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难的

·美是难的·

作者:王德峰

艺术的本质问题初看非常简单,似乎人人都可以凭藉经验给出一个答案。想不熟悉艺术?从孩提时侯听成年人讲故事起,我们就开始接触艺术了。从艺术中,我们得到快乐,得到心灵上的愉悦、启发和最初的教育,得到许许多多别的什么。可曾有过哪一个孩童不把最初的、最简单的艺术活动(如听童话、涂鸦般的绘画、唱儿歌等等)视为欢乐的事情呢?个人如此,人的整个族类亦是如此。个体成长史与族类成长史相通。在人类史上,艺术与劳动一样古老。艺术虽不像劳动那样给我们以生存撒谎能够的保障和利益,但无论个人还是整个族类都一向乐之不疲,不断地去创造他和接受它,我们不能想象一个没有艺术的人类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艺术就像人类的一种“天性”,但是,若是这种天性及其产物放到我们的理解力面前,去说明它的原因、根据和本质,我们会陷入极大的困惑。这是一个让历史上最早的思想家们都感到为难的困惑。古希腊的思想家们把这个困惑表达“美是什么”这样一个难题,因为他们注意到艺术作品与其他人类产品想区别的一个突出之处,在于艺术作品给我们以美感。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曾力图理解美为之美的缘由。据柏拉图对话录中的《大希庇阿斯篇》记载,在与希庇阿斯就美的问题作了一番讨论之后,苏格拉底感慨地说道:从这个讨论”中我得到了一个益处,那就是更清楚地了解一句谚语:…美是难的‟”。中国的孔子,有一次听到韶乐,得极大的愉悦,所谓“三月不知肉味,不禁说道:“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论语.述而》)这是对音乐给人带来的快乐境界的描述。吃肉与听音乐,同是感觉上愉悦之事,但后者的愉悦远远高于前者。孔子讲出了审美活动给人带来的是感性上至高的快乐这一事实,但他并未向我们说明这一事实。德国近代哲学家莱布尼茨在“美在什么”的问题上也表示了很大的困惑,他提出这样的看法:审美趣味是由“混乱的认识”和“微小的知觉”所组成,我们对它“无法充分说明道理。”他在《人类理智新论》中说:“画家和其他艺术家们对于什么好,什么不好,尽管很清楚地意识到,却往往不能替他们的这种审美趣味找出理由,如果友人问到他们,他们就会回答说,他们不喜欢的那种作品缺乏一点…我说不出来的什么‟。” 莱布尼茨的这段话指出了使审美趣味达到理论自觉的困难。审美趣味一方面是“混乱的认识”,另一方面又是客观的认识(因为艺术家们确实能够“清楚地意识到”作品的审美价值)。这就是说,在艺术领域中存在着一种排斥理论解释的“客观性”。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艺术的神秘性”,正是指这一点。可以说,整整一部西方美学史始终就处于这个神秘性之中。西方美学之中努力克服的,正是“美”与“理论”之间的张力。或许企图对“美之为美”给予理性的说明,是人类心智给自己发明出来的难题?歌德就曾这样说道:“我对美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