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二---白话讲解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

2 卷二

开示知恩报恩之道(上)

狮子吼菩萨,说偈赞佛後,世尊当即从正定中,安详而起,向弥勒菩萨等大菩萨说:「很好!很好!你与各位大士,诸善男子,为了想亲近世间的慈父,欲听闻出世间的大法,以思惟如实不二的真理,修证如实不二的智慧,所以来到佛所,供养恭敬。

我现在要演说根本心地、微妙难以思议的大法,以引导众生,皆能从闻、思、修,证入佛的智慧。这样的微妙大法,诸佛如来,於无量劫中,才得一说。而如来世尊的降世,又很难得值遇,正如优昙花一样,难得一见。就是如来出现世间,欲说这样的大法,也很不容易。为什么呢?因为一切众生,没有大乘菩萨的愿行,志在小乘的声闻、缘觉等道果,厌恶生死轮回,希望永远居於清净寂然的涅槃境界,不愿追求大乘常、乐、我、净的菩提妙果。但是诸佛说法,有一定的因缘,所以凡有所说,必上合真理,下合众生心理要求,因之有下列四种情形之一,佛陀就不会说法:一、不是说法的场所不说。二、不是说法的时机不说。三、不是受持佛法的对象不说。四、不合说法的仪轨下说。一旦如来说法,一定是对症下药,能令服食者药到病除,这是如来独具的功能德用。声闻、缘觉等二乘圣者,厌生死而欣涅槃,没有获得究竟的自由自在,不能与诸大菩萨安住於同一境界,由於众生的根性复杂,故佛陀虽出现於世,而说这种菩提正道心地法门的时机,当然也就不会太多,所以这菩提正道的心地法门,是千生万劫,难得见闻的大法。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听了这微妙的大法,能够有顷刻的时间,摒除妄念,返观本源心地,就可熏成无上大菩提道种,不久当可坐於菩提树王下的金刚宝座上,得亲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当时在座的有王舍城的五百位长者,如妙德长者、勇猛长者、善法长者、念佛长者、妙智长者、菩提长者、妙辩长者、法眼长者、光明长者、满愿长者等,这些大富长者,都确立了正知正见,特至会场供养如来,与会中诸圣贤众,听了世尊赞扬大乘的心地法门以後,却在心中这样想着:我见到了如来放金色光明,光中影现出菩萨各种难行的苦行。我不喜欢行苦行心,谁愿意永远留在生死苦海中,

为一切众生,受这些痛苦烦恼呢?因有了这种想法,於是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偏袒着右肩,右膝跪地,合掌恭敬,异口同声的对佛陀说:「世尊!我们不喜欢大乘的诸菩萨行,也不喜欢听到苦行的言说。为什么呢?一切菩萨所修的行愿,都不是知恩报恩的行为,因为他们远离父母,独自出家修道,以妻子儿女,施给所欲求的人,就是自己的头目脑髓,只要有人来求取,也一定满足别人的愿望,毫不爱惜地施舍。这样受各种千恼,需要三僧只劫那么长远的时间,同时又要修习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等六度,以及八万四千波罗蜜行,方能超越生死苦海,达到菩提彼岸的大安乐处。这样艰难辛苦,还不如追求二乘道果的好,只须三生百劫,修集资粮,就可断生死因,证涅槃圣果,速至安乐处,然後依此化度父母,才算是知恩报恩的人。」

当时佛慈和地告诉五百长者说:「很好!很好!你们听到我赞扬大乘菩萨道,虽然有畏惧退堕的心念,但是,却引起我说大乘的微妙义理,使将来世间不知恩德的一切众生,能够获得利益安乐。你们要仔细的听,好好地思惟,我现为你们分别讲述,世间以及出世间,那些是有恩於我们的。善男子!你们所说的道理,并不正确,是片面的,不是普遍而完善的,单以报父母恩而言,也是偏私而狭义的。须知世间有恩於我们的,共有四种:一是父母恩,二是众生恩,三是国王恩,四是佛、法、僧三宝恩。这四种恩德,一切众生,是平等地享受的,每一众生,都应报此四种大恩。

