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世界史_有关前提_范式及适用性的思考

2006年11月第30卷第6期

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Anhui University(Phil os 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Nove mber2006

Vol.30No.6

数字世界史:有关前提、

范式及适用性的思考

王旭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北京 100006)

摘 要:“数字世界史”,是指从信息视角出发,依托特定的信息化技术平台,以数字化和信息化理念、手段及方法,对人类社会历史活动演变过程进行动态标记、整体表述和因果关系重现的综合性系统

研究,并以虚拟复原方式对所获成果提供应用接口的全新世界史范式。该范式确立之目的在于,关注时

空变迁中诸历史要素的关联融合,侧重历史研究各类成果的动态整合,以适应21世纪信息社会发展对

历史鉴戒之需要。

关键词:世界史;信息化;数字化;数字地球;虚拟现实

中图分类号:K06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5019(2006)06-0096-06

美国已故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L.S.Stavrianos)在他那部享誉世界的名著《全球通史》第7版开篇写道:“新世界需要新史学”,“20世纪90年代以及21世纪的世界同样要求我们有新的史学方法”。[1]20世纪末迅猛发展起来的信息化技术,不单使信息本身的获得、存储和管理水平步入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直接渗入人们生活,改造人们社会活动的方式,推动着人类思维模式不断发生革命性突破。日新月异的信息化技术所带来的这种无处不在的变革,在动态构筑相去不远的信息化社会的同时,也为成就一部具有信息化视角、真正意义上的时空交融和反映动态变迁的崭新世界史范式,创造了条件。信息化视角的世界史范式,亦可称之为“数字世界史”。对此,本文从立论前提、定义、方法论、实现途径和应用前景等角度予以初步阐释。

一、立论前提

1.信息处理和传递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运动形式

自然科学研究证实,信息的处理和传递是自然界生物系统运动的基本形式之一。生物系统的相互作用,不管是原始的还是复杂的,都包含信息处理功能,正是这种信息处理功能,使得生物系统能够持续产生并保持下去。[2]自然界生物系统的这一属性,同样决定着人类社会。

就人类社会而言,除了存在维持自身繁衍生息和社会运转变迁的信息运动外,人类还将大量活动信息以被动遗存和主动记载方式,自觉不自觉地作为历史内容而留传给后代,使后来者能对前人的经验和教训加以总结并借鉴。因此,人类对历史的记载和认知,其实质也是一种信息处理过程。

2.人类历史记录和认知受信息处理方式的制约

客观意义上的历史,可以说是人类在“四维空间”,即空间三维+时间维中的多向度(multi2di m en2 si onal)活动轨迹。①其空间三维一般指地球上的经度、纬度和高度,而时间维则是由过去、现今和未来

69①有关四维空间的理论参见:(1)蔡伯濂:《狭义相对论》,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2)〔日〕都筑卓司:《四维世界———从超空间到

相对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

收稿日期:2006-05-10

作者简介:王旭东(1956~),男,山东文登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三个基本时段所构成。例如爱琴海文明中古希腊雅典城鼎盛期的历史,所处动态时空便可描述成:以东经23°43′左右、北纬37°58′左右、高度不超过海拔156m (雅典卫城的海拔数)、时间为公元前5世纪这样一个四维空间为中心,波及扩散至整个东地中海地区。

然而在信息技术水平低下的年代,人们对自身活动的记录却只能是一维或二维的单向度(one -di 2mensi onal )记载。如口头或文字的叙述,由于其内容构成要素的展现受到语言表达过程中词句排列的前后顺序的限制,所以属一维性质。而图形描绘,则可将内容构成要素的点和线同时展现在一个平面上,所以属二维性质。两者在单位时间里只能记载人类活动的某一项(或方面)内容,故具有历时性单向度特征。

随着社会进步,有关人类活动记载的留存方式也在发生改变。首先是印刷术的发明及推广,使图绘史和文叙史可被同时记录在同一物理固质上。图文并茂的混合留存,令前者的二维属性弥补了后者在表述人类活动时所存在的空间方位感之欠缺。

