.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s manual[M].Palo Alto, CA: Consulting Psychologists Press,1962.

[13]郑日昌,孙大强,心理测量与测验[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162.

[14]吴明隆,SPSS操作与应用——问卷统计分析实务[M].重庆大学出版社,2010:237-245.

[15]David OA,Peter HM.Hypnotic suggestion and cognitive neuroscience [J]·Trends Cognit Sci,2009,13(6):264-270.

[16]Carde?a E, Kallio S, Terhune DB, Buratti S,L??f A(2007).The effects of translation and sex on hypnotizability testing.Contemporary Hypnosis,24(4),154-160.

[17]方莉,吴薇莉.催眠感受性个体差异的生物学研究进展[J].中国临床康复,2003,7(25):3500-3502.

附录:

哈佛群体催眠感受性量表A式(Harvard Group Scale of Hypnotic Susceptibility, Form A,

HGSHS-A)

暗示项目通过未通过

垂头头下沉

闭眼眼皮渐渐沉重,而想闭合

左手下沉伸直的左臂渐渐沉重而下垂

右手固定右臂沉重,难以举起

十指紧锁紧扣的十指难以分开

左臂僵硬伸直的左臂变得僵直,而难以弯曲

双手手掌结合双臂伸直,双手渐渐靠近

交流抑制摇头越老越困难

苍蝇幻觉摆脱恼人的苍蝇

睁眼困难越来越难以睁开双眼

催眠后暗示敲击左膝盖

催眠后遗忘暂时回忆不起来催眠中的事情

计分标准:

1、垂头:头向前垂下大于5厘米记1分,少于5厘米记0分。

2、闭眼:在暗示左手下沉之前眼皮已经闭上记1分,没有合上记0分。

3、左手下沉:左手臂降低大于15厘米记1分,少于15厘米记0分。

4、右手固定:无法举起右臂25厘米以上记1分,举起右臂至少25厘米记0分。

5、十指紧锁:双手不能完全分开记1分,否则记0分。

6、左臂僵硬:左手手臂弯曲小于5厘米记1分,大于5厘米记0分。

7、双手手掌:双手之间的距离小于15厘米记1分,大于15厘米记0分。

8、交流抑制:明显的摇头动作记1分,否则记0分。

9、苍蝇幻觉:做出了一些外在的面部难受的反应或者赶走苍蝇的动作记1分,否则记0分。

10、睁眼困难:眼睛仍然是闭着的记1分,眼睛睁开了记0分。

11、催眠后暗示:至少做了部分可观察到的敲击左膝盖的动作记1分,否则记0分。

12、催眠后遗忘:共包括9个项目(第3至第11项),回忆少于4个记1分,大于等于4个记0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