善男子!父母恩是什么?就是父有使你欢乐的慈恩,母有解除你苦痛的悲恩。尤其是母的悲恩,就是我住世说上一劫,也是说不完的,现在只为你们大略的说少部分。假若有人为了求得福德,特别恭敬地供养一百位净行的大婆罗门,一百位具备了五种神通(天眼、天耳、神足、宿命、他心)的仙人,以及一百位善友,请他们居於七宝建造的上妙堂内,以百千种珍馐美味,并各种璎珞、众宝衣服,各房舍皆熏以栴檀沈香,百宝装饰的床褥等卧具,以疗治百病的汤药等等,无所缺少,这样一心供养,满百千劫,所得的福德,应当是多到不可计算了。如果有人,於一念之间,心存孝顺,以微少的物质,供养悲母色身享用,随所侍奉,比前所得福德,要胜过百千万倍,甚至不可较量。

当知世间上的母亲,护念子女的情爱,是无与伦比的,恩泽加被於未成形,自受胎时开始,在十月怀胎期间,不论行住坐卧,所受的各种苦恼,不是言语可以形

容的。纵然遇到欢乐的事,或锦衣玉食,也无心享受,常怀着忧虑恐惧等心情。想起将来生产的时候,必受许多痛苦,昼夜忧愁苦恼。若是难产,更如千刀割体,甚至因而致死;如果顺利生产,诸亲眷属,大家欢喜庆贺,母更若贫女忽得如意宝珠,说不出的喜悦,听到婴儿的哭声,就像闻美妙的音乐一般。子女以母的胸膛为床寝处,左右膝上,是子女的游乐场。饥饮母胸膛间的甘露泉,这种养育之恩,实在弥於普天,怜爱之德,广大无比。世间最高的,莫过於山岳,悲母的恩德,比须弥山还要高;世间最重的,莫过於大地,悲母的深恩,比大地还要重。世间男女,若背弃父母的深恩厚德,而不孝顺,令他的父母生怨恨心。只要母亲发一恶言,子女就会入恶道受苦,或堕地狱、或堕饿鬼、或入畜生类。世间最快速的莫过於暴风,这一念怨恨之微,报应的快速,比暴风还要迅速,而且一切如来、金刚王等,以及具有五种神通的仙人,都没有办法救护他。

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谨遵悲母的教训,孝顺而不拂逆,必得一切天人顾念、庇护,福乐无尽。这样的男女,就名为尊贵的天人种类,也许是菩萨为了化度众生,示现男女,孝顺恭敬,饶益父母。

如果有善男子、善女人,为报母亲的深恩,就算在一劫长久的时间中,每日三餐,割自身的肉,以奉养父母,也不能报答父母对自己一日之恩。是何道理呢?一切男女,当处母胎时,即口吮乳根,吸饮母血,诞生以後,幼稚之前,所饮的母乳,多达百八十斛,母亲得到好吃的、好衣服等等,必先给子女,不论愚痴、鄙陋、美丑等等,情爱总是不变的。从前有一女人,远游他国,抱着自己的孩子,横度殑伽河的时候,没有料到河水忽然暴涨,因舍不得丢弃孩子,以致同遭溺毙,这个母亲就因为这慈心善根力的缘故,立即超升色究竟天,作大梵天王。

由以上所说归纳起来,当知母亲具备了十种德行:一名为大地——於母胎中,为子女所依托孕育。二名能生——经历各种痛苦而生产。三名能正——常以母手调理五根。四名养育——能随四季时宜,尽心抚养。五名智者——能以各种方便促使子女,俾生智慧。六名庄严——以妙璎珞而装饰之。七名安稳——以母怀抱为止息处,最为安全。八名教授——以善巧方便教导子女。九名教诫——以善巧的语言,使子女远离一切恶行。十名与业——能以家业,授与子女。