随后是录音技术的发明和进步,使以空气为传媒、稍纵即逝的口述史(并非文字记录),得以按原生态方式声情并茂地固化留存。及至有声电影技术被发明和使用后,胶片摄录形式的固化留存,不仅把口述史、图绘史和文叙史三者各有的信息表述功能全都综合到了一起,而且还辅以镜头调度技巧、蒙太奇剪辑手法,通过在时间轴线上依次展示多幅静止画面的连贯技术,把人类在特定时空里的活动近乎真实地①记录和再现。

当然胶片形式的有声电影所能展示的空间极其有限,同现实中人类活动的真实四维空间②有着本质区别。因此,即便说其突破了以往历史信息的留存方式在一维和二维上的局限,那也仅能算作伪三维或伪四维而已。

就某种意义而言,人类主观上对周边多维时空的感受可以通过自觉不自觉的经验缓慢获得。尽管如此,发展进程中的人类依然要时刻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即该如何正确地表述、描绘和传达客观上的多维时空。这也正是长久以来古典几何学(公元前4世纪起)、解析几何学(公元17世纪起)、现代几何学(19世纪起)和狭义相对论(20世纪初起)力图解决的问题。这样一种状况,既直接制约着人类处理信息的程式,又间接制约着特定信息处理程式中人们对历史的记录、表述和认知。

3.世界史学科具有独特信息属性

就世界史学科而言,突破传统历史表述人类过往活动的一维或二维单向度局限尤显重要。

世界史学科客观上有着自己的特点。在空间尺度上,世界史不应是国别史或区域史的简单拼接,而是全球范围的纵横交错、有机融汇的整体史。这似乎只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才有的要求,其实不然。回顾历史学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历史学作为一门学问,诞生伊始便存在着这样的整体要求。大量历史事实显示,人类总是以自身所处为中心来认识世界的,而正是这样一种认识论意义上的特征,使其对历史整

体性的认知拘泥于有限的空间范围。譬如,在古希腊人看来,“世界”便主要是东地中海区域。

③正因这样,生活在公元前5世纪的修昔底德,才会对整个人类历史形成幼稚的看法。他仅凭自己耳闻目睹的经验积累便下论断:“迄今为止历史上”,“甚至可以说全人类历史上”,伯罗奔尼撒战争以前的时代“都不是伟大的时代”![3]当时的他无法也不可能了解到,遥远的东方另有一番天地———中国。同样,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前的中国人,在把自己所处位置看成世界中心的同时也以为,穷西尽东的地方便抵达了世界的边缘,并把生活在“世界边缘”的人们鄙称作“北狄”、“南蛮”、“东夷”、“西戎”。孔子作《春秋》,其实记载的正是那个时代中国人心目中的“世界史”。当然,主观认知半径随着各地人们交往活动的日益频繁而不断扩大,人类对世界空间的认识也逐步得到拓展。例如古罗马人,对世界空间的认识一定是超过了古希腊人;公元13~14世纪的蒙古人,对世界空间的认知也绝对超过了当时的东欧人。及至哥伦布

79①②③这里所说近乎真实,是因为影片已被摄录者和后期制作者根据个人意愿,利用电影拍摄角度、镜头切换及剪辑技巧对客观真实作了主观上的取舍。

其实人类活动的真实时空应该是多维的,但数学同物理学的进步已经能够将其简化到四维状态。

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开篇便使用了“世界”这一概念。但不难看出他的世界仅是以希腊半岛为中心的世界。他对这个世界描述所及的最远之地,东方远不过《荷马史诗》谈及的亚细亚(即小亚细亚),南方远不过埃及,西方远不过海盗船所及的地中海中部区域。见《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3~15页,徐松岩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开辟新航路,把欧洲人对世界空间的认知拓展到了更为广阔的境地。公元1500年以来,现代意义上的世界空间观才逐步形成。