善男子!一切世间,以什么为最富?何者为最贫?悲母在堂就名之为富,悲母不在就名最贫。母在名为日中,母死就名为日没。悲母在时名月明,悲母亡时名夜暗。

所以你们要精勤修习孝养父母之道。这和有人供养佛陀的福德一样,平等平等,没有丝毫差别,应当是这样去报父母的恩德。

众生对我们有什么恩德呢?当知自无始以来,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过百千万劫,於这多生多劫中,曾互为父母,既曾互为父母,那么一切男子,即是慈父,一切女人,即是悲母。由於从前各生中,有大悲恩的缘故,亦如现生父母的恩相等无异。这样从前所受的恩泽,尚未能报答,或者因为妄业所使,有时孝顺,有时违逆,甚至因执着妄业,视为怨仇。这又是什么缘故呢?因为无明的障蔽,失去了宿命智,不能明白过去曾为父母;所以我们要对一切众生,常作报恩想,互利互助,不能利益一切众生的,名为不孝。因为这个缘故,各类众生,於一切时中,亦对我们有大恩德,实在难以报答。这样的事实,就名众生恩。

国王对人有什么恩呢?当知国王的福德最胜,虽生在人间,却能自主自在,三十三天的各位天子,常常给他力量。由於国王的保护,国界以内,山河大地,尽大海际,皆属国王所有,一人的福德,胜过全国一切众生的福德。这样的大圣王,以正法教化臣民,能令一切众生,统皆安居乐业。譬如世间的一切殿堂,以梁柱为根本;人民能享受丰乐的生活,当以国王为依赖,因为一切须赖国王才有。也像大梵天王,能生万物,圣王能制定治国的正法,利益一切众生。也如日光天子的光明,能照耀世间。圣王治世,也能观察天下,使人民安乐。国王若失政,人民就无所依靠。若以正法化世,勤政爱民,八大恐怖就不会入其国境:如他国的入侵、国内的叛逆、恶鬼疾病的流行、人民饥馑、非时的风雨、过时的风雨、日月薄蚀、星宿变怪等。国王能以正法化导,利益人民,以上所说的八种灾难,就不能侵损其国。

譬如长者,唯有一独生子,爱护照顾,自是无微下至。凡对独子有利益的事,无所不为,昼夜所想的,是怎样使儿子安适欢乐;国家的大圣王,对待人民,也是如此,等视群生,犹如赤子,护念人民的心,无分昼夜,从不会大意。

这样的人中之王,常令人民,勤修十种善行——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言、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不瞋、不痴。这样的人王,名为福德主。若是不教人民修以上十种善行,就名非福德主。为什么呢?若王国以内,有一人修善业,他所作的福德,皆分为七分,造善业的人,自得五分,他的国王,当得二分,

因善是由於国王的教令而修的,所以福利同享;若造十恶业,也是如此,有祸同当。国内一切田地,园林所生产之物,也皆为七分,生产者五分,国王得二。若有人王,成就了正见,依正道教民治国,名为天主,这是因为他以天道善法教化世人,各天的善神及护世天王,常护卫王宫,虽身在人间,而修行天业,赏善罚恶,没有偏党等等的缘故。

这样的圣主,名为正法王,以这些因缘,所以能成就如下的十德:一名能照——能以智慧眼观照世间。二名庄严——以大福德庄严国土。三名与业——能令人民安居乐业。四名伏怨——能使一切怨敌,自然慑伏,不敢为患。五名离怖——能使人民没有前说八难的恐怖。六名住贤——能令贤人集聚,详议国事。七名法本——能令百姓安分守己,谨遵王法。八名持世——以天王教法,护持世间。九名业主——为人民一切善恶业之主。十名人主——一切人民都以国王为主。世间一切国王,都是因前世所修的福德,感得现生果报,成就以上十种胜德。

大梵天王及忉利天,会常帮助人王享受优胜妙乐;诸罗刹王及各神只,虽不现身,但也常在暗中,卫护国王及其眷属。若是国王见人民造各种恶业,不加制止,这些天神等,就都会远离他而去。若见行善,就会欢喜赞扬地说:『我们的圣王!使龙天喜悦,澍甘露雨,使风调雨顺,五谷丰收,人民安乐。』

若是亲贤良而远恶人,普遍利益世间,使人民皆从正化,国内必出现如意宝珠,邻国皆会来归顺,人和非人,没有不称赞的。

假使王国之内,有恶人生叛逆心,这人会立刻福报衰退,命终之後,必堕地狱中,历经畜生各道,备受苦报。因为辜负圣王深恩,起这样叛逆的恶念,致招这样的恶报。

若有人民,发善心,起善行,恭敬诚实,辅佐仁王,尊重如佛,这人必然现生安乐,有所愿求,没有不称心如意的;因为一切国王,在过去世中,都曾受过如来的清净禁戒,故常为人之王,享受安稳快乐的果报。由於这样的因缘,当知拂心的苦报,或顺意的福报,都如影随形,如响斯应,毫厘不差的。综上所说,可知圣王的恩德,是如何的广大了!、

善男子!前说的三种功德,虽然深重,尚属世间的常法,是可以想像、测度、言说的。现在说到三宝恩,乃是属於超世间法,根本不可以心思言议而测度,所以又名不思议恩,自无始劫以来,三宝之利乐一切众生,从来没有休歇。诸佛的清

净法身,真善无漏,是无数大劫因地修行之所证得,永远断尽了一切三有的业果,功德累积如巍峨的宝山,天上天下,无有可与伦比,世间一切凡夫、二乘圣者,以及大乘菩萨,都不能尽知尽见。

三宝的福德,深广莫测,犹如大海,智慧无碍,等於虚空,神通变化,充满世间,光明遍照十方世界。这三宝的功德,虽然无量无边,但一切众生,自无始以来,为烦恼障所蒙蔽,却是不识不知,不能察觉,以致常自沈沦生死苦海,永不出离;惟有三宝出世,作大船师,能载之横渡爱流,超登彼岸,故一切有智慧的人,都虔诚瞻仰,敬恭三宝。

诸善男子!唯一的佛宝,具有三种身相:一是自性身,二是受用身,三是变化身。第一种自性佛身,是一切万物实相的理体,从来就没有生灭、净秽、去来、增减等相状,非经三大阿僧只劫修行,因圆果满,不能证得;因此必断烦恼、所知二障,净除我、法二执,才能显现,体遍法界,无所不在,这是诸佛的所共证,佛佛平等不二。

第二种受用佛身,为智德所成,是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大圆镜智等四智的总相,不再因受熏染而生变化,真常而无漏,但能常起应化妙用,度脱众生。因为诸佛各自恒审思量没有我性,故各自遍满法界,却不会互成障碍,平等平等。

第三种变化佛身,对众生有大恩德,这也是自受用身所显现,随机应化,利益众生,拔苦与乐,乃由禅定神通而变现者,现大现小,随类化身。

佛的三身体相,虽有不同,但体性是一,不即不离,无来无去,佛佛道同,是各各遍虚空,满法界的。

善男子!佛的自性身,没有任何相状,也不可以言语形容,文字论证,但确是周遍法界,圆满无缺,无所不在,凝然常存,绝对真实。

佛的受用身则有二种:一是自受用身,二是他受用身。

何以名自受用身呢?这是由於三僧只劫的漫长时间中,所修六度万行圆满,使一切众生皆得到利益和安乐後,超越十地菩萨而证等觉菩萨圣位时,即运身直往色究竟天,就在此天显现超越三界的净妙国土,坐在无数量的大宝莲花上,受不可说的海会菩萨围绕,证得第八识最极清净无垢的自性分,顶佩这无垢缯,受大众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这是三只修因,功德圆满所感的果报,名为後报利益。这

时,菩萨入金刚定,断除一切微细的所知障和烦恼障,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亲证的妙觉佛果,名现在利益。

这真正的报身佛,是有始无终的,寿命劫数,没有限量,自初成正觉起,穷未来际,水远都是诸根相好,遍周法界。

四智圆满,是真报身受用的法乐。是那四智呢?