再由空间转向时间。世界史既不应是某一民族或地区或国家或跨国区域在单一时间尺度上简单的线性延续,也不可能是多个民族或地区或国家或跨国区域在单一时间尺度上机械地齐头并进。由于不同地域的人们无法不受环境因素和自身习得条件差异性的制约,即便是整体世界史,也免除不了发展不平衡规律的作用,其内部的历史进程同样会呈现出一种不可否认的时间尺度上的参差不齐、多头推进的复杂局面。

世界史具有的这些客观特点反映到信息科学上,其学科信息属性则完全可以概括成为信息的多元组合、多径分布和多维汇聚。这里所谓的信息多元组合,是指世界史的信息类别存在着自然、政治、经济、军事、科学技术文化、社会生活等区分。各色信息相互作用、互为影响。研究中如若不能对此加以综合考虑,便有失世界史之完整性而偏入某类专门史的轨道。所谓信息多径分布,是指不论哪类信息,均会同时或不同时地存在于不同国家或地区。在具体研究中,考虑和重视这些信息所代表着的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局部历史变迁是很有必要的。同时,作为世界史而言,更有必要通过多途径采集方式来汇集这些泾渭有别的信息,依此对全球视野下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体历史变迁做出有机的思考和评判。而作整体研究时,如果对全球视野下信息多径性的把握失之偏颇,则世界史也就很容易蜕变成地区史、国别史或这两类的简单拼接。而所谓信息多维汇聚,则是指任何一种可供研究的历史信息,均既有空间方位感又具时间对应值,在历史时空中存在着自己的坐标。这种信息的时空多维同信息的多径分布发生作用,便导致众多信息的多维汇聚。针对世界史来说,信息的多维汇聚恰恰是现实世界中事物存在及其演变的错综复杂性在信息组织层面上的映射。

然而从学科发展史来看,世界史尤其通史层面的表述,其历史表述结构的处理同世界史本身客观特点和所具有的信息属性相距甚远。以我国20世纪60年代初出版的《世界通史》周吴本为例,其体例编排上便把完整的世界史分解得支离破碎,完全没有了多维时空的整体性。①周吴本的这种体系结构也非特例,而是当时全球范围普遍存在的世界史通行体例在中国的一个代表案例而已。诸如苏联科学院编纂的《世界通史》、②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的《剑桥世界通史》,③甚至强调历史时空感的法国年鉴学派的一些著名史学作品,④均在体系编排上做如此非整体化的解构处理。如此这般,并非世界史学家们本身的错误,而是人类自然语言固有历时性对表述所造成的制约使然。一些史学大家感受到了这种偏颇,不同程度地想要改变这种现象。如法国年鉴学派代表人物费尔南?布罗代尔把历史表述体系的整体性形象地阐释为,“在纵的方向从一个时间‘台阶’到另一个时间‘台阶’,在每一级‘台阶’上也有横向联系和相互关系”。[4]15英国著名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则试图用“模仿杂耍艺人在空中同时抛掷几个小球的技艺,让每个地区的历史依次抛起又落下”,[5]来协调局部与整体性之间的矛盾,从文明史角度对世界历史作了整合的努力。斯塔夫里阿诺斯甚至提出了“全球通史”概念。⑤这些学科发展史中的案例,无疑充分反映出世界史学科所具有的信息属性,正亟待不同于传统历史表述模式的新方法的出现。

二、概念、范式及方法论原则界定

上述前提,充分给予了“数字世界史”作为一种全新的问题解决方案提出之立论基础。以下,就其概念、范式以及方法论等,作出原则性的界定。

所谓“数字世界史”,是指从信息视角出发,依托特定的信息化技术平台,以数字化和信息化理念、手段及方法,对人类社会历史活动演变过程进行动态标记、整体表述和因果关系重现的综合性系统研

89①

参见周一良、吴于廑主编《世界通史》,人民出版社,1962。

苏联科学院编的多卷本《世界通史》可谓解构式世界史的最典型代表,这一点从其任何一卷的目录体系上均不难看出。

《剑桥通史》分为古代史、中世纪史、近代史三部,其中国别史、地区史、专题史交错论述。其体系结构可参见The Cam bridge

A ncien t H istory,Ca mbridge University Press,Second editi on;The N e w Cam bridge M odern H istory,Ca 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如布罗代尔的《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尽管他希望完好地展现历史过程的整体性,但也不得不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把偌大的地中海世界的历史割裂开来。