一是大圆镜智:这是由异熟识(有阿赖耶、八识、含藏识等异名)转变而成的智慧,好像大圆镜能映现各种色像一样;如来的镜智中,也能显现众生一切善恶各业,纤芥不遗,因此名为大圆镜智。

因受大悲心的驱使,恒缘众生,永不舍弃。但依大智,一切能常如法性,而无违逆。双观真俗,从不间断,常能执持真净无漏根身,为一切功德所依止。

二是平等性智:这是由执着我见的第七识,转化而成的智慧,我见既除,所以能识自他平等,并没有二种我性,因此名为平等性智。

三是妙观察智:这是由分别意识的第六识所转化,七识既转,我见已除,故能立於绝对的立场,观察世间一切的自相、共相,可在众会中,随机演说一切微妙大法,使众生都能向菩萨道前进,不再退堕,因之名为妙观察智。

四是成所作智:这是由眼、耳、鼻、舌、身等五识转化而成的智慧,有了这种智慧,就能示现各形各类,种种化身,引导一切众生,使善业成熟,所以名为成所作智。

以这四种智慧作前导,并具备八万四千智门,这一切一切的功德妙法,就叫做如来的自受用身。

各位善男子!如来的他受用身,则是指具备了八万四千相好,居於真正清净报土,只说一乘大法,令诸大菩萨,享受大乘的微妙法乐而言。

一切如来,为化导十地的菩萨众,示现有十种他受用身。

第一种他受用佛身,坐百叶莲花座,为初地菩萨,说百法明门,菩萨得到证悟以後,就起大神通变化,遍满百佛世界,利益安乐无数众生。

第二佛身,坐千叶莲花座,为二地菩萨,说千法明门,菩萨证悟以後,运用大神通变化,遍满千佛世界,利益安乐无量的众生。

第三佛身,坐万叶莲花座,为三地菩萨,说万法明门,菩萨证悟以後,即起大神通变化,千满万佛世界,利益安乐无数众生。

这样逐次增长,以至十地的他受用身,坐不可说妙宝莲花座上,为十地菩萨,说无量数诸法明门,菩萨证悟以後,起大神通变化,遍满於不可说诸佛微妙国土,利益安乐不可宣说无量无边的各类众生。

这十种他受用身,都曾坐七宝菩提树王下的金刚座上,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位善男子!每二化叶,各为一三千大千世界,各有一百亿座妙高山王,以及四大部洲,日、月、星、辰,三界诸天,无不具足。

每一叶上,各南赡部洲,都有菩提树王和金刚座,有百千万以至不可说大小化佛,各於菩提树王下,破魔军後,同时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这些大小化佛的身相,各皆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为具有各种资粮及四种善根的诸菩萨等,并二乘凡夫,随宜宣说三乘妙法。

譬如对诸菩萨,就说相应的六波罗蜜,使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究竟佛慧。为求辟支佛的,就说相应的十二因缘法。

为求声闻的,说相应的四圣谛法,使脱离生老病死,得究竟涅槃。

为其他的众生,就说人天乘的教法,使获得人天的安乐妙果。

所有这些大小化佛,都各自名为佛的变化身。

善男子!这样的二种应化身佛,虽示现灭度,但这佛身,却是相续不断,常住世间的。

各位善男子!只一佛宝,就有这样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利乐众生的广大恩德,因为这缘故所以名为如来、应供、正徧知、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善男子!一佛宝中,具足六种微妙的功德。第一是无上的大功德田。第二是有无上的大恩德。第三是无足二足及多足众生中尊。第四是极难值遇,如优昙花。第五是独一出现三千大千世界。第六是世出世的功德,一切义理圆满。具备了这六种功德,常能利乐一切众生,是名佛宝不思议恩。」

当时五百长者敬问佛陀:「世尊!如佛所说,一佛宝中,就有无量化佛,充满世界,利乐众生,为什么世间的众生,多不能见到佛,而受诸多苦恼呢?」

佛告诉五百长者说:「譬如日光天子,放百千光,照明世间,但是盲人,却不见光明。汝善男子,以为这是日光天子的过咎吗?」

长者回答说:「不是的,世尊!」

佛说:「善男子!诸佛如来,常常演说正法,利乐有情,但是一切众生,常造恶业,都不觉知,没有惭愧心,对於佛法僧,不喜欢亲近,这样的众生,罪根深重,经过无量劫,不能听到三宝的名字,就和盲人不能见到日光一样。若有众生,恭敬如来,喜爱大乘正法,尊重三宝,当知这种人,就会业障消除,福智增长,善根成就,速得见佛,并且永离生死,当证菩提。

诸善男子!如一佛宝,有无量佛。如来所说的法宝,也是一样,一法宝中,有无量的义理。

善男子!於法宝中,共分四种。一是教法,二是理法,三是行法,四是果法。

一切无漏法,能破无明、烦恼、业障、声名的文句,名为教法。有无等法,名为理法。戒定慧行,名为行法。无为妙果,名为果法。

这四种法,统名为法宝,引导众生,出生死海,到於彼岸。

善男子!诸佛所师从的,就是法宝,因为三世诸佛,依法修行,才能断除一切障碍,得成菩提,尽未来际,利益众生。所以三世如来,常能供养诸波罗蜜的微妙法宝,何况三界一切众生,未得解脱,岂能不敬重微妙法宝。

善男子!我过去曾为求法人王,为了求正法而入大火坑,所以永断生死,得大菩提。因为法宝,能破一切生死的牢狱,就像金刚能破坏万物一样。又法宝能除众生的痴闇,如日天子,能除世界的黑暗。法宝能救众生的贫乏,如摩尼珠能雨众宝。法宝能给予众生喜乐,就如天鼓,能使诸天喜乐一样。法宝能为诸天宝阶,听闻正法,得生天故。法宝如坚牢的大船,能使众生渡生死海,到达涅槃彼岸。法宝犹如转轮圣王,能除众生的三毒烦恼贼。法宝能为珍妙衣服,可以覆盖无惭心的一切众生。法宝犹如金刚甲胄,能使众生破四魔,证菩提。法宝犹如智慧利刃,能割断众生的生死系缚。法宝也正是三乘宝车,能载运众生,出生死火宅。法宝犹如一切明灯,能照亮三途的黑暗。法宝犹如天箭矛盾,能镇国界摧破仇敌。法宝犹如险路导师,能善为诱导众生,到达宝所。

善男子!三世如来,所说的妙法,有这样种种不可思议的事实,是名法宝不思议恩。

善男子!世出世间,有三种僧。一是菩萨僧,二是声闻僧,三是凡夫僧。

如文殊师利及弥勒等,是菩萨僧。舍利弗、目键连等是声闻僧。若有严持个别禁戒的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人演说、开示众圣的道法,利乐众

生的名为凡夫僧。他们虽未能断除烦恼,获得清净戒、定、及慧解脱,但供养者,一样获得无量福德,所以这三种僧,都名真福田僧。

还有一类正见比丘,也名福田僧。何以名正见比丘呢?就是对佛的舍利、经像,并一切正法、僧、圣所制定的禁戒等,深生敬信,自己不起邪见,也使他人不生邪见,能宣说正法,赞叹一乘,深信因果,常发菩提大愿,随自己的过犯,悔除业障,这就名为正见比丘。当知这等人,深信三宝的力量,胜过一切外道百千万倍,也胜过四种转轮圣王,何况其他一切众生,就好像郁金花一样,虽然凋谢了,还是比一切杂花香。正见比丘,也是如此,胜过其他众生百千万倍,虽毁犯禁戒,但不失正见,因为这个缘故,仍然名为福田僧。善男子、善女人等,若供养这种福田僧,所得福德,也是没有穷尽的,和供养前说三种真福田僧的功德,完全一样,没有任何差别。这四类圣凡僧宝,利乐有情,永不休歇,这就名为僧宝不思议恩。」

当时五百长者,又向佛祈请说:「世尊!我们今日听了佛陀的法音,知道了三宝对世间的利益,可是尚不知佛、法、僧,何以称之为宝,愿佛解说,使在场的会众,及未来世敬信三宝的一切有情,信心坚定,永不怀疑,令人三宝不思议海。」佛告诉他们说:「善哉!善哉!汝善男子!能问如来的甚深妙法,使未来世,一切众生,得到利益和安乐。