斯塔夫里阿诺斯为了整体再现“全球通史”,去世前曾对自己的著作《全球通史》进行了7次修订。

究,并以虚拟复原方式对所获成果提供应用接口的全新世界史范式。该范式确立之目的在于,关注时空变迁中诸历史要素的关联融合,侧重历史研究各类成果的动态整合,以适应21世纪信息社会发展对历史鉴戒之需要。数字世界史范式确立之要件及所涉方法论原则,笔者以为至少应包括以下几方面:

1.数字化素材———指被纳入数字世界史研究对象范畴的各类数字化史料。这里的史料概念是广义的,包括历史认知直接或间接的一切来源,即信息理论意义上有关人类过去的一切信息,无论这些信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以及信息传送方式是什么。[6]诸如人类活动遗存、档案文献、口述史笔录资料、各类人物回忆录和日记或笔记、图片图表、音像纪录……以及可被用于世界史研究的其他学科研究成果等。对于这样的广义史料,布罗代尔不仅早有论述,而且已经通过自己的研究成果证实了其不容忽视的价值。他指出,可以被我们用来进行史学研究的重要材料有“浩若烟海”的“文章、回忆录、书籍、刊物、调查报告”,“其中一些是纯历史学著作;另一些同样重要,是由邻近学科的学者———民族学家、地理学家、植物学家、地质学家、工艺学家———撰写的”。[4]4-5这些经过数字化处理或直接数字化生成的研究素材,按一定的信息化技术标准存储于计算机系统。

2.数字化方法———一方面指数字化素材获得方法,另一方面则指被纳入数字世界史研究方法论范畴的各类分析及诠释理论的数字化实施方法。仅就后者而言,包括诸如就史料本身或者直接针对历史现象乃至历史情境所采取的统计分析法、数学建模法、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以及其他学科可供借鉴的方法等。这些数字化方法的运用,依赖建立于网络互联基础上的计算机系统集成的技术支撑。数字化方法同以下提出的数字化手段互为表里,有着交叉和重合意义上的关联。

3.数字化手段———指在数字世界史研究中,从史料收集/整理/辨析,到假设提出和分析论证,再到结论获得乃至最终成果,这一完整研究过程的各个局部或整体对数字化分析/表达手段的移用。数字世界史研究手段的择取必须具有开放性,应该允许根据研究对象、领域和命题的不同而对数字化分析/表达手段给予调整或拓展。

4.数字化展示———指数字世界史研究各层次成果的存在形式。数字化展示依赖于以上提及的数字化手段。其中研究成果若需以文本形式存在,则必须从基本的数字化做起,如从OCR识别到科学数据库存储,再到超文本的标引、链接和动态调用;需要图视化展示,则不可回避地要做CAD等二维或三维的图形建模;需要注入声音或影片来增强研究成果的生动性,则更要进行多媒体处理及跳转衔接。而各层次研究成果之间的关系整合,则要有一整套数字化方法加以衔接和诠释。譬如系统论指导下对世界史研究的各个成果的合理组合;控制论指导下对世界史研究各个成果间因果反馈关系的合理衔接;借助统计分析方法,对世界史研究各个成果中的数量关系给予规律性描述;通过数学建模方法,对世界史研究各个成果中可能蕴含的预测要素给予价值挖掘等。当然,世界史研究成果的数字化展示还依赖于对数字平台做适用性角度的合理化选择。这种选择,则同下面提及的数字化应用有着必然的联系。

5.数字化应用———指数字世界史研究所获各层次成果的调用模式。其中调用对象无疑属于数字化表达了的史学内容,而调用路径则主要通过网络互联来加以实现。世界史研究各个成果的调用能否达到预期的应用目的,关键在于以上提及的数字平台的选择。