譬如世间第一等珍宝,具备了十种意义,庄严国界,饶益有情。佛法僧宝,也是如此,具备了如下十种意义。

一是坚牢——像摩尼珠宝一般,没有人能够破坏;佛法僧宝,也是如此,一切外道天魔,皆不能破坏。

二是无垢——世间胜宝,清净光洁,不杂尘垢;佛法僧宝,也是如此,皆能远离烦恼的尘垢。

三是与乐——如天德瓶,能施与安乐;佛法僧宝,也是如此,能施与众生世间乐和出世间乐。

四是难遇——如吉祥宝,希有难得;佛法僧宝,也是如此,业障深重的有情,亿劫难得值遇。

五是能破——如如意宝珠,能破贫穷;佛法僧宝,也是如此,能破世间一切贫苦。

六是威德——如转轮王,所有轮宝,能降伏一切怨敌;佛法僧宝,也是如此,具备了六种神通,能降伏四魔。

七是满愿——如摩尼珠,随心所求,能雨众宝;佛法僧宝,也是如此,能满足众生所修的一切善愿。

八是庄严——如世间的珍宝,能庄严王宫一样;佛法僧宝,也是如此,能庄严法王的菩提宝宫。

九是最妙——如天妙宝,最为微妙;佛法僧宝,也是如此,超过世间一切,最胜最妙的珍宝。

十是不变——譬如真金,入火不变;佛法僧宝,也是如此,世间的利、衰、苦、乐、称、讥、毁、誉等八风,不能动摇其心。

佛法僧宝,具备了无量神通变化,利乐有情,没有片刻休息,因为这个缘故,诸佛法僧,所以说名为宝。

善男子!我已为你们大略的说了,世间和出世间,四种有恩之处,你们应当知道,凡修菩萨行的,应该报答这四种大恩。」

当时五百长者,又再请问:「世尊!这四种恩,最难报答,要怎样的修行,才能酬报呢?」

佛当即告诉他们说:「善男子!为了求菩萨道,共有三类十种波罗蜜,也就是有深浅不同的三大层次。

一是十种布施波罗蜜多。二是十种亲近波罗蜜多。三是十种真实波罗蜜多。

若是有善男子、善女人,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能够以堆满三千大千世界那样多的七宝,布施无量的贫穷众生,这样的布施,只能名布施波罗蜜多,不得名为真实波罗蜜多。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已发大悲心,为了求无上正等菩提,以妻儿施与他人,以至身肉手足,头目脑髓以及性命,施给所求的人,也心无吝惜,这样的布施,也只能名亲近波罗蜜多,仍不得名为真实波罗蜜多。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发起无上的大菩提心,不怀任何自利希求,且劝诸众生,同发无上大菩提心,以真实法,甚至一四句偈施一众生,使趋向无上正等菩提,这就名真实波罗蜜多。前说第一二两种布施,不名报恩;若善男子、善女人,能修这第三种真实波罗蜜多,才是真正能酬报四恩。

因为前二布施,怀有所得心,第三种布施,是没有所得心的,以真实法,施一切有情,使发无上大菩提心,这人将来得菩提道果的时候,广度众生,没有穷尽,能使三宝的种子,永不会断绝,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名为报恩。」

那时五百长者,听到从没有听过的报恩大法,内心充满了从没有过的喜悦,也都发心求取菩提,立即证得忍辱三昧,入不思议智,并且永不退转。

会中八万四千众生,皆发菩提心,得坚固信及忍辱三昧,海会大众,都得金刚忍辱三昧,悟无生忍,及柔顺忍,或证初地得不起忍。无量众生,发菩提心,住不退位。

随後佛再告诉五百长者说:「未来世中的一切众生,若有人得闻这《心地观经·报四恩品》,受持、读习、解说、书写,使广为传布,这等人一定福智增长,能得诸天护佑,当生身无疾病,寿命增延。若命终时,立即会往生弥勒内院,见到弥勒菩萨眉间白毫相光而超越生死,将来在龙华三会上,当得解脱。十方的净土,可以随意往生,见佛闻法,入正定聚,并将很快地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如来智慧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