数字世界史概念、范式要件及所涉方法论原则的界定,直接关乎其研究理念和视角、研究思路和方法、研究手段和表达等诸方面的理论建构,以及解决方案的具体实施。

三、实现途径和适用性

数字世界史的实现途径,有赖于上述方法论原则落实的同时,还有待于专用的科学数据库集成和开放式信息化技术平台的支撑。

具体而言,“数字世界史”专用科学数据库集成可以考虑区分为以下类型:

1.历史研究数据库类———主要用于对世界史研究过程中各种各样史料和不同阶段研究成果进行结构化存储,以便数字世界史调用。其中至少包括:(1)史料数据库子类———其下再根据史料类别做专题性分类;(2)研究成果数据库子类———其下同样可根据成果类别再做专题性分类;(3)要素关联索引数据库子类。对于数字世界史的应用主体———史学工作者和非史学参考借鉴者而言,前两个子类数据库纳入的史料和阶段性成果,均为数字世界史的应用客体即对象。

99

2.基础资料数据库类———主要用于为世界史研究过程提供自然和社会诸方面的辅助性资料,以便数字世界史从中获得对比参照系。其中至少包括:(1)自然环境和资源数据库子类;(2)自然科学成果数据库子类;(3)社会环境和资源(非历史)数据库子类;(4)社会科学成果(非历史)数据库子类;(5)要素关联索引数据库子类。这些子类数据库所纳入的各种资源,同样也属于数字世界史的应用对象。

3.系统运行基础数据库类———主要用于数字世界史赖以存在的开放式信息化技术平台的正常运行。该数据库子类的确定,有赖于信息化平台提供的相应技术标准。

“数字世界史”开放式信息化技术平台,则至少涉及以下信息化技术的应用:

1.“3S”技术应用———包括遥感技术(RS)应用、地理信息系统(GI S)应用、全球定位系统(GPS)应用等。其集信息获取、处理和应用于一身,具有实时、高速、高精度和可定量化等优势。对此加以运用,可以为数字世界史便捷地提供自然环境信息适时调整、空间坐标实时定位的可叠层处理及显示等信息化综合应用的功能。①

2.“VR”(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包括实境虚拟应用、虚境虚拟应用。②这两类技术的应用,有助于让数字世界史复原出同人类生存发展密切相关的诸历史要素及相应历史关系,生动地虚拟再现历史进程。

3.“数字地球”技术应用———实际上是前两项技术在更高技术层面上的进一步综合。数字地球可谓信息化应用技术之集大成,是一种能嵌入海量地理坐标系数据、三维动态表达的多分辨率虚拟地球系统。③其关键技术有:(1)全球高速网络,以及由不同国家有关机构建设和管理的分布式全球数据库系统;(2)高分辨率卫星对地影像;(3)用以解决高智能人机对话的虚拟现实技术;(4)互操作技术;(5)元数据等。数字地球对于数字化世界史而言,完全可以成为用于多层次动态显示,实时性检索调用,对比性综合分析和高仿真四维时空,供史学家复原、重现人类历史演化变迁的一个虚拟舞台。在此舞台上,通过GI S叠加等高技术来实现数字世界史的建构目的。

数字世界史作为一个集成了专家、信息资源和技术应用诸方面功能及优势的完整系统,其适用性至少在以下方面将有所表现:

1.研究领域

数字世界史在研究领域将大显身手,如在历史研究领域,其多维的、动态的、形象的、可扩展等特性将有力推动史学变革,促其迈向现代化。而在非史学的其他研究领域,则提供了运用史学研究成果的极大便利,同样将带动这些领域的发展。

2.教育领域

数字世界史即将给予教育领域的影响也会显而易见。因为它把传统历史学推上了数字化和信息化应用轨道,其所具有的上述特点必将对历史教育领域里的认知、思维和表述诸方面产生冲击。数字世界史将为历史教育的生动普及带来变革。

3.决策领域

数字世界史同样也能给决策领域带来益处。作为决策参考,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任何领域里的一段历史过程,只要被纳入数字世界史,均可凭借数字地球这种多分辨率、多维表达的动态信息化应用平台,对其加以检索调用和比照分析。决策参考的适用范围可以小到个人案头准备,中到企事业单位管理或市场运作方案咨询,大到国家政府或国际组织政策出台前的国内外历史参比回溯等。尤其对一个政府在国际政治、外交、军事、经济以及全球变化方面进行决策前,所需历史变迁借鉴和现状演变参照,有实时仿真咨询的应用价值。

001①

I an Gregory,A P lace in H istory:A Gu ide to U sing GIS in H istorica l R esea rch,I SS N1463-5194.相关概念亦可参见中文资料〔美〕

Kang2tsung Chang著/陈健飞等译《地理信息系统导论》,科学出版社,2003。

参见俞志和、曾建超编著《虚拟现实技术:用计算机创造现实世界》,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1996。

此概念最早由美国前副总统艾尔?戈尔于1998年1月31日在加利福尼亚科学中心发表题为《数字地球:展望21世纪我们这颗星球》演讲时提出,今日已被世界各国视为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基础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见A l Gore,The D igital Earth:Understanding our Planet in the21st Century,D igital Earth,htt p://http://m.wendangku.net/doc/196616ebe009581b6bd9eb26.html/。

4.娱乐领域

数字世界史本身所整合的各个层面的历史和现状信息,所具备的模拟多维时空中历史变迁的仿真功能,以及信息检索对比调用的方便和直观性,使该系统有了为通俗文化领域如影视、戏剧、电脑游戏等在历史资源准确应用方面,提供全方位帮助的可能。

四、结 论

综上所述,日新月异的信息化应用技术引入历史研究领域,给世界史研究带来的变化将是革命性的。由此提出的数字世界史范式,以及该范式同数字地球为代表的信息化应用高技术系统的结合,将有效突破原生态信息处理方式给人们在认识过去、总结历史过程中所造成的极大局限,从而使历史复原得以摆脱自然语言本身所特有的历时性制约,开始步入历时与共时相结合的多维时空动态再现的新阶段。

最后还是让我们回到本文篇首斯塔夫里阿诺斯的那句名言上:“新世界需要新史学”和“新的史学方法”!在全球化时代和信息社会所构筑的21世纪新世界里,数字世界史范式极有可能成为实现古老历史学全面且近乎完美地服务于高速发展的现代人类社会的最优化模式之一。

参考文献:

[1]〔美〕L.S.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从史前史到21世纪(第7版)[M].董书慧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5:17-18.

[2]〔美〕ROE DERER J G.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I G BP):对学科范围和计划设计的某些特殊要求[M]∥全球变化.北京:地震出版社,1990:4.

[3]〔古希腊〕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M].徐松岩等,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3.

[4]〔法〕费尔南?布罗代尔.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上卷[M].唐家龙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6.

[5]〔英〕阿诺德?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一部叙事体世界历史?序言[M].徐波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1:5.

[6]〔波〕托波尔斯基.历史学方法论[M].张家哲等,译.北京:华夏出版社,1990:384.

D i g it a l W orld H istory:Prem ise,Parad i gm and Appli ca ti on

Prem ise,Parad i g m and Appli ca ti on

W ANG Xu-dong

(The I nstitute of World H ist ory,the Chinese Acade my of Social Sciences,Beijing100006)

Abstract:“D igital world hist ory”refers t o a kind of comp rehensive syste m of studies of the human s ocial and hist orical activities.Starting fr om inf or mati on angle and based on s pecial infor mati on technol ogy,digital world hist ory tries t o mark,ex p ress and rep resent fully and dyna m ically the changing p r ocess of human activi2 ties.W ith its virtual way of recovery f or its research results,it is als o a brand ne w paradig m for the writing of world hist ory.The establishment of such a paradig m e mphasizes the relevance and syncretizati on of the hist ori2 cal ele ments in the s pace2ti m e changes as well as the dyna m ic integrati on of the hist orical research results s o as t o better meet the hist orical need of the inf or mati on s ociety of the21st century.

Key words:world hist ory;inf or matizati on;digital;digital earth;virtual reality

责任编校:张朝胜

